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涨得要命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大牛想着:“不知道这是不是红姐和李明有意的,这样支开自己和阿霜,也不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更不知道自己和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情来。<-》”让人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

    大牛也只好站起来,对着红姐说:“哦!”然后又向阿霜说:“请带路吧!”

    大牛这时想着:“去他妈的,豁出去了,自己就陪阿霜走一趟,他们在这里待着,时间这么短,估计也不会发生什么事,而且他们还这么好,也用不着自己担心,最多他们两个光着身子聊几句闲话罢了。

    阿霜就说,“好的,走这边吧。”然后又转过身对大牛说:“带上电筒啊。”

    然后李明就把车钥匙递给了大牛。大牛和阿霜就这样一丝bu挂地luo奔而去,同时也留下同样chi身luo体的红姐和李明站在那里等候着。

    大牛和阿霜快速向李明停车的方向走去,阿霜好像脚上的鞋不跟趟,发出很响的声音。大牛担心被别人发现,就连忙放慢脚步,叫阿霜走路轻点。

    阿霜轻轻笑了一声,小声嘀咕着:“你扶我一下啊!这鞋是有点响啊,我也没办法。”

    大牛愣了愣,只好伸出右手拉住阿霜,阿霜却用左手一下子挎住了大牛的手臂,右手还紧紧抓着大牛的手臂,把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了大牛的手臂上。

    这种搀扶着走路是很不稳的,大牛和阿霜不断地左右摇晃着,阿霜xiong口的山峰不时地就碰到了大牛的手臂。

    搞得大牛心里“砰砰”直跳,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着,闪过了一丝坏坏的邪念。

    大牛想着:“自己现在是怎么了,竟然跟一个chi身luo体的女人走夜路,而且自己也是一丝不挂,而且阿霜的山峰不停地挤碰到自己的手臂。”大牛想着想着,下面的命gen开始不听话了,慢慢地涨起了。路还没走一半,大牛的命gen就已经完全站立了起来。

    然后大牛就说:“阿霜,你这鞋是什么鞋啊,连路都走不稳,我手臂都要给你拽掉了,要不我抱着你走算了!”大牛故意半开玩笑地说道。

    这时阿霜想也没想,就说:“好啊,来!”真没想到阿霜竟然这么皮厚。

    阿霜的说完真的转过身,跟大牛面对面的站在一起了。大牛也没办法,也是自己先开口的,只好把阿霜抱起来。

    大牛弯腰一手搂住阿霜的脖子,一手搂起阿霜的双腿,把阿霜的脸朝上抱了起来。阿霜也不客气的,往大牛怀里一躺,用右手往大牛脖子上一勾,就抱起来了,似乎阿霜还很享受的样子。

    大牛刚抱起阿霜就觉得一点也不重。可慢慢朝前继续走着,没多会大牛就觉得有点累了。手臂也有些吃力了,阿霜的身子开始下沉,朝下弯着的屁gu不知不觉地就碰到了大牛那涨起的命gen。而这时阿霜也感觉到了。

    大牛为了不让这尴尬的事再往下发生,就想找话题分散注意力。就对阿霜说:“你是李明的女朋友啊。”

    阿霜也感受到下面带来的兴奋,但阿霜不能表现出去,也只好和大牛聊天。“不算是,我不是这个城市的,我只是做他一个月的女朋友而已。”

    大牛也想不到,自己抱着的女人的命运和自己的差不了多少。大牛暗暗的想着:“阿霜应该也是在酒店做公关的吧,因为江经理说过,在华南地区有这样的服务,也只有在涛哥手下才会有。难道阿霜也是涛哥的人?”

    大牛就不好意思的问道:“那你是不是在酒店做公关的啊。”

    阿霜也知道大牛会这样问,因为这对阿霜来说也没什么,就当是给自己做个广告吧。阿霜有着放在大牛的耳边说:“那你觉得我像是在酒店做公关的吗?”

    大牛想了一下,就说:“可能好多人都觉得在酒店做公关这种行业是多么的肮脏,多么的龌龊,但对于我,大牛来说这并不肮脏和龌龊,因为我就是这种行业中的一员。希望你不要介意!”

