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211.都要耍够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此刻周小凤开始咒骂自己是个/ji女,对自己充满了厌弃,但是恨天恨地也改变不了事实。

    还在策马奔腾的芋头没有任何怜惜,伏在周小凤的颈间,冷笑着说:“得到了你的/身/体,我还不甘心,迟早有一日还要得到你的心。”

    周小凤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没有理会芋头说些什么,只是希望这痛楚能够快点结束,然后拿钱走人,与这个人再无瓜葛。

    不知道过了多久,芋头才瘫软在周小凤的身上,周小凤想推开他,但他却抱紧周小凤,周小凤擦了一下眼泪,假装笑意说:“我们的、交、易除了你前一刻的、卑、鄙、占、有之外,就剩下那一个月的协议,其他再无瓜葛。”

    “是吗?”芋头有些慵懒地反问。

    “是的,你拿到了你想要的,周小凤拿到了周小凤需要的,一个扮演、嫖、客,一个扮演、妓、女,进行了一场可、耻、的、交、易、罢了。”周小凤决然地说道,面对这样的男人纠葛只会害了自己。

    “闭嘴!从来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我们的游戏才是刚刚开始。”芋头似乎有些生气,但是看到。床。上那一滩血红,继而恢复了他一贯的傲气和轻蔑。

    “钱买不到任何东西的。”周小凤可悲地回敬一句。

    “拿了钱,滚!”

    听罢,周小凤迅速穿衣,带着疼痛走人。

    只是临出门的时候,芋头却说:“在会所混,你最好自己小心点。密码是那次生日会,额外的五万当时奖励你惊艳的。脱。衣。表现。”

    周小凤不知道这话里面有什么含义,但是周小凤至少不会相信有关心在里面,毕竟去会所跳舞是他在协议上面要求周小凤去做的,或许此刻他还想着如何在会所折磨周小凤的把戏。

    走出了酒店,拿着手中的卡,周小凤心里有些沉重,又有些像卸下包袱的、解、脱,然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母亲说钱已经筹够了。

    然而回家的时候,却令周小凤意外见到朱坤守在门外。

    见到朱坤的时候,周小凤确实有些意外,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倒是朱坤声若洪钟,嘎嘎地笑说:“周小凤,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后台,不简单嘛。今晚是周小凤喝多了犯浑,向赔个礼,吃个夜宵怎么样?”

    听罢,周小凤在心里嗤笑,冷嘲热讽地损他说:“吃个夜宵是没问题的,但你也知道自己犯浑?”

    朱坤可能料不到周小凤会这样说,被噎得脸红脖子粗的,好一会才说:“这不都过去了?那么一段小事咱们就甭提了。就当是我对不起你可以吧,你就大度点,不计小人过,成不成?”

    “都已经答应你去吃夜宵,就没有想过去计较那点小事。”周小凤将视线移到远处,接着说:“其实做得了这一行,就预料着这种事情会发生。再说了你是我顶头上司的上司,和你斗气还不是狗咬狗一嘴毛,搞得多没意思。”

    听言,朱坤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将副驾的车门拉开,示意周小凤坐进去。在车上,朱坤问周小凤这附近有什么地方吃夜宵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周小凤翻着白眼告诉他只有路边大排档。

    最后朱坤把周小凤带到一个烤羊排的小店,要了一个烤羊排和两打啤酒,说要介绍个朋友给周小凤认识。周小凤只好跟着进去,坐下来,应付着和他喝了几杯。

    和朱坤猜猜拳,闲聊几句之后,他突然很严肃地对周小凤说:“小凤啊,夜场。乱,鱼龙混杂,你一个女孩子没有人罩着,很容易吃亏的。以后有啥事,你就把我当兄弟,我会罩着你。”

    “我不会听错吧?虽然去跳舞才那么两三天,但坤哥可是声名在外的。”周小凤笑了笑,提防着说,“怎么忽然间变成了兄弟,是不是打什么主意?”

    “哈哈……我承认我一直都不是什么好鸟,也不会做什么好事。”朱坤听罢,大笑一下。

    “那你是什么目的?想泡我小凤?我可是有后台的。”和朱坤接触了一会,周小凤还是要小心应对。

    “等我泡的女人海了去了,奶、子、大,屁、股、圆的,排队都排三条街,还、轮、不上你。我还不是看上你着牛脾气挺对胃口的,而且也怪不容易的,就帮这点,就这么点意思,你可别想歪了。”

    “想不到坤哥还这么仗义,看来小凤是小人心思了,那还得谢谢坤哥。”听完朱坤这些话,周小凤提防的心稍微放松。

    和周小凤碰一下杯子,朱坤豪爽地笑说:“谢什么呢,这么见外,咱们以后就是兄弟,不说这个。”

