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耍个回马枪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说回芋头这边,上次帮周小凤教训那个混蛋,直接废了别人的小、弟弟,受到组织的处分,如果不是周水灵她们帮忙,估计更惨。现在只是被调去招/商局那边做个招商策划。在那里芋头可是吃尽苦头,完全变为一个**/丝。

    被多年没有男人/滋/润/的女上司痛骂一顿的芋头,怀着极其怨恨的心情走进这间较为豪华的健身会所。来到这里,除了//发///泄,芋头就是为了让那张被坑钱的健身年卡价值最大化,因为他来这里的目的一个就是强/身/健/体,更重要的是/享/受空调。

    作为在小小办公室里苟/且/偷/生般奋斗的千军万马中的一员,芋头在受到变态女上司各种rou体/精/神/摧/残,还要正常加班到七点才下班,并且只能回到酷热得像蒸笼的出租屋,将风/扇/开到最/大/档,玩命般吹着,才感觉到一丝丝凉意。

    因此这张被美女以一顿饭坑着开的健身年卡,芋头自然要把它价值最大化,面对那些健身器械,自然只选择了一种轻轻松松的电动跑步机,缓慢跑动,享/受/着凉凉的空调,并且看着只是隔壁瑜伽房里面的那些美女,婀/娜/多/姿。

    今晚完成了经理交代的那个方案,芋头正以两倍的跑速做着慢动作,双眼/色//眯//眯地偷看着瑜伽房那些美女,姿态各异,一直到那群美女课间休息,才算恢复一点正人君子模样。但其实脑海里还yy着用这些姿态,完成岛/国/爱/情/动/作/片的各种技巧,那该有多//刺//激。

    这种隔着一道玻璃,肆无/忌惮/的/偷//看,可以说是一种偷kui。而且正如古语所说,上得山多,终遇老虎。

    这不,脑海里面还残留着岛/国/特/色//影片画面的芋头,似乎发现有个美女从瑜伽房里面走出来,直奔他而去。

    出于人的本能反应,芋头立即偷偷将调到十倍,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做着快速动作。

    “停下来吧,你根本就无心跑。不过,你装得还挺像的啊。”这个美女甜美的声音从芋头背后响起。

    闻言,芋头为了不露馅,对于美女那句话自然是置之不理,继续跑步,假装没听到。

    “喂,你这个偷kui狂,有点风度好吗,和你说话呢。偷/看我之后,做/贼/心/虚得不敢答话了?”美女的声音再次响起,而且这次语调明显有些不开心。

    在这个跑步室内,除了芋头,就剩下这个美女。他再也装不下去,但为了表现出他的风度,只好用疑惑的表情转过头,挤出一句话:“美女可是说我?”

    看清楚眼前有着瓜子脸和大眼睛的美女,芋头还来不及yy,就听到她说:“这里除了你,难倒还有别人?”

    “咳咳……”芋头稍微调整一下状态,按下急停按键,面对这个身/材/高/挑,凹/凸有致,只有在电脑图片里面才见到的美女,慢慢回忆隔着玻璃里面的那一排排/翘/着/屁//股/的美女们,似乎没有寻找出与她匹配的脸。

    并且芋头看美女,向来是以群为单位,绝无单单偷看这位美女,所以很自然地表现出一种无辜的君子模样,用滴水不漏的语调说:“我可没有/偷/看你,美女这种搭/讪的方式还真特别。”

    “哟,还反过来了,幸好我有证据。看看吧,这是什么!”想不到芋头这人还这么狡猾,美女不屑地翻一下白眼,用她的青葱玉指,划了几下她那部土豪金,递到芋头面前说道。

    芊芊玉指,做着精致粉色的美甲,直接伸到芋头的面前,令他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但是令他脸慢慢燥热起来的是,土豪金里面的图片是一个极其猥/琐的男人,睁着大眼睛往镜头///窥//探,足够令人愤怒。

    “看到了吧,这//变/态/是不是很面熟。”这些美女可算扬眉吐气,得意地笑着说道。

    “嗯,是有点。”芋头只能无赖地笑了笑,脑海里面思量着对策。

    “这图像/抓/拍的是不是很到位,很形象的表露出他偷kui的样子,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想揍他一顿。”美女打蛇随棒上地说。

    “嗯,非常同意。”芋头咬牙回答。

    “那你承认这是你不?”美女似乎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对即将/得/逞的/圈/套,忍不住就要拍手大笑。

