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212.强劲有力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听言,金莉的脸一下子吊得老长,眼睛里寒光四射,恨不得将周小凤、肢、解。看样子她把周小凤当、情、敌了,而且也看得出她是喜欢朱坤的。

    “看来这三天你学的东西也不少,周小凤还真以为你像行政部那边说像跑进狼窝的小白兔呢。不过三天,一个人能改变的也不少!”金莉恢复了/轻/蔑/的神色,带有些/讽/刺/的语调对周小凤说。

    “小凤才出来,小毛孩一个,什么事情也不懂,很多事情还要你带着她,小凤还不给金姐敬酒。”朱坤似乎看得出周小凤两人之间的火药味道,用眼神怪责着周小凤说道。

    “人家还不一定说要去/公/关/组呢,你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这杯酒还是明晚过后再说吧。”金莉还没有等周小凤说话,就站起来,扭/着水蛇/腰/往外面走去,连朱坤给她弄好的羊排也没吃。

    见金莉转身离开,朱坤有些尴尬,但是也没有说些什么,交代周小凤一下,就去埋单送周小凤回家。

    到家之后,周小凤用短信预约了银行提款,然后和老妈谈了一下,就睡了。

    第二天收到芋头的短信,说要看周小凤跳舞,周小凤没有理会他,和老妈去银行取钱,把那些高利/贷还了。忙完这些,已经是下午了,去医院看了一下老爸周大斌,周小凤就直接去富豪会所。

    去到俱乐部的时候,朱坤告诉周小凤,金莉的客户推迟到明晚才过来,所以今夜跳完这最后一场,而且今晚有个特别的活动,周小凤的跳舞节目被安排到凌晨。

    更加重要的是,朱坤居然还领两个篮球、bo、霸、一般的外国女人进来。那两个女人牛/逼/哄哄地瞄了眼周小凤,那样子可真够不可一世的。

    “这几天生意还可以,上面决定搞个活动,让客户玩得更加开心。所以小凤你辛苦点,今晚和这些外国友人相互配合一下,同台演出。跳完下来,我请你们吃夜宵。”朱坤表明意思之后,一脸笑嘻嘻地和周小凤说。

    “可是当初我进来跳舞的时候,可是说好不用和别人同台跳舞的。”说完周小凤故意画着指甲的颜色,不理会朱坤。

    “小凤啊,你这可得要融进我们会所的大家庭。这做生意嘛,哪能是说一就不二那样呆板呢。为了公司利益,我们都得灵活变通,这样大家才会有好处。其实同台也没有什么,你们各有风情,互不干扰的。再说了台费会所不会少了你们的,你就当送个人情给我,怎么样?”朱坤用手把周小凤的脸掰过来,对着周小凤说。

    周小凤哼了哼说:“这都赶鸭子上架了,小凤还能说什么。坤哥,以后这样的事情要提前和小凤说明白,可不能说狗来狼,反复无常吧。”

    “行行行,下次一定和你说清楚。这下你们可以撑住场子,今晚来了不少新客户,就看你们了。”朱坤见周小凤答应,马上许诺说道。

    只是,朱坤还有个更过分的要求,那就是让周小凤穿着比基尼跳钢管舞,而那两个外国女人,则是跳/脱/衣舞。

    听到朱坤给周小凤安排的是比基尼钢管秀,周小凤立即就有点排斥,一旦查/黄/的话,也不晓得会不会被警察拉去派出所。

    而且最近洛南市一直在严打,所有会所酒吧都成了重点盯防对象,昨天周小凤还听到一个小姐妹说其他会所跳/脱/衣/舞的女人被/关/了进去,要么就是罚款,要么就是遣送原籍。

    在这风声之下,很多场子的生意都冷清了不少,虽然富豪会所有保护伞,生意不受影响,但是在这风口浪尖上,朱坤竟然要搞比基尼钢管秀,太明目张胆了吧。

    “坤哥,这可不行。现在形势可不好,警察都会查看,而且小凤没有答应过你们要跳这种舞蹈。加上现在起劲地扫/黄/打/非,搞得太明目张胆,说不定会树大招风,得不偿失。”周小凤反驳着说道。

    “你不想跳,就不用找那么多借口。”朱坤脸色拉了下来,根本不当一回事地接着说:“严打也就个把月,再说都过了差不多一个月,该封的都封。就算有警察轮流值守,这个时候也人困马乏,哪里管得了我们。你就把心思放在跳舞上,其他我会安排好。跳一场,台费加三倍,那钱可不少了。”

    “我不跳。”周小凤还是坚持原则。

    “你跳比基尼又不、涉、黄,怕什么?不是都说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我安排。来这里上班的,都是拿钱的买卖,很多女孩子抢都抢不到。亏我把你当兄弟,拉你一把,特意让你和人气最火的西域/bo霸/做两后压轴。”朱坤说着,有些来气,那语调像恨铁不成钢一样。

