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深入喜欢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傜姐,我洗好了。<-》”大牛走出洗手间说,大牛也不知道傜姐是做什么,更不知道傜姐是个怎么样的人。

    大牛又暗想着,等下不知道傜姐会叫我做什么呢,不会是好变,态的吧,反正自己现在都是傜姐的了,她要自己做什么就做什么吧,那了别人的钱,就要为别人做事,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来,过来陪姐喝两杯。”傜姐拿着那瓶人头马说。

    大牛走到傜姐边坐在沙发上,接过傜姐的酒,突然想起了一个星期前的那晚,和红姐在酒吧的那个难忘的夜晚。因为那晚大牛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了红姐,其实大牛也不知道,只是在不知不觉中想起红姐,想起和红姐所做的每点事情。

    如果那晚没有遇到红姐,也许现在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也许在大牛在人生中也不会进出这么高级的酒店,喝过这么贵的酒,看过那么多那么美的美女。

    总的过说没有认识红姐就不会有今天的大牛。

    更是因为红姐就像大牛的妈妈那样的姐姐关心过自己,有时候人的情感真的好特别。

    让你最深刻的、最难忘的、最开心的、最幸福的的东西,都会在自己无意之中深深的记录在自己我脑海里面。

    大牛拿着那杯酒喝了下去,自从上次喝过那些烈酒后,现在大牛喝起酒来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全部喷了出来。

    “不是嘛,好酒量。”傜姐说完又帮大牛倒了一杯。

    “来,我们两再喝一杯。”傜姐那起酒说。

    大牛看了看桌面上的那瓶空空的人头马,看来傜姐已经喝了不了。

    喝了几杯后,傜姐拿出了一颗黄色的药说:“把这颗吃了。”

    大牛接过那药问:“这是什么啊。”

    “叫你吃就吃,问这么多干嘛。”

    大牛暗暗的想着,这一定是伟/哥,自己又不是不成,做什么还要这些鬼东西,吃多了,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做别人的爹。

    大牛看了看那黄色的药丸,想了一想,就假装吃了,然后把药丸放在自己的口袋里面。就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来,我们喝一杯交杯酒。”傜姐把头转过来,傜姐的嘴唇刚好接到大牛的嘴唇,而在傜姐手中的那杯酒洒落着沙发上,傜姐就开始双手抱住大牛的头热wen起来。

    傜姐轻声地说,“别急,抱我到床那里慢慢玩。”

    然后傜姐就在床,上tuo开自己的浴袍,就轻轻的一拉浴袍的腰带,这件浴袍就掉在g,上,然后用脚一滩,浴袍就掉到地上了。

    雪白的肌肤,xing,感又丰,满的shen材让大牛口水都掉了下来。

    “还在看什么啊,快过来。”傜姐摸着自己的双feng说着。

    大牛慢慢的移到傜姐那抱着傜姐就亲,而傜姐就开始帮大牛的浴袍脱了。

    大牛听见傜姐兴奋地噢的叫了一声!傜姐摸着大牛前面的两颗小绿豆。

    大概十几分钟的前戏,然后大牛就急不可耐地把自己已经涨得历害的东西放入了傜姐的最神秘的地带。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大牛实在受不了,好想爆发,就和傜姐说:“傜姐,我受不了了,我要爆了。”

    “再等一下,我的还没来。”傜姐享受着说。

    可还没等傜姐说完,大牛就已经爆发了。大牛就睡在床里。

    傜姐看到大牛这样就没了,就一脚踢大牛下了床底说:“你是不是没有把我刚才给你的药吃了,要是吃了一定不会这样,那药吃了就算是‘太监’也能做个那么几十分钟,你现在是不是把我说的话当成什么了,我告诉你大牛,要不是看在今晚是你第一次出来做,我就到让你横着出这个门口了,在这里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在这里也没有你说不的权利,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现在就是我的一只鸭,你要记住,出得来做就要会想到有这样的一天,现在只不过是我先给你上上课而已,你现在就连我家里的小狗你也比不上。”

    傜姐说完后又从她的包包里拿出两颗刚才那样黄色的药丸说:“你现在把这两颗都吃了,你想以后没事就把这吃了。”

    大牛知道自己做了这行就会连少少的自尊也没有,所要面对的压力比什么行业都大。可当自己真的面对这一切时,真的好难受,那种心情正常人是无法能够理解的。也没有那个词语可以表达出大牛现在内心就深处的情感。

    无论面对着什么都好,但大牛也知道自己要坚持下去,不想就这样打道回府,如果连傜姐这关过不了,以后的日子还难怎么面对。本来就知道做了这一行就已经没有自己的一切,只有自己的灵魂,只要灵魂还在,生活还得过下去。