    “嗯,这照片是你拍的吗?”芋头突然话锋一转问道。

    “是啊,怎么着?”美女不以为然地回答。

    “那你拍我的时候,有经过我同意吗?”芋头见美女/下/套,内心贼笑起来,但是面上依旧是平淡如水。

    “你什么意思啊?”美女明显不知是个/圈/套,不以为然地反问。

    “简单说,你这没有经过我允许的情况下拍照,侵/犯/我的俏像权,算是//偷//拍/吧。”这回轮到芋头耍出回马枪,让美女措手不及。

    “什么啊,你还偷kui呢,我这是掌握证据。”美女似乎发现了芋头狡猾,但只能咽下刚才那种喜悦。

    “是吗,但是法律上面应该没有你家东西被/偷/了,你再/偷/回/来做证据的吧。”芋头虽然不是什么老油条,但是这段时间天天与内分/泌失/调的女上司周旋,应付这点小事,还是卓卓有余的。

    “你!”美女此刻已经完全没有刚才胜利的神色,反倒有些乱了阵脚,张着小嘴,说不出话来。

    见事态已经在掌控之中,芋头便抱着一颗怜香惜玉之心说道:“美女我们一人让一步,就当是我/偷/看了你,但你也/偷/拍了我,一比一打平,如何?”

    “哼!”美女翻一个白眼,冷哼一声,甩芋头一个冰冷背影就走出了跑步室,明显是对这场战果不满意,尤其是占着绝大优势的情况下。

    看着这个背影,芋头算是松了口气,再也没有心思做慢动作跑步,而是直接回到储物室,拿过衣服就去/洗/浴/室。

    谁知道,刚走出储物室,就迎面而来了一个美shao 妇,满脸笑意地看着芋头,顿时令他/浑/身/酥/软,险些站不住脚。虽然芋头一直yy 人妻,但那仅限于脑海里。

    “帅哥,刚才欺负美女可是真没风度。”美shao//妇/眨着/蕴/含一汪/秋水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芋头说。

    幸福来得太快,会让人觉得不真实,尤其是这种//艳/遇,对于**/丝/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所以芋头回过头,四处看看,但整个走廊,除了他一个男的,就剩下不远处搞卫生的那个大妈。

    对于**/丝/法则里面说的,美人计必定带有目的,所以芋头还是收回准备流口水的模样,装模作样地说:“这话应该是和我说的吧?”

    “哈哈,你真幽默。除了你,难倒我和鬼说话啊。”美shao///妇/捂/住/樱/桃小/嘴,笑得有点颤抖的说。

    “嗯,有这个可能,不排除你在和好、色、鬼说话。”芋头虽然有戒备心,但着美shao 妇的话语里面完全没有恶意,就反/调/戏/着说。

    “小伙子不错嘛,嘴/巴/挺会说话,呵呵……”美shao 妇听言,更是咯咯地笑了起来,好一会才停止,然后走到芋头身边,轻/抚/一下芋头的脸接着说,“你这么幽默有/情/调/的男人,可不得多见,能否帮我一个忙呢?”

    如果/勾/引/可以让男人早//泄//的话,这美shao 妇的轻抚,足够让芋头血/脉/膨/胀,恨不得将她放倒,压/在/身//下/好一番/杂/糅。但已经饱受过现实残酷,芋头/控/制/住自己的/冲/动,假装色即是空的心态淡笑道:“助人为乐向来是我的作风,对于美女也见效。”

    “哈哈,不错。这是我的名片,今晚凌晨call我,只要你做到我所要求的,你所有的梦想都会被实现。”美shao 妇说着,向芋头抛一个/媚/眼,双手更是从他的大tui一直/游/走到他已经火/热/撑//起的小兄弟那里接着说,“你一定会call我的。”

    迎面而来的是一种女人/香,令芋头心驰神往,望着美shao 妇的靠近,他呼吸也沉重了,尤其是美shao 妇用/舌/尖/轻//佻/他耳/坠/的时候。

    忍受不住的芋头,只好送佛送到西,一把抱住美shao 妇,伏在她耳边说:“不要玩火,因外我的/枪/会走火,尤其是在情绪/高/涨/的时候,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哈哈,是吗?那我就要试试你/走/火的/滋/味。”舔一下红唇的美shao 妇/魅/惑/地望着芋头说,然后伸出手直接//套//上芋头火/热/的小/兄弟。

    一阵冰凉的感觉立即传到芋头的神经,尤其是美shao 妇手中那种/嫩/滑,让他这种多日没有被/女/人//处/理/过的/**/丝/把/持/不住,刺//激/的/快//感//刺//激//着他的脑袋,伴随一/股//火//热立即就要/喷/发/出来。

    “啊!啊……”因为高chao而浑///身/打/颤///抖//的芋头撞到了桌面的显示屏,在/春//梦/中醒来。他擦一下口水,看着桌面那本小说,才发现做梦成为书中的主角,那么真实地体会了一次主角的牛逼。

    但是显示并没有美梦中那么美好,看着显示屏还没有做好的活动策划,芋头的神经立即绷紧起来,口中不禁咒骂说道:“去你妈的找回初/恋/般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回忆,这个招商策划都已经出了十多次方案,老子都熬了几个通宵,还不行的话,一定会被女魔头玩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