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爷们一样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原本就猜到范建龙会混这趟浑水的欧阳武一直找不到大牛,他怎么也想不到大牛他们为了三餐,第二天就去了郊区的工地。由于媒体大规模地去渲染这件事,他也不得不严峻去面对。

    来到皇家都会,才到老头子的办公室门前,欧阳武就碰上福伯带着焦急的神色匆匆离开。他赶紧拉着福伯的手臂,把他扯到偏房的会议室。

    “福伯,急匆匆上哪去?”欧阳武松开福伯的手,皱着眉头问道。

    “少爷,老爷吩咐我出去做点事,有点紧迫,我先出去了。”福伯神色慌乱,有点虚道。

    欧阳武紧紧盯着福伯,一时间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这事不能耽误,我得离开。你还是问老爷去吧,少爷。”福伯低下头,心虚地挪一下脚,然后就推门而出。

    什么事让福伯这些历经沧桑的人也虚成这样,欧阳武内心有一股不详的预感,但又猜不到是哪里出问题,这些日子总是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推开王老爷子办公室厚厚的木门,欧阳武就看到王老爷子早已准备好两杯红酒,微笑着向他走去。

    不等他说,王老爷子就道:“老头子你让福伯做什么事去了,搞得这么神秘。要是是商业上的事,我建议不要草率做事,这点破事影响不了浩天集团和陈主任的进步。”

    望着欧阳武的样子,他内心有一股冲动,将手中的红酒递过去后,他笑道:“看来也是时候将浩天集团交给你了,老了就是没有那股冲劲。这世界永远是留给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尽管我不服老,但也不得不面对。”

    碰一下王老爷子的酒杯,欧阳武又恢复他懒散的样子道:“千万不要,老头子您宝刀未老,再说姜还是老的辣。习惯了外面的花香,还真不想就这么归墟于事业。”

    王老爷子闻言一怔,这个私。。生的儿子还真的令他头痛,什么事他都会找借口推搪的。他将酒杯放下,对欧阳武道:“老王家就你一个种,既然你认为自己已经没用了,那赶紧娶个媳妇,生一个孩子出来给我栽培吧。”

    欧阳武表情微微变了一下,这老头子也太狠了吧,一说就中点。他马上转移话题道:“说说让福伯干嘛去了,该不会又是那些糊涂的事吧?”

    王老爷子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兔崽子这次有女人管着你,我就安心多了。他又爽朗道:“不要扯开话题,这件事不是儿戏的。你的婚礼,老陈爷子已经和我说定了,你晚上带点东西串串家门,再和人家谈谈,需要点什么尽管提。”

    这什么年代啊,算自己栽跟头吧,欧阳武将手的红酒一饮而尽。此刻开始,他就要和陌生美人周旋,并且同住一屋檐下。在斗智的环境下,还要搞暧昧,还真有意思,他唇角扯起一抹笑意。

    朦朦胧胧的时候最有暧昧的气氛,两个人一旦经过一些时日的接触,双方也会渐渐有感觉,在这个时候男人搞暧昧就相得益彰。欧阳武从一本艺术杂志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就觉得十分在理。和指挥的女人搞暧昧,是对一个男人的考验,经得起考验的人才是真正爷们儿。

    离开皇家都会,欧阳武就往陈主任的别墅走去,第二次竞选很快就要进行,除了这些烦人的事外,他几乎每天都接到很多骚扰电话,不是叫他到某某公司做顾问就是某某明星想请他做私人保镖。

    一夜成名这个词语早已不陌生,以为欧阳武本来就是洛南市扶不起的阿斗的人大有所在,只是如今有所改观罢了。第一天出门的时候,给一个师奶扯着硬要给她说说怎样才自我保护,差点没把他气吐血。欧阳武向来不会歧视长相,但是对于不雅观就躲而远之。

    “品牌的东西就很昂贵,被有钱的男人看上,那样的女人就如品牌,女人中的品牌。不管男人是不是有品位,他肯花钱看上这个女人,说明这个女人是有品质。”陈主任正在无聊地与李妈看台剧,并扯着话题。

    刚刚进门就听到这么一句话,欧阳武差点笑了出来。不怀好意地望着陈主任道:“当一个女人开始谈论男人的时候,就证明这个女人已经进入怨妇模式。什么事让老陈家的掌上明珠无聊至此啊?”

