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梨花带雨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yu望都市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欧阳武也知道一些/潜/规则。男人遭/遇/潜/规则的几乎没有,而0l的丽人就有很多,特别是那些年轻美丽的。有一个定律就是,没有某种/牺/牲/的付出就没有收获,因为别人根本不看你的/能/力。当然也有跳跃出来的,那类人除了本身有过/硬/的本领外,还要有摇不动的靠山。

    “欧阳少爷,欧阳少爷。等等……”与微微发福卫门商量好的小胖在走廊上轻轻叫唤着,他脸上有些微红,不知怎样安放的双手暴/露/着他的紧张。

    听到小胖的叫唤,欧阳武与陈主任都转过身往他那边望去。这个门卫有事?还是……欧阳武顿一下,对着他问道:“什么事?”

    “这…这个……”小胖望望陈主任,又望望欧阳武,踌躇着,欲言又止。

    很快陈主任就反应过来,她对欧阳武尴尬道:“我先进去。”

    有什么事这么神秘?欧阳武望着小胖子的样子,就往他那边走去。

    “欧阳少爷,我们是粗人,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们吧。”小胖紧张地望一眼欧阳武的脸,一下子又低下头道。

    最近,关于这个少爷的传闻越来越多,越说越离谱,小胖甚至看到自己失业的影像。他不是怕找不到工作,只是有眼光才有机遇,有理想而不是理想化。那些奋斗在烈日下的痛苦,除了口头说一句三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外,收获的就甭提了。

    紧紧盯着小胖,欧阳武不紧不慢道:“你叫什么名字?”

    看到小胖的紧张,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在做掌权者,征/服了某些东西。

    “姓陈,在家中排在第二,小名叫二胖,欧阳少爷。”小胖极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努力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恭敬道。

    “二胖,这名字与你的身型蛮配。我想问你一句,在你眼中是不是做门卫就没有了人权?”欧阳武掏出烟盒,抽出两根,向二胖递一根过去,轻声道。

    向欧阳武摆摆手,二胖担忧的眼神哀求地望着他,紧张道:“少爷,我…我不抽烟的。”

    “拿着吧,看到你的拇指和食指那层黄色就知道,烟对于男人来说是一样好东西。”欧阳武不理会二胖的慌张,将烟抛给他。

    几缕白烟萦绕在四周,欧阳武深吸一口,然后一股白烟就在四周散开。二胖也深吸几口,缓解了刚刚的慌张。

    “平时你们老总是怎样对待你们的,机关大院这里的人都是凭素质说话,回去好好干吧,不会亏待你们。”欧阳武吞云吐雾一阵后,拍拍二胖的肩膀说道。

    “少爷,要不你抽我耳光。那天我有眼不识泰山,这些天都吃睡不安,我…我都快/生?理、失、调了。”二胖一脸悔改之意对他说道,然后又深深吸了一口烟。

    “小胖,你怎么在这里?”正好过来找欧阳武的福伯皱着眉头问道。

    二胖慌张着不知道怎样回答福伯,紧张地将手中点燃的烟往手心握住。锐痛令他禁不住冒一层白毛汗,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

    “我…我是来给少爷送车匙的。”二胖吱唔着道,背在后面的手有点颤抖。

    “少爷,我正要找你,一会王老爷要你到他办公司去,有很重要的事。”福伯又将视线落在欧阳武身上,严肃交待道。这个欧阳武令他头大得很,每次会议都是轻易不现身的。

    “行,福伯你忙你的去吧,我先去给陈主任打个招呼,一会就过去。”欧阳武一直留意着二胖的神色,想不到他还可以这样忍耐。欧阳武笑一笑,就对福伯打发道。

    “记住就好,不要让老爷生气了。”福伯也习惯欧阳武这样的慵懒,罗嗦一句后就匆匆走了。

    福伯的身影消失后,欧阳武打量着二胖,这张圆圆胖胖的脸因为白毛汗而泛着一层光。

    “不错,无论何时何地,礼貌和教养都是一种宝贵的财富。扔掉它吧,回去涂点药,明天找我,我正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欧阳武欣赏地望着二胖道。

    “少爷……”二胖还想说什么,欧阳武打断他的话道:“回去吧,我知道了。”

