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十秒冲刺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那是,那是,总裁的眼光就是看得准,却然总裁都这说了,那我只好换一个秘书了,她就等总裁你调配吧。<-》”那个地中海男人走到陈心怡身旁说。

    这时大牛站在旁边,也正好看到那个地中海的身后,地中海的手放在陈心怡的屁,股拍了拍,好像在告诉陈心怡什么时的,总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红姐看到陈心怡有点不自在那样,就说:“这事我以后会安排的,但现在你必须把眼前的事搞好,要是今天动不了工,你这个经理就也不用做了。”

    红姐说完后走过去看看工地,大牛也只跟上去了,大牛也不知道陈心怡和那个地中海是什么关系,但一定是见不得人的。大牛心里想“难道那个地中海就是陈心怡现在的主人,想不到她换主人的速度是那么的不一般啊,也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样会喜欢上她的。”

    “怎么啦,看到自己的前女友,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啊。”红姐对着大牛。

    大牛停下了脚歨,回头看了看陈心怡,说:“都过去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加上人家都已经明花有主了,我还去说什么。”

    “呵呵,那好,现在你有没有办法让那块地的主人把块地卖给我,要是这成了,你要什么都可以,包括女人。”红姐笑着说。

    大牛心里想着:“红姐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吗?有你在,我还敢去找别的女人吗,至少这个月不可以。”

    “那好,我就试试看,要是不成也不能怪我啊。”大牛也看着那块地说。

    “这当然啦,你就试试看。”红姐说。

    大牛想了想说:“要我试试也可以,但中午我要回家看看,下午才过来和他聊聊,红姐你看可以吗?”

    “行,反正我在这里还要看一下,总之你在晚上之前把消息告诉我就可以。”红姐说。

    “那我现在就走啦。”大牛想回去看看家里有没有变化,毕竟自己也有大半年没回家了。大牛说完就向家的方向走去。

    “等一下,你把车里的东西拿回去。你和家里人好好说说啊,明天我们坐飞机回我那,你就安排一下吧。”红姐关心着问。

    大牛看看红姐,要是没人在这,真的想上去抱着她,“我知道了。”

    大牛回家看了看,交代了一下就回工地找红姐,这时候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在路上走的人并不是很多。

    突然在转弯处,有几棵大树下发现了一辆车,车还在不停的跳舞呢。大牛就走上去偷偷的看了看,一定有人在搞什么东西,不然这车怎么会动呢。

    大牛从窗口慢慢的看了进去,惊讶的发现陈心怡和那个地中海在车上搞,搞得车都震了。

    大牛在外面的一棵大树下,偷偷看着车内的一举一动。只看见那个地中海男人的手不停的在陈心怡的xiong,前抚,摸着。

    大牛隐隐约约的听到那个地中海男人说:“小怡,今早的事就别想这么多了,过了今天,这里还是我们的世界,只要等总裁回去后,我们在这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这厂房建好那要一年半载,到时候我们的油水自然就不少了,到那时就给你买辆车怎样。”

    那个地中海男人还是不停的摸,手慢慢的从陈心怡的领口那伸了进去,嘴巴在陈心怡的脸慢慢的亲着。

    大牛看到这样的情境,就想到用手机把这录下来,以后可能还会有用得着的地方。大牛拿出红姐帮他买的手机,就开始录了。

    大牛心里想着:“心怡,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这根本就不像你,虽然我们分手也用不着找头猪来对着自己啊,你这是到底为了什么。”

    忘了和大家说,陈心怡和大牛是同一个小镇的,就是相隔一条村而已。

    陈心怡说:“现在这一切都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只要你按时把钱给我就可以,我弟弟需要这些钱,对于其他的,以后再说。”

    “好,好,好,这你就放心,等下我就把钱给你,让你放心。现在就让我打一下炮,这几晚我都没找你了,现在我们就在这里做吧,我忍不住了。”那个地中海的男人说完就忙手忙脚的开始把陈心怡的衣服一件件的tuo了下来。

    大牛想着:“这到底怎么回事,陈心怡到底出什么事了,难道她做别人的小三是为了她的弟弟吗?”

