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无法控制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这有什么难的,小珍,把他的衣服拿来”

    小珍从强子的包里拿出一包衣服,然后放到了陆芳的手上。<

    “你开一下门吧,你接一下你的衣服”陆芳将衣服一整包塞了进去。

    “不行呀,这里面没有地方放,你把包打开,我伸只手出来拿好吧,谢谢了”

    陆芳转过身来,求助的眼神看了看宿舍里的其它姐妹,想不到都躲的远远的,于是转过身,咬了咬牙,将包打开,闭上了眼睛。

    强子的手从门缝里伸了出来,站在远处的那些姐妹们都惊讶不已,神情愕然,这不是恐怖片里的情景吗?

    强子的手伸呀伸,突然摸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手感很舒服,是一个大大的包子样的东西,还有一个小小的葡萄。这是由于陆芳刚刚在强子回来前换上的睡衣,里面什么也没有穿,所以被强子直直的摸到了她的那座山包。

    陆芳也感觉到xiong*前有股幕名的力量在抚*摸着一样,这时后面的姐妹们一阵狂笑,陆芳马上睁开眼睛,只见自己的xiong*前多了一只手,而且还在用力的掐着自己的那个尖头,看着姐妹们几乎发狂的笑,陆芳生气了,重重的将强子的手上拉了下来,将衣服从门缝里扔了进去。转身哭泣着跑了出去,其中有两个姐妹见势不妙,追了出去。

    强子穿着衣服走了出来,见队员们一个个的都看着自己,心中就有点感觉不对劲,于是说道:“刚才,我,我怎么了呀”

    “你,你不知道吗?你都把人家气哭了”

    “我,是不是欺负她了”

    “你还说呢,吃了人家的豆腐,还不赶快把她劝回来。

    “哦”强子拨腿就向外跑去。心想难道自己刚才摸到了那软绵绵的东西真的是她xiong前那玩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祸就有点闯大了,心中不禁担心起来。

    强子冲出去了,疯狂的奔腾在操场的每一个角落,又经过了沸沸扬扬的宿舍后,还是没有见到陆芳的人。就在他苦于没有地方寻找陆芳的下落时,突然一条小道出现在他的前面,不过远去小道通往的是那黑暗的地带。出于人的第一思维,往往受过打击的人都愿找个安静或者是没有人找的到方躲起来,所以强子转身就向左边那空着的黑暗地里跑去。

    这时几个姐妹和陆芳却走了进来。

    顿时整个宿舍的姐妹停止了唧唧渣渣的讨论,愣愣的看着陆芳,奇怪陆芳刚才不是哭着冲出去吗?怎么突然又进来了,而且丝毫没有一点哭过的痕迹。

    “陆芳,你没有事吧,人家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他吧”

    “他人呢,”陆芳看了看宿舍里没有强子的人于是问道。

    “哦,他听说你哭着跑了出去,于是出去找你去了”

    “什么,出去找我,谁叫他去找我的呀?”

    “芳姐,不好意思,我见他惹你生气了,所以就让他自己去找你,可是你却又回来了,不知道他会去哪里找你”

    “你不知道人家是第一天来吗?要是走丢了怎么办?”

    “那,我们怎么办呀”

    “找去呀”

    于是整个宿舍的女人就分头跑下楼去找强子去了。

    外面的天空一团漆黑,强子沿着空地的那条小道走去,边叫边看,希望能够找到陆芳。

    可是远处的宿舍的灯光已经看不见了,只有小路上的地皮还能分的清哪是路哪是杂草。

    陆芳将宿舍区域找了个遍都没有找到强子,于是想起了黑暗地带。

    想到这里,陆芳的心就紧张了起来,这个黑暗地带是警官明明规定任何不可以进去的,是个禁区。而且里面有一些药的“毒”性是非常强的,这可是多届姐妹传下来的秘密。

    但是为了强子这个刚来的愣头青,陆芳想都没想,也一头冲进了黑暗地带。

    强子大约过了走了十来分钟后,觉得这个地方有点不靠谱,于是准备返回时,他愣住了,这该死的地方居然是个十字路口,一时找不着北,强子顺着自己的记忆往回走,不久果然见到了一片亮光,是座房子,他以为是回到了宿舍区域,于是推开了那扇铁门。

    里面有一个保安亭,坐在里面的警卫已经睡着了,强子轻轻的走到一旁的另外一间房子。推开门走了进去。

    亮丽的光茫刹那间就填充着强子的眼睛,非常刺眼。突然从黑暗中走出来,强子异常兴奋。强子倒了杯水,然后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慢慢的注视房间里的东西。