    不理会身后/欲/言/又止的二胖,欧阳武就往厢房走去了。他已经相信了二胖这个人的能力,有时候人生的旅途就是这样,不在于到哪里,而在于遇到了谁。

    “大少爷,走吧。”欧阳武刚刚到门口就碰到急匆匆走出来的陈主任,然后被她一股脑拖走。

    “快到办公室,出事了,快看这个。”陈主任将手中的宽屏3g可视手机递给欧阳武,面上尽是焦急的神色。

    望了一下手机上的新闻,欧阳武皱一下眉头,这次真的出事了。

    在繁荣不息的都市里,一个精神富有的人有可能被无知的人歧视,而且这样的事不胜枚举。在这个令人疯狂的yu望都市里,一切皆有可能。

    坐在王老爷子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欧阳武皱着眉头,将烟盒里最后一根香烟点燃,接着吞云吐雾。他怎样也猜想不到王老头子会做这么糊涂的事,而且对手分明就等着他自投罗网落入圈套。

    由对手向周小凤下手开始,目标本身就很明显,尽管表面上一一给欧阳武和芋头等人挽救回来,但最终败在这么一个关头。欧阳武心想,他们的团队里面一定有内鬼,不然像这样的丑事,不会不买书记这个面子的,怎会这样轻易/泄/露/出去。

    这段视频足可以取消他们处理桃花酒和码头那些事情的资格,那么之前的努力算白费了。欧阳武将燃烧了一半的烟,捏灭在烟灰缸后,站起来对来回走动的陈主任安慰道:“坐下吧,我相信这件事不会就这样的,况且这个视频没什么大不了。”

    “现在在别人眼里,我们现在是翻不了身的。但是面对一股这么大的势力,我觉得我们是不是……”陈主任终于急哭了,梨花带雨的神情令人见之犹怜。

    “这样的栽赃的视频我们暂时无视之,一会我们去酒吧放松一下,明天照样抬头挺/胸/活着。”欧阳武拍拍陈主任的肩膀,轻声安慰道。

    这样的轻拍,陈主任想起了芋头,那种安全感,只有心目中的男人才可以给予。但是女人始终是个感性的人,陈主任还是担忧问道:“万一追究起来,怎么办?那些跟随的留言多疯狂啊,太多太恐怖了。”

    面对这样的主任,欧阳武哭笑不得,轻声笑道:“想做大事当然有绯闻的,没有绯闻的事情岂不是很失败。再说我们的实力也摆在哪里,这点视频没什么营养的。再说现在网络里这么多水分我们管得了吗,做好自己就行了。”

    苦笑一下,陈主任觉得有些愧疚,当日自己像个泼妇一样骂了,还赶了这些人出门,回想起来都觉自己很没脑残。于是她抬起头,望着这张充满毅力的脸,轻声问道:“只有你们才让我感到安全,那我就拜托你们了。”

    刚刚坐下的欧阳武像想起什么似的,赶紧问陈主任:“你知道那些人的背景吗?我记得你去桃花村的时候,有几个同事一起去的,对吧?”

    “是啊,有老李,小张等,但是我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陈主任如数家珍一样例举起对手的事。

    “走,我们去酒吧。这些事先别管,先放松去。”欧阳武忽然醒悟似的拍一下大tui道。有很多时候女人或许不理解男人,她们永远不知道承受着巨大压力的男人,还要挤出微笑让女生欢乐的苦。

    迷离的夜让那些在梦想中狂放不羁的都市挣扎者,诠释最真实的举动。灯红酒绿的寂寞,有谁不知道,有谁不清楚呢。在很多时候,有些人不是在寂寞中变坏,就是在寂寞中变态。

    这间酒吧生意依旧的红火,那些经典亦时尚的个性表达,展现着个性酒吧在现在都市里不一样的时尚品位。昏暗灯光里,或拥抱,或尽情猜拳,或失落低头喝酒。里面的安保还是像一个座山似的走在场子里面,有时候会在楼道里,或者黑暗角落,静静守候着。舞台上的dj是一个最能煽动气氛的dj手,当然还是这里唯一看场老大。舞台上他有些嘶哑的声音极力呐喊着,一些激起内心失落的情感旋律恰到好处地回响着。他随着音乐的节奏摇动着身子,闭着眼睛跟随节奏释放自己的世界。

    吧台是最繁忙的地方,美女调酒师总会令很多酒鬼都迷恋着。欧阳武在挑选一张靠近舞台的桌子坐下,要是平时他一定会选择在某个角落里,看着这里的人诠释人生百态。但今天,他不能,一来是带陈主任来跳舞的,二来是想弄明白一件事。

    舞台上的dj很快就发现了欧阳武,点点头算打招呼。欧阳武向服务员要了两支典雅金樽红酒,然后点了一些小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