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万年不朽清香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采蘑菇耽误了些时间,众人用了将近三个小时,五点半左右出发,这时候已经接近八点半总算是到达了目的地。浩浩荡荡一群人,说起来算是这些年这座小庙最为热闹的一次了。前端的颇为顺利,后端山路更加狭窄,枝条藤蔓纵横交错,杂草茂盛,四处凌乱,不是有些小动物跳出吓人,前边纵然有李峰手下的肥仔,小绿,小红两手开路,还是有些难以预料事情发生。

    萌萌采花刺破了手,泪眼汪汪,闹了一会,磊磊追着一只小野兔摔了狗啃泥,幽怨望着肥仔,与小狗较劲。李翔踩到一条十多厘米的蜈蚣,吓得鸡飞狗跳。四脚蛇,各种土蛇,虫子,毛辣子,在这里有些湿润凉爽的清晨已经张牙舞爪。

    李峰抬头望着不远处的庙宇,一间灰色砖瓦的烟熏着更加黑黝黝的墙面,墙角的荒草挤满了,似乎有些觉着这座神灵居住的地方少了些绿叶,争抢着献媚似的。

    “这就是李峰你说的神庙,土地公公,土地婆婆,还有那个怪异多姿多态的山神庙宇。”小青很失望,眼前如同十多年没有人居住的荒凉的小瓦房,门前杂草比李峰前几个月见着更加茂盛已经延伸到门前。

    “可不是,我都弄不懂,我爸他们怎么想的,什么神仙的,真是老迷信。”李翔双手支着双腿,喘息着,这人这些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没事熬夜看电影,前段时曰玩疯了,这不过走了二小时山路,已经气喘吁吁了。

    其实,李峰第一次过来,那时候自己好不到哪去,只是如今空间泉水浇灌蔬菜,喂养鱼虾,泡着枣子酒,至于连着萌萌和铃铛两个五岁孩子,只不多有些累,额头点点汗珠,除此之外竟然比李翔好上一筹。

    二爷本就不错的身体,这两月更是健壮,走了一路谈笑依旧,没见着一丝疲惫之色。几个女孩常常跑山里观察,记录动植物数据,加上泉水调养,身体比起一般人强了不少,至少这会几人只是抹把汗水,气息均匀,最累的两人,李翔和磊磊,磊磊这小家伙别看平时挺能折腾,总就是是城里来的,在村里时间太短,身体还是比不少铃铛和萌萌,这时候脸色涨红,头上汗珠比起别人多了不少。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去,小宝,赶紧摆上供品,我去打扫一下。”二爷望着不出的满是蜘蛛网和灰尘的土地公公,土地婆婆拜了拜,拍着李翔后脑勺一下,这孩子不分地方,挨了一下的李翔,很是郁闷,可惜二爷话,这人还真不敢不听,不然回家他爸绝对剥了他的皮。

    众人没闲着,清理雕塑,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功夫,整个小庙宇显得清爽了许多,连着有些受潮的黄纸,清香几人摆好,放正。

    “叔叔,你这个角角做什么啊?”萌萌跟在摆放供品的李峰身后,见着神龛边上的对角,这东西黑红色,磨出圆滑光亮,远远望着上面有些油光,至于神龛里的神像前,摆放如此显眼的地方。

    众女都有些好奇,萌萌这一问,众人转过头来,望着李峰,这东西看着是有些乖乖的。

    “呵呵,这个占卜用的,如同龟壳,不同于大庙里的解签文,这里最为简单问吉凶,你看可以试试自己运气。”李峰简单说了一下,不过是心境安详,口中无垢,不可妄念,一心清明祈求神灵,满足所问之事的吉凶。

    “好简单啊,电视上不是都有很多只签的,还要解签文。”磊磊见着萌萌已经伸出万恶的小爪子,第一个摸到这个神秘神奇的神器物,有些不忿,这丫头什么都和自己抢。

    “磊磊,人家那是大庙,供奉是大神,这里小神,小仙,待遇当然不同了,所以以后你要好好学习,将来在大公司里,可比小庙好上十倍百倍待遇。”李翔在边上随意点上清香,笑呵呵,拍着磊磊肩膀,走上前,不算恭敬的插上香,惹得二爷狠狠瞪了这孩子一眼。“好吧,我不说了土地公公,土地婆婆保佑。”

    “三拜九叩,你小子,不要想忽悠了事,萌萌把凶吉扣给他。”二爷嘴里念叨着孩子不懂事,多有不敬,这边狠狠拍了二下李翔,不同于别处,李家岗似乎已经把土地神当成无所不能的大神信奉,当然是说老一辈。

    至于下一辈人,如同眼前的李翔虽然拜祭,可是那啥心里不知道怎么嘀咕呢,只是几次的凶吉角扔下,全是凶兆,让李翔很是郁结的,惹得众人惊奇不已,难道这个可爱的如同卡通人物的土地公公真的法力无边,能预测吉凶之事。

