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如此撒娇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大牛就偷着笑,想不到红姐是这么需要自己的,看来自己这几天行动还是有点收获的,看来以后也要松一下才成。<-》

    大牛就坏坏的说:“呵呵,红姐你想就那个就说嘛,干嘛要自己难受啊,你难受,我会心痛的啊。”

    “我这不是担心你的伤吗,你还在这里说我。”红姐脸红着说。

    “好了,红姐,我们回家再说吧。”

    红姐和大牛回到家没见李娜,也不知道李娜去干嘛了。红姐也等不急了,直接拖着大牛进了她的房间。

    红姐和大牛一进房门,红姐就紧紧的抱住了大牛。

    一进门红姐就开始抱着大牛,慢慢就开始亲wen大牛了。大牛看到红姐这样的急就说:”红姐你慢的,不要那急嘛,我们先去洗个澡好吗?刚刚我打了一架,身上都出汗了。”

    红姐这才停了下来,然后红姐就要大牛抱着去洗浴间洗澡了。洗完后,红姐还有意的穿起了她早已经准备好的套裙。

    大牛默默地看着红姐,单看着红姐白皙文静的脸蛋,大牛的口水就忍不住了,毕竟大牛也好几天没和女人做过了。大牛看着红姐的xiong脯随着呼吸均匀地起浮,一波一浪的,使得大牛的雄性激素不停的上升。然后大牛又看看红姐的齐膝,套裙里露出一双纤细的小腿。这再让大牛心血来潮抱起了红姐,把红姐放到了g上。

    这时大牛的命gen已经极度膨胀了,虽然大牛包着浴巾,但这浴巾完全的没用,那东西一膨胀,浴巾都掉了下来。

    然后,大牛侧身伏向红姐,大牛心里“嘣嘣”直跳,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在没进医院之前还没试过这样呢,难道进了医院,心血都少了吗。

    大牛的嘴就慢慢的吻上红姐,软软湿湿的,舌头随即伸入,舌尖叩响红姐的皓齿。手也没闲着,一只抓住红姐的山峰,揉搓着,真的大得要人命啊,很柔软;另一只握住红姐的小手,将红姐的手不停的在大牛的屁gu上游走。

    红姐的身子猛地一颤,眼睛睁地好大,脸涨得通红,然后浑身剧烈地摆动。慢慢的不知不觉的红姐也把她的套裙都tuo了下来。

    这时大牛看到房间门口有个人影,就马上停止了动作,趴在g上。mo着红姐的脸说:“红姐,门口好像有人在看我们,我们还做下去吗。”

    红姐倒一个反身坐在大牛的肚子上,把手指放到大牛的嘴巴里面,说:“放心,没事,应该是李娜,就让她看看吧,这正好让她知道男人的好处,我们就接着做吧。”

    红姐就开始亲大牛,大牛的舌头也很顺利地伸进红姐的嘴巴里,和红姐的香舌搅在一起。就在这时红姐的电话响了起来,红姐不管电话的响,继续和大牛亲弄着。等了一下,电话就不响,这时红姐就暗暗的想:“到底是谁啊,不要现在打扰我了。”

    可红姐刚刚开始想,电话又想起来了。大牛就说:“红姐,还是先接电话吧,可能有什么急事找你呢。”

    红姐就拿起电话,看也没看是谁,就接了,说:“谁啊,这么晚打电话。”

    然后电话的那头说:“我是你妈,谁啊,是不是妈就不可以打电话给你了。”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点烦。”红姐马上温柔着说,脸带着一些害羞。

    大牛在床上看着红姐接电话,想不到红姐的变脸还真快啊。

    红姐她妈说:“你现在好点了没,公司那边怎么样,要不让你爸帮你一下。”

    “妈,就不用了,我的事我会处理好的,你就放心吧。好了,我还有事做,我有时间再一起出来喝茶,先挂了。”红姐说完就马上把电话挂了。

    大牛看到红姐挂了电话就说:“红姐怎么这么快就挂电话啊,是你妈打来的啊,你还骗你妈在做事。”

    “我那有骗她,我们现在不是在做事吗,哈哈,小坏坏,我今晚就要吃了你。”红姐抓住大牛的身体,不停的玩nong着。

    大牛就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种奇妙的感觉,大牛也开始由慢到快地抽动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红姐和大牛才完事,也不知道那晚红姐和大牛做几了多少次。只知道红姐和大牛起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红姐跟着大牛走下了大厅,可红姐看到了大厅里坐着一个人,红姐就叫了起来:“妈!”

    红姐惊讶的走向大厅,看着红姐的妈妈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红姐说:“妈,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啊。你不还是在外国旅游吗?”

