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213.国外大洞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周小凤知道他们绝大多数不是为周小凤欢呼,而是为了那几个篮球bo 霸,有些人还不定往舞台挤过来,不停把钞票往台上扔,口中大喊着/脱/脱/脱。

    这几个人越跳越/浪,第一把鞋子甩了出去,跟着扔掉紧紧披着披肩,立即浑身只剩下透视一般的rou色nei衣。

    所谓的西域bo 霸剩下这么一点衣物,将她们的优越立即展现出来,高/挑的/身/材,雪/白的/肌/肤,汹/涌/的篮球,魅/惑/的蓝眼睛,加上不停做/互/动,令那些男人更加疯狂。

    台下的/疯/狂/让她们更加/肆/无/忌/惮,颤/抖/的那对篮球不断上下左右晃动,好像随时会掉下来,滚到台下一般。

    到最后,西域bo 霸更是/疯/狂,将nei衣也/脱/掉/扔/了出去,台下即时/骚/动起来,加上她们/做/着不/堪/入/目的动作,场面一度/失/控。

    生活到底是有多/隐/晦,才能将这些人的面目给/爆/发/出来,显得那么的道貌岸然。

    只是令所有人都来不及料到的事情,就在他们为之/疯/狂/的瞬间发生了,而周小凤一直捍卫的尊严也被/折/磨/掉,人生也一度陷进了低迷。

    就在台下一个男人/闯/上台,配合着西域bo 霸做那些不/雅/动作表演时,那帮潜伏着的警察就如虎似狼地冲了上来,立即把她们/摁/住。

    这可是第一势力保护着的富豪会所,谁有能会想到被警察围剿呢。所以底下那些客人像炸了窝似的,乱纷纷,都作鸟兽散。

    周小凤被/反/剪/着胳/膊,摁/在舞台,所幸的是,周小凤并没有像几个篮球bo 霸那般/赤/shen/果体,任由那些警察故意揩油,甚至用/电/棒//捅/她们的/下/面。

    周小凤不禁默然想,“很多人的本质都是一样,只是披着的衣装不一样罢了。这混乱的红尘,多少人在纸醉金迷的**里面悬浮跌沉。迷途又好,虚荣也罢,都是/寂/寞/空/虚/冷/惹/得/祸。”

    西域两个bo 霸被警察/捅/了几下,居然还/厚/颜/无/耻/地配合着/呻yin起来,这可足够令人倒胃口。

    这俱乐部虽然是富豪会所中,但法人自然是朱坤着个经理,自然是跑不了。

    在俱乐部,就这样,她们被一窝踹,当然少不了一些已经醉倒或者是/逃/脱/不掉的客人,都一一被带回派出所。

    令她们意外的是,在派出所里,还有刚毕业出来的小警察,用学院派的语调来骂她们:“你这些只会过着/腐/败/奢/靡生/活的/人/渣,简直就是社会的败类。”

    这骂声在这些混江湖的人面前,招来的自然是/嗤/笑。

    不过朱坤却不一样,窝囊着的那一肚子火气,像/鞭/炮/一样,一点就燃:“戴个大毡帽,披个狗腿衣,就想爬到老子头上作福作威。骂我们是人/渣,你倒是块好料?妈的,就一/傻/逼。”

    “说什么呢你!”那个小警察被/噎/得满脸通红,指着朱坤说道。

    这下子朱坤更加恼了,挑衅着说:“年纪轻轻就耳聋耳背了?是不是/打///炮/多了,你这小娘们似的得了/肾/亏。妈的,爷们儿再说一次,你他妈的是个/傻/逼!”

    听言,周小凤不得不在心里叹气,这个朱坤的混蛋脑子可是灌水了,就算他有后台,这么一骂警察是/傻/逼,也不要这么牛叉好不好。

    小警察自然是吞不下这口气,抽/出电/棒/就想上前教训朱坤,却被其他警察拦住了,人家拉着小警察的人笑呵呵地说:“现在可不是旧社会,还用武力解决?脑袋生来摆设?一会录口供的时候,先写一条,这下/三/滥用/污/言/秽/语/侮/辱/警察。”

    “我//靠!!”朱坤听到这个老谋深算的人那番话,恨不得用头撞墙。

    这下子小警察便得意起来,将骂/骂/咧/咧的朱坤带去录口供,而周小凤和篮球bo 霸也被带到另一个审讯室。

    这些警察傲然的目光,可谓嚣张,出来这么久,还没有给西域bo 霸她们任何衣物,幸好周小凤还有披肩和比基尼。但刚刚同样遭到关在一起的那些人/色/眯眯的目光。

    “你们四个是/跳/脱/衣舞的卖yin女?”其中一个中年警察埋头写笔录,默然地问她们。

    “我不是!”周小凤感觉被轻蔑,只好用力去反驳。

    “不肯承认是吧?”他不屑地说,“等你们的人把你们供出来,还是你自己坦白从宽?”

