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酒后来真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大牛在想,“到底红姐说的陈心怡,是不是自己的那个女人呢,虽然嘴上说不想知道她的一切,但三年的感情也不是一下子说忘记就忘记的,毕竟人的思想和情感都不是说有就有,说没就没的。【更新】要是真的对她没一点点的情,现在也不会想她,以前总觉得分手都是陈心怡她的错。但经过这几天后,再回想一下,其实和陈心怡走到这一歨也不能全怪她。要是当初对她多一点关心,多一点温柔,多一点包容,也许不会走到现在这样。算了,不想了,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不是有这一句话吗:昨天已经过去,明天无法先知,也无法把握,但自己完全可以把握好今天。珍惜每一个今天,把每一个今天当成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天。

    所以我们必须要向前看,只向前才可以走出昨天。

    大牛和红姐之后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反正想了就做,直到天亮。

    到大牛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大牛这时才想起来今天中午和江经理有约,要和自己包装一下呢,然后才慢慢地起来。

    在穿好衣服正想要走时,却被红姐叫住了,“小心点,过几天跟我回去的事,我会搞掂的,到时给你电话。”

    “好的,知道了,宝贝,我先走啦,你也要照顾好身体,不要喝那么多酒了啊。”大牛走到床边轻轻的抱着红姐的头,亲了一下红姐的嘴唇。

    红姐看着大牛这个动作,觉得这个时刻好有幸福感,和安全感。

    “好了,我先回去了,想我就给我电话,我的电话会为你全天二十四小时开着的。”大牛最后就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走出去了那间充满幸福感和安全感的房间。

    红姐知道,这酒店里面可以单点公关,包夜,月包,还可以带公关出来玩,但有一个前提就是要保障公关的安全。可是月包就比较麻烦一点,要先和酒店签署一份保密的合同,这份合同是为了保障公,关和公,关,服务对象双方的利益和权力,当然这份保密合同是绝对的保密,但一旦公,关和公,关,服务对象双方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时,这份合同在法律上面会直接生效,具有一定的法律权利。

    公,关和公,关,服务对象双方签署完这份秘密合同后,还会在公,关,服务对象要把公,关带出来的前一天,叫上重要的人物吃一餐所谓的合作饭。但这些都会在那份保密合同正式签署后,酒店会把这一切的一切都安排好好的。总之就差不多一条龙服务这样吧。

    在公,关,服务期间,被服务对象有权利提前结束合同,也有权利再续合同,当然了无论是提前还是再续合同,这都要保障公关的利益为前提,因为公关的利益与酒店的利益是紧紧相连的。而这份合同从酒店申请拿出来后到可以把公关带走,这个流程也要个四五天,因为这都是为了双方的利益和权力着想的。

    红姐想到这些后就直接给电话江经理,因为红姐和江经理的老婆是好朋友又是老同学,所以红姐和江经理也算是比较熟的那种,江经理结婚时也是红姐做伴娘的。

    “江经理,在忙不。”红姐拿着电话坐着床头那说着。

    “原来是小红啊,现在不忙,不忙,这个时候给我电话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我帮你啊。”江经理在电话那头说着。

    “呵呵,难怪芬芬那么喜欢你,不用见面就知道人家想干嘛了。”红姐下床走到吧台那,拿起瓶酒倒了一杯,正要想喝的时候,想起大牛刚才说的叫自己不喝那么多酒,就把那杯酒放回吧台上面了。

    “你也真会说笑的,这也要看看对谁啊,还有就是你每次找我都是有事要我帮忙的了,你看看那一次是不是的,不是要我帮你找个什么酒店好一点的,就是要我帮你安排一个好一点的公关,快说吧,这次又要我帮你什么啊,只要在我能力之下,我一定会帮你办好的。”江经理还是那么的爽快的说。

    这不单是因为红姐是江经理老婆的好朋友和老同学,其中有一点就是红姐和江经理有过那么的一次1,夜,情。那次是因为大家喝了好多酒,后来才会酒后乱性的,当然这件事情江经理的老婆还不知道。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直说吧,我想要包你手下的一个人,你帮我安排吧,我过几天就要回去,时间上不知道可以不可以配合一下。”这时红姐拿着一杯水,坐着沙上。

    这时,外面正好有人过来。

    前面就是办公大楼,小燕姐说不定就在那里,丁琴将手中的文件往包包一放,就向办公室走去。

    酒店大楼出奇的静,偶尔在走道穿梭的人都会轻声细语。这气氛可真有点压抑,不过大酒店都是这样的模式,丁琴不可置否地苦笑一下。

    “这些文件你检查了吗?审核了吗?”突然间,愠怒的责怪声传来,令丁琴停住了脚步。

    “大厅中央的盆景是多大尺寸,正门两边的距离你有没有去量过?”

