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215.回味无穷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先不说芋头这边如何玩坏中年警察那活儿的事情,且看看欧阳武这边的情况。根据搭好的线,欧阳武这次可是一路桃花盛开,这不,才走进这别墅,这里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西方复古风格,除了实木,还是实木。尤其是那个红木酒架,十分抢眼。

    “随便坐,大家需要喝点什么?”赵燕青引着他们几个坐下,扫视一下他们,笑笑问道。

    “姨妈,那些什么人头马、轩尼诗、马爹利、芝华士等,随便来。来你这里就是喝酒最好,其他都没兴趣。”绿妞倒是不客气起来,一脸喜欢地说道。

    “行,才做你姨妈多长时间,你这丫头啊,嘴/就开始刁/得/不得了,给你开一瓶芝华士吧。”赵燕青溺爱地看一眼绿妞,笑笑说道。这个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嗜酒哪一点学得比谁都还/刁,上次那瓶假的轩尼诗就是她一口喝出来的。

    “芝华士不会是上次那样吧,如果是的话,那就太扫兴了。”绿妞补充说道,然后脸上浮现出小小失落的神情。

    “死丫头,如果你要82年的拉菲,那肯定是假的,不过芝华士12年,我敢保证绝对是真的。”瞟一眼绿妞,赵燕青皱了皱眉,假装有些不高兴地说。

    等到把酒拿在手里的时候,绿妞对着那高贵银箔纸盒装潢盯着看了会儿,暗想这家伙度数其实也挺高的,应该有四十几度吧?不过这才有点喝头,不是吗?

    这娘们怎么对这些洋酒也感兴趣,欧阳武咽一口水暗道,这可是高度数的酒,女人一般都是喝点红酒比较适宜。

    “姨妈,我们就这样加点冰喝吧,不要兑绿茶了。我不久前还听别人说,在酒吧卫生间里面吐血的,就是喝这种芝华士兑绿茶给吐的。”绿妞将酒打开,望着赵燕青说道。

    喝芝华士兑绿茶吐血?欧阳武还真没听说过这种说法,他很少喝洋酒,要喝也是红酒,威士忌真的喝得很少很少,还是个学生嘛,还是啤酒居多。

    不过芝华士12年这里的人也并不陌生,这种酒在有点档次的酒吧和ktv都销售得很不错。而且很多人对喝法并不在乎,兑什么都可以喝,不兑也行。

    只不过喝过芝华士的人,都比较喜欢兑绿茶加冰块这种喝法。虽然都说芝华士12年口感温和,可如果兑上了绿茶,那就更温和了。

    其实,无论用何种方式饮用,芝华士12年,这一享有“苏格兰王子”美誉的高级威士忌,都能让人感觉到其特有的口感和风味,那是种酒质/饱/满/丰/润,并且独具水果馥郁芳香,口感尤其平和顺畅,总让人回味无穷。

    芝华士12年威士忌的特佳酒质,渐渐已成为举世公认衡量优质苏格兰威士忌的标准。芝华士12年威士忌,很多人都知道它的品质永远保持水准,从而成为有史以来声誉最高的苏格兰优质威士忌。时至今日,芝华士12年威士忌的名字,与世界卓越非凡共存。

    “这不行,喝一口你就知道一个感觉,那就是——烧。还是兑点绿茶吧,疯丫头。”赵燕青望一眼绿妞,说道。

    “个人口味吧,君若姐你自己动手吧,上一次和你喝的拉菲就不行。但是我姨妈这里的酒,肯定不会令你失望的。”绿妞没有理会赵燕青,把酒和酒杯推到钟磬面前便笑道。

    “就你/嘴/刁,我还是喝点红酒就好了,待会我还要开车送你们回去。”钟磬站起来,望一眼欧阳武说道。

    额,这眼神,这话语,老子就是非喝不可了?欧阳武暗表无奈,那天晚上喝醉的丑态还没有缓过来,这回又是这高度数的酒,让人怎么活啊。

    “那也是,欧阳武,你还愣住干嘛啊,难道要我姨妈亲自给你倒吗?”绿妞白一眼欧阳武,没好气地说道。

    这娘们什么意思,不挖苦老子会死?欧阳武对着绿妞腹诽起来,但是自己始终是晚辈,总不能让别人给自己倒酒,可是老子也是个客人,过门都是客啊,靠。

    “其实能认识郭总监已经很高兴了,至于这酒,我看还是免了,大家待会还有事情要做。”欧阳武只好站起来,抱歉地笑笑,望着赵燕青说道。

    欧阳武当然不可以直接说赵燕青是自己的老师,毕竟自己只是跟着王彩妮去学过几个晚上。只是这个老师无论是身材还是手法都异于常人,才令欧阳武特别深刻。尤其是那日在服装店,那简直就是**。果然,御姐还是大爱。