    不过朱坤这番话令周小凤犹豫了,经济社会,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钱的/诱/惑/力太大,并且作用也太大了,所有人都无法摆脱它的控制。

    考虑再三,周小凤答应了朱坤上台。

    在朱坤神色高涨地走开之后,周小凤就换上他们准备好的比基尼。第一次穿比基尼跳/钢/管/舞,感觉芒刺在背,很不习惯。

    这时朱坤跑进来问周小凤准备好了没有,周小凤木然地点点头。见周小凤不习惯,他点了根烟给周小凤,拍一下周小凤肩膀说道:“小凤,你上台之后莫要紧张,尽量放开,能多火/辣/就多火/辣。记得把场子的气氛搞起来,因为今晚场子会有几个重要的人物过来。给那些花钱的祖宗弄点猛料,让他们瞧瞧你的厉害,争取一/炮/而/红。”

    “行了行了,别啰嗦。”听着朱坤着话语,周小凤有点厌烦,周小凤又不想红,至向低调地完成这个协议。

    “行,你拿着这个。偶尔间和他们互动一下,尖叫。”朱坤递过来一个蛇形耳麦,说道。

    周小凤翻了翻白眼望着朱坤,这个男人到底是想干什么?

    但是朱坤却没有理会周小凤的不满,笑着说:“小凤你可是天生尤物,尤其在钢管上。我见过这么多跳舞的女人,你是最好的一个。身材凹凸有致,饱/满/欲/滴,柔软得像蛇一样。只要跳起舞来,狂/野/而/妩/媚,有一种超/越/风/骚/的味道。经过今晚,保管很多男人为你热/血/沸/腾,包括我。”

    还没有等周小凤理会出朱坤这番话是好还是坏,金莉就进来了。她自然是听到朱坤的话,便恶狠狠地瞪了周小凤一眼,有点酸溜溜地说:“看得出男人都喜欢小凤的、骚、啊,我说呢,在场子里的、狐、狸、精,哪能、不、骚,不然怎么/勾/引/男人,获取所需呢。”

    看来这次金莉和周小凤的梁子算了结定了,还是钢筋水泥的。只是周小凤觉得可笑,金莉也是混过世面,年纪一把了,还像个/雏/儿/一样,醋劲十足。

    跟着金莉进来的还有一个女人,应该是和周小凤一起同台跳舞的。那么说这一场有四个人跳,包括那两个篮球bo霸。

    这个女人也不简单,浓/妆/艳/抹,穿着更加//暴//露,只是简单的真空透视装,下面更是黑色渔网吊带/袜,那个神/秘/的地方更是半/遮/半/掩,欲盖弥彰。

    这种舞娘应该就是跳/脱/衣艳舞的,台费定然不少。听小姐妹说,她们吃的苦头也不少,有时候要在脖子拴住铁链,有时候要做某种m///l/的动作秀表演,更惨的就是甚至会遭到/鞭//打,被台下那些男人随意揩油,毫无尊严。

    “怎么回事?不是说什么两后同台不/涉/黄/的吗?”周小凤问朱坤。

    “嗯,这个又不是让你/跳/黄。这样西域两个,国内两后,让顾客彻底沸/腾,到时候我们会所想不赚钱都难。”朱坤说着有些兴奋,见周小凤还是忧心忡忡,便说,“你跳你的,别的你不管,我会有分寸,不会让你吃亏的。”

    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周小凤也无法退避,只好打起精神,跟着那几个篮球/bo霸/走了出去,迎接这场/疯狂/激/烈/的夜宴。

    酒吧的音乐向来都是重金属摇滚,每个节奏都是强劲/有/力,震撼人心。周小凤这身火红的比基尼,在昏暗的空间尤其/鲜/艳。

    和几个篮球/bo霸/一样,踩着猫步,扭/腰/摆/tun/地上场,令台下那些已经流露原始/野//性/的人响起尖叫沸腾起来。

    听到这些欢呼声,篮球/bo霸/们的脸似乎扭曲一样,都夸奖的/扭/动/腰/肢,惹/得//胸//前/的那对东西不断//颤//抖。

    看到这里,周小凤/魅/惑/地笑了笑说:“give me a man,i miss you。”顿时人/涌/如/潮,周小凤跟着音乐渲染气氛地大声叫喊,“everybady,go!”

    说完周小凤在灯光纷乱的舞台中 央 跳了一段热舞,才抓住钢管,上杆,飞旋,侧挂,下滑等,惹得台下观众一阵阵呐喊。

    ps:求月票,求打赏,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