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居然红了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大牛知道阿霜快来那个了,就加快走路的节奏,使得阿霜更加的舒服,享受着这给自己带来的kuai感。<-》

    大牛这时想了一下,死就死吧,一不做二不休,就弯下腰,把阿霜的两条大tui卡在大牛的两只手臂上,这时阿霜的两tui顿时呈“m”字形状给大牛抬了起来,大牛用两个手掌扶着阿霜的两个屁gu瓣。

    阿霜这时又轻轻的“嗯”了一声,很享受地扭动着屁gu,大牛就这样抱着阿霜悬空动着,大牛一边动一边还慢慢向前走。

    在快走到李明车子边上时,大牛终于抵受不了这种ci激,将下面的ye体一股一股地倾、泄而出,喷ru了阿霜的深处里。

    就在这时阿霜紧紧地搂住大牛的脖子,拼命扭动着下shen,发出很大的shen吟声,然后突然僵住不动了,双手死死搂住大牛的脖子,牙齿也紧紧地咬住了大牛的嘴唇,大牛知道,阿霜也到享受到了人生最大的快乐。

    这一切恢复平静后,大牛放下了阿霜,而阿霜立即蹲下。大牛还以后阿霜怎么了,是不是自己弄痛她了。

    然后阿霜就说:“车上有卫生纸,你帮我拿些纸巾过来。”

    大牛听到阿霜这说,就松了一口气,赶紧走到李明的车边,打开了车门,从里面的抽纸盒里拽出一叠卫生纸,走过去递给了阿霜。

    阿霜一边擦自己的下面一边对着大牛说:“先擦干净一点,免得让李明发现什么。”

    大牛干笑了一声,说:“想不到你还这么细心呢,要是谁能娶得你做老婆,那他一定好幸福的。”

    阿霜擦好,站了起来,白了大牛一眼,又笑了笑,就说:“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谁还会愿意娶我啊。”

    大牛觉得好像说到阿霜的痛处,就马上说:“谁说什么的,我也是做这的,那我不是要光棍一辈子啊,那我可活不下去了。要是我娶老婆,就一定要娶一个像你这样的,温柔可爱,善解人意的。”

    “好了,先不说这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我们还是快回去吧,他们还在等着呢。”阿霜说着,就在车里找电池。

    “那我们回去吧。”大牛看到阿霜拿到了电池,又把车门关好了,就对着阿霜说着。

    走了一半路后,阿霜又搀住大牛的手臂,轻轻的说:“你说他们现在会在做什么啊,会不会也做我们刚才那些啊。”

    听到阿霜这样一说,大牛觉得有点不太舒服,不知道大牛是在吃醋,还是超出大牛的想象。大牛总觉得红姐和李明是不会做这样的事的,要做也用不着等到现在了啊。然后大牛就说:“不会吧,应该不会。”

    可阿霜还是坚信他们一定做着呢,因为人的七情六欲是抵挡不了这人性的诱惑的,不然酒店的生意也不会这么好。

    阿霜就拉了一下大牛的手臂说:“要不我们不走这么快,我们走慢点,要是他们在做,那现在应该还没完吧,但下让他们看到我们在看着他们在做就不好意思了,到后来还会说我们不会做呢。”

    大牛想了想,不管是不是在做那事都好,但现在他们一定在近距离聊天,想想阿霜说得也有道理,就说:“好吧!”

    就差不多回到红姐和李明那时,大牛说:“阿霜,我们把鞋脱了,走轻点,悄悄到他们边上看看他们到底做什么,你觉得怎么样?”大牛突然想到这,就对阿霜说出来。

    “好,好,好,太好了!我也想看看!”阿霜回答道,语气中显得有些兴奋。

    慢慢地,大牛和阿霜悄悄回到了红姐和李明停留的地方,隐隐的能看到前方远远的有一个白点。大牛明白,那一定是红姐的身体在月光下反射的身影。

    这时大牛轻轻拉着阿霜弯下腰往前摸去,躲在一块石头后面,距离那个白色的身影很近了,已经可以明显看出是个没有穿着衣服的女人身影。

    大牛看到那里并不是只有红姐一个人,李明也在红姐身边,隐隐约约见李明好像把红姐拉到一起,抱了起来,接着又听见几声清脆的亲吻声。

    然后大牛也隐隐约约的听到“好了,别搞了,刚才你还没爽够吗,还想要我再jian你一次啊,好了啦,他们就快要回来了。”这分明是红姐的说话声。大牛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话是在红姐的嘴里说出来的。

    而在大牛旁边的阿霜就说:“看吧,我说中了吧,还好叫你走慢一点。”

    大牛看到红姐和李明没再亲re了,就和阿霜走了过去。“红姐,我们回来了,怎么我走开一下,红姐你还学会害羞了啊,脸还红红的。”大牛看着红姐的脸说。

    红姐知道刚才和李明的强烈而刺激的运动,使得自己的脸部加热,心跳加速,现在还没平静下来。现在还被大牛这一说,红姐就觉得去了偷情那样。

    红姐白了一眼大牛说:“我也是女人来的好不好,害羞是女子的本性,而且还是看着你们两个没穿着衣服的大男人,我能不脸红害羞吗?”