    “想不到你就是大家谈论的风云人物啊,我姐夫在电话跟我提过,你的事我会想办法,今晚我给你介绍个朋友,担保你的那件事没问题。”赵燕青友好地笑笑,并没有因为绿妞没有介绍而摆什么架子,反倒还很和谐地对着欧阳武说道。

    幸好这老师也没有点破,欧阳武在心里暗道。

    没过一会,绿妞他们便喝开了,几杯酒下肚,话儿也便多了起来。

    很多时候爱情是没有道理并且不可理喻的,明明知道欧阳武有了另一半,自己还要这么执着,真是不可思议。以自身这么优秀的条件,大可不必贱卖自己的爱情,可是自己对他的感觉是实实在在发自内心的情感触动。

    爱情,多么高尚又廉价的东西!钟磬不由得心里问了自己一句,现在对欧阳武只是暗恋吧?或许,也算是爱,又或许,只是一种特别一点的迷恋。

    “真的不能再喝,楚楚,赶紧去洗个脸吧。”赵燕青看着因为喝了酒而满脸红霞的绿妞说道。

    这点酒还不算什么,相比起那晚大口大口地喝,这只是小儿科。不过确实也喝了不少,欧阳武也感觉到自己此刻头重脚轻的。

    幸好赵燕青开口制止了,不然在这样喝下去,自己恐怕再次/抱/起/钟磬/狂/吻,或者更加严重也会发生,欧阳武深信自己的酒品。想到这里,欧阳武不由得瞟一眼过去,看到钟磬的时候,他还是那样砰然心跳。

    红/霞/纷/飞,眼神/迷/离,肤色更是白里透红,更要命的是,起伏的两座山峰如今像/呼/之/欲/出一样,欧阳武喉咙痒痒,只好/蠕/动/一下,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如果这个时候把钟磬给那啥,该多好啊,欧阳武忍不住再次意yin 起来,再次后悔当初没有把她按倒。这男人啊,就是得不到的,永远觉得最好的。

    这双炽热的眼神怎么能逃得过赵燕青的法眼,她望着欧阳武不由得笑了起来,这男人啊,永恒不变的,是喜欢那些年轻活力的美女。

    “姨妈,人家还没有喝够嘛。”绿妞傻笑一下,然后继续为自己倒满一杯,接着喝。

    “傍晚的时候还得去接一下那谁呢,不许再喝了。钟磬,你帮我一下,把这丫头弄到里面去。”赵燕青拦住绿妞,然后对沉浸在自己思想境界的钟磬说道。

    可是钟磬的脑袋也已经旋转起来,眼前所有的景象都已经失去重力一样,望一眼赵燕青,笑了笑便倒在桌面上,不省人事。

    “让我来吧,我力气大。”欧阳武赶紧站起来,和赵燕青一起扶住绿妞,可是绿妞也是有功夫底子的,力气蛮大,欧阳武和赵燕青费了好大劲才拉住。

    在这一番、拉、扯、中,欧阳武无意中看到弯着腰的赵燕青那两团雪白,又一对够大够圆的雪白,吐一下舌头,他便幻想起用手、揉、的滋味。

    突然间,绿妞猛地动一下,欧阳武才回过神,发现自己/嘴/角险些滴下口水来,这足可以/淹/没/一切男人的/沟/渠,确实/销/魂/不已。

    “姨妈,我还要喝,还要喝。我心里难受,我要喝。”绿妞似乎醉了,不知道是醉在那种失落的回味,还是最在那种单相思的苦楚。

    你这娘们谁敢要,不过看在你是我那啥的情分上,老子就不挖苦你,要是下次你再让我在领导面前下不了台,你就等着后悔,欧阳武对着绿妞腹诽起来。现在他的心也流淌这一种快gan,绝对不是落井下石那种,而是将一个难//缠/的对手/折/服那种。

    “姨妈,我忍不住了,我要吐了。”绿妞说完便吐了起来,一阵/刺/鼻的酒味马上刺// 激/到欧阳武的鼻子。

    这两个娘们今天怎么啦,都喝得那么多,绿妞这丫头喝多了还有点理由,这钟磬干嘛喝这么多,还真搞不懂。欧阳武皱着眉头,停止呼吸一下,在心里暗道。

    “真是个傻丫头,吐出来就好了。”赵燕青/俯/下//身//子,给绿妞轻轻/拍拍/背/部,苦笑道。

    可是这一俯身却令欧阳武血//脉/膨//胀,赵燕青的/衣/领/空/下一大片,让里面的东西毫无/遮//挡//地//暴//露//在他面前。rou色的文 xiong,紧紧/包/囊/这一对呼之欲出的小白兔,就凭视测,绝对有34/d。难怪这么/风//韵,原来有人间//xiong器啊,欧阳武忍不住/咽/口水在心里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