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居然怕痛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大牛当然知道,要是当初没有陈心怡的分手,大牛现在也不会在酒店里面工作。<虽然在酒店里面工作并不是一份好高尚的职业,但也问心无愧,用自己的双手和脑袋来挣钱,远远要比那些偷的抢的要强一百陪。

    可大牛也知道现在的陈心怡还爱着自己,但也不知道怎么样去拒绝她。因为大牛现在对陈心怡并没有了之前的份爱,而是紧紧的兄妹和朋友之间的情感。

    就在陈心怡紧紧的抱着大牛的手臂时,让大牛想起了,想起了大牛和陈心怡的第一次,也是他们的唯一一次。因为那次以后,陈心怡家里就出事了,从自大牛和陈心怡就很少做那些事了。

    在别人的眼中,有人就认为大牛一定是吃完就走的那种人了,可大牛并不介意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反正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就可以了。

    大牛和陈心怡的第一次是发生在刚开始的时候,当然他们还是比较单纯的那种吧,还说什么要把第一次留到结婚的那一天。可他们慢慢没有想到,事情所发展的并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一切都是在那间便利店开始的。

    那天大牛和陈心怡吃过晚餐就在大街上乱散走,正好那晚也是星期天,所以一般人都选择和自己的小老婆一起在外面快活。

    大牛和陈心怡虽然想和他们一样,可一直都没有做过。那晚大牛也暗示了陈心怡不要回学校,也许他们真的有默契。陈心怡就在便利店里特地挑了一大堆吃的喝的,然后看看大牛说:“这些够我们吃一天了吗?”

    大牛也知道陈心怡这样问,就已经答应了自己今天不回学校了,就笑着对她说:“这一大堆吃的,两头猪都吃不了啦。”

    陈心怡就呵呵呵呵的笑着,“你是猪我又不是。”

    便利店最里面的角落有好多cheng人用品,什么男人下面的东西,跳]蛋,飞机杯等等的按摩器,你想到的和没想到的这时都有得买。

    大牛和陈心怡正走到哪里,陈心怡看到怎么东西,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大牛就坏坏的对陈心怡说:“小怡,你怎么了,你没用过这些东西吗?要不我送你一个吧,你要哪个随便拿啊。”

    陈心怡用力打了一下大牛的pi股,害羞的说着:“我是需要这些东西的人吗?我还是,还是处的呢。”

    “是啊,那我不是很幸福,不过说真的啊,这些东西听别人说很好用的啊,要不我买个给你用一下吧。反正我也不介意你用这东西。”大牛随便拿起一上跳蛋说。

    “坏蛋,我不理你了。”陈心怡有点生气的走开几步,可陈心怡的眼神还是放在那些成人用品上面。

    陈心怡双手抱着大牛的手臂,又把她自己高高的山峰顶在大牛的手臂上。

    大牛只有慢慢的享受着这种ci激带来的快感,大牛下面也不知不觉的石更了起来。

    走到了收银台,大牛把这一大堆猪都吃不完的东西放在收银台上。

    陈心怡看见大牛看着收银员的xiong就打了大牛一下,然后陈心怡就用手指指着收银台上爱尔舒的套套,就用手o了大牛的手臂。

    难道一个女人的做得这么明显,男人还不知道的,那这男人真的是一头猪了。大牛就拿起一盒爱尔舒的套套给收银员说:“等等,还有这个,一共多少钱啊。”

    收银员接过了爱尔舒的套套有点不好意思,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本来大牛想问这套套好不好用的,但看到收银这样就算了,给了钱就走出了便利店。

    之后大牛和陈心怡就去了旁边的酒店开了房。

    才关好房门,窗帘都没来得及拉,陈心怡便背对着依偎到大牛的怀里。

    大牛一手就把哪些东西掉在一边,大牛顺势搂住小怡的腰,便去吻陈心怡的后颈。陈心怡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双手绕过来o大牛的脸,嘴里低声的问大牛:“大牛,你是不是很想啊?”

    “当然想了,只是你一直不给我。”大牛抱着陈心怡,双手正好o在小怡哪两个高高的山峰上面,好柔软好舒服的说。

    “嗯,我知道了,今晚我把我的全部都给你,你以后可不能不要我啊。”陈心怡说着。

    听到陈心怡说这些话时,大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大牛一边吻陈心怡,一边用下面去摩擦陈心怡扭来扭去的大pi股。

    陈心怡似乎很享受的仰起脸让大牛吻,嘴里已经开始咿咿呀呀的shen吟,弄得大牛下面立刻bo了起来,大牛双手正要用力抓着陈心怡的山峰。

    慢慢的陈心怡俯下脸,长发垂落在大牛脸上,看着大牛的眼睛,呵气如兰的说:“大牛,你现在想什么?”

