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214.好好教训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警官,你待会也要好好疼我。”叫lucy的西域女说着眉眼翻飞,笑着/蹲/了下去,停在胖警察/下/面,对着那/根/挺/立/在从草的东西开始、伺、候。

    其他几个人自然也是同样的技能,都慢慢为这些披着羊皮的狼/伺/候。

    就在他们都走/光/的时候,中年警察回来了,手中拿着几个盒子,满脸///淫//笑地走了进来,还刻意锁上门。并且自己///脱///到只剩下一条nei裤,并且拿着手//铐//向周小凤走来。

    这个中年男人和其他警察不一样,虽然是稍微偏胖,但是看起来挺壮实,尤其是剪了个板寸头,显得十分精神有力。但是周小凤眼前此刻的他,和/禽/兽/没有什么两样

    拿着手/铐/的他每走近一步,周小凤就感觉多一份危险,周小凤死死抓住旁边的铁护栏,捍卫她自己最后的地盘。

    中年男人突然对着周小凤笑说:“整得像个/雏/儿一样,你演得不错,确实已经引起我的胃口了。”

    “呸!”周小凤啐他一口,老娘还用得着装!周小凤内心的/羞/辱/和同归于/尽的念头已经到了/巅/峰,立即往前一冲,不要命死的撞向中年警察的面门。

    中年警察料不到周小凤会这样做,来不及闪躲,面门硬是被周小凤沉重撞上了,鼻血立即流了下来。

    周小凤也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一阵阵发麻,完全的头重脚轻,踉踉跄跄的,险些站不住。被撞得不轻的中年警察痛苦地捂住鼻子,暴怒地吼叫一声。

    这一声吓得周小凤直接软倒在地上,眼前的景象已经开始模糊了。而在隔壁的胖警察和lucy也明显被吓个不轻,立即停止了/翻/云/覆/雨,跑了回来。

    那个胖警察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到中年警察流鼻血和/暴/怒,第一时间就走过来提起周小凤骂道:“妈的,biao子!居然敢惹恼我们老大,是不是想死!”

    “把她/拷/在凳子上面!”那个中年警察捂住鼻子,摇了几下头大声说道。

    听言,胖警察立即捡起地上的/手/铐,二话不说把周小凤/拷/在凳子上面,害怕不牢固,将周小凤的脚也/拷/住了。

    经过这么一撞,周小凤感觉到自己浑身无力,虽然在/挣/扎,但是显得那么的徒劳。胖警察在怒视这周小凤破坏他们的欢乐,但依旧沉默等待着中年警察的发话。

    “他妈的,给脸不要脸!给她灌一杯//听//话//水!”中年男人揉了好一会鼻子才说道,此刻手上已经鲜血淋淋。

    听言的胖警察立即从桌面上拿过那个棕色瓶子,拧开盖子,就捏开周小凤的嘴巴,想倒那些/液/体/进来。

    可是周小凤咬紧的牙关最终还是被/撬/开了,几滴淡如清水的东西已经落进了周小凤的肚子里面。

    “这位警官,要不我替她/伺/候/你们两吧,随便你们//玩//弄,好不好?”lucy突然走上前说道,不知道她是出于同情还是其他,这是周小凤唯一听到的帮助。

    而周小凤投去感激目光的时候,明显看到西域女那种怨恨的眼神,可能是怨恨周小凤破坏了她们的/交//易,激恼这些警察,会影响她们被放出去的时间。

    “滚开,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老子今天就要好好教训这个女人,看她怎么傲!”中年警官大声喝叫着说道。

    他走到周小凤身边,粗/暴地想/扯/掉/周小凤的比/基/尼//文//胸,恨恨地对着周小凤说:“老子会让你死心塌地地/伺//候/我!。”

    然后才对身边的胖警察说:“你们到隔壁房间去继续玩你们的,老子可要好好收拾她。”

    胖警察听言,脸上凝重的神色自然放松了,立即浮现那种/兴/奋,拉着lucy,一边往外面走,一边示意她伺候他那根由于刚才事件而导致/松/软//下来的东西。

    房间很快就剩下周小凤和那个中年男人,除了两人的呼吸,等待周小凤的,却又不知道是什么/兽///行,或许是灭顶之灾。

    周小凤用力/挣/扎了几下/拷//在凳子上面的手//铐,除了冰凉的疼痛之外,毫无作用。而站在一边的中年警察则像饿狼一般看着如同食物的周小凤,嘴角浮现出//淫//邪//的笑意。

