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勇闯高峰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熬通宵火气大,大白天的都吃上梦。遗。了,真他妈的不。爽,有机会一定要把女魔头压。在。胯。下,狠狠的。。操。。死。她。”感觉到。裤。。裆。里面不舒服的。。湿。。。濡,骂骂咧咧的芋头看一眼已经。。湿…了一片的。。裤。。裆,在桌面。扯。过几节纸巾,走路。姿。态有点别。扭。地往厕所走去。

    换作平时,压力大,火气猛的时候,芋头还是会和做业务的同事强子一起在男。厕。所。。打。。飞。。机,好好地。发。。泄。。出来。但是最近强子似乎。。攀…上。。了富婆,已经几天消失在女魔头的管辖范围,更重要的是,强子的业务业绩火速上升,令女魔头差点就对业务部换上了一副笑容可掬的新脸孔。

    公司的男厕所几乎没有什么人,因为招商策划里面除了做业务的强子和做策划的芋头,其他全部是/女/性,包括送水都是/女/汉子,所以芋头走进厕所之后,并没有走进格子里面就立即。解。开。裤。头,清理。留在。内。裤。上面的万千子孙。

    “老子这些子。孙。真他妈的浪费了,要是真。弄。进。梦。里那美女的体nei,就。爽。了,要不弄进女魔头体nei也不错,嘿嘿……”耷。拉。着。。裤。。头。的芋头,一边清理一边。y。y。说道。

    但就在这个时候,厕所门被打开了,而且伸进来那张脸还是一个惊yan艳的shao 妇,并与芋头梦里那个shao 妇。相。差无异。

    靠!还在梦里吗?芋头。揉。一下双眼,望着shao 妇的脸暗道。

    但shao 妇并没有像芋头那样淡定,明显是吃了一惊,脸上的神色也出现了慌乱。她虽然也是行走江湖,见过各式各样的人,但是在厕所…打…飞。。机。。的男人却第一次见过,并且那样子那神情还要那么。。猥。。琐。

    “真不好意思,我们。。女。。厕正在维修,不过,我们公司的男员工只有两个,所以这个厕所基本上用不到,进去吧。”女魔头见shao 妇有些神色有些怪异,以为客户不习惯,便笑着说道,并毫不犹豫地拥簇着她走了进去。

    “啊!芋头你这个死…变。。态,在干什么!”刚走进来女魔头也一眼见到芋头。。猥。。琐。。的动作,裤。。头。。耷。。拉。。在膝盖上,一手拿着纸巾一。手。扶。。着他的小。。兄。。弟,那情景不用想也知道,在。。打。。飞…机!

    这厉声呼喝之后,芋头立即明白不是在梦里,赶紧。。提。。上…裤。。子说道:“这可是。。男。。厕。。所,你们怎么能进来。。偷kui呢。”

    “什么!我们偷kui?芋头你现在就到我办公室来!”女魔头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尤其是在她见到美shao 妇脸色不好的时候。

    “我这还没完事呢,你们能不能先出去……”芋头知道这可不是在。梦。里,糗。大。了,都怪那该死的…。…梦。

    “立刻马上!不然你就等着卷包袱走人吧!”女魔头咬牙切齿地说道,然后拉着美shao 妇走出了男厕。

    提好…裤。。子,洗过手,芋头只好…硬。。着头皮往女魔头的办公室走去。这个女魔头是整个公司的老总,除了为人凶猛之外,其实还算不错的,尤其是那成。。熟。。的。。韵。。味,加上保养得很嫩的脸蛋。

    只是早年因为离异,一直没有再嫁,加上凡是被她叫到办公室的男人,出来之后,就像没有灵魂一般,以致公司传言任何男性员工到她办公室之后,都是死路一条。

    走出厕所的时候,芋头见到美shao 妇还在门口等候,他只好尴尬地笑了笑,算是打招呼。而美shao 妇也挥之一笑,眼眸里面充满了。荡。漾。的。魅。。惑。

    不过这些已经不是芋头所关心的,他在想着女魔头会用什么手段。去。。摧。。残。。他的rou体与精神。

    皮…。。鞭?滴…蜡?还是…。捆。。绑?芋头幻想着无。。数岛。。国经典。。的画面,担忧会成为他的下场。

    敲响女魔头办公室那道门,听到她那声进来之后,芋头想起了荆轲,猜想女魔头已经准备好…皮…鞭,蜡…烛,搞不好还准备了。。铁。。笼。

    缩着头磨蹭好一会之后,芋头才推门进去。只见女魔头怒火匆匆,坐在老板凳上面瞪着他。而幸运的是,没有…皮。。鞭。。铁笼等。

    芋头怯怯地走到女魔头对面的椅子上面,小心翼翼地坐下去问:“老总,我…刚刚……”

    这话一出,芋头就表明了听候发落,坦白从宽。

    但是女魔头只是冷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拿过旁边精美手工编织的包包,在里面翻腾着。

    电…棒?防。。狼…。器?难不成是。。剪。。刀?看着女魔头雪白的玉手在包里面翻,芋头惊魂未定地胡思乱想。

    所幸都不是,而是一张小小的卡片。

    “这是刚刚那位客户的名片,她的豪华投资团还没有签合同,可是三千多万的大单。如果由于你刚才。。变…态。。的行为而流失这张单,那你这个月就不用领薪水了,所以今晚你自己去会所和她签这个合同回来!”女魔头将卡片甩到芋头面前,目露。。凶。。光地说。

    只要不是虐…待,这些都没有问题,芋头松了一口气,暗道,没事了,真好。

    “还愣着干嘛!出去!”女魔头见芋头傻笑,以为他脑海里面又有什么。。变。。态。。想法,立即拉一下衣领骂道。

    “哦,是,是。我马上出去,今晚搞定这单合同。”芋头拿过卡片,立即陪笑着退了出去,不过见到女魔头拉衣领这个动作,忍不住腹诽,拉什么拉,说不定有一天你…。脱…了求着我看呢。

    走出女魔头的办公室,芋头才知道这个美shao 妇叫宝轩,是一个投资公司的老总,也是天朝市最有名的金歌夜宴会所的负责人。

    难怪女魔头这么在乎这个单,只要把这个客户拉拢到,还愁没客户资源?但是哪有这么容易签下这样高利润的单,女魔头摆明就是不想发工资,芋头啧啧说道。

    这样也好,这会所是非富则贵之人去的,这次有机会开开眼界也不错,就算拿不下这个单,也要把工资喝回来,芋头打定主意,深入虎穴,勇闯这个会所。

    这是,这一去,芋头就真的成了荆轲,有去没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