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能短能长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夜晚的大城市中,站在喧嚣和人潮拥挤的另一端,绽放的霓虹灯,编织了夜的美、夜的闹,但却抹不去心中暗淡的色彩,城市在男男女女手上轻摇的酒杯中倾听着人们心灵的最深处,看惯了眼前模模糊糊的色彩,那色彩在记忆中缓缓流淌。

    而大牛只是刚出城里混的毛头小子,人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在这座大城市里有一间自己的公司,而不是在桃花村放牛。

    大牛现在只是在一间比较有名气的建筑公司做工头,说是做工头,其实就是一个搬砖的。

    可大牛总是相信这句话:“我是唯一的!我是独一无二的!我是最好的!我是最优秀的!我是最棒的!”

    头晕晕的大牛睡醒已经是中午,拍了拍头,头好痛,看着陌生又舒适的环境,又看着床头边的钱。

    大牛想着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在酒店的,回想昨晚所发生一切。

    昨晚吃过饭之后,大牛心情不好就独自一人在大街上游走,正好经过这座城市最大的酒店——新城宾馆。新城宾馆是一座揉合古典与现代园林建筑风格的五星级涉外旅游饭店,并享有“闹市中的绿洲”的美誉。

    大牛看着哪些一辆辆豪华的桥车在新城宾馆进进出出时,心里就想“现在这份工作也不知道要做到牛头马月才能买得起这桥车的四轮子啊。”自从在工地检吃省用的才考到了车牌,考过后到现在连车的方向盘都没有摸过一下。

    正当大牛看着数着想着时,一辆红色的宝马停在他的旁边。宝马的车窗慢慢的放了下来,里面传出一把好/性/感、温暖声音“帅哥,请问一下酒吧街怎么去啊?”

    大牛慢慢的弯下了腰,看一看车里面,不看还好一点,一看口水都掉出来了。当然大牛并没有在美女面前做出一些不应该出现的动作,只是两眼张得大大的,同时也带一点点的色//迷迷的眼光看着车上的美女。

    长长直直的头发,水汪汪的大眼睛,穿着一件绿色的低xiong连衣裙。胸、部似乎更加丰、、、满了,若隐若显的可以看到她里面的小小樱桃,不用说都知道她里面是真空的,再往下看看连衣裙刚好放在她的大、腿、上,再短8cm都可能看到她的、秘、密地带了,雪、白、又、修、长的、大、腿,越看越想、摸、一下,那怕就一下下都好啊。

    宝马美女见到大牛口水都流出来的样子看着大牛没出声就叫了一下:“帅哥,看够了吧,好久没见过美女吗,你看你都流出口水来啦。”宝马美女又、色,色,的看着大牛不停的给大牛放电。

    这时大牛才回过神来,擦了擦嘴巴,说:“呵呵,你说笑了,哪有男人看到你这样的大美女不会流出口水呢,这都是情不自禁。”

    大牛今晚本来心情不好的,中年才和女朋友分手,也没太多的精力和这位美女说些有的没的。然后用手指指着前方又说:“你就从这条路一直向前走,在第三个红绿灯左转,又一直向前开到第二红绿灯右转,看到下一个红绿灯左转520米左右就到了。”

    “哪到底是怎么走,我可是个找不着方向的人,要不你指路带我去吧,可以吗?”宝马美女、摸、摸、自己的大、腿、说。

    宝马美女又接着说:“小伙子,怎么啦,心情不好啊,要不好请你去酒吧喝一杯。”

    大牛不知道今天是自己的倒霉日还是自己的行运日,遇到这样的一个大美女,还请自己去酒吧喝酒。

    宝马美女看到大牛还是看着没出声就又接着说“反正我也是一个人,怎么样,还是怕我会吃了你不成?”

    大牛想着自己堂堂一个大男人还怕一个美女不成,到时还不知道谁吃谁呢,再说今晚本来就想去喝酒的,现在有人请干嘛不去啊。

    “去就去,看你怎么吃我。”大牛突然站了起来,摸摸自己的肚子。如果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会怕什么呢?

