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再揉就喷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大牛听到阿霜这样说自己,大牛也不能让阿霜说自己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大牛就看着阿霜的xiong说:“我那里偷偷oo了啊,我这是光明正大的进来的。是你自己洗澡的时候没有把门关好啊,这能怪我吗?再说了,我又不是没有看过你的身材,你说啊,你那里地方我没看过的啊。还用得着在这和我害羞吗?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吃亏了,想看我的啊,我就偏偏不让你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阿霜听到大牛这样说,听着就来了气。阿霜就说:“谁想看你了,你那东西有什么好看的,我又不是没男人看,现在对你们这些男人的东西对不感兴趣了,你们男人有什么好自恋的啊,要是没了我们女人的洞,你们男人的东西再怎么大怎么久,都不是一样没用。所以我才没想看你的呢,我只是被你看到我洗澡,我还没想过会有这的事发生而已。”

    大牛就“呵呵”的笑了笑,然后就说着:“真的是这样啊,那你现在洗好了吗?要是没洗好,那我就在这看着你洗啊,让我看着看着不就习惯了吗?你也不是第一次被男人看着洗澡啊,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你看看你的脸都红了,这不像你啊。”

    其实大牛并不知道阿霜脸红是因为阿霜喜欢他,自从阿霜第一眼见到大牛,阿霜就对大牛有了感觉。不然阿霜也不会在那次拍艺术照的时候,主动的坐下大牛的大东西那,并且让自己在那时流水不止呢。

    就在大牛进医的时候开始,阿霜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大牛。担心着大牛的安全,只是当时由于工作的原因,并不能和大牛说出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一面。而现在阿霜在洗澡的时候,却被自己喜欢的人无意中看到,阿霜的脸能不红吗?能不害羞吗?

    阿霜就站了起来,光着身子,走到大牛的面前。并放开捂着自己的xiong的双手,阿霜用双手推着大牛。阿霜边推边说:“我害不害羞,用得你管啊,你现在就给我出去,快,给我出去,不然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大牛就在阿霜的推着的时候,看着阿霜xiong前的两座山峰在自己的眼前摆来摆去,十分的诱人,而且阿霜的玉手抓着大牛的手推着。这让大牛下面的命根一下子坚硬了起来,并把裤档顶了起来。

    就在大牛的命根把裤档顶起来的一瞬间,由于他们当时好近,所以大牛的大东西也正好的顶在阿霜的小肚子上。阿霜也感到大牛的东西顶了起来,阿霜这时的脸更加的红了,可阿霜也不知道在那时,自己的小樱桃已经开始发硬了。

    大牛这时已经被阿霜推到门口外,阿霜正要把门关好。可被大牛挡住了,看着阿霜的xiong,并不“哈哈”的笑了几下,然后就说:“害羞就算了,怎么连你的小樱桃都硬了啊,还说自己不想男人,你说还有人会信吗?你也不看看你冲动的身体已经出卖了你单纯的脸庞啊。”

    阿霜这时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变化,然后就白了一眼大牛,就用力的把门关上。阿霜把关后,就大声的说:“你这个死大牛,看我等下怎么整你,害得我的小樱桃发硬。”

    阿霜大声说完后,又小声的自言自语的说着:“我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容易就硬了小樱桃啊,而且下面还有了反应。这条死龙,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一想到他那个大东西有反应,自己也想着那个了,这下又比这条死龙笑死了。”

    其实这时大牛并没有走出洗手间,大牛还当然也听到阿霜说的这些。然后阿霜又说着:“不过这条死龙的东西真的好大,和那些客人的都无法比。和那些客人怎么做也好难到高点,反而和这条死龙做,每次都可以把我搞得欲仙欲死的,没几下,自己就到高点了,到底这条死龙的东西是用什么喂大的啊。”

    大牛听到阿霜说自己,说得这么好。大牛心里就暗暗的想了一下:“难道这阿霜已经喜欢上自己了吧,不然她怎么会对自己这样啊,不管了,反正现在我们已经住在一起了,以后也可以天天见面,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到时不用说出来也能知道了啊。看来现在我们不像合租,倒像同居啊。”

    大牛想着,就走出了洗手间,然后大牛就把自己的东西拿进了房间。大牛也觉得自己有点累,就躺在大床上,咪着眼,睡了起来。

    突然阿霜把大牛的房门踢开,直接的跑到大牛的床上,坐在大牛的身上,双手抓住大牛的肩膀,并狠狠的看着大牛的眼,就说:“你这条死牛,我要杀了你。叫你偷看我洗澡!”

