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不知死活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在场的人都紧盯着这两个人,仿佛一眨眼就错过某个精彩环节。欧阳武只好采取以守为攻,敌动我不动的计谋。这样的对手只有冷静应对,不可蛮取。

    “在十招之内我不胜你,从此以后不再踏进这片土地半步。”火雷冷冷道,尽管他一向都是为了赌注公平,但怎样也找不到欧阳武有打败他的能力。

    听到此话,欧阳武紧紧盯着他,想寻找他说出这诳语的凭据。当他第三次用视线在火雷身上游走的时候,再也忍不着了。

    十招?这也太看小人了吧。尽管你火雷看起来是实力派,但我欧阳武也不是什么三教九流。欧阳武不屑地望一眼火雷,自大是没错,但有些自大在特定的场合下会变得有一种班门弄斧的味道。

    “那我要是在十招之内不将你放倒,我也自愿横着走出这个门口。”欧阳武根本不理会火雷的小窥眼神,挑衅道。怎么能在条件上给别人压住,再说不打些实力给他们看看,估计没把他当人看了。也难怪,回国这些年还有谁知道他的身手。

    在场的几个人都倒抽一口冷气望着欧阳武,十招之内放倒火雷这个泰拳打手?这小子未免也太狂了吧。大牛也暗暗为他捏一把汗,只恨自己没有这个能力上前与他并肩作战。

    “哼!”火雷冷哼一声,望一眼小胖后,不再说什么,做好攻击的姿势。

    看一下火雷的姿势就知道打他的是那一路功夫,欧阳武不敢大意,泰拳的残忍几乎是所有格斗中为首的。当初自己用膝关节就解决了几个对手,那些对手还是越野精兵。

    火雷火爆地向欧阳武踢来几脚,紧接着膝关节上提,然后一下子腾空起来,用双手肘关节撞击欧阳武的双肩。出手之快令欧阳武应付得有点狼狈,躲过第一轮攻击,欧阳武擦一下额前的虚汗。

    这些接近变态的打手不是那么容易对付,欧阳武揉揉麻木的手腕思量着如何对付。第一招就如此狠,接下来除了守还有什么机会攻啊,不行,一定要反攻,他暗暗道。

    除了小胖,其余的几个都惊恐地观望着,每一拳都会鲜血淋淋,每一脚都会放倒任何一个。他们的心提到嗓眼,不敢呼出大气,唯恐惊扰这两个嗜血的魔王。

    能够躲过火雷的袭击,在场的人就不再把欧阳武当做那个什么也不会的纨绔子弟。原来这些年来一直在扮猪吃老虎,所有的人都给他那张嬉皮笑脸蒙骗了。

    “那个软柿子演得真不错,精彩到我也险些相信了。”小胖突然拍手说道,眼中露出一丝丝狠色。

    “要让别人相信这场戏是真的,有一个方法,就是让他永远开不了口说不相信。”欧阳武也不转过身,用狠狠的口吻道。

    “不错,等你再也开不了口的时候,这场戏就会变真了。”小胖向火雷使一个眼色,不屑道。

    硬打下去不是打不过火雷,只是大牛受了重伤,还要带着两个弱质女人,接下来他们围攻怎么办?正所谓双拳不敌四手,带着三个累赘,恐怕逃都逃不出去。自己挂彩多几处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在美女面前丢脸可不是他欧阳武的作风。他一直坚信要想征服一个女人,就必须令她仰视你。

    这个世道很多人就是只看到狼吃肉,就没看到狼挨揍,尽管他接受过这些训练,硬拼下去只会更加消耗体力,到时就会全军覆灭,还塔上大牛的性命。正在欧阳武寻找完美逃走计划的时候,从门外走进的人,令他惊喜不已。

    只见范明宇魁梧的身材穿着高领白t恤,隐若间还看到他苍白的脸孔明显是酒色过度。范明宇口里还不停地咒骂着,扶着脑袋一摇一摆地跨步走进来。

    范明宇一进来,身上浓烈的酒气刹那在这房间飘散开来,他抬起头用阴翳的眼神在欧阳武等人身上游走一遍,然后对着小胖说道:“这个人留给我发泄。”

    大牛他们险些晕倒,有人说过越是繁荣的地方,黑社会的存在就越明显。珑崖社老大范建龙的唯一儿子,连续三届世界级的群体自由搏击冠军,这人凭自己的这点本事与珑崖社的招牌四处惹事,让平民百姓恨之入骨。

    物以类聚,小胖赶紧站起来,陪着笑脸迎上去,低声道:“少爷啊,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见风使陀是小胖的本事,刚刚那副飞扬跋扈的神情在范明宇面前立即变为笑面虎,连说话都温柔起来。欧阳武鄙夷地望一眼小胖一脸献媚的笑容,感觉有多恶心有多恶心。