    大牛也不知道怎么会和阿霜说真话,可能大牛抱着阿霜,阿霜给了一种好亲切的感觉过大牛,使得大牛很温暖,就好像一个家的感觉。

    阿霜听到大牛这说,十分的震惊,想不到大牛会说出这样的话,阿霜十分的感动,又好像找到了知己那样。一生能有几个好知己,但也不会超过三个。而现在在阿霜心里,大牛就是她的第一个知己。所以阿霜也把实话告诉了给大牛。

    而阿霜刚想说时,大牛的手由于有点吃不消,手一松,使得阿霜整个人向下沉。而大牛下面的ming根也刚好顺着阿霜的两条大tui缝中。挤。进去了。

    阿霜就轻轻的“啊”一声叫了出来。

    大牛立马想抱起阿霜,说:“不好意思啊,我这手有点麻了,所以就······,我不是有意的,真的不好意思。”大牛不知道自己的手真的是手麻,还是刚刚和红姐做的太过疯狂而搞到这手都没力气了,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真的想把阿霜放下那来。

    不管大牛这样是为了什么,反正现在阿霜已经完完全全的包住了大牛的ming根,这是个事实了,爱的来源就在这。

    阿霜还没等大牛说完,在大牛正想要再次抱起阿霜时。阿霜双手用力压着大牛的肩膀,害羞着说:“不用抱起来了,这样比较省力一点,免得我等下又要惊一场,感觉这样也不错,我没事的,就这样好吗?”

    大牛心里想着:“天啊,现在是什么情况啊,虽然会有这样的事,要是还抱起来的,那就不是男人了。”

    大牛这时停了下来并没有动,任由阿霜的草地包着自己,怕阿霜说自己是一个坏人,等下回去和红姐说就死了。

    阿霜还没等大牛回自己的话,又说:“刚才在那边也没觉得你的东西这么大这么长,现在都把我里面填得满满的,比李明的还舒服一点啊,看来你的客人都很喜欢你吧。”

    大牛有点不好意思,又带着点兴奋着说:“那里啊,只不过是自己的运气好一点而已,再说这东西也不能说是比的,只是感觉不一样而已啊。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感觉啊,这相信你也有所体会吧!”

    “呵呵,那也是,还停在这干嘛啊,快走啊。”阿霜看大牛还停在那没动,就想叫大牛快点走,不动没感觉嘛。

    大牛还是不好意思的说:“就这样走吗?你下面······”大牛没有说下去,毕竟现在这种场面也是大牛自己搞出来的,但也不能说是只是大牛一个人搞出来的。

    “没事。就这样走吧,这样还没试过,感觉还不错,蛮舒服的,不过等下回去不要和他们说啊。”阿霜提醒着说。

    大牛也开始动了起来,一歨歨走向李明车那里,而阿霜的屁gu也因大牛的走动,也一上一下的动着,就好像是在做那事一样。其实他们本来就是在做那事,只是大牛和阿霜都没说,明白着对方想什么就可以了。

    大牛就说:“这你放心吧,我还怕你说呢。对了,阿霜,你是怎么样会做李明一个月的女朋友啊,方便说说吗?”

    阿霜笑了笑说:“呵呵,这你也没想得到啊,不就是和你的一样吗,不然怎么会只做一个月啊。”

    大牛这时很有节奏的一歨歨走着,双手也抱着阿霜的屁gu说:“和我想的一样,那你是在个酒店做的啊。”

    这时大牛和阿霜都同时想到了新城宾馆,因为新城宾馆是涛哥的总部。然后他们两,两眼对望着,一起说出了“新城宾馆”。

    然后大牛又问阿霜,“那你是跟着谁的,我是跟江经理的,你呢?”

    阿霜有点欢喜着说:“不会是这么巧吧,我也是跟江经理的,怎么我之前没见过你。”

    “是啊,我是刚进来不久,还不到一个星期呢,然后就被红姐看中了,所以就来到这啦。”大牛解释着说。

    “原来是这样,那你一定让涛哥和江经理看好了,看来你以后一定会很红的,到时候不要忘了我。”阿霜说。因为阿霜知道,刚刚进来的公关是不可能这么快可以让客人包出去,就连阿霜自己这样的也要等上三个月,熟悉酒店所有的一切。除非是涛哥看中的人,不然谁都没权利这样做,而涛哥看中的,是没几个不红的,所以阿霜也在这拍拍马屁。

    大牛看着阿霜把自己说得这么好,大牛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心里想着:“你自己比我入酒店还久呢,怎么还拍我的马屁啊,该不会是对自己有感觉了吧。”

    因为大牛之前江经理也和他说过,以后要是找女朋友或者是老婆,都在酒店里面找比较好一点,以后大家在一起生活也可以理解对方,毕竟婚姻是不应该存在欺骗对方的,不管是以前,现在还是未来,都不应该有欺骗的存在。所以在那时大牛就下定了决心,要找一个都理解自己的女人过日子,最好也就是在酒店里面找的。

    “阿霜,我真会说笑呢,我现在还得叫你做师姐呢。”大牛说着。

    “好了,这事我们以后再聊,反正我们以后还会常常见面,现在我们就快点去拿电池吧。”阿霜也不想走出来太久,免得被李明说。

    没过多久,大牛觉得自己的大tui有水流下来那样。而阿霜也好享受的样子,轻轻的在大牛的耳边“嗯”了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