    宝马美女、捂、住、嘴巴偷偷的笑了一下,然后弯下腰把副驾驶座位的车门打开。

    “好吧,快上车。”

    上了车后,大牛觉得自己上了贼船似的。

    “怎么走。”

    大牛看了看宝马美女,说:“现在一路向前开。”

    大牛坐宝马美女旁边总觉得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热,对,就是热,因为热的不但是yu体还有灵魂。

    宝马美女好像感到大牛的不自在,就说:“怎么,好热吗,要不我把空调开低一点啊。”

    “不用了,我这是冷到发热了”大牛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呵呵!”宝马美女呵呵了两下又说:“你真有趣。”

    “对了,怎么称呼你?我叫张红,你就叫我红姐吧,反正我比你大。”

    大牛看着红姐说:“我叫中华姓氏之一,现代百家大姓之一,居第五位:王李张刘陈之中的——陈,传说中能显能隐,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登天,秋分潜渊,呼风唤雨,无所不能——龙的搭档,牛,我叫陈大牛。”

    “呵呵,还有点幽默感啊,那我就叫你做大牛吧。”

    过了几分钟,红色宝马慢慢的使进了酒吧街,停在一间豪v的酒吧前面。

    大牛有礼貌的对红姐说:“到了,这间豪v是这座大都市最大的酒吧。”

    大牛没有来过豪v,之前喜欢的妹子出现过在这里,不,几个小时前还在。

    现在对大牛来说,这里也许是勾起他伤心的地方,也许是改变他一生的地方。

    “走,大牛我们进去吧。”红姐走过来挽住大牛手臂就向豪v走去。

    当红姐挽住大牛时,大牛有点惊讶,怎么觉得自己像个小白脸是的。

    进了酒吧,灯光闪耀,音乐响着正浓。彩色缤纷的灯光下,一群群/丰/姿/妖/娆/的/美女/在舞池里扭////动//着身///躯,展现出最为真实的一面,尽情的挥洒,尽情的发泄心中的不满。寻找心灵的伯乐,寻找孤独的///ji////情。

    男人在舞池里,寻找着自己的猎物,女人在舞池里,尽情的展现出自己的风姿。她们的//身///材,优雅的曲//线/,正是她们青春/少////女的本钱。

    红姐带着大牛坐在舞池边的位置上,然后举手一挥。服务员就走了过来,红姐就在服务员边说了几句。

    因为这里有音乐真的好响,所以大牛也不知道红姐说了什么。

    “大牛,等下要和你一醉方休,让你喝过痛快。”红姐拍了拍大牛的胳膊,看着大牛说。

    “红姐,好,今晚就让我们一醉方休吧。”

    大牛刚说完,服务就走了过来,服务员慢慢的把酒放在桌面。大牛看着那两瓶自己见过没喝过的洋酒,还有切好的柠檬片和冰。

    “来吧,为我们相识喝一杯吧。”红姐一边说着一边倒酒。

    大牛端起了杯子和红姐的杯子轻轻的碰了一下,然后大牛便拿着杯子轻轻的喝了一小口,可是当大牛喝一小口的时候,大牛突然似乎发现那酒的浓度很高似的,味道非常的浓,也许大牛一下了没有适应吧,所以大牛忍不住竟然一下子吐了出来。

    红姐看到连忙拍拍大牛的背,说:“怎么啦,这酒好难喝吗?”

    大牛看红姐弯着身子帮自己拍背,那种感觉就是一个女朋友在关心男朋友那样。

    正当红姐帮自己拍着背时,大牛看了看红姐,虽然酒吧的灯光有点暗,但还是可以若/隐若/现的看到红姐那整个丰//满///的山峰。

    “不急,我们慢慢喝。”

    大牛暗想,这奶nai的,这是什么酒来啊,会这么的烈。死就死吧,反正今晚也想醉一会,现在就让我醉死吧,醉神快来吧。

    然后大牛拿起了酒杯,一口把酒全喝了,就唉了一下,“好酒,红姐再来一杯。”

    “好,干。”红姐豪气的拿起桌上的酒喝了。

    就这样喝几杯下去,大牛胃有点发热,头有点涨。酒吧的音乐突然间变成了一首不快平慢的英文歌。

    “大牛,我们出去跳舞吧。”红姐拖着大牛的手站了起来。

    “可我不会。”

    “没事,有红姐在你怕什么。”

    大牛被红姐拉到舞池中央,红姐一手把大牛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把大牛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腰上,然后红姐双手抱着大牛的肩膀,慢慢的摇动了起来。

    “大牛,你有心事吗?”红姐把头慢慢靠过大牛那问。

    “红姐,怎么这样问啊?”

    “你的脸上都写出来了,加上我看人从来不会差到那里去,你就和姐说说吧。”

    “也没什么,就是俺喜欢一个女人,她做了别人的小三。”

    红姐听到后就把头放在大牛的肩膀上,{红姐穿着高跟鞋差不多和大牛一样高}双手抱着大牛说:“没事,都过去了,现在有姐在,不要伤心。”

    难道现在的女人都是物质主义者了吗。

    在这温馨的音乐里大牛也不想说什么,只想做一回不是自己的自己。

    突然红姐紧紧抱着大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