极品乡村生活

内心纠结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透过玻璃,看着母亲安祥的躺在病床上,强子总算松了口气。<

    但是面对母亲高昂的手术费,强子将刘英的那四万块钱花掉后,还欠了医高达五万的手术费用。还未包括后面的治疗和医药费,手术费就高达人民币9万块。

    如果需要治好的话,估计得需要费用20万左右。当然医生单独跟他说的是,前提是要看急症监控室的情况而定。如果情况恶劣下来就会危极生命,所以得尽快凑钱第二次施行手术,那样才能再活两年,否则再次让癌细胞继续发作下去,可能就待不过这个秋天,

    就现在而言,生活的重担已经压得强子喘不过气来,刘英的那四万块只是杯水车薪,根本起不到作用,只能解解渴而已,强子现在眼里需要是钱,钱,还是钱,毕竟在这么多的朋友中,自己是没有能力借到这么多钱的。

    他想到了何燕,只有何燕才能借给他钱,毕竟自己当初救过她一命,好逮将这一分情还给自己也成,于是马不停蹄的赶回了燎水山庄。

    强子想过了,不管想什么办法,一定要借到钱,必须借到钱,要不然自己的母亲就只能度过这个秋天,那可怜的妹妹就更加孤单了。

    强子赶到家里时,还好今天何燕没有到公司去,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在想着事情。

    见到强子急匆匆的跑到她的面前,突然吓了一跳“怎么了呀,赵强,看你满头大汗的”。

    “大姑,我想请你帮个忙,”

    “别急呀,先喝杯水吧,有事坐下慢慢说”看到强子紧张的样子,何燕居然亲自给他倒了杯水过来。

    “大姑,我现在急着需要钱,你能不能借我二十万”强子接过水,没有喝就急着说了出来。

    强子现在是非常紧张的,连拿着杯子的手也在那里不停的颤抖着。

    自从自己的母亲带着他跟他妹妹来到这个城市后,这里除了邻里邻居经常来他家串门外,从没见过一个亲戚来过他家。从打小开始,强子就认为,自己的一家人只有他,母亲,妹妹三人,甚至他的爸爸他都不想知道,因为曾经问过一次自己的母亲,她始终都不肯说,只是哄着他们说,他爸爸已经过世了。

    强子现在很清楚自己的状态,母亲必须要救,哪怕能多活一天都要救,妹妹一定要照好,哪怕一辈子。

    看着强子如此激动,何燕也有点急了,紧张的说道:“强子,怎么了呀,你不要吓我呀,快说,是怎么回事”

    听到何燕如此关心的话语,这个无助的男人真想好好的哭一场。可是强子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自己必须坚强起来,因为现在自己还有一个妹妹要照顾。

    何燕听到强子的事情后,豪不犹豫的就给了强子一张二十万的支票。

    但是有一个前提,强子是签了欠条的,半年内需要还上。

    强子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能帮上自己的何燕已经算上是自己的恩人了,哪个老板敢在第二天就给自己的新下属借二十万的。

    强子为了能够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妹妹,晚上就不回燎水山庄睡觉了,得回去给自己的妹妹做饭和准备第二天的口粮。

    交了十六万块的钱,母亲很快就作了第二次手术,终于过了危险期,总算还可以活个几年了。

    听到母亲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的强子,高兴的泪水沾湿了自己的脸孔,成了一个泪人。

    强子揣着手上那剩余的四万块钱,他的内心很纠结,这个还不够妹妹和母亲的生活费和药费的,想到刘英的那笔钱,强子只能咬牙托一托了。

    这两天,强子往医,燎水山庄,家里不断的往返跑着。

    自己俺然成了一只大熊猫,全身的疲劳总算没有白付出,换来的是母亲生命及时挽救,妹妹那灿烂的笑容。

    站在医的楼上,强子瞄了瞄远处的那一片片的绿树林,自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几天来的疲劳已经将眼前这个汉子压的喘不过气来。

    十天后,母亲出了,但是还需要躺在床上好好的休息。

    这一下,家里两个人的衣食都成了强子每天都必须牵挂的事情。

    强子虽然有是个精力充沛的男人,但是毕竟两头跑,多多少少会让自己分点心,睡不好觉不说,还得为了那三个女人的衣食住行安排妥当才行。

    还好有一个比较好的是这三个女人这些日子来,并没有去外地出差,如果要是碰上出差的话,强子一时还真没有想到什么办法,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谁来照顾。

