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混账搞的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小胖给范明宇的怒气吓得呆了,诺诺地向欧阳武走去,他想少爷一定是中邪了,不然怎么会瞬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他冷眼盯着欧阳武,想不到在这人面前阴沟里翻船了。无奈范明宇的眼神紧紧盯着他,只好硬着头皮向欧阳武道歉,他不知道少爷这次为什么这么较真。

    “对不起,得罪了。”小胖对着欧阳武冷哼一声,然后回到范明宇身边,他依旧顶漫天问号。

    摆一个优雅的动作,欧阳武尽管不满意小胖的道歉,但也不想难为这些人,不是害怕得罪这些人,而是懒得与这些纠缠。他冷冷道:“这场戏令你失望了,我想现在应该有足够的资格带这位丝竹心xiao姐走吧。”

    “你……”小胖羞怒的脸憋得红红的,望一眼背对着他的范明宇只好忍声吞气,他猜想少爷今晚一定吃错药了。

    “走。”范明宇冷哼道。

    望着小胖表情的变化,欧阳武内心强人想笑的冲动,听到范明宇的话,他知道这个人不会轻易服输的。管他的,先回去挽救陈主任的那场比赛再说吧。装着不在乎的口吻道:“范公子果然是豪爽之人,再会。”

    鬼才与你这个疯子再会,欧阳武内心咒骂道,走上前帮周水灵的松绑。

    周水灵向他投去一缕感ji的眼神,内心对他的形象有所改善。

    “少爷,留下丝竹心xiao姐,这是老爷吩咐的。”小胖尽管很恐惧发怒的范明宇,但是更害怕范建龙,硬着头皮伏在他耳边说道。

    “行了,一切由我担待。”范明宇怒火有些消,望一眼周水灵,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姣美,成熟的身材加上这套礼服,简直就像一个所有男人都想拥有的女神。

    不理会小胖等人的表情变化,欧阳武扶起还没有从惊讶中醒回来的大牛,往门外走,他实在不想耽误陈主任的比赛。

    大牛自认为自己不会信奉任何人,且略有一点实力,但是在欧阳武这里,他自惭形秽。在欧阳武这些神秘的实力面前,他那点力量显得太乡村气息,过于土气。

    小六子已经完全着迷在欧阳武的神秘实力了,他奇怪于看起来这么平庸的一个人,怎么能打败恬岳,躲过火雷的攻击,最后竟然还能使范明宇让小胖道歉。他对大牛非常羡慕,他恨自己选择靠山的不带眼睛。

    “大牛哥,能不能让我们也跟着你们走。我们一定是欧阳武最坚决的追随者,不在乎生死。”小六子突然醒悟似地跪下来,哀求道。

    “是啊,能与这样的英雄赴汤蹈火,肝脑涂地,那才是快意恩仇啊!大哥就收留小弟们吧,我们一直对你仰望着呢。”狰狞男子挤出自己上过几年学的文化,诚心道。担忧欧阳武看不到他们的诚意,就差没将整个心掏出来。

    小六子他们的行为倒让欧阳武有点惊讶,他用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小胖面上复杂的神色,还留意到范明宇气得发抖的背影。转过身望一眼他们,发现他们几个无一例外在手背上刻一个忍字,并有老虎等刺青,然后对小六子他们道:“把手背的那个洗掉了,再来找我吧。”

    “这……”小六子支吾一声,紧接着道,“吓唬吓唬人家也好,黑社会呢!”

    “没必要将自己的浅薄暴露给别人看,更何必把心事当广告呢!”欧阳武冷言道,他最鄙视那种把自己的浅薄无知当招牌的乡下青年,简直就是白痴,刺青这些东西能成什么事!

    “老大说到的,小弟去做就是了。”狰狞男子赶紧拍马屁道,他不似小六子,不会心疼那几百元,他只在乎将来能否混得像不像人样。

    “你白痴啊,小六子,还不赶紧去。”大牛踢一脚小六子骂道。

    “兄弟,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啊?为什么连范明宇这个号称冷血王的人,都对你如此的恭敬?”大牛问完后,顿时觉得平时嬉皮笑脸的欧阳武变得神秘起来。

    对于这个问题,连对欧阳武产生一丝敬佩之情的周水灵也产生几分好奇,细目流盼并微笑地望着欧阳武,想寻找到这个答案。

    “嘿嘿……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都有疲劳,就算没有疲劳也总有牢骚吧。俯视他们,就没什么畏惧的。”欧阳武开玩笑似地把这个问题轻易忽悠了过去。

    大牛与小六子几个给欧阳武绕得白痴地答哦,管他的,跟着这样的老大,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反正在他们眼里欧阳武比范明宇牛多了。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很明显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接近崩溃的咆哮,紧接就是一声清脆的玻璃杯碎裂声,然后就是摔东西的声音。

    小胖心有不甘地走上前低声询问道:“少爷,为什么允许欧阳武这人在我们面前放肆,这口恶气怎能咽下去啊?”

