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搞特殊化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望着他们的表情变化,欧阳武皱着眉道:“是不是搞特殊化,还不快上来。大牛,愣着干嘛,你我交情就这么一点么?”

    原本欧阳武还想说一些比狰狞男子刚刚那番话更血乎更仗义的话,只是怕伤了这个不够火候的狰狞男子自尊。他皱着眉头,用眼神紧紧压迫着大牛。

    望一眼四周,大牛的脸色变了一下,然后甩一下手,对身边小六子他们道:“欧阳哥说什么话了,你们愣着干嘛,还不上车。”

    “这,这……”小六子支支吾吾地往车靠近,他在自己的衣服上用力地擦擦自己的手心手背,然后小心翼翼地拉开车门,生怕弄脏或者弄花这辆车一样。

    生活就这样将人区分开来,当初陈胜吴广起义时,那句口号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在现在越演越剧烈。大牛忽然转过身,跑着离开这里,抛下小六子他们在原地发愣。

    菱角分明的肩线透出女性在职场上的强势信息,加上特殊设计的荷叶领与较低的开扣设计,又委婉地说出职场上隐含的性感。周水灵这身纯白色的职场精英套装打扮,令她时时刻刻都树立着高效,严谨的职场形象。

    “周总,这月的财务核算出来了,文件放在……”财务部的小舟敲完门后,轻手轻脚地走进去,然后低声问道。

    “好,放在我的办公桌上吧,晚上的那个财务调整会议取消,改明天。”周水灵停住手中的钢笔,抬起头,舒展一下眉头。然后指一指面前的办公桌,对小舟说道。

    “好的,周总,那我先出去。”小舟放下手中的文件,微笑着转身离开。

    对着小舟点一下头,周水灵继续埋头于文件的字海去,白皙的脸怎么也掩饰不了她的那几分疲累。

    经过桃花酒参假之后,渐渐有起色的公司经营令她舒展了一口气,但她不因此而怠慢工作效率。一些新驻建的公司以低价的差距企图夺走集团的老客户,幸好周水灵处理得当,才让流失的老客户都一一挽救回来。

    生活就是我要见你,你要见他,他要见我那样息息相关。周水灵从电视节目看到关于欧阳武的报导,令她有点诧异,看似能武不能文的人还有这么一绝。但是烂泥能否扶得上商墙就不可而知,她也不想知道。尽管过些日子就要同一屋檐下,周水灵始终没想过去知道欧阳武的事。

    站在皇朝酒店的大门,小六子万分同情地望着曹牛,心里暗道,这次臭大了吧,明知道没钱还自己跑开打的来,这不还要别人为你买单。

    曹牛的神色捉摸不定,社会有时候就因为那么的一分钱憋死英雄汉。原本忍受不住自卑的折磨,他自己打车来,结果没钱付车费。这下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形象彻底没了,今后不知该怎么过。

    “走,进去吧。”欧阳武付了车费,转过身用自己的右手拥一下曹牛的双肩。

    “这妞……”曹牛望着驾车而去的美女,对欧阳武问道。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白日梦,只是离现实近不近罢了,他莫名的失落感随着这两奔驰的远去而加重。

    招呼一下小六子他们,欧阳武笑道:“她有事,我们一群爷们喝酒,她在多碍眼,对吧。”

    接近于金碧辉煌的大厅,一股贵气的金色与这些豪气的摆设相得益彰。走在这些红地毯上,小六子感觉到自己置身于梦境。这贵重的地方曾无数次出现他的脑海,每次经过这些场所他都禁不住驻足凝望。忽然间,小六子发现自身的这套粗布与这环境显得格格不入,他恨不得一个变身,全身上下是一点褶皱都没西装衣裤。

    每一个漂亮的服务员都牵起好看的微笑弧度,令狰狞男子眼眶红红的。这种待遇,这种真诚,不知道早在那一年就丢失了,之后在他的世界再也没见过。忽然间,他想到了乡下的奶奶,相依为命的奶奶。那双慈爱的双目,那双温暖的手。

    这种挥金如土的生活令人苦苦挣扎,不惜一切也要得到。亲身体验的时候果然难以自拨,曹牛走进电梯的那一刻,闪过这个奇怪的念头,他差点就忘记了刚刚自己因没有钱付车费而脖子粗红。