    “不是就不是!我还怕别人把我供出来?!”周小凤有些发怒。

    “好,你们几个可以审讯了。”中年警察对着站在身后的那几个警察/邪/魅/地笑了笑说道。

    听言,后面几个警察立即走上前,将帽/子/脱//掉,甚至开始//脱//衣。

    看到这个景象,周小凤内心有些惊慌,他们该不会做……越想越怕,周小凤忍不住望向几个bo 霸,可是她们竟然向警察讨/好/地/媚/笑,还时不时地//勾/引/一般//抚//摸//她们自己的//硕//大//双//ru。

    “你们该不会……”周小凤看到这个警察居然会和ji女搞在一起的情景,不禁悲从中来,哽/咽/落泪。

    “嘿嘿,小姑娘是才出来混的吧。”走在为首的那个微胖的警察一边//脱//衣服一边//邪//魅//地望着周小凤说。

    “呸!”周小凤忍不住啐了一口,这可是为人民服务的好警察?周小凤往后退了退,撞上金莉带过来的那个篮球bo 霸。

    “别嘴/硬//了,无非就是和个/避/孕/套//做//一次罢了。而且你这样和他们/硬/碰/硬,迟早吃亏的,有什么时候是民斗得过官的。”伸手扶着周小凤之后,这个女人出口劝导周小凤。

    “出来做,哪有放不开的。和这些警官好好享受一次,签个字不久没事了,几天后又可以出来赚钱。”另外一个蓝眼睛的篮球bo 霸也用标准的国语附和说道。

    “是的,我们已经是这里的熟客了,每次进来都是这个规矩。免费一次也亏不了本,主要是可以尽快出去赚钱,并且这些警察也会睁一眼闭一眼。”扶着周小凤的那个女人,轻轻拍一下周小凤的肩膀说道。

    “哈哈,那这位小姑娘今晚就给周小凤来审讯吧。”一直在埋头写笔录的那个中年男人这个时候站了起来,狞笑着说道。

    “老大不是一向喜欢外国/大/洞/吗?这回是不是想享受一些/嫩/咧。”走在为首的胖警察站住了脚,笑嘻嘻地回头说道。

    “按照惯例,只要lucy进来,必定是老大享受的,小姑娘,这可是你的福气。”另外一个警察立即附和说道。

    天呐,这是什么世道啊。周小凤不敢相信地望着眼前这几个人,这可是人民公仆?居然会做这种/勾/当?周小凤脑袋开始尖锐的痛,眼前的景象似乎也天旋地转。

    胖警察已经///脱//得一/丝/不/挂了,他邪/魅/地笑着,往周小凤这边走来,周小凤一步步退后,直到/抵/住/墙壁。

    但是胖警察就要走到周小凤面前的时候,突然转了身,搂住一直站在周小凤旁边的西域bo 霸,并且哈哈大笑地说:“哈哈,这个小姑娘装得像//处///女//一样呢,老大待会可是要温柔点哦。”

    望着胖警察那一身//肥//肉,完全不像训练出来那种肌肉强壮的男人,而是像一头猪,为此周小凤浑身起鸡皮疙瘩。而那个被她选中的西域女眼神自然是流露出一丝丝/失/望,不过她表面还是表现得很高兴的样子,并且熟练地伸/手/去/玩//弄/一直/萎/缩/在那肥肚子下面的那/根/似乎看不到的东西。

    另外两个警察也已经///脱//光,走向周小凤身边的女人,和另一个西域女,他们一边狞笑一边熟练地//挑///逗//着,像是//交//易//过多次一样。

    那个他们口中的老大,中年男人站了起来,阴/翳/地望着周小凤笑了笑,然后又望了望另外几个人才说:“你们好好审讯,我先出去拿点东西。”

    “好的,老大你放心。”胖男人笑了笑回答,然后揉捏着西域女xiong前那对大如篮球的面团接着说,“lucy,周小凤老大可是说你的技术很/棒,水/也很多,这次可要到我好好/享/受。”

    “嗯,警官也很/棒,lucy一定会好好/伺/候/你的,我们这就到隔壁去。”西域女/接/过/避/孕/套,用/嘴/巴/熟练/地/咬/开,眼神一勾,令那个胖警察立即一个//颤/抖。

    另外几个女人也是和警察、/勾/搭/着,周小凤孤独地躲在一角,看着这周小凤无法想象的画面,落泪。同时,周小凤内心中的那种理所当然也渐渐消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