    和朱坤喝酒猜拳好一会,他那个所谓的朋友才出现,是个徐娘不老,风韵犹存的女人。

    这个女人周小凤见过一次,听场子里那些小姐妹说,这个女人叫金莉,传言一直想和朱坤。搞。在一起,也是富豪会所夜场。公。关。部门的最有权力的主任。

    如果说御园富豪会所是以豪华奢侈顶级配置和一流的装修来,吸引那些有钱富豪蜂拥而至,那就大错特错。

    能让那些有钱爷们天天捧场的唯一秘密武器,也是会所公开的优越,那就是会所有一个强大的。公。关。部门,是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国外一流的美女汇聚在这里。

    所以说。公。关。部门几乎是与会所命脉同在,那些。公。关。主任的权利和意义自然是那么重大。

    “金姐你可算来了,来来来,坐。”朱坤见到金莉马上打招呼说道。

    金莉其实属于那种样貌姣好的女人,只是眉眼里面总算流露出一些睥睨狂傲之色,使她看起来更像一个刁难的妇人。

    但看在朱坤的面子,周小凤也赶紧谦虚地叫了声金姐。她只是轻扫一眼过来,不可一世的样子,然后淡淡地说:“嗯,你就是跳钢管舞的周小凤?”

    “是的,周小凤是周小凤。”

    听罢,接过朱坤递来啤酒的金莉对着他笑了笑,然后才不冷不热地说:“小凤听坤哥说过你的事情,想不到就是你。”

    周小凤自然是听得出她的言下之意是见面不如闻名,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说:“哦,看来坤哥对小凤还挺上心的,他是怎么和你说的。”

    “他说你是个不错的小妞,适合泡来做、炮、友。”

    周小凤冷笑说:“我可没空给别人做、炮、友。”

    这时朱坤的脸色有些难看,而金莉也笑了笑,阴阳怪气地说:“坤哥这骚男人满脑子都是、做、爱、的画面,他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上,来者不拒,迟早会吃、逼、亏的。”

    “瞧瞧金姐说的,留点口德行不行。”朱坤听罢,脸色老难看了,他尴尬地望了一眼周小凤才接着说,“找你来说正事的呢,我的事情呢觉得如何?”

    “坤哥开口了,我哪里敢说不字,明天早点来。但是夜场不像俱乐部哪里跳跳舞那么简单,你最好想清楚。”金莉翻了翻白眼,从包包里面掏出一包薄荷烟,递给周小凤一根,接着说,“你的资质还不错,我们来干一杯。”

    此刻周小凤完全不知道金莉和朱坤所说的意思,但是周小凤知道,那就是周小凤正式加入富豪会所的开始,也是周小凤整个人生的改变。

    和金莉喝了几杯之后,周小凤就不想再喝了,其实周小凤的酒量还不错,只是现在有些胃痛。

    通过金莉和朱坤的一番言语,周小凤总算知道他们意图是让自己进入会所。公。关,跟金莉出台做。公。关。

    而且金莉已经订了明天的会所顶级vip房,最低消费三万八,这可是富豪会所着奢侈中的极品。一般在哪里玩的,都是地产商,汽车商,证券贸易商,宴请政府职能部门的领导们,或者是某些明星什么的。

    因为在那里消费不但够面子,安静,并且一般人都难以靠近,管理阶层那些经理级别的人也要允许才可以靠近,否则一律被拦在外面。

    如果是在周小凤去酒店的前一刻谈这个事,或许周小凤还会答应朱坤的,但如今周小凤已经拿到钱,而且已经和芋头有协议在先,所以对于他们的糖衣炮弹不感兴趣。

    朱坤见周小凤不太感兴趣,立即满脸诚恳地说:“小凤,这种机会可不多,要不你明天先去试一晚,觉得不合适,再回俱乐部跳舞行不?”

    “其实坤哥和金姐能给小凤这个机会,小凤感到荣幸,既然这两天坤哥也特意照顾我,请小凤吃饭,那小凤就答应你,试一晚。”周小凤深深地吸了一下烟说道,之所以没有拒绝朱坤,就是因为周小凤还有一个月在俱乐部跳舞的协议,不想得罪他。

    “好,够兄弟,这杯周小凤干了,你随意。”朱坤说完爽朗地一杯见底。

    但金莉却有点不开心,将头靠在朱坤的肩膀,用手/缠/住/他的腰部,盯周小凤着说:“你们这两天经常吃饭?”

    这语气听起来像神贼一样,似乎要控诉周小凤勾搭朱坤一样,气盛的周小凤便故意气她说道:“金姐真是老江湖啊,这两天都是坤哥照顾周小凤,里里外外打点,还带周小凤吃个饭,唱个歌,都是耍够了,才送周小凤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