    “欧阳哥,你来啦,我在这里快发霉了。走,我们去玩,再呆下去我真的会疯的。”陈主任望到欧阳武进来后,惊喜地跳了起来,走上前给他一个大大的友情拥抱。

    “行,现在就走。来,我告诉你一件事。”欧阳武伏在陈主任耳边嘀咕着,陈主任的表情变了几遍,差点就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

    “靠你了,不然搞砸了你可要陪我老婆。”欧阳武微微一笑,轻轻推开陈主任道。

    整个下午欧阳武与陈主任都在玩,什么休闲水疗,温泉沐浴,私人俱乐部,健身会所,都给他们玩遍了。其实这些都是在皇家都会里面的,在皇家都会几乎什么也不缺。

    “好了,现在我们得去买礼物,向芋头家出发。”陈主任终于将这两天的憋劲发泄出来,感觉全身都轻松。走出皇家都会的大门,她转过身对欧阳武笑道。

    傍晚的阳光也变得柔和起来,站在这里等候了一个下午的大牛,有点焉焉的。起初小六子他们都闹着要走,说晚上才去朝歌等,但是他知道欧阳武不会去朝歌,起码暂时不会。

    “大牛?我说这几天你上哪去了?我去足下生威找你好几回呢。”欧阳武走出大门的时候,望到站在保安亭边缘的大牛,就走上前道。

    “额,这几天正好有点事,去郊区一趟。看到报纸这不就找你来了么,走,换个地方聊。”大牛看到欧阳武后,倒显得有点不自在,这个下午他们滴水未进,就是等着他开饭。

    “跟着欧阳大爷的那颗红色永不退色,就算跟着您流尽最后一滴血,碎掉最后一块骨头也不会退缩。只是我们今天在这里等您一个下午粒米未进,能不能请我们去搓一顿呢?嘿嘿……”小六子望到欧阳武后,险些两眼冒光,有点尴尬笑道。

    此话一出,在场的几个人的脸都腾一下红了起来。欧阳武很快就明白过来,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就这么一点事啊。走,皇朝酒店去,哥们去搓一顿。”

    “兄弟,其实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只是……”大牛自卑的心理开始发作,在以前刚刚认识欧阳武的时候,有几万块打底,再说也不知道欧阳武是什么富豪,现在在欧阳武这广大群众心理都仰视的形象一比,自己差点就变得里外不是人。

    “就凭咱们一句兄弟,其余的还用废话干嘛。走,山吞海喝去。”欧阳武打断大牛的解释,招呼几声小六子他们道。

    狰。狞。男子也开始卖弄他的口才道:“东南西北皆兄弟,五湖四海是一家,爷们出来混图啥,这不是图一个痛快么。难道还会图钱?钱算什么?就是一王八蛋,钱多钱少又怎么着,提着多没劲,多庸俗,咱爷们儿这辈子还不就图个仗义吗?”

    这个人不去做生意真实浪费那张嘴,欧阳武听完也随着大笑了起来,这一群人尽管没什么过人之处,起码憨厚。拍拍大牛的肩膀,欧阳武笑道:“行,等我一会,我去把车开过来。”

    “欧阳哥,这群土里土气的人干什么啊?你看那身上的衣服,应该是一民工。”陈主任皱着眉头对欧阳武答道。

    “嘿嘿,给你说中了,就是民工啊,不过也是你欧阳哥的朋友啊。”欧阳武笑一下道,他从来不会因为工作的高低而去交兄弟。

    “欧阳哥,你脑袋进水了?你想气死老爷子?”陈主任听到欧阳武的回答后,惊讶过后,生气道。

    不理会陈主任,欧阳武走到停车场,将陈主任的那辆白色奔驰开了出来。

    他探出头对陈主任道:“上车吧,人不是由钱而分贵贱的。”

    望一眼远处的几个人,陈主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道:“行了,我是说不过你的,反正以后有水灵姐管你。”

    “上来吧,我们这就去搓一顿。都是爷们儿,咱们都别见外了,尽管去喝个痛快。”欧阳武对着大牛他们爽朗笑道。

    什么?坐这么高贵的车去?小六子差点晕倒,这样的车都是他们平时买衣服后面加上好几个零呢。他低声向大牛问道:“大牛哥啊,咱们还是走路去吧,这样的车坐着不舒服的。再说弄脏了咱们没钱赔呢。”

    是啊,大牛也怔一下,到底上不上去?突然间令他犯难了,他想到了曾经那辆金杯面包车,那辆载着沉重回忆的面包车。

    “我们走路去就行了,再不我们打的去也行,就不要劳烦您欧阳大爷了。”狰。。狞。男子陪着笑脸道。

    ps:各位亲,俺弱弱的在这里求收藏,求推荐,求红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