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钱没白扔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行,哥们就去吧。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直接来找我大牛就行了。”大牛也不罗嗦什么,就跟着这个美女去/沐/足,准备好好享/受/一番。

    大牛,呵呵,这名字还真有意思,欧阳武想着便笑了起来。老头子来足下生威也不为奇了,大家很早就知道这个事。

    站在门外的服务员为周水灵推开古韵风格的木门,微笑着道:“周经理,请。”

    套间里一股淡淡的清香四处弥漫,周水灵随着服务员走进大厅,装修豪华的房间还真的优雅别致,令客人心情舒畅。两间耳房的门紧闭,里面的王老爷子正与另一个男人说笑着,拉家常。

    服务员轻轻敲一下靠左的门道:“王总,周经理到了。”

    “嗯,进来吧。”房里出来王老爷子有点嘶哑的声音,随后一声房门被打开,一个服务员微笑点头地道:“周经理请。”

    扫视一眼房间,周水灵挤出一丝微笑道:“爸,王老爷,不好意思,来晚了。”

    “呵呵……水灵那孩子真懂事,也有本领,有着你的教导啊。”王老爷子爽朗笑了起来,向身边的服务员挥挥手道,“给周经理找个高级的足疗按摩师进来。”

    “哪里,老王你言过了。水灵这孩子我最了解,就是脾气倔了点。哪能与你的宝贝儿子相比,再说这些事无法比的。”房内的男人淡淡地说道,尽管知道自己的安排,但是也不显摆。这个能干的女人总是给他脸上贴光,如今更是他的一把手,让他少了很多操心,唯一担心的就是桃花酒引发一系列的问题。

    “王老爷,还真有马克吐温的风格,老是取笑水灵。”周水灵微笑道。

    “哪里,哪里。水灵还在伯伯面前谦虚,难道我还用得着说笑嘛。张局,你说是不是。”王老爷子将视线拉到张局身上道。

    “老王啊,你这张嘴我总说不过你的,来喝茶。”张局右手向茶桌作请状。

    “呵呵……张局啊,当年我们臭味相投便称知己,回想起来,不禁血液沸腾啊。”王老爷子品一口茶,说道。

    “是啊,那个时代还真值得回味。不提了,先说说水灵他们的合作吧。”张局知道自己今晚来的目的,也不必拐弯抹角的。

    木门再次被敲着,服务员甜美的声音说道:“王总,欧阳公子到了。”

    随后欧阳武也微笑着走进来,原本他想叼着烟进来的,但最后也罢了。他用眼角的余光留意着周水灵的表情,接着对张局微笑着道:“张叔叔好。”

    “呵呵,小武好。”张局仁慈地闲着道,并投去赞许目光。

    小武这个名称令他很不愿意听到,但是张局叫到也不好反驳,这使他有点无奈。欧阳武笑着向周水灵走去,道:“周经理好。”

    那个协议的趣事欧阳武还记得,他也知道他们付出的代价是多么的大,只是为了能成功,这点牺牲他们都忍了。他就着周水灵旁边的椅子坐下,眼中的余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她。

    “好。”周水灵冷冷地回答,目光里尽是不屑,但是内心还是那么的煎熬。

    “臭小子,我的老脸也给你丢了,你有点担当行吗?水灵都来得比你早。人家水灵从繁忙的事业工作中赶来,没迟到,你做了什么,却最迟出现。”王老爷子也看到周水灵的冷漠,打圆场道。

    “老爷子。”欧阳武知道老头子这份人,接着望一眼周水灵,笑道:“我负荆请罪,任由周经理处置。”

    “说什么笑老王,年轻人嘛,由他去。”张局朗声说道。

    耍嘴皮的男人更令她反感,换成别人,周水灵早已经离开,只是今天她知道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

    “欧阳公子让水灵愚昧了。”她还是那种表情,轻声说。

    聪慧的女人总是令男人欣赏与尊重,王老爷子欣赏的眼神没有逃过张局的眼,老王满口答应这次交易也并非全是交情吧。

    “周经理的语言总是那么精辟啊。对了,今晚我相信商谈的事应该由我们俩单独谈比较好,是不是?”欧阳武视线落在周水灵的面上,明显没看到一丝变化。将来都是自家婆娘,也总不能为难的。

    “臭小子,你懂什么。”王老爷子以为欧阳武还不知道除了合作之外的事,连忙道。

    “有人听过在浴足室谈大事的吗。”欧阳武利用站起身的动作,在周水灵耳边低声说。紧接着道:“老爷子,现在的年代做事情讲究的双赢,我们的事还是由我和周经理谈吧。”

