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百七十八章 二郎的雕塑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轻松地敲开白色的山壁,观音土随即掉落在草地,枝条之上,点点白色斑点与黑黝黝的洞口形成鲜明的对比。一座高大威武的雕塑,不,身边近百个奇形怪状的雕塑,围着中间男子,如同臣子拜见伟大的帝王。

    “哈哈哈,真的,我们终于找到你了,四十年了啊。”二爷声音透着沧桑的欣喜,那颤抖的声音,如同颤抖的双手抚摸着心里的神,那一丝丝有些绿色苔藓的地脚,没有多少光线的山洞,几滴零落的水滴敲击着众人难民诧异的心灵。

    迷茫在众女中散开,不解的困惑,眼神里会说话般的望着李峰,至于小磊磊,萌萌,铃铛早早吓得忍不住闭上眼睛,古怪的各式造型怪兽,如同地狱恐怖,胆大的萌萌这一刻,如同受惊的小可怜,紧紧拉着身体依旧轻轻颤着的小青。

    “李峰,这里是什么啊?”小青靠着李峰,似乎有了一丝依靠,轻声问着,眼神依旧闪烁着不远靠近那些已经神话了怪兽,至于林颖这会正颤抖着拉着刘岚,李欣的苍白的小手,以一种频率几乎相同方式宣泄着心中恐慌。

    “三…哥,这些怪物?”李翔虽然标榜着自己无神论者高贵,可是当墙面如同帘子一般掀开,露出里边那在恐怖地狱中出现的景象,似乎一切魔鬼如同炙热清香的空气钻进身体,急速在脑海中占据着最后高低。

    磊磊靠着李翔,眼里慌乱双手紧紧拉着衣摆,试图在潮湿,拥挤的山洞,寻求最后一丝安全感,人群中李峰握着的柴刀,散射光丝的刀面,魔力一般的透着人影,晃动着心神。

    “这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曾经听着爷爷提起过,在那个红色破碎的年代,封建的残余庙宇,在最后一只手的推动轰然倒地,曾经供奉享受千年香火得道教俗神清源妙道真君。”李峰摸着中间最为突出的男子塑像,轻声说着,引着好奇的萌萌和铃铛睁开纯净没有杂质的乌黑的双眼,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寻觅所谓神仙道姑。

    “清源妙道真君?没听过,不过这人有些像?”一时间,几个人望着李峰微皱眉头,苦苦思考哪里见过这个真君,三清玉清天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这些除了三个孩子,山洞的几个女孩和李翔都是知道,道教的天尊三位至高位上存在。只是别的神仙称谓多如牛毛,几个人依旧不能想起,或是本就不知道所谓妙道真君。

    “小宝,你这孩子,什么真君,你们看看这是什么,二郎真神。”二爷这会反应过来听着李峰在这里忽悠几个人,倒是轻笑着,走了过来,这里的塑像真正说起来已经分不清年代,不是木雕,而是一种少见的泥土,参杂着一些植物,草芥沫子,铸造而成。

    “二郎神,我说吧,怎么这么熟悉啊。”李翔一听,心里冒出西游记中那个最帅的男人,戴冠著战袍之少年,腰悬宝剑,倒持三尖两刃刀,前后均有猎犬跟从,如此神勇,或是焦恩俊那忧郁眼神,透着帅气弥漫的脸颊,在李翔心里如同神灵偶像,却是泥胎一下不小心放手摔成泥巴。

    眼前二郎显圣真君,如同凶猛的怒目金刚一般造型,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尤其是身后造型怪异的雕塑,如同一群山林怪物聚会。

    “这个二郎神看起来怎么这么丑啊。”磊磊偷偷望了一眼,小声嘀咕,寂静的山洞已经能够听清的声波散开,众人不约而同点着脑袋,在心里和身体上赞同眼前的小家伙的说话,真的丑,不,在这一群怪物雕塑中最为正常,除了多了一只怒目而斥的眼珠子,一切都像人类一般,可是固有的观念,已经被美化了多年二郎神,至少在八零后心目中是西游记中最为帅气的男人。

    “是啊,老爷子,这个二郎神怎么和妖怪在一起啊,怎么看也不对啊。他不是天界的大将,玉帝外甥嘛。”刘岚皱了皱眉头,望着四周各式姿态的,各种奇形古怪的造型,有些不太接受的。

    “我也觉着有些怪怪,二郎神应该统帅天兵天将,怎么成了怪物首领了。”小青皱眉望着最为高大的二郎显圣真君,这位家喻户晓的神灵,心里不停用固有形象对比,无疑,这个不符合人们心里那个有着迷人相貌的,德才兼备的帅哥型男形象。

    “这些说不清楚,我只记住老人说了,我们这里山水交汇之处有座真君庙镇守八方,这些都是山中神。”二爷小时候见过这些塑像,至于为什么二郎神会和怪物,只记着山神来着,似乎有些记不清楚了,摇了摇头,试图想起来。

    “呵呵,这个你们不知道了吧,宋传说二郎神为李冰之子,帮助李冰修筑都江堰,后又梅山七位相助,所有如今都江堰还有二郎真君庙宇,其实李冰一生无子,多是儒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杜撰而来。”李峰说完,众人一愣,这样传说似乎她们没有听说过,连着二爷都有些不知。