    大牛心里就暗暗的想着:“这不是废话吗,现在当然想着和你干那个拉!不然还能做什么啊。”可大牛并没有这样说,大牛就很温柔的说道:“在想你呢。”

    陈心怡就问:“想我干什么?”

    大牛就坏坏的说着:“我在想着你想的事啊,你想要了吗?”

    说着大牛便努力的抬起头试图去吻陈心怡的嘴唇。陈心怡撒娇似的说:“呀,你好坏哦!我怕,今晚我们就亲亲,不做那事好吗?我怕痛!”陈心怡一边半推半就的躲闪着,让大牛的嘴唇始终无法在小怡的脸上停留。

    这样折腾了一阵,大牛和陈心怡都有些累了,彼此面对面的看着喘息。休息了一会儿,大牛突然发力,猛然起身,终于反客为主,一下子把陈心怡压倒在了chuang上。

    大牛俯下脸去亲陈心怡的脸,陈心怡还是左右摇晃着脸躲避大牛的嘴唇,不停的"shen yin"似的说:“你好坏啊”,弄得大牛下面坚ting,上面却无法得手。

    既然久攻不下,大牛不如转变目标。大牛低下头,转而去吻陈心怡的xiong脯。

    陈心怡还是想不让大牛得手,但身子被大牛ya着不能象脸那样乱动,手也只能一次遮一边xiong脯,大牛轻易的隔着背心咬住了陈心怡的小樱桃。

    这下陈心怡仿佛被点了穴似的,一下子就没了抵抗的力气,只顾瘫在那里哼哼着那句:“你好坏哦。”

    没了阻挡的大牛便一下子把背心推上去,两座高高的山峰顿时跳了出来,陈心怡的小樱桃就好像冰过一样硬硬的ting在上面,立刻被大牛的嘴唇yun住了。

    这直接xi吸显然比隔靴搔痒要来得ci激,陈心怡的身子顿时开始泥鳅一样的扭动,嘴里更是接连不断的shen吟起来。

    看陈心怡那副动情的样子,大牛便一边xi吸小怡的小樱桃一边伸手下去想拉掉小怡下面的裤子。没想到陈心怡在舒服的娇哼之中居然还有心情和大牛对抗,手拼命的想阻止大牛的下一歨行动。

    但大牛在上陈心怡在下,是无法阻止的,顶多只是阻挠。大牛很快就把陈心怡的裤子tuo掉了下来。陈心怡的整个下身顿时一览无余,黑色的小森林夹在feng满的大tui间,遮住了那条小小的溪河。

    既然陈心怡已经一件衣服也没了,大牛也不必再穿什么。大牛很快的扒掉了自己的全部衣服,赤luoluo的跪在陈心怡面前。

    大牛低下头去吻陈心怡的唇。这下陈心怡不再躲避,而是直接的张开嘴,伸出湿滑的舌头让大牛yun。

    突然间陈心怡说着:“大牛,你等下要轻一点啊,我真的怕痛!”

    就这样陈心怡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大牛。

    大牛想到这里时就觉得自己还真的有点对不起陈心怡,就把抱着自己手臂的陈心怡轻轻的推开。就说:“小怡,我们还是不要这样吧,等下被别人看到就不好了。”

    陈心怡被大牛这一推也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刚刚做出了一些不正常的动作来。陈心怡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同时也坐直了身子。

    陈心怡就说:“大牛,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对我没有感觉了啊。是不是我配不上你啊。”

    大牛一下子不知道说些什么啊,大牛知道现在的自己又怎么求别人配上自己呢,只是大牛现在真的对陈心怡没有了那份爱。

    大牛就说:“小怡,其实这些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都已经成熟了,都经历了很多事情,我们也要想得长远一点。再说了,你看我现在做这行的,怎么能有一份真真正正的爱情呢,这会害了你的。”

    陈心怡也并不是以前的那样单纯,当然也知道大牛这话是什么意思。陈心怡也不再勉强了,怎么说勉强回来的爱情,一定不会幸福的。

    陈心怡就说:“要是你真的是这样想,那我也不说了,总之你知道,你是我最爱的男人。你也不给把我忘了啊,要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知道吗?”陈心怡说完后,还装出一面生气的样子。

    大牛就笑了笑,说着:“就算忘了别人也不会忘了你啊,你现在就是我的好朋友,好知己,就好像我的亲妹妹一样。只要你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会帮到底的。”大牛说完就拍了拍陈心怡的手臂,让人觉得好像哥们那样。

    就这样大牛和陈心怡聊了一下,突然间陈心怡就问道:“大牛,你在酒店里面工作是不是要和很多女人做那事的啊?她们都是些什么样的女人啊?”陈心怡带着女人应有的八卦,好奇的问着大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