    抬起头望着窗外,范明宇冷冷道:“这个世界上很少人配有资格去知道这答案。”

    带走周水灵之后,欧阳武和大牛简单告别一下就直接回了王老爷子哪里。

    从就救出周水灵之后,紧接着的几天已经忙坏了欧阳武和芋头,芋头这边更加,直接回到了桃花村。

    大牛二十来岁,虎背熊腰的,看起来老实巴结的样子,却做事有板有眼的。与欧阳武一别都有两天了,关于那些流行xing的娱乐花边新闻,他向来不理会。但是这一条令他忍不住多看了一次,那是关于欧阳武的。看完后,他扔下手中的报纸,招呼几声小六子他们,就匆匆离开工地。

    小六子他们自从离开小胖誓死要跟随欧阳武后,就操回老本行,在工地熬体力混三餐。从江州来这里打工,也有好些日子,大牛有时候也会做捧着脸盘装钱的梦。对于他们这些小老百姓来说,钱就是命。

    “人是英雄钱是胆,别看我们平时活得人模人样像大爷似的,现在还不是为五斗米折腰么。屠哥,咱们这次算不算跟对人了。花了好几百块钱,将自己的手背弄得像鬼爪子一样,心疼得很呢。”小六子摸一下自己手背上有点狰狞的皮肤闷道。好几次他差点就让那师傅给自己重新画上去,自己以后吃饭走投无路的时候,还不是一样靠它,靠那个富二代,心里还真的没谱。

    被叫屠哥的男子脸长得有些狰狞,他拍拍小六子的肩膀道:“不担三分险,难得一身轻。再说这次要是成功了,咱们就能少奋斗二十年。有些时候,英雄也会给一分钱难倒啊。”

    大牛平时就习惯他们这些东扯西扯地聊天,也答一句讪道:“老屠说的极是,凡事非财难着手。但是那兄弟也没我们那么庸俗,再说你们没看到那天晚上,范明宇这个怪物还不是让胖头乖乖给安大爷点头哈腰道歉认错么。”

    扰扰头,小六子嘻嘻笑道:“也是,这次咱们就去找他,就是有利可图还能保我们安全的勾当,岂有不去之理。”

    “屁,你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这是勾当吗。这次去找安大爷是有正事的,那天晚上你们对丝竹心xiao姐的事还记得不?”大牛推一下小六子的头道。

    顿时蔓延出害怕的心理,小六子他们的脸马上涨红起来,他们要是知道林周水灵是欧阳武的人,抽自己耳光也不敢调戏。小六子拉一下自己的衫尾,向大牛投去哀求的眼神,脸上的那种诚恳恨不得抽自己耳光以表悔意。

    望一眼他们几人的反应,大牛无奈地叹一口气,有点生气道:“你们想哪里去,安大爷像你们想的那种小人度量吗。瞧你们一个个没出息的样子,还说什么好汉。你们都没看报纸,也难怪的。走,一边走一边告诉你们,说不定安大爷也正在找咱们呢。”

    砰……紧接着出来欧阳武咆哮的怒叫:“是哪个混账搞的,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不给点颜色他们看看,敢情他们也忘记当年的欧阳武是如何发飙的。”

    一旁的福伯紧紧闭着双眼,大气也不敢出,静静地等待着欧阳武的咆哮结束。福伯太了解他,他只要发泄一会就好了,久经商场的他还不至于因一点小事而令他的精锐荡然无存。

    “好了,福伯帮我去做一件事。既然有人吃里扒外,那就不要怪我欧阳武了。”欧阳武挥手让福伯靠过来,伏在耳边嘀咕一会后,就让他离开了。

    由于这样的意外,令王陈主任整整蜗居了两天,对着他还抱怨了好几次。就像心里肉一样疼她的欧阳武,后悔不已。

    单是一个视频,显然不会令欧阳武如此失控,外国投资者竟然在里面大做文章,那个珑崖社的范建龙也想混一趟这次浑水。这次‘内定门’事件本来就没什么的,给这些对手一炒作就变味了。

    从刚起步的开发区到如今的经济大市,这几十年来,他欧阳武见证着绍涌市一天一天成长的,就这么一点手段对他来说,成不了什么事。只是这两天又发现了几具尸体死于那种蛸咯非因的病毒,对于这件事依旧毫无进展,令他心情有些暴躁。

    ps:求月票,求红包,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