    大牛不知道阿霜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所以大牛就只好安心的睡着。可当阿霜出其不意的杀来时,大牛真的吓了一大跑,马上从睡中惊醒过来。

    大牛张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上面的阿霜,有点生气的说道:“你这是干嘛啊,不就是看了你洗澡嘛,至于要这样吗?你还真的想杀了我。要是你真的杀得了手,那你就快点来吧,别在这挑逗我了。你也不看看,你现在坐在我的命根上面了啊,你没感觉到的吗?”

    阿霜这下才注意到自己坐到了大牛的命根上面,阿霜同时也感觉到大牛的命gen已经开始不停的发涨,涨得直接撞到阿霜的小裤裤那。

    因为这时的阿霜刚刚洗完澡,外面只穿着一件睡裙,里面就穿着小裤裤和小内内。可当阿霜一坐上大牛的时候,阿霜的睡裙早就把她的小裤裤暴露在大牛的眼前了,阿霜穿得是一条粉红色的小裤裤,小裤裤中间还有一只小花猫在上面,看起来,那感觉倒是有点可爱,和这时的阿霜十分的相似。

    阿霜也不管自己的动作有多少诱惑人,阿霜只想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别的事都先放到一边去吧。

    然后阿霜就就看着大牛说道:“挑dou你就挑dou你,你能拿我怎么样。谁叫你没有经我的同意,就看我洗澡啊,这都是你自找的啊。怎么啊,我就这样,你下面就受不了啊,还是你一早就想着这些坏坏的东西啊。”

    大牛没力气那样看着坐在自己的命根上的阿霜说着:“我的姑奶奶啊,我那里想那些坏坏的了啊,我只是有点累,就想睡一下,没想到就被你搞醒了,醒来还看到你要强女干我的那样。你说谁在想坏坏的东西啦。我看就是你在想了,不然你会坐在我那个东西上面吗?你是不是色心大起啦。”

    其实阿霜真的想了坏坏的东西,因为阿霜在洗手间那,撞到大牛下面命根的时候,阿霜下面就开始痒痒的了,也就开始想着那男女之间的事情。

    阿霜知道自己虽然被大牛说中了,但阿霜也不能认。因为只要阿霜真的认了,那阿霜以后在这个房子就没有说话的权力了。

    然后阿霜就说:“谁色心大起啊,我这是要报复,你别认为我一个小女子好欺负的啊,我疯起来不会比你差,你也不看看我是什么人来的。不然能同意江经理叫你过来住吗,要不是江经理说了,我还不想让你住呢。”

    大牛知道阿霜说的都不是真心话,可大牛也不想让阿霜下不了台。然后大牛就说:“那好吧,那我以后在这个房子都听你的,这样可以了吗?你现在就是我的包租婆,这下你满意了吗?包租婆大人。”

    后面大牛说的“包租婆大人”还加强了语气,就怕阿霜听不清楚那样。阿霜听到大牛这样听自己,心里就一下也软了下来。

    然后阿霜就从大牛身上,侧身躺了下来,和大牛一样躺在床上。然后阿霜就看着天花板说着:“好吧,竟然你都这样说,那我就原谅你吧,你说的啊,在这个房子里面,你得听我的啊,你别到时候说话不算话就成了。”

    大牛看到阿霜已经从自己的身上下来了,就咪着眼睛说:“那要不要给你写个保证啊,这样你就是不是放心了啊。”

    大牛停了一下,然后又接着说:“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这样也信我不过啊,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啊。”

    阿霜听出大牛有点不高兴了,阿霜就连忙撒娇着说道:“不是的啦,我是和你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嘛,好嘛,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你生气了,我会不开心的。我这样都不是有好多天没见到你嘛,人家只是太想你了啊,所以才会做出这些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情来啊。你现在就不要生气了吧,只要你不生气,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要不我帮你oo,你下面的命根难受了吧。”

    阿霜一说完,就把手放到大牛的ku档那里去,并轻轻的揉了起来。大牛听到阿霜都这样说了,就张开了眼睛,可大牛没想到阿霜真的帮自己揉了起来。大牛只好享受着阿霜所带来的舒服,大牛又慢慢的把眼睛咪了起来。

    可大牛想到晚上可能要回酒店上班,也不想在接客人的时候,自己的精虫满足不了客人的需求。然后大牛就张开眼睛,用手抓住阿霜揉着自己命根的手,就说:“好了,先不揉吧,再揉就要喷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