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侧面进去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阿霜听到大牛说不揉,就停下了。<然后就看着大牛,问道:“怎么了啊,我揉得不舒服吗,还是我揉痛了啊。”阿霜带着一些不明白的说,因为阿霜知道自己在酒店是出了名的命根按摩高手,不可以揉得不舒服的。

    大牛看着阿霜就说:“没有啊,只是你这样揉下去,我真的会喷出来的啊。这个月喷了不少,我不想等到和客人做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精力不够啊,这对酒店多不好啊,我现在要补一下精啊,你还这样揉,叫我还怎么补啊,补得还不够你给我放的多啊。”

    阿霜这下才笑了,阿霜也知道大牛今天的精已经不多了,因为阿霜o到大牛下面的鸡蛋就已经知道了。

    这一点对于阿霜来说,还是十分的敏感的,毕竟阿霜在酒店里面做了这么久,还o这么多各种各样的男人命根。要是阿霜连这一点都分不出来,那阿霜也没能在酒店里做到现在。

    然后阿霜就说:“知道了,你是不是很累啊,要不帮你按按背啊,我按摩还是有一手的啊,包你舒舒服服。”

    大牛就搂了一下阿霜,大牛也知道阿霜也很累了。大牛就温柔的说:“好了,你就先不忙着按啊,你看看你,你自己都这么累了,晚上你不是还要去上班吗?帮我按摩,以后有的是时间啊,我们现在都住在一个房子了,以后还得天天见面呢,我们也不用急在一时啊,你说是不是啊。”

    阿霜听到大牛说到上班,阿霜好像想到了些什么,然后就o了o脑袋。就说:“对了,江经理叫我告诉你,要是你今晚没什么事,就回酒店那上班,那你今晚去不去上班啊,酒店那现在好像不够人手啊。”

    大牛就说:“去啊,怎么不去呢,要是不去,我才就不叫你停下来了啦,你揉得这么舒服,我都舍不得啊。再说了,要是我不去上班,我那来的钱交房租给你这个包租婆啊。”大牛说完就o了一下阿霜的鼻子尖。

    大牛停了一下,又想了一下,又接着说:“对了,阿霜,江经理有没有跟你说,叫我今晚去那间酒店上班啊?还是要我电话给江经理啊,江经理还和你说了些什么啊,你就快和我说说吧,免得我对不上时间啊。”

    阿霜就抱着大牛的xiong膛说:“江经理叫我今晚到新城宾馆,还是到你原来的小房间等就可以了。你到小房间,就开电脑告诉酒店的总部就可以了。江经理今晚可能有事,就不过来酒店这边。不过应该打给江经理的电话还是要打的,应该要发的信息还是要发的,这你都应该明白知道了吧。”

    阿霜这时倒像一个师姐那样教道师弟一样,大牛也正好认真的听着。因为大牛对于酒店的安排还是没有阿霜这么的熟悉,毕竟大牛真正的在酒店里上班的日子并不是很长。虽然大牛进酒店有差不多两个月,但真正在酒店的日子,也就是那么的半个月左右。

    所以大牛不敢不认真的听着阿霜说,大牛也知道,要是在酒店里面做错一点点,也许就会给酒店带不必要的损害。因为在酒店里面,客人说什么都是对的,而且做为公关,无论在什么情况,什么时候,都不能说“不”。只有服从和听从,没有第三个选择。客人要你干嘛,那做为公关的你,就要干嘛,从中公关也不能有半点的疑问客人的要求。

    大牛听着阿霜说完这些后,就唉了一口气。就说:“要是这样,我知道怎么做了。”大牛看了看阿霜,又说着:“阿霜,那你今晚要去那个酒店啊?”

    阿霜就说道:“跟你一样啊,你今晚要送我过去啊,别想不等我啊。”阿霜说完就扣了一下大牛的手臂。

    大牛就连忙着说:“那我们先睡觉,睡醒了,我们就一起回酒店,这样可以了吗?”

    阿霜听到大牛这样说,心里就很开心,就用力抱着大牛。想了一下就说:“对了,大牛,江经理还叫我告诉你一件事,就是下个星期的周会。江经理想叫你上去发表一下,给酒店的的公关们说说你进来酒店做的感想,和你上次救了红姐的事都给大家说一下。给大家打打气那样就好了。”

    大牛虽然知道酒店里面有什么周会,月会,每次大大小小的会都会有高层过来看看的,并且要求每个公关都要到场。可大牛进酒店这么久,也没有参加过一次会议,现在第一次参加就要上台了,大牛的心自然的就有点紧张了起来。

    大牛就好惊讶的,又带着一些疑问的眼神看着阿霜,就说道:“什么?要上台?我要上台?不是真的吧?”