    小胖的举动与方才不可一世、目空一切的表情仿若两人,前倨后恭改变之快,让周水灵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去,老子今晚要发/泄/一下。”范明宇推开小胖喊道,今晚他又再次给冰冷的美女陈主任华丽丽的拒绝了。对与美女,他向来不缺,但是那些得不到的极品令他始终心有不甘。他自认为以自己的身份,在绍涌市没有一个女人不投怀送抱,只要他开一下口。可是陈主任这个冰女却狠狠地撕裂了他高傲的尊严,他发誓一定要让她心甘情愿地为他/脱/。下嫁衣。

    “少爷喝多了,先醒醒酒。”小胖扶着范明宇坐在周水灵身边,然后挥手让小六子去倒茶。

    “火雷,退到一边。”范明宇站起来对火雷说完,扯。开。脖。子。上。的领。带,粗。暴。地。扯。下自己。的衬。衫。

    在平日里火雷就很讨厌范明宇这种人,他不怀疑范的能力,每次范明宇心有不爽就会来找他搏击,每次都打得火雷筋疲力尽后惨败。尽管这样,依旧看不起他唯我独尊的作风。他沉默不语地退到一边,他只是不想惹老板不开心。

    最担忧的还是要来,大牛心惊胆跳地望一眼一言不发的欧阳武,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尽管只与欧阳武见过三次面,但早已把他当兄弟。

    自从范明宇进门那一刻起,欧阳武就不再担心什么,反倒想看看小胖他们一会不敢相信而扭曲的神情。

    “少爷,少……”小胖原本还想拉住范明宇的,无奈他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一样,拦不住。小胖转念一想,阴狠地冷笑一下,或许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空气似乎也流动着血腥的味道,狰狞男子他们不寒而粟地望着范明宇靠近欧阳武,看到没有任何害怕迹象的欧阳武,心里暗骂,这人可能是一头呆驴,敢情给打死也不知道喊一个疼。

    揉。揉。拳头,范明宇对欧阳武道:“今晚算你倒霉了。”

    范明宇也知道敢来小胖这里撒野的人九成是一些不知死活的外来混混,而这个倒霉的人今晚正好遇上来找火雷搏击的他。

    一旁火雷冷眼观望着,小胖则阴森森地冷笑着。大牛感觉到自己的衣服也给汗湿透了,那种连空气也带刀的空间的压抑着实让受重伤的他差点虚脱。

    沉闷的气氛随着范明宇的横空重锤刹那绷紧起来,大牛他紧紧闭上自己的眼,内心暗叫这一拳足够让欧阳武躺几个月。 但又不甘心,横着心,睁开眼祈祷着奇迹发生。

    迅速拦下,欧阳武扣紧他的双手,凑到他面前冷冷笑一声。

    “叶落彼岸,谁倒霉还不知道。”欧阳武冷眼一瞟,视线紧锁着他的眼神,震慑是击溃人的一种武器。

    突然间,范明宇他愤怒地甩开欧阳武紧扣着他的双手,转过身,狠狠地扇小胖一耳光。

    啪……一个鲜红的掌印火辣辣地印在小胖圆溜溜的脸上。

    如此突然的变卦让小胖莫名其妙的,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一耳光令他糊涂了。火雷也大吃一惊,范明宇的反应太怪异了,这是怎么回事,火雷摸不清头脑地望着发怒的他。

    “我的妈呀,该不会真的是神仙显灵吧。”愣在一边的大牛白痴地说道,他捏一下自己的脸,很疼,是真的。

    “小六子,刚刚那一幕你看到了吗?我们该不会是做梦吧。”狰。狞。男子狂飙冷汗,低声问道。

    “少…少爷……”小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望着发怒的范明宇低声唤叫,他想弄清楚为什么。

    沉着冷静的周水灵也着实暗吃一惊,原本以为欧阳武只是逞一下英雄的,心低下也暗暗揣摩着,有些看法也渐渐改变着。

    望一眼神情自若的欧阳武,范明宇知道他想要什么,因为对他还是比较了解,对着小胖吼道:“今晚你给我惹了个大麻烦,还不滚过去道歉。”

    “少…少爷,我没听错吧?”小胖下点惊讶得差点下巴掉地,第一次听说范明宇会让他低头道歉的。不但小胖不相信,就连大牛他们也给雷个不轻,浑身颤抖地望着他,想知道答案。

    “哪来这么多的废话,是不是我的话让你没听清楚?”范明宇怒吼道,差一点就要将小胖提起来扔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