    “你这孩子,心不诚,磕完头滚蛋。”二爷嘀咕一阵,接过李峰递过去的香烛,摆上,供品几盘水果,摆放好,香点起来,插上,规规矩矩拜拜了。至于小青几个女孩子既然来了,一人一炷香,连着铃铛和萌萌也没少掉。

    二个小丫头歪歪斜斜的拜着,可爱的有着红扑扑脸颊的土地公公,乐呵满是笑容的小人土地婆婆。二个小丫头,偷偷对视一眼,趁着人不注意,摸了几把土地公公,至于土地婆婆小塑像,在萌萌闪烁的眼神中,变得如隐如现,至于磊磊很是不屑的插上香,手里把玩着凶吉角。

    “叔叔,这个真的是牛角吗?”小家伙左看右看觉着这个东西怎么看着都不像是哪个河边有着弯弯曲曲的大角水牛角啊。

    “这个叔叔也不知道。叔叔懂事就见着它在这里摆着了。”李峰笑着摇了摇头,摸着磊磊,对上这孩子的疑惑的眼神,轻声回答,这是不是牛角,李峰不是没问过,可惜村里也没人说个所以然,有人说这东西是祖先传下来,至于这个祖先地多少代以前的,没人弄得清楚。

    “不是牛角,木石做的,这是这里原著山人留下,少说有几百年历史了。”二爷颇为感慨摸着黑色的凶吉角,这两块黑色的木石,如今很难在找到了,经历多少年,这对破开的角状物,已经慢慢淹没在历史尘埃之中。

    “老爷子,木石是一种石头吗?”林颖不说见多识广,至少自认为在动植物方面颇有些渊博,自己没见过的可是记录上有过的本地物种,自己记着**不离十,这个木石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如同众人先前在松林说起的角贵,这种已经灭绝的植物,本地植物大全里亦是有记载的啊。

    “二爷,木石不会是沉香吧?”李峰有些不确定,自己似乎听着谁说起过木石,只是有些不敢相信,这黑乎乎摔来摔去的东西竟然如此了得,难道这是整块凝结而成,不然成千上万摔击都没有破裂。

    “沉香?不可能吧。”刘岚失声叫出声来,林颖嘴巴微微张开,小青和李欣脸色一瞬间凝固,很难相信谁家如此随意把这么大两块沉香随意仍在深山几百年,这可是颠覆了几女的固有的价值观,这东西,可是如同黄金一般,想象一下一块巴掌大的黄金你随手丢弃,让人见着有人能相信吗?

    沉香木植物树心部位当受到外伤或真菌感染刺激后,会大量分泌带有浓郁香味的树脂。这些部分因为密度很大,又被称为“水沉香”。一克沉香的拍卖价格从1000元至上万元不等,最高价格曾超1万美元。据悉,世界上盛产沉香的越南,去年全年的高品质沉香产量只有18公斤。

    李峰可是知道燕京上流社会素有女人玩翡翠,男人玩沉香,可见沉香的如今价值,眼前的如是真的沉香。几人反应根本不算什么,眼前二块小巴掌大的东西,如是沉香少说上千万啊。李峰想着,觉着口干舌燥,心跳加快,眼睛直直瞪着二爷手里二块如同黑色煤块的东西。

    不大的小庙,土地公公依旧笑眯眯望着众人,萌萌和铃铛在众人注意力转移到二爷手里之时。二个小丫头神秘的一笑,土地婆婆瞬间没了踪影,只看着萌萌小蘑菇撒了了一地,铃铛蹲下身捡着放进自己小铁桶里,而萌萌似乎一点不建议。

    “沉香?老头子没听说过,我手里这个凶吉扣角使用本地的楠木做成的。”二爷望着几个孩子有些不解,什么沉香让几人这么急切。

    “啊,原来是楠木啊。”小青这么一说,众人齐齐舒了一口气,实在是李峰说的沉香太过太过惊人。几个女孩不满的瞪了一眼大惊小怪的李峰,你这人吓人,说话没电根据。

    “可惜如今楠木不多了,这是一块有着香味的金线楠木,可是难的之物。”二爷说着如同抚摸着自己的孩子一般,抚摸着手里的楠木吉凶角。

    “龙诞香金丝楠木,不会吧,这东西还真有啊。”林颖一愣,这东西说起来经济价值虽然不如沉香木,可是作为科研发现意义重大,为什么,龙涎香是留香最持久的香料,世界上任何一种香料都不能与之相媲美,素有“龙涎之香与曰月共存”的说法。这种以龙诞香这种从抹香鲸身体排出而命名的金丝楠木香味持久,素有万年不朽之称,是历代帝王极力寻找的珍贵的木材。

    可惜这些只在神话传说中出现的物件,此时在真真切切摆在自己眼前,林颖觉着这一定不是真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