    红姐的妈妈看起来好像刚刚四十那样,身材也保持得十分的feng满,看上去还比较风韵,还发出淡淡的清香。

    “我怎么就不能出现在这啊?出了这么大的事也没告诉我一听,要不是问小明,我现在还不知道呢。”红姐的妈妈紧张的看着红姐说。

    “妈,我没事,你看看,我真的没事啊,我就不用担心了啊。”红姐向着红姐的妈妈撒娇着的。

    然后红姐又说:“妈,你怎么会问李明啊,你想知道什么可以直接问我啊。你这样问李明,还会让李明觉得我和妈妈的关系不好呢。我不告诉你这些,是不要让你为我伤心,为我担心啊,反正这事我自己可以处理的。你看看我,我现在真的没事啊。”

    “好,好,好,你现在没事就好,就当我这次回来看看我的女儿可以了吗?”红姐的妈妈抱着红姐说。

    红姐也把头放在红姐的妈妈肩膀上面撒娇,突然红姐问:“妈,爸现在在那啊,没和你在一起吧。?”

    “你爸现在在外国公公司那,那边公司出了一点问题,想你爸,就给你打个电话,真不知道你们两父女是干嘛的,你爸早上又问起你的事来。”红姐的妈妈说着。

    红姐心里想着:“原来爸爸一直都这么关心自己的,应该我的事情他也知道吧。到底要不要爸爸帮我自己一把呢。算了,还是自己再查一下公司内部出什么问题才说吧。”

    突然间红姐的妈妈看着红姐下半身说:“你什么时候喜欢穿这么大条的四角短裤啊,以前都没看你穿过啊。”

    红姐mo着头,有点想不明白妈妈在说什么,红姐就说:“妈,你现在说什么啊,什么四角短裤啊。”

    然后红姐的妈妈就指着红姐穿着的四角短裤说:“这条不是四角短裤吗?怎么有点像男人的nei裤啊,这条裤不是你的吧。”红姐的妈妈入完全就拉了一下红姐下面穿着的四角短裤。

    红姐马上看着自己的下面,站了起来,心里就暗暗的想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会穿着大牛的nei裤啊,还是昨晚穿的,忘了掉下来了,我的妈啊,现在还被我妈看到,这下完了。”

    红姐站起来就说:“妈,你先坐一下,我先上去换一下衣服。”然后又对大牛说:“大牛,你先陪我妈妈聊聊。”红姐对大牛说完后,就急急忙的跑上了二楼。

    大牛心里紧张的想着:“我的天啊,红姐你这叫我怎么陪啊,这是你妈啊,这下该怎么办啊。万一红姐的妈妈知道自己是做酒店公关,现在自己是被红姐包来的小白脸,那自己不是完蛋了。有谁的父母可以接受自己的儿女包了一下公关回家啊。”

    然后红姐的妈妈先说:“小伙子,你叫什么啊。是我女儿的男朋友?”

    大牛十分的紧张,就好像舌根打结那样,“伯,伯,伯母好,我叫,叫大牛。我只是红姐的肋,肋理。”

    “那就叫你大牛吧,你就不用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红姐的妈妈然后又说:“来,坐着说吧,别老站着,看你的人还是个老实的啊。刚才我女儿穿着的四角短裤是你的nei裤吧。”

    大牛刚刚坐下来,就听到红姐的妈妈说到了自己的nei裤,大牛就滑了一下脚,本来平静一点的,可大牛听到红姐的妈妈这样说,身体上的肌肉就不知不觉的紧了起来。

    大牛没有说话,只是坐在沙发上,默默的点了点头。

    红姐的妈妈又接着说:“大牛啊,看你是个老实人的份上,我就跟你说白一点吧。不管你是我女儿是什么关系,做过什么,这是你们的生活习惯和生活需要。这些我都管不了你们,但有一点,你要知道和明白,你是不可能成为我的女婿。我相信你也能明白和理解,看你这么聪明,也不用我说得这么白吧。”

    红姐的妈妈停了一下,又说:“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要是没你,我的女儿现在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只要你需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的一切,但唯一做我的女婿就不成,别的你想要什么都可以。”红姐的妈妈特别的把女婿这两个字说得很重很响,怕是大牛听不明白自己的意思那样。

    “其实,我和红姐真的只是朋友的关系也没别的,之前那事也不用谢谢我,那也只是我的本职工作而已,就算是路人看到这,也会出手相救的。”大牛深深的吸了口气说。

    然后红姐就从楼上走下来说:“妈,你们两个就聊些什么啊,看起来你们两个还有点母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