    自从这事过后,大牛想把这事情搞个明白,到底陈心怡当初和自己分手的原因是什么。就在后来大牛叫人去查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就在两年前,陈心怡家里出事了,她爸爸在一次车祸中去世了,而她的弟弟也在那次的车祸中变成了植物人,每天就为了她的弟弟的费用也要用不少钱,而她妈妈在这事后差点就疯掉,还好陈心怡的阿姨帮了他们。不然陈心怡也不会坚持到现在。

    在那时陈心怡知道这事后,本来想休学,回家帮忙,却被她妈妈死死相迫才放弃这个念头。当时的大牛还不知道这事,而总是以学习或者是其他的理由,对陈心怡少了点关心。之后陈心怡就开始走向她的小三生活。

    当大牛知道这事后,不停的自责,觉得陈心怡现在这样都自己害的。要是当初自己对陈心怡好一点,也可能陈心怡不会走向这条路。现在这样大牛说什么也没用,只想帮陈心怡一下,毕竟大牛对陈心怡还有爱。

    大牛看着车上的那头猪,手慢慢的将陈心怡的衣服tuo了下来,只剩下里面的小内,内。陈心怡好像习惯这样,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在配合那头猪完成他十二秒的打pao运动。

    大牛看到这,真想上去把那头猪恨恨的打一打,出出气。

    大牛想着:“红姐叫你出来做,你就在这里做,妈的,真不个东西,那不知道红姐那现在怎么样了。”

    大牛在刚才也问了他老爸有关那块地的事,原来那块地是自己的老同学的。之前还有人用五万要卖他的地,大牛的同学没同意,后来还有人在大牛同学家里搞事。

    大牛本来要走的,但看到自己喜欢过的女人在做这样的事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样的男人陈心怡也没理由会跟着的,好奇的心使得大牛的视线离不开那辆车里面的画面。

    这时大牛就看着里面,那个地中海男人就把陈心怡放平在座椅上,把陈心怡的双,tui高高拿起而fen开,用手轻轻的在陈心怡的草地上摸了摸,就把他小小的对准陈心怡的草地中间,用力向前一推,全部都jin入陈心怡的身ti里面。

    这时陈心怡就啊了一声,这一声带着的并不是舒。服和享。受,而是带着自己的痛苦和无助。要是陈心怡可以选择,那她一定不会跟着这没用的男人。

    那个地中海男人趴在陈心怡身上说:“小怡,进去了全都进去了,有感觉吗。”

    其实陈心怡那个地方一点感觉也没有,只是觉得谁在用小小的手指在自己的下面玩弄,就好像平时自己帮自己摸下面差不多。可陈心怡也不能直说,就说:“好大,好紧,我那里好man足,用力一点。”

    陈心怡这样说只是让满,足他而已,同时也想快点让他完成他的十二秒钟的运动。怎么说是十二秒呢,因为陈心怡和他每次做,他都是差不多十二秒就开始喷she的了,就算久也久不了多少。而陈心怡一点感觉也没有,刚刚被点燃的yu火,也没有来求助,烧得剩下的只是那冷冷的空虚,寂寞和孤独。

    那个地中海男人听到陈心怡这样说,就趴上陈心怡身上恨恨的用力动了几十下,然后就一动不动的趴在陈心怡身上,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

    大牛看到那个地中海男人一动不动,还以为他死了呢。

    然后那个地中海男人说:“小怡,这次比前几次久一点吧,感觉怎么样。”

    陈心怡没好气的说:“怎么久也跑不掉十二秒的命运啊,就差不多可以打破刘,翔的记录了。”因为陈心怡这时正里空虚难受的时候,那个地中海男人只想着把球踢进球门就算了,也不管一下别人的感受。

    陈心怡慢慢的把那个地中海男人推开一边,坐了起来,拿纸币擦一下她草地上的东西,就开始穿回衣服。陈心怡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对那个地中海男人说:“快起来,穿好衣服,等下被别人看到就不好了。”

    这时那个地中海男人才慢慢的起来,从陈心怡后面紧紧的抱着陈心怡,说:“那块地的事,等下你还要去跑一下,看看那小子怎么,要是今天搞不定,那以后我们就麻烦了,还有就是,千万能让他来工地,要是他来工地,把我们所做的事说了出去,那我们真的没了。”

    陈心怡把衣服穿好,就想:“这事本来就不关我的事,都是你自己为了那几万块钱,要不是你这样,现在会搞成这吗?”

    陈心怡就随便答了一下,说:“知道了。”

    陈心怡内心的欲火怎么样也没法消去,也只好自己忍受着这种空虚。慢慢的离开那个地中海男人的身,材,穿好了衣服。

    正当他们穿好衣服的时候,大牛的手机响了起来。吓得那个地中海男人冷汗出来了。

    偷,窥与被偷,窥之间,到底谁是最后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