    大牛心里暗暗的想着,“我靠,这红姐也太会说了吧,刚刚明明就是和李明在做那事呢,怎么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还能这样害羞着。想不到平时白天是个女强人,到了晚上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大牛这时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当一男一女一丝bu挂的站在一起,无论是陌生的还是熟悉的,只要在几公分的距离时,两人的xing激素都会上升,这是人身上的一种动物本能,异xing之间本来就相吸,何况又是两个异性全luo近距离站在一起。”

    这时阿霜好在旁边,听着红姐这样说,阿霜又看了看大牛和李明,阿霜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大牛知道红姐这样说,是为了让大牛和阿霜觉得红姐和李明没做什么,只是单纯的在聊一下天而已。

    大牛明白红姐的想法后,大牛又想着:“觉得自己刚才说错什么了,明知道是怎么回事,还要问,也不知道等下回去后,红姐会把自己怎么样处理呢。”

    大牛也装作没发生什么事一样,说:“呵呵,不过红姐这样蛮可爱的,xing感多了。”大牛还把后面的话,用拖长的语气说着。

    然后李明开始开口了:“好了,电池那来了吧,我们再拍一下,等下出深山,我请大家吃东西。”

    阿霜就把电池拿过给李明,李明就把电池换好,站了起来就对着红姐拍了一张。

    红姐当时还没来得急反应,因为姐也不知道李明要拍他。红姐看了一道闪光闪过自己的身体就马上站起来,看着发出闪光的地方。

    红姐看到是李明拍的,就跑过去抓住李明的手说:“你搞什么啊,拍我干嘛,快把照片删除掉,快,快,快。”接红姐就开始抢着李明的相机。

    李明把相机高高举起,红姐根本就抢不到,就在李明前面一跳一跳的,想把李明的相机抢到手,可红姐怎么跳也抓不到李明的相机。

    就在红姐跳动的时候,红姐的山峰也跟着一起跳动,一上一下的震荡着,上下波动也非常之大。而在一边看着的大牛,他的性激素也开始慢慢的上升了,大牛下面的命根也开始不听话的涨了起来。

    而阿霜也看到大牛那里的变化,心里想着:“不会吧,才几分,怎么又起来了,难怪这么快就会有客人包他,难怪涛哥会看上他,原来是他的功夫反应比较快,也不受周围的环境所影响。”

    李明看到红姐跳得之么辛苦,而且李明的手也觉得有点累,就说:“给你看看可以,但你不能删除啊,我这么不容易才拍到你一张没穿着衣服的照片,我要好好的珍藏着呢。我现在有的都是你之前的照片,而且还是穿着衣服的,都是现在拍的这张好看,要是你删除了,我就跟你反脸啦。你要是觉得不公平,那你就拍我吧。”李明说完坏坏的笑着,笑得有点淫,然后就把相机给红姐。

    因为李明知道红姐也不会这么的小气,也不会删除这照片,只是大家玩玩而已,开心过就好了。

    红姐拿过相机看了看,李明刚才拍红姐的照片。红姐说:“怎么随便一拍,自己也这么上镜啊,之前拍那么多还没发觉呢。那这张就先给你留着,但你要给我拍几张,要是我知道你把我的照片给别人看,我就把你照片发给你妈妈看。”红姐说完就拿着自己的相机,不停的对着李明拍,特别重点拍李明的下半身。

    真想不到红姐还会想出这么毒的办法来对付李明。这对李明来说,就是李明的死穴来的。因为李明最怕被他妈知道自己拍这种艺术照的了,要是他妈知道,还不把他妈气死了。因为李明他妈是一个很保守很封建的女人。

    然后红姐他们四个就一起拍了一下,大家都觉得拍够了,就准备穿好衣服开车出深山。出了山,李明还请大家去他的酒店吃了东西,同时大牛也要了阿霜的电话号码。

    红姐和大牛回到家后,刚进大门,就听到二楼那传来“不要,不要,你不要过来。”的声音,从中还带着几声“啊啊”的叫声,而且还有男人的声音,难道家里进小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