    做人再难,我们也得活着,因为我们是为希望而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为失败和平庸!在我们的血管里也没有失败的血液在流动。

    大牛在想无论怎么样自己都要坚持,如果不坚持有可能过得比以前的都不如,又想到了自己之前我女朋友陈心怡背着自己做那么多人的小三。

    大牛想,别人怎么看自己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怎么看自己。

    大牛看着床,上的傜姐,一口气拿起那两颗药丸吃了下去。

    傜姐见到大牛的把两颗药丸吃了,也没再说什么,就走下床去喝了杯酒。傜姐想着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说是不是有点过了。

    但身为一间公司的懂事长,就算明明知道是自己说错什么也不能认,更加上这自己又没有说错什么做错什么。

    可傜姐还是走了过去说:“你。”

    傜姐想说的话都到了嘴边,可就是说不出来,傜姐心里想着“不知道现在的大牛是怎么想自己,会不会觉得自己有点变态,可自己的yu,望强有错吗,来酒店叫公关那个不都是这样的,以前叫的都没有一个会像大牛那样不听自己的话,可能就因为这个原因才会第一感觉点了他吧,可大牛真的和之前的公关不一样,不知道是什么,可能是因为他今晚是第一次,还是什么,总的觉得就是不一样的。”

    大牛听到傜姐的话就说:“我没事,竟然自己出得来做就有心里准备让别人说,反正别人说什么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因为我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也不会看不起我自己。”

    停了一下大牛又说:“真正的奴隶不是做别人的奴隶,而是做自己命运的奴隶!”

    傜姐听了后没说什么,就走上,床里说:“那就好,那我们就接着做。”傜姐看到大牛下面的东西高高挂起说。

    大牛也知道自己身体的变化,可能是刚才的药丸有反应了,也只好按傜姐说的做,反在现在大牛那只能这样做了。

    大牛睡到傜姐,傜姐一起身就抓住大牛下面的东西chi了起来,大牛不知道傜姐会这样,因为大牛知道一般客人都不会这样做,毕竟这是公用的东西。

    大牛就仰面躺在床上,任由傜姐玩着,突然间傜姐变得好温柔地低下了头,在大牛的东西上一点一点地吃起来。

    大牛有点不太自在,因为这不像刚刚看到的傜姐,但大牛也不敢说,生怕自己又说错什么,见过鬼还不怕黑吗。

    很快两人又滚在一起,就这样大牛和傜姐在这豪华又寂寞的空间里双双到了高点。

    完事后,傜姐就去洗手间洗了个澡。洗好就穿着浴袍出来说:“今晚就这样吧,等下我还有事,你就回去吧。”

    然后傜姐拿着一些走到大牛身边说:“这是给你的小费,有机会再找你。”

    大牛接过钱穿好衣服就离开了房间,大牛看着傜姐给的小费想着“都不知道傜姐是为了堆补刚才对自己说的那些话给的还是对她每个公关都这样。”

    算了,不想了,反正这钱大牛也拿着放心,大牛又不偷不摸,这也是大牛的汗水钱啊。

    大牛回到那个小房间已经是两点多了,再过十几分钟就下班了。

    大牛就打过电话给江经理,电话通了。

    大牛说:“江哥,睡了吗?我回来了。”

    江经理听到说:“那好,那你现在就可以回去吧,记得打的啊,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大牛听到后就说:“好的。”

    大牛把刚才傜姐给的钱全部拿了出来,点点也差不多有五千多,除了要给江经理的,大牛自己也有四千多了,这也差不多有大牛白天上班那的两个月工资了。

    大牛走到大厅看到了小燕姐,就过去和小燕姐打个招呼。

    “小燕姐,怎么样还在这啊。”

    小燕姐看到是大牛就说:“正准备去吃夜烧,要不一起,反正是不用钱。怎么样?第一晚上班还好吗?”

    大牛也不敢把真实的感觉说出来,就说:“还可以啦。就和昨晚我们那样嘛。”

    小燕姐听到说:“就知道你是个色胚,还想着昨晚的事,我们去夜烧吧。”

    “好吧,正好现在也想去吃,就是没人陪,现在有这么美的美女陪我,不吃都饱了。”大牛说。

    大牛和小燕姐来到酒店的餐厅,里面还坐着十几个,有男有女,个个都穿得好帅好性,感。有几个人走过来向小燕姐打招呼,好像现在在这里吃夜烧的人都认识小燕姐。

    小燕姐到底是何方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