    各种实验器具都摆在了桌子上,还有一些药罐和盒子什么的,五花八门的摆在那里,墙上都挂着一些乱七八糟让人看不懂的图片。

    强子站了起来,好奇心顿时对那些摆在桌子上的乱七八糟的盒子玩艺感上兴趣了,于是拿起其中的一个盒子来,准备打开看看,突然从里面弹出一股粉来,直接喷到了强子的脸上,有一些还让强子吸进鼻子里,顿时带来一种凉凉的感觉。

    强子继续番倒着这些古怪的东西,突然,强子感觉到自己的嘴巴开始有点干燥起来,连喝了两杯水也没能抵挡住自己口渴的乏力,反而感觉到自己全身开始发热,一股血液在身体内不断的翻涌,好像要崩出来一样,将身子里的那些火逼到了下面的那个尖上。

    强子将自己仅有的一件衣服扯掉了,扔到了沙发上,全身居然开始冒起大量的汗水来,头脑里翁嗡嗡的叫个不停,下面居然也开始慢慢的腾起来。

    强子觉得刚才那个药有点不对劲,可是整个身子开始软软的,有点支控不住,整个身子瞬间就由于失去重心,倒在了沙发上,想站起来都无能为力,全身都酸酸的。

    这个时候,整个房间都散发着刚才那股药粉的味,很浓很浓。

    强子意识到了这一点,想站起来离开房间,可是怎么也站不起来,两腿无力,但是下面那东西硬的发奇,烫的发烧。

    “赵强,赵强”门外传来叫唤自己的声音,强子抬起无力睁开的眼睛,看了看窗外,是一个女人的身影,接着自己就昏迷了过去。

    门外是陆芳也找到这个地方来了,叫醒了警卫,冲进了房间里。

    “赵强,赵强,你醒醒,你是怎么了”一股药粉味袭进了陆芳的鼻孔里,脑袋传来一阵很不舒服的感觉。

    陆芳摇了摇光着膀子的强子,强子已经昏了过去,没有反应。

    “姑娘,别着急,这个队员是中毒了,带回去单独休养两天就没事了”警卫闻了闻里面的气味,裹着鼻子说道。

    “没有生命危险吧?”陆芳拿起沙发上的衣服给强子套上,然后扶起他来,往门外走去。

    “放心,死不了人,这里的药都是要不了人命的,都是些好东西”警卫的脸上划过一道诡异的笑容。

    望着两个相依而去的年轻人。警卫轻轻的叹息道:“十分崔情散,希望你们能够挺的住,不要浪费这美好时光,这可是好东西”

    陆芳其实心底下是不讨厌强子的,可是强子也是因为担心自己才会出来找她的,多多少少他的失踪也跟自己有关。

    所以自己得想办法带强子回到宿舍。要不然还真有点不能尽地主之宜了。

    走出黑暗地带时,陆芳并没有觉得什么,全身也觉的很轻松的,只是两只胳膊扶着强子有点不方便而已。虽然路走的很慢,还好没有走错路。大约十分钟后,陆芳的脸上开始青筋暴出,汗水溢流。一阵凉风微微吹来,她感觉到两眼发晕,腿开始有点发软无力。

    这时强子也睁开了眼睛,身边发现是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想说话,可是身体内的药效发挥更加历害起来,让他都无法说话,一股超强的热气涌上心头,顿时一屁股倒到地上就不想走了。

    陆芳也被强子一把拉了下来,跟强子摔到了一起。强子的背心也滑了下去,露出光滑的背部来,汗水晶莹剔透。

    两个人的嘴唇亲到了一块,时间瞬间停留在这一刻。

    很久,很久,没有反应。

    突然从强子嘴里传出来的热气袭进了陆芳的嘴里,一直传到陆芳心底,身上涌出大把的汗来,精神已经开始晃乎起来。从强子身上滚下来时,全身的热量散发已经让陆芳无法忍受了。这时全身传来一阵电流,刺激着陆芳的每一个神经,两腿软掉,平滩着身子躺在强子的身边。

    陆芳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都无法控制住一样,只是全身突然传来一阵空*虚和寂*寞,好想需要什么东西来填充自己。

    “赵强,赵强,醒醒呀”陆芳推了推强子。

    强子只是嗯了一声,光滑的背迹上冒出大量的汗来。

    摸着满手的汗水,一股男人的休味传进了陆芳的鼻子,顿时让她全身发出一阵抖动。

    陆芳望了望前方,并没有发现有光的迹象,也就是说这里离宿舍还远着呢,希望她的姐妹们能够找过来。

    躺在软软的草地上,陆芳仰望着天空,眼睛已经迷茫了,发出阵阵火星一样的yu*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