    这几个人的反应当然逃不过欧阳武的眼,这些贫富差异的病态。当一些人为了一只宠物猫而活活逼死一个乡下来打工的女保姆时,就更能体会到钱的魔力。

    “这里搓一顿够我白干好几年的水泥工,有钱真好。”小六子再也忍不住赞叹道。

    “说一句心里话,你们不要笑我。”狰狞男子低声道,“我他妈的想哭,这些美女的微笑令我想起相依为命的奶奶。原来这种起码的尊重会令人如此激动,这些年来我他娘的白活了。钱真是好东西,可以赢来尊重,奉承等一切上等权利。”

    望着他们,欧阳武苦笑一下,接着沉默地听着他们诉说。

    “当初在胖头那边,他根本就没讲我们当人看,只当牛使,更加不要奢求他会带我们踏进这里半步。”这个憨厚的人终于开口了,欧阳武还一直没有知道他的名字。他一直保持沉默,就像可有可无一样。

    “东子说的对,那天在朝歌闹事,钱没多要,揍可挨了不少。我们这些活鲜鲜的红心也是命啊,才值二百块。”小六子接上这个叫东子的话。

    朝歌闹事?这句话令欧阳武皱一下眉头,他拍拍小六子的肩膀问道:“朝歌闹事?据说朝歌里面的那个阿里斯,可不是简单的人物。”

    “是啊,那人简直就是一怪物,我们这几个人都给他痛揍了一顿。那胖头才给二百块医药费,回想起来真不值。”小六子享受到鼓舞一样,粗略说了一遍那天晚上的事。

    原来那天晚上闹事的是他们,不知道范建龙这么做为了什么?新面孔那间酒吧生意也不赖,他不至于耍手段吧?欧阳武听完小六子的话,找不到原因。迟一点再找曹牛聊聊,这家伙一定知道不少事儿。

    走进总统一房,一个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令欧阳武他们几个都神清气爽。果然是好地方,喝碗水都要小六子白干半年泥水工的地方,还真值了。

    四壁都是古典花纹,配合四周复古的摆设与装饰,有一种置身于古代宫殿的气氛。而隐隐间透露的三分现代,更令这间房豪气不已。曹牛也不仅看呆了,吃顿饭的地方都如此高雅,这些人真懂得享受。不要说吃了,光看着就不饿。

    “我没走错地方吧?”小六子懵然地望着四周,傻傻问道。

    “坐,要吃什么尽管要。”欧阳武对着他们笑道,他还在寻思自己如何在中途离开几个小时。

    望着桌面上的那几个精致的小碗和独特而典雅的酒杯,小六子忽然低声问道:“有没有那些什么鲍参翅肚啊?俺这辈子还没见过呢?”说完恨恨地低下头去。

    习惯山吞海喝的人听到后,也许会觉得很庸俗,但是这些也是一些小老百姓的心声。穷了一辈子,吃了一辈子苦,有谁会去怜悯他们?

    “有,都有。服务员,十二个招牌菜都要,外加一些上等的鲍参翅肚,再来两支皇家礼炮。”欧阳武对着身边的服务员说道,小六子的话触动了他内心的温柔之处,一股荒凉的感觉蔓延开来。

    不一会,色香味俱全的菜全都端上来,令饥肠辘辘的小六子他们瞬间胃口大开,望着桌面上的佳肴恨不得立即动筷。

    “不用客气,尽管吃,兄弟们要吃饱喝足。”欧阳武看状,微笑一下说道。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欧阳哥。”小六子说着立即夹了一个鲍鱼。

    “呵呵,大哥别见笑,俺们这些乡下人就这样。”大牛讪讪地笑了一下说道。

    很快满满一桌子的佳肴就见底了,欧阳武让服务员继续多上一份。这洋酒也很快见底了,每个人都吃的,喝的满脸红光,乐呵呵的。

    “欧阳哥,这是俺们芋头大哥让俺给你的,你收好。明天俺们就回桃花村了,只有那里才有俺们故土情深的动力。”大牛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欧阳武说道。

    “这样啊?那我待会送你们回去,我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去桃花村了,哪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欧阳武将信封塞到口袋,举起酒杯碰一下大牛的杯说道。

    “嗯,以后欧阳哥需要俺们的时候,随时说一声。同样,桃花村永远欢迎你。”小六子也激动地举杯说道,今晚这顿饭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吃到的。滑溜溜的燕窝,回味爽口的鲍鱼,荡气回肠的洋酒,是他所不敢去想的。

    “兄弟们都客气了,芋头也是我兄弟,咱们都是为了桃花村,以后桃花村可要你们看着点。”欧阳武笑了笑说道。

    这一顿饭吃得很欢乐,却埋藏着一个巨大的定时炸弹,桃花村是否度过这一劫,就不可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