    当心情不好时,强子就想到了那个开车撞自己妹妹的人“这种人死一万次都不为过,要是我知道了,我一定要亲自己看着他慢慢的死去”

    这一天,强子早早的就回到了燎水山庄,进门就见到三个女人坐到沙发上,都闷着头不说话。

    三个女人看了看强子,还是沈欢对强子好,让他坐下后,慢慢的说道:“赵强,你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的人,可是这个保镖对于你来讲,是否有点应付不过来。”

    其实从这几天这三个女人的脾气上来说,是有点变化的,尤其是胡静和何燕。

    因为沁春集团已经全力封杀三明集团存货了,那种低价物品已经停止供应了。所以这三个女人肯定是急的不得了。

    强子听得出沈欢的意思,自己事情多,就不要再去做这个耗费时间的活。还有一个就是三明集团遇到了商业危机,是需要你这个保镖多出力的的时候了,看看你自己这段时间做的事情,像个公子爷一样的,哪像是一个保镖呀?要不是卖着何燕的面子,说不定早就你一顿了。

    强子当时就急了,要是自己的这份工作没有了,自己妹妹一个月的治疗费向哪里去找呀!于是脱口而道:“大姑,二姑,三姑,我知道,这些日子,我没有尽到自己的本份,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可以做到的,你们相信我呀!”

    强子真的有点急了,他必须要保证这份工作,要不然,自己就真的走投无路了。

    何况这个二十万半年内要还清,得靠着这一个月三万块的工资呀!要不然猴年马月才能还清呀?

    胡静是一个直肠子的人,也不做亏本的生意,她走到了强子的面前轻轻的说道:“我想让你知道,赚钱不是你这样赚的,你的事情,大姐已经告诉我们了,他同情你,可是我不会同情你,你想想看,你的生活,怎么可能影响到了我们呢?”

    强子从胡静的说话中可以知道,这个可能是她们三个姐妹一起商量的结果。自己再狡辩下去也不不办法,得想个法子才行。

    强子心里真的急了,突然朝着她们三个人跪了下去,哽咽的说道:“求你们了,希望你们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

    强子堂堂七尺男儿,下跪求人,是不得已为而之。强子心里清楚,今时跪在你们三个女人面前,是我强子没有那个能力,需要求助于你们,日后等到我成功时,让你都臣服于我胯下。

    强子是为了救母亲,为了自己的妹妹,所以男儿一跪也英雄呀!

    何燕三人都感觉到不可思议,这么一个小伙子,居然为了区区二十万连自尊都不要了,居然当着三个女人的面下跪。

    不知道为什么,沈欢的心突然跳的异常历害,这是前所未有的,根本是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个坚强的男人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跪下。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面前不止一次两次,那时她都是看都不看,头也不回的就叫人家保安赶走的,可是看到强子那双眼睛时,她的心里震憾了,不知道这种震憾代表着是什么?但是就是有一种愿意帮人家的心意。

    这时,外面狂风暴雨袭卷着压过天边,整个天空被黑压压的雨云裹住,将整个城市笼罩在灰云下。

    沈欢走到强子跟前将强子拉了起来,然后转身走到胡静前面,叹了口气说道:“三妹,你看我们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毕竟她也不容易。”

    听到二姐都这样说话了,胡静转过脸看了看强子,说道:“赵强,我们事先说好,你得把你的工作做好,做不好,我会随时请你出去的”

    听到胡静都这么说了,强子感激的笑了一下。看着外面黑压压的一片,强子的心里再次多了一份牵挂,然后对着何燕说道:“大姑,我想回去看一下我妈和妹,下这么大的雨,不知道她们是否还好”

    胡静刚要开口说话时,被何燕一把拦住了,将强子拉到一边,轻轻的说道:“你那二十万就不要还我了,当作那天你看到的那事的封口费吧,要不然的话,你半年内也还不清的”

    强子当时就愣了一下,这笔钱来的太容易,只会让她们觉得自己是一个势力小人,那样的话,以后想要打出一片天下的愿望不就没有着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