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深情款款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公园处见,特别的美女教授,有要事协商”

    看到特别的美女教授几个字,小强强第一反应是那天在那里偷听她跟余经理的事,还有自己在她那里泄了的尴尬局面。<

    但是她又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的呢?怎么会主动联系我呢?强子心中有太多的疑惑。

    强子想了想,打开门,走了出去。

    胡静已经回房了,强子咚咚的下了楼,刚好见到了张妮,于是打了声招呼后,就向外面走去。

    张妮本想回房睡觉,可是却突然间感觉有点不对劲,于是尾随强子出了燎水山庄。

    市中心公园,在一个草地坪上,一个女人穿着单薄,冷瑟瑟的望着公园入口处,好像在等谁一样。

    这时,一个一米七左右样子的男人出现了,径直向她走去,这个男人就是强子。

    强子坐到刘英的身边,看了看她全身冷瑟瑟的样子,于是将衣服脱了下来,轻轻的盖在了她的身上,见她颤抖的身体有所改变,于是轻轻的说道:“几天不见,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刘英看了看强子,然后将衣服包裹的更加紧,注视着强子的眼睛说:“那天,你在我那里搞完那事后,你掉了一个小纸条,有一个电话号码,后来才发现是你家的号码,不过你妈很热情,将你的号码告诉了我”

    强子有点惊讶,这说的哪跟哪呀,纯粹就是巧合。

    “那你今天叫我过来,到底是什么事”强子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星,天上的星星都没有以往的那么亮,显得暗淡了很多。

    “你那天不是对这次沁春集团要搞倒三明集团的事情特别感兴趣吗?我这里有一个重要的信息,可能对你有所帮助吧”刘英说完话后,不断的打着喷嚏,像是感冒了。

    强子挨着她,慢慢的靠近她,将她靠在怀里,轻轻的说道:“这样就没有那么冷了,”

    这时,张妮正躲在不远处的一颗树后,由于天黑,所以隐藏的很好,根本就不会被发现。

    她注视着强子和刘英的一举一动,只可惜离的有点远了,所以听不见他们两个说话。但是远远的看见刘英靠在强子怀里时,她的心里真的很不舒服,手在树上不停的磨擦,手都磨出好多的皮出来。

    强子将衣服也紧紧的帮她整理了一下,让她尽量裹的严实一点,虽然太气比较热,但是刘英可能真的感冒的非常严重。

    “你知道吗?许海明天下午就会找供应商放风出来涨价,取消低价商品,并且联合供应商施压三明”刘英这会实在是太冷了,于是不管强子同意不同意,躺在了他怀里。

    “什么,明天就要开始了,那你们这边的动作是什么呀”强子低着头对着怀里的刘英说道。

    “我们这边将会假装受到压力,实际会一点也没有变,进价货还是一样,只是我们作作样子将药品价格提上去就行了”刘英说着说着,两只眼睛好像都睁不开一样,非常的虚弱。

    强子感觉到不对,于是摸了摸刘英的头,天呀,滚烫滚烫。最少有39。5度。

    这时,刘英好像没有知觉一样,眼睛闭上了,强子摸了摸她的气息,似乎睡死过去了,强子看了看这个空旷的公园,想了想,抱起刘英飞快的向附近的诊所跑去。

    医生给刘英吃了退烧药后,又打了几针,刘英就醒了过来。

    强子拿了些药搀扶着刘英将她送到了她家里,然而张妮却傻傻的向燎水山庄走去,她本来想跟强子可以道个别的,明天就要回基地了,可强子去送了这个女人回家了。

    她这时的心情很低落,六神无主,是一只流浪的小猫一样,在外面的街道俳徊。

    强子将刘英放到床上,将被子给她盖好后,坐在床头看了看刘英。

    这个结婚五年的女人看上去特别的成熟和稳重的样子,怎么也让她联系不到跟余经理的那事。

    可是正当强子要准备起身回去时,刘英翻转了个身,将强子一把抱住了。“你不要回去,好不好,陪我一个晚上,好吗?”

