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304.全力进攻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小路听到大牛的话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大牛的面前,然后紧紧的抱住大牛,嘴巴往大牛的脸上亲去。<

    小路xiong前的两团软肉rou抵在大牛的心口上,引得大牛心内发痒。大牛就顺势抱着小路,然后就把小路压在床上,双手伸进小路的衣衫内,一把揪着小路的小罩罩往外就扯。小路肥肥白白的一对rou团便应声弹出,随着小路的欲拒还迎的扭动,小路的那座山峰就在大牛面前晃来晃去。

    大牛看到这样的情景,也控制不住,两手各握着一只,不停rou动,搓圆按扁,撩得小路微丝细眼,挺高着xiong口,好让两座山峰更形突出,等大牛玩得越加得心应手。

    大牛o捏了好一会,小路的两粒小樱桃般的ru尖在大牛的掌中慢慢的渐渐的发ying了起来。大牛就用手指挑拨一下,然后就俯低头张口把其中一颗含、进嘴里。大牛先用嘴唇包裹着小路整粒小樱桃,大牛又将口里的热力输送给它,然后再轻轻用牙齿咬着,舌尖在小樱桃尖端上面tian。

    大牛就这样玩/弄/了几下,小路就脸红耳热,汗冒心跳,气喘如麻,身体像蛇一样扭来扭去。然后小路就开始磨擦着大牛的xia身,令大牛不期然地就起了生理反应。

    小路就边魔边看着大牛的脸说:“大牛,你怎么这么会玩女人啊,你是做什么的啊?你这样玩,就算没有yu望的女人也被你搞得受不了啊。”

    大牛这下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的工作告诉小路,要是告诉了小路,也不知道小路会怎么看待自己,要是不告诉小路,那大牛也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因为大牛从小就不喜欢欺骗别人,那怕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欺骗就是欺骗,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可正是这样,大牛才会走到今天,这也是大牛最大的弱点。

    大牛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自己的真实工作告诉小路。大牛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边做边说:“其实,其实我的工作和现在做着的事情有关的,我想我不说,你也能大概猜到是做什么的吧。”

    大牛停了一下,看小路没有多大的变化。大牛又接着说:“我是在酒店做公关的,今晚刚好休息,本来想去酒吧玩一下,可没想到,还没有进酒吧门,就被你拉住了,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就被你迷住了,现在就不知不觉的上了/你的床。”

    听了大牛的话,小路就“呵呵”的笑了起来。小路并没有停下手,而是o得更加的买力,抱得更加的紧。然后小路说道:“其实这我也大概猜到,想不到你会跟我说实话,算我没看错人。”

    大牛惊讶了一下,就问道:“你是怎么样猜到的啊?我们才认识短短的几个小时,我自己也没有说过什么和自己工作有关的话。”

    小路开始/脱/大牛的衣服,同时也说着:“要是这点我都看不出,那我还用陪那些高官出来吃饭吗。再说了,就算我没猜到,你自己的动作也出卖了你啊。你看看,要是一个不常常做这事的人,会像你这么会搞/女人吗。而且还知道女人那个时候需要什么,还会怎么样做才能让女人更加的舒服和享受。”

    大牛想不到小路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时大牛只好听从小路的,因为大牛现在在小路眼前,就是一张透明的纸。

    然后小路又说:“好了,好了,我们现在不说这了,我现在下、面好难受,好想要,你就先帮我解决再说吧,快,我快受不了啦!”

    其实大牛被小路这样o着,大牛下面/裤/裆里早就像包着一团火那样,热力往心里慢慢得烧去,烘得大牛全身**辣的。大牛也隐隐感到自己bo起的大东西在裤/档里面一跳一跳,令到挺成尖尖的裤子前端不停地在小路的下ti撩/来/撩/去。

    大牛的手掌o捏着小路嫩滑的山峰,舌尖舔着小路bo得硬硬的小樱桃,鼻子嗅着小路xiong前散发出来的阵阵ru香,眼睛享受着小路脸上充满快意的表情。

    宫能的刺激令大牛再也把持不住,大牛下面的大东西越bo越硬了,可惜大东西被困在裤档里面,大东西让布纹磨擦着,又麻又痒,使得大牛全身都不自然。大牛就用手把自己下/面的大东西拨歪,等自己的大东西斜斜的挺向腰间,这样大牛才舒服一些。

    小路看到大牛做了这个动作,小路就把大牛的衣服tuo了下来,双手肉紧地揽在大牛的背后,小路的指甲尖深深地陷进大牛背部的肌肉里,鼻孔还发出“唔•;•;•;唔•;•;•;唔•;•;•;”连续不断的吭声。