    阿霜看到大牛有点不相信那样,就说:“是啊,江经理是这样跟我说的啊,要是你不信,你也可以问问江经理啊。这也许是要向大家介绍一下你吧,你也不看看你现在都是一个高级的公关了。可在酒店有几个人认识你的啊,这不是为了让你搞好关系吗?”

    大牛想了想,也觉得阿霜说得有道理。说真的,大牛在酒店里面还真的没有几个人认识的,就算在酒店别的公关看到大牛,也不会觉得大牛也是这里酒店的公关。

    大牛就说道:“要是真的,那我还不是要准备一下啊,不然到时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啊,被你这一说,我现在都紧张了,等下还怎么睡得着啊。真是的,你等我睡醒了再告诉我不可以的啊,非要现在说的。”

    “现在说和等下说,有什么区别啊,这不好是要告诉你的。不就是上台说几句嘛,用得着这样吗?在酒店里的公关,每个都会上去说的,这也是件好平常的事来啊,你以后上多了,就会习惯的啦。反正我们台下都是兄弟姐妹,没人会笑你的,只会身体你学习而已,因为上得台说的,都是有一定的影响力。只要把自己做过的看过的,说出来就可以了啊,也没什么好紧张的啊。”阿霜抱着大牛的手臂说着。

    阿霜也不知道大牛是不是真的紧张还是在哄自己开心的,不过阿霜还是很认真的说着。大牛也咪着眼,就当当阿霜在旁边唱歌吧。

    然后大牛就说道:“阿霜,那你有没有上去说过啊?你第一次上去是什么的感觉啊,你就不会紧张吗?”

    阿霜听到大牛问道,就说:“我啊,我当然上去说过啦,不过第一次还真的会紧张啊,毕竟台下有几百在看着自己啊,不过现在好了,都习惯了,不是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吗‘习惯了,就好了’,你说是不是。”

    大牛就笑了笑说:“那倒也是,对了,你说周会那天,涛哥会不会来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要是月会,涛哥就一定会出席,可是周会就不知道了。要是涛哥有时间的话,也许也会过来看看吧。”阿霜在大牛的耳边说着。

    大牛就抱着阿霜说着:“好了,好了,不说这了,我们先睡觉吧,不然晚上就没有精力了。那你是在这里睡,还是回你房啊。”

    阿霜看了看大牛说道:“你这样抱着我,我想走也走不了啊,我就在这里睡一觉吧,反正我也不想起来了。”

    大牛就说:“那好,但你可不要动手动脚的啊,不然我会控制不住的。”

    “好啦,我不o你就是了,可我要抱着你的手臂睡,这样可以吧。”阿霜说完,就抱着大牛的手。

    就这样,大牛和阿霜睡到了晚上的七点多。然后他们就回了酒店,在酒店的餐厅里吃了晚餐,最后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小房间里面,等着自己的客人。

    大牛走进了那间常经好期待的小房间里面,静静的等待着自己接下来的客人。到底下一个点大牛的客人会是谁呢?没有人会知道,只有点大牛的当事人才会知道。

    因为在一个晚上,这么长的时间里,到底有没有客人点大牛,真的不知道。也许会没有,也许会有一个,又也许会有几个。这一切都在于等待,只有等待才会知道,因为公关没有权力去选择客人。

    就在大牛胡思乱想的时候,眼前的屏幕弹出了一个窗口。上面写着:“大牛,688的房间有客人点你,你现在马上上去啦。”

    大牛看到后,就回了一句“好的,现在就上去。”然后大牛就直接的上到688的房间。

    大牛站在688的房门前,轻轻的按下了门铃,然后就说:“小姐,你好!我是大牛,请问现在方便进去吗?”

    然后在房间里面就传来了白雪姬美妙甜腻的娇音:“进来吧!房门没有匙,进来记得把门关好。”

    大牛听到后,就“嗯”了一声,就把房门推开了,然后就走进了那间房。

    大牛就看到一位大约二十四五岁的,穿着一身白领装,婷婷玉立的站在窗口边那。这时大牛正好从侧面看着那个富姐,在那个角度,刚刚好看到那个富姐高高的山峰,瘦小的腰间,圆圆的屁股。一个s字形的身材,就这样出现大牛的眼前。

    然后那个富姐姬嫣然一笑的说:“来,过来这边,我们喝两杯。”

    大牛听到那个富姐叫道,也只好走过沙发那,而那个富姐也走了过来。两个人就一起的坐在沙发上,还没等大牛坐好,那个富姐就隔着大牛的裤子抓住了大牛的命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