    是的,她在乞求强子留下来。

    强子想了想,反正那三个老板都睡了,没有多少事情,明天早上早点回去就可以了。

    强子本能就穿着的比较少,刚才回来时扶着她就出了一身汗,准备到浴室去洗个澡时,却才记得自己没有可以穿的衣服。

    这时刘英清醒了很多,睁开了眼睛,看到强子正在那里闻着自己的臭衣服,于是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去洗个澡吧,我老公在外地好久没有回来了,衣服有点旧,不知你嫌不嫌气,如果不嫌气的话,你就去洗澡吧,我去给你找衣服。

    强子这会心跳的异常历害,在浴室里洗澡时,明明冲的是冷水,可是全身却热血沸*腾。

    强子穿着刘英她老公的衣服出来,刘英傻了,这个强子那可是比他老公不知好看多少倍呢?

    刘英出了身汗后,烧也退的差不多了,于是也走进了浴室,开始清洗起身子来。这样就会好的更快一点。

    强子看了看这个房间,打扮的非常熟*女型的,里面没有一件衣服是男人的,一件摆设是男性的。

    可见这个家的男主人好久没有回来了,难怪这个刘英会受不住余经理的诱*惑呀!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来。

    正当强子津津有味的打量这个卧室时,刘英从浴室走了出来,xiong前寄了一条浴巾。

    强子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个女人从浴室出来后,完全变了个人样。

    简直就是妃子出浴般美丽,白白的肌肤,远远的看去,能够看得到那光滑的皮肤上的水珠正在往下慢慢的流去。

    脸上洗掉了那此胭脂,让她看起来像个7,8岁的姑娘一样,迷人。

    这时,她的脚下突然打滑,整个身子往地下栽去。

    强子奋力接住了刘英,将她一把抱到了床上。虽然刘英一直勾着强子的脖子,面对她那深情款款的眼睛,强子从来没有比现在要清醒的。

    面对她,强子将她塞到了被子里,想了一下,对着她说道:“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我没有心情”。

    强子的情绪突然低落起来,似乎有种不祥的预感,但就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脑袋里对着前面这个女人却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所以对着刘英尴尬的笑了笑。

    这时,强子的电话响了,这么晚了谁还打电话给自己呢?难道是那个过份的胡静。

    强子拿过电话,是家里的号码?当时强子的心里就紧张起来,刚才还在担心什么来着,想不到这么快就出事也,心里不停的喊道,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呀!

    电话那头是自己的妹妹的声音“哥,你快回来呀,妈吐了好多的血,倒在地上昏过去了,你快点送她去医呀”。

    强子还没有等妹妹说完,就将电话挂了,掏出钱包,然后数了数,可怜的就剩下二十块钱了,自己提前支配的那三万块已经给妹妹付了药费了,家里都没有钱了,这该怎么办呀!

    强子将钱包放进裤袋里,汗水瞬间就冒了出来,布满了脸上。

    强子想到了张妮,于是掏出电话,想给她打个电话再看能否提再支配一个月的钱,可是想了想又将电话放下了。

    毕竟人家张妮已经提前支配过一个月的钱,说不定当初人家就是从自己账上借给自己的。

    自己现在又怎么能够再次找她呢?

    强子的手握着那个手机快捏出水来了,紧张的在那里踱着步子,来来回回的想着办法,突然,她想到了何燕,是的,决定给她借个几万块再说。

    正当他要准备给何燕打是话时,突然刘英递过来一个信封,送到强子的眼前。

    强子看了看眼前的信封,抬头看了看站在身前的刘英,不知道说什么好。

    “先拿过去用吧,如果不够我们再想办法吧”刘英将信封塞到了强子的手上,然后向他点了点头,焦急的说道:“快去吧,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强子拨腿就往家赶,他也没有多想这个刘英怎么会如些理解自己,还这么善解人意,乐于帮人。

    赶到家里,母亲躺在了地上,自己的妹妹由于双脚不能动弹,在床上哭成了个泪人。看着医生将母亲快速的送上救护车时,强子的心里特别的紧张。一路上一直握着母亲的手,生怕她就那样的离开他们。强子将母亲的手贴在自己的嘴上,心里祈祷着母亲能够逢凶化吉。一刻也舍不得放开母亲的手,摸着母亲那一双布满老茧的粗糙手,又想到了那个有可能这一辈子都要坐在轮椅上的妹妹,眼泪就止不住处的往下流,滴在了母亲的手上。

    坐在手术室外面,看着进进出出的医生护士,强子的心里真不是滋味,想知道结果,真希望能够快点听到好的消息。

    经过长达十个小时的抢救,强子的母亲终于推出了急诊室,被送往了急症监控室。医生告诉强子,母亲得的是脑癌后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