    小路的叫声,让大牛听得越发血脉高贲,yu火烧到脑袋上。大牛再也忍耐不住,便暂时停止对小路山峰的进攻,一把抱起了小路,三两下便将小路的衣裤bo个清光,全身chi条条地横陈在g上,一副雪白无瑕的**便暴露在大牛的眼前,任由大牛的摆布。

    也许小路是生在自豪门之家,身娇肉贵,皮肤自然保养得又白又滑,加上小路年轻貌美,身材窈窕,青春四溢,尽管大牛并不是第一回饱览这动人的上帝杰作,但大牛还是忍不住偷偷的咽了几口口水。

    小路清秀的瓜子形俏脸本来白净得像一朵小丁香,此刻却红粉绯绯,春上眉梢。一对晶莹如水的大眼睛,这时却紧闭如丝,眯成直线。嫣红似丹的小嘴唇,半张半开,诱人暇思,xing感迷人。

    大牛心里就暗暗的想着:“这真的要感谢上苍,此生此世,能让自己永远拥有这美妙的dong体,真是羡煞多少旁人啊!”

    然后大牛就说道:“小路,你的身体真的太xing感了,我都下不了手啦。”

    小路就说:“大牛,你就别废话了,我真的受不了,你就快点吧。”

    大牛知道小路是真的受不了,就把小路的肥臀轻轻抱起,搁上床头边上,让小路的下体微微向上演突,然后再握着小路的双腿,慢慢往两边掰开。一幅令人难以忘怀的美丽图画顿时出现在大牛眼前,两条滑不溜手的细长美、腿、向外伸张,轻轻抖动,夹在中间尽头的是一个白如羊脂的bao满大包,中间上面还长着乌黑而又柔软的曲毛,被大牛呼出的热气吹得像平原上的小草,歪向一旁。

    大牛忘形地注视着小路神秘的地方,不知不觉中就好像神魂颠倒那样。大牛有点无法自我,心儿扑扑地乱跳,呼吸也几乎停顿下来。大牛退后仔细欣赏了好几分钟,才猛地把头埋下去,伸出舌头,品尝着这甜美的泉水。

    大牛就这样搞了一下,大牛见到小路牙关紧咬,身体左扭右动,像有无数的虫子在身上爬。大牛知道自己要是再没有进一步行动,准给小路抡起粉拳在大牛xiong前乱打了。大牛一想到这,就便/抽//身而起,用打破世界纪录的最快速度,将身上所有的障碍物统统除掉,一丝bu挂地向小路看齐。

    大牛bo得不耐烦的大东西,一经解除束缚,马上便昂头吐舌,显露威风,在大牛kua下点头哈腰,上下跳动。

    大牛就一鼓作气,将自己的大东西对准小路微微张开的小溪,力抵而进,“扑吱”的一声,溪水四溅,霎那间,整根又大又长的东西便埋没在小路潮湿温暖的小溪里面。

    小路口里“喔•;•;•;•;•;•;”地轻叫一声,xiong口挺了挺,舒服满足得像小孩子终于得到了一件盼望已久的心仪玩具。大牛两手分别托起她的腿弯,凝聚全部气力在下、半身,挪动大东西开始在小路的小溪里一下下地chou送起来。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换了多少个动作。忽然间,小路全身僵硬,只有两腿发软,吭声也停了下来,跟着娇躯强力地抖动不堪,像发冷般不断打着哆嗦,小路的两粒小樱桃在大牛掌心涨硬。

    大牛就知道小路已经到达了高点,大牛这时也随着突然而来的一个快乐大哆嗦,一道浓热的液体顷刻就如万马奔腾般倾巢而出。

    大牛就紧紧的抱着小路热得发烫的dong体,两人二合为一,如胶似漆地融汇在一起,全身动也不动。无比的快意将大牛和小路的大脑充塞得爆满,对外界所有一切全没反应,全身神经只收到一个信号,那就是高朝时那种休克般的窒息感觉。

    好不容易大牛和小路的大脑才回复清醒,大牛这才发觉小路雪白的山峰,被自己在兴奋时力握而出现了十条红红的指印。

    大牛就侧身把小路抱在怀里,轻轻亲吻着小路呼出热气的小嘴。温柔地问小路:“怎么样?舒服吗?满意吗?”

    小路似乎气还没喘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断断续续的回答:“唔•;•;•;舒服得像升仙呢!耶•;•;•;你好坏啊,你以后不在,你叫我以后怎么办啊。我再也找不到另一个像你这样的男人了,都是你啦,把我害成这样。”

    大牛就“呵呵”的笑了,说:“要是你以后想我,可以来找我嘛,我就在新城宾馆里面上班,要是你担心找不到我,又或者担心被别人看到,你可以打电话给我嘛。你想什么时候见我都可以,又怎么会见不到我了呢。”

    小路听到大牛说新城宾馆,小路马上惊讶了起来。就看着大牛说道:“你说什么?你是在新城宾馆里面上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