    “我给你什么尺寸你就画什么尺寸,你有没有去验证过?要是教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那你还做什么策划,干脆做采购员啊。”

    听到这里,丁琴好奇地抬起头望一眼门口贴的牌,原来是酒店的总监。听语气,这女人不简单。

    “你不懂,或者不会,你可以问我。公司是给钱你们在这里学习,是希望从我们这里出去的人,能学到东西。若然你们不是江总招回来的人,你们早就要滚蛋。”

    “钟小雨,我希望下次不在看到这种现象。重做,出去吧。”

    “是,萧总监。”平淡的回答,似乎没有因为对方的责备而出现胆怯或者怨恨。

    紧接着,门被打开,两个年轻的小女孩都是黑着脸走出来。被人骂,心情固然不好,但是有一个女孩子却吸引了丁琴的目光。

    充满自信的眼神,确实给人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丁琴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小燕,我快要撑不下去了,那个死女人是变态的。神是她,鬼又是她。明明说要按照她给的尺寸去做,现在做出来了,又说我们没有去审核。分明是看老板在,故意显摆她那点本事。”拉一下小燕姐,这个女孩子愤愤不平说道,说完还不忘对着关上的大门做一个鬼脸。

    原来这个充满自信的女孩子叫小燕姐,丁琴暗暗记下这个名字。

    “小雨,没关系,确实使我们没有做好。再说,我们不能让江总丢脸。”小燕姐对着小雨苦笑道。

    “那个女人就是毒,在老板面前把江叔摆上桌面说。”那个小雨依旧没有放下心中的怨念,瘪着嘴巴说道。

    “好啦,赶紧去做事吧,不然今晚又得加班啦。”小燕姐说完就快步往前走,不理会在后面的小雨。

    “知道啦,但是我也有脾气的嘛。”小雨也快步追上小燕姐,委屈说道。

    “就你话多,在大公司生存的法则是什么?只要自己一直做小的,就能平安无事过一生。”小燕姐回过头白一眼小雨说道。

    “不是我一个人在说啊,每天都有很多人在说她变态的。有些事一个人说,就说我小心眼,但是大家都在说的话,那就证明确实有此事。”

    “行了,磨叽下去,让别人听到,又给江总惹来一番是非。”

    “好吧,反正老板刚刚也在里面,这次江总又要替我们背黑锅了。”

    挽着小燕姐的手臂,小雨撇撇嘴,就再也没说什么。

    铃铃铃……

    电话声惊扰了丁琴观察的目光,掏出手机一看,原来是宋思琪。

    这个死女人还会想起她?丁琴有点惊奇,接通电话:“宋大小姐,放弃三千美男的诱惑,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失常理?”

    “去你的,小美女,今天我心情好,不和你这小人之心计较。明松刚刚让我送你回去,你现在在哪里啊?”电话那边传来小燕姐鄙视的语调。

    “大门口见,我正往那边走。”丁琴强忍着笑意说道,这宋大小姐一认真起来,就没个谱。

    “行,待会见。”

    将手机放回口袋,丁琴转过身望一眼那个门牌,就离开了。

    原来乔明松在这里,这个男人要有多少个女人才满足呢?

    “怎么样?过来这边,感觉怎么样,小美女?”看到丁琴的出现,宋思琪饶有兴趣地望着她说道。

    “托大小姐的福,还安然无恙。走吧,带我上哪里去?”丁琴斜睨着宋思琪说道。

    “老样子,刚刚筱悦来电话说,庆祝那个啥呢,我一时记不起来。先去了再说,上车吧。”宋思琪一看丁琴这幅表情就知道她想些什么,直接白一眼她。

    “好。”说着丁琴就坐了进去,关上车门之后,接着问道,“思琪,你也是这家酒店的股东之一,那么你对这里的经理,江生熟不熟?”

    “下班不提公事,工作不提私事。”

    “想打进这内部,看来我还是得找其他人了,例如那个总监。”假装一脸痛苦,丁琴斜睨着宋思琪说道。

    “当年,那一番义气姐的名言,到今时今日不知道还有谁记得呢?”继续攻击,丁琴知道脸皮厚,也是成功的关键。

    “好吧,如果你想两个貌美如花的姑娘死在车祸上,你就继续攻击。”狠狠瞪一眼丁琴,宋思琪警告说道。

    望着宋思琪这幅表情,闭嘴,沦陷,丁琴只好鸣金收兵。--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