    周小凤不知道所谓的听//话///水//是什么,但是周小凤的脑海开始昏沉起来,视线也开始模糊起开。周小凤极力让自己清醒着,但脑海中的倦意越来越沉重。

    “待会你就好//受/了,嘿嘿……”望着周小凤的中年警察贼笑几声说道,便开始扯下他身上仅剩的nei裤,一步步靠近周小凤。

    如果可以用眼神去杀人,周小凤想这个警察已经死了多次在周小凤的仇恨目光之下。只不过现实还是现实,周小凤的/挣/扎/依旧是好好作用,视线的模糊更加严重。

    很快中年警察就一/丝/不//挂,他//狞//笑着走过来,抓着周小凤的头发,用臭烘烘的嘴巴贴着周小凤的脸说道:“药效很快就起作用,先让你//吹//箫//呢,还是先让你//享////受//哥哥疼爱呢?哈哈……”

    “呸……”啐他一口之后,周小凤用力别过脸,尽管头皮传来一阵阵针扎般的痛。

    “让你//嘴////硬,老子让你知道什么是后悔!”中年警察此刻的脸有些愠怒,他/粗//暴//地推一下周小凤的头,然后蹲下去解开周小凤的脚上的/手//铐,又想直接//扯//掉//周小凤/下//面/最后屏障的//比//基/尼。

    “畜//生,你还是人民/警/察/么!”周小凤紧紧夹/住/双tui,愤怒地骂道。

    “少他妈废话,人民警察不是男人吗,没有几把吗。”中年男人说着用力/掰/开//周小凤的双tui,整个//身/子往周小凤/压/来。

    越/挣/扎/脑袋里面越空白,到最后周小凤只看到这个男人的脸在晃动,只感觉到/浑/身/无力而/发/热。

    周小凤想,这次完了,刚出虎/穴,又落在/狼/窝,周小凤这人怎么这么倒霉。如果可以向古人那么容易咬舌自尽,周小凤他妈的一早就自尽了。

    “哈哈,说不定还真是个/雏/儿,嘿嘿……”中年警察、淫、邪、地笑了笑,翻手覆盖在周小凤的、胸、前,并用臭烘烘的嘴巴、吻、着周小凤的、脖、子。

    恶心的感觉传遍在周小凤的每一个细胞,周小凤的胃在翻江倒海,周小凤无力作、挣、扎,任凭这只。畜。生。的嘴。巴在。身。上。乱。供。

    “哥哥今天让你/尝/尝/鲜,嘿嘿。”中年警察说着,突然放开了周小凤,拿过桌面那个如同鸡蛋一般的东西在周小凤眼前晃动。

    “这可是好东西,很多女人都/爱//用,嘿嘿。”说着中年男人不知道按了哪里,顿时传来嗡的一声,这个鸡蛋般的东西就整个有频率地跳动起来。

    “将这个东西/塞//进去,你就会感觉到天堂原来是这么美的。”中年警察说着,就用这个东西滚动在周小凤的身上,令周小凤浑身起鸡皮疙瘩。

    当那个东西越来越接近/敏//感//地/带/的时候,令周小凤更加难受,但是周小凤昏沉的大脑提不起半点力气。

    “是不是很想我/塞//进去呢,嘿嘿……”中年警察//玩/弄/着这如同鸡蛋一般的东西笑着说。

    “呸……”周小凤用尽/全/身/力气啐一口,便觉得/浑//身//瘫//软,恐怕就任由这个//畜//生//处置了。

    “待会你就会求着我给,哈哈。”中年男子狞笑起来,将周小凤的手铐也打开,一把周小凤放在桌面上面。

    看来这次死在这里,周小凤绝望地闭上眼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粗暴的踹门声传来,接着传来一阵、、骚、、闹、之、声。

    听不清那些吵闹之声,但是周小凤感觉到有人把衣服盖在她身上。温热的水也落在周小凤的脸上,让她疲惫的大脑总算有点精神。

    “废了他老二,now!”粗/暴/的吼叫声充斥着周小凤的耳膜,这可是芋头的声音,周小凤睁开迷蒙的双眼,似乎看到一头/暴/怒/的狮子。

    “大少,周小凤知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中年警察/跪/在地上,不停地求饶说道。

    “我的女人你也敢动,不要你命算是对你仁慈了。”芋头冰冷地说道,然后竟然有些怜惜地望了周小凤一眼。

    这一定是错觉,周小凤在心里告诫自己,虽然周小凤不知道刚刚一刻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芋头是怎样出现,但是一切都像在做梦。

    “大少,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毕竟这人是在会所拉回来的。”中年警察虽然在求饶,但更多是希望芋头搞错了,一个高官关系很多的人呢,怎么会和/夜/场/女人有关系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闻言,芋头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用冰冷调儿说道。

    “我……我……”中年警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得一阵结巴,但明显感觉到危险,尤其是刚刚出去吃了、、伟、、哥、而、挺、、立、的家伙,说不定难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