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209.遇上阻挡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看一眼闯进来的芋头,赵月儿苦笑一下,她想不到他这个时候来干什么?

    “小程,你来的正好,把周小凤们送回去吧。”而倪市长看到芋头后,却理所当然地说道。

    “这……”赵月儿刚想阻止,一边的苏倩终于开口说话了。

    “这一回你就听话吧,月儿。”苏倩上前摸一下赵月儿的头发,笑了笑说道。

    既然好姐妹都这么说话了,也只好作罢,在几个人的收拾之下,赵月儿便乖乖的跟着出去了。

    在车上一路无言,各怀鬼胎,只有倪市长是满脸欢乐,老黄家的命根总算保住了。

    回到金域华府,苏倩临时有事便离开了,芋头欲言又止了好几次,最后还是离开了。而倪市长则在电话上和夏区长细说着某些事情,看来他是铁定了心,让赵月儿替他生了这个孩子。

    发了一会儿呆,赵月儿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些什么,芋头临走的时候说,如果倪市长不愿负责,这个责任他背了。

    而苏倩就劝她不要这个孩子,毕竟她的仕途才刚刚开始,不能就这样毁了。

    赵月儿回想起自己在酒吧的时候,被芋头所沾污,那种屈辱的景象历历在目,令她恨意增生,可是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她说不出自己到底还想怎样。

    “月儿,这个孩子我们要了,好不好?我虽然不敢给你承诺什么,但是我会给你幸福的。”倪市长挂点电话后,来到赵月儿背后,搂着她轻声说道。

    “倪哥,我不知道要还是不要,心里没底,你有家室,定然给不了我什么名分,我自己没名没分不重要,关键是孩子,孩子出生了,就成了野孩子啊。”赵月儿扭过头,有些伤感地说道。

    “傻瓜,我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成为野孩子,你等着吧,这些事情我会解决好的。”倪市长溺爱地抱着赵月儿坚定地说道。

    “倪哥,我不想你为难,再说了我才出来参加工作不久,这孩子的事情是不是……”赵月儿试探着问道。

    “放心吧,傻瓜,我会安排好的,不会委屈你和孩子的。”倪市长绕过沙发,靠着赵月儿坐下来,搂住她轻声说道,语调里充满了爱意。

    相拥着靠在沙发,两人便沉浸在各自的脑海里。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过了五个月,这个五个月里面,赵月儿极少地去上班,一般都在家里,安心养胎,而倪市长这边也着手安排赵月儿的事情。

    刚刚从医院里面回来的赵月儿挺着肚子,坐在沙发上,她内心还是激动的,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了,而且通过关系,知道这个孩子是个儿子,倪市长更加欢喜了。

    而陪着赵月儿去医院的苏倩便说:“月儿啊,你说小宝宝就要出生了,我送什么给他好呢?”

    “什么都不用送,当个干妈好了。”赵月儿笑了笑,对着苏倩说道。

    “那更加不行,既然做了干妈,就更加要送东西,我是不是要送点什么特别的才好呢?”苏倩这个时候便严肃地说道。

    “你来劲了是不是,真是的。”赵月儿扫一眼她说道。

    “哪里敢啊。不过呢,你上次托我办的那件事已经做好了,他现在已经是主任了,你就放心吧。”苏倩突然说道。

    “那就好,这样就谁也不欠谁的了。”赵月儿说着,也陷进了沉思。

    但是赵月儿却不知道,他已经走了,离开了这个地方,或许他是没有爱过,但是他拥有过,只要她幸福,那就足够了,至于孩子,就当送给她的礼物吧。

    其实赵月儿也一直不告诉他真相,这孩子确实是倪市长的,那一夜,她已经吃了紧急避孕药。不过这些事情,就这样烂掉在肚子里面吧。

    次月初三,孩