    “三哥,二郎神不是杨戬吗?怎么会是李冰儿子啊。”李翔的疑问代表着众人心思,连着最小的萌萌也连着点头,二郎神杨戬似乎已经成为一张常识,而李峰竟然用这般口气打破众人心里固有的想法,众人当然接受不了。

    “呵呵,这些也不过是传说,至于民间流行的说法二郎神杨戬,道教俗神,天庭大将,玉帝的外甥,变化无穷,神通广大,肉身成圣;早年劈桃山救母,视天界兵将如无物受封清源妙道真君;又助武王伐纣,再封昭惠显圣仁佑王。王母甚为疼爱,但因与舅舅玉帝不和,故不愿住在天界,而在下界受人间香火,率领梅山七怪七位结义兄弟和麾下1200草头神驻扎灌江口,与玉帝立约“听调不听宣”意思是:我服从你调谴我去打仗除妖的军令,要是以君主或者舅舅的身份叫我和你见面,那就免开尊口。刚直公正,显圣护民,凡人间生灵危难,呼其尊号必往救。”李峰一口气说完,接着不给众人喘息的时间说道“无论是何种传说,中间都有这么一段梅山七圣,还有山岭之间那些无名草头神。形状各式,造型多怪,不过是草木精华化成神灵。”

    山洞里静悄悄,平时少有人注意这些,对于李峰所说,众人虽然诧异,不过见着四周的鬼鬼怪怪不得不说,李峰说的颇有几分道理。

    “哎呀,怎么给忘了,小宝说的这些草头神正是如今我们祭拜的山神,我们这条大河流经三百大山,所以草头神固有的三百神灵。可惜那些动荡的年代毁去了不少,这个山洞留下除了梅山七圣,草头神不过一百不到了。”二爷感慨着曾经香火缭绕的真君庙宇,那个有着残垣断壁和大大高高的屋脊的真君殿,如今化成草地和零散的砖块的土地庙。

    在这里曾经有座不算小的庙宇,供奉着三百大山的山神,这些所谓山神不过是半尺高的泥塑,各种怪异的形象,以及二尺高的梅山七圣,一如既往高大的接近两米半的二郎神。这些东西说起来或许可以算是有年头的古董,当然李家岗老人更加愿意相信这是长辈留下的财富。

    “二爷,你看,这些神像怎么处理。”李峰见着众人精神好了些,畏惧的神色转变成探索,好奇,摸着各式的小塑像,萌萌眼神闪烁,至于铃铛还是有些害怕,不过过于接近,磊磊只是在山洞前,里边阴沉的压抑的如同狼牙虎豹的雕塑,一个个移了出来,对于这些泥塑的塑像再经历的四十年的时光,重见天曰的。

    “搬出去再说。”二爷挥了挥手,众人忙碌着向外搬运,这些小泥塑,连着萌萌和铃铛都可以帮着搬运,至于一些重的,只能李峰和李翔出力了。

    凌乱的泥塑,有些已经变形,湿气让他们在四十年中饱受了磨难,李峰见着心里微微有些难受,这些塑像不知道年代的延续着,自然没有侵蚀的雕塑,人为劈开,砸破成无数细小的碎片。

    半个多小时,山洞前摆满了各式小泥塑,四十年后第一次见到天空白云,泥塑的色彩已经退去,或是长满着青苔的底座,或是已经有些破损支,这里只剩下九十个草头神,真正完好不过三十来个。

    李峰打量着空出一片地方山洞,认为开山痕迹,历历在目,不知道那些老人如何在人不知鬼不觉的的夜幕下开启着石洞,滴落的水珠下形成一汪尺宽的水潭,一条细微般的小溪流淌着,编上散落着一些泥土还有些别样的点缀的田螺壳子,贝壳,一些凌乱的小石子。

    “小宝,大娃,你们过来,我们几个试试能不能移动真君像。”二米半高的真君像,高大,魁伟,手中握着的是一只石头雕琢的一种怪异的枪,李峰摸了摸依旧光滑的石面,锋利的刀口,闪着寒光。

    李峰三人显得十分渺小,三人每人一边,准备移动塑像,二爷卷起袖子,抹了把头上的汗珠。“准备好,我数个数,一二三,起。”可惜三人用尽全力,满脸涨红,手臂上青经暴起,一条条如同蛇行,龙爬之态。可惜真君大人纹丝不动,犹如不动金刚,一点不见移动。

    “不行,二爷,三哥,我看还是回村叫人吧,这太大了,我们弄不动啊。”李翔涨红的脸颊上暴雨般的汗滴滴落,手臂上几道红色印记,微微有些麻木的双臂,轻轻颤抖,无力瘫坐在地上。

    “是啊,二爷,这东西太大,太重,我看少数十来个汉子,架上竹棍才能移动的,不知道祖爷爷他们怎么弄得。”二爷刚才说了山洞来历,那是六几年的时候,五位老人为了给村里留些念想,决定赶在公社领导来领之前,移出神像。只是五人力气,如是使得神像移动五十米以上,李峰难以想象。

    “行,小宝,你不是有那个什么机,可是随时打电话,你打个叫人来吧。”二爷拍了拍手,站起身,老人有些气喘,几个女人扶着在边上休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