    看来他以为她是有目的的,一种羞辱感令周水灵有一点冲动。他根本就不知道以她的能力,令桃花酒度过难关还是没问题的,就在于她愿不愿意这么做。

    “既然欧阳公子要谈的话,水灵奉陪。”周水灵扯出一个微笑道,就要看看他能吐出什么来。自从欧阳武跟了那个富家小姐,然后又和赵主任搞在一起之后,周水灵内心或多或少都有些芥蒂。

    只不过为了所有的所有,她也在乎不了这么多,而且她也很想快速培训芋头,能够独当一面。

    “这孩子,唉。”王老爷子望着欧阳武他们离开的背影,对着张局叹一口气道,“张局不要见怪,回去我会管教管教他。”

    “让他们多点沟通也是件好事,还年轻,少不了血气方刚的。”张局却不在意地说,他相信以水灵的性格,拿下欧阳武还是简单的。

    望到她已经恢复她以往的冷漠表情,欧阳武微笑起来,这样的表情纵然是冷漠,始终有一日也会再次揭下来的。欧阳武知道周水灵内心的想法,但是为了她,他也必须这么做,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愿意替周水灵受苦。

    “说吧。”周水灵只看了一眼他说道。

    “我想这次的事情不用这么焦急吧,目前以周经理自身的条件,桃花酒的难关根本算不了什么。”欧阳武望着周水灵的脸,他不知道何时起,已经不习惯看不着她的表情变化。只不过此刻还是没有变化,这张脸什么时候才会有一丝变化呢。

    “了解不多不要妄下结论,我的原则不会变,合作的事情待我想好再说。”周水灵冷漠的谈话中,从来不会多说出一句没用的话。

    “我答应。只是老头子他们那边怎么交代,估计也明白了吧。”欧阳武做好妥协的准备道。

    “放心,有我担当。”周水灵知道有些事情是要靠自己去做才是最踏实的。

    有你担当,这句话让欧阳武苦笑起来,高傲原来也是她掩饰自己的一种工具。

    往后的日子会令她刮目相看的,欧阳武相信他有这份福气,更有这个能力,名正言顺地拥有她。

    “臭小子,水灵都和你说了些什么,我可警告你,有半点委屈她,我都不肯过你。”王老爷子有点生气道。

    “老头子,这是我自己的事,我知道该怎么做。还是先说说我们今晚来实验室干什么的,搞得这么神秘。”欧阳武离开足下生威的时候,就给赵燕青带来这里。

    “你自己看看吧。”王老爷子指一指实验室中间摆放着的那具尸体道。

    这又是谁的尸体?欧阳武掀起盖着的白布,看到那尸体的头颅时,吓了他一跳。转过身对王老爷子身边的技师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还在寻找答案中。只是有一样东西证实了,就是他是细胞没有衰老死去的现象,而是正在慢慢转变,至于变成什么还不知道。”技师扶下一下眼镜道。

    细胞没有衰老死去?慢慢转变,岂不是和僵尸一样?这也太扯了。欧阳武有点嘲笑的道:“就差没变僵尸吧,真能扯。”

    “今晚在朝歌有人差点遭到怪物袭击,相信你很清楚吧。如今世界经济组织正要入侵我们洛南市的经济市场,这个时候才发生这些事,未免也太巧了吧。”王老爷子望一眼欧阳武道,然后转身离开这个实验室。

    这次病毒的事情欧阳武还没有什么头绪,一时半刻也找不到线索。这病毒与桃花酒的关系是什么?或者有,或者没。

    “好了,这里的资料你拿一份走,有什么事我会让老董通知你。明天是有个任务,你要小心对待,记住了,因为我再也不敢冒这个险。”王老爷子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牛皮袋向欧阳武抛去。

    “好吧,作为拥有最大巷口码头王老爷子,和老董不止是去支持一下那么简单吧。”欧阳武微笑一下,向王老爷子晃晃手中的牛皮袋后,转身离开。

    这臭小子还知道些什么,王老爷子虽然这么想,但也跟着笑了起来。钱没白扔了,这臭小子。

    不一会,欧阳武便打的回到朝歌了。朝歌并不是开通宵达旦的娱乐场所,凌晨2点就准时收场。他回到去的时候,服务员他们已经搞好卫生了。清新的空气,和空旷的寂寞令欧阳武感觉到一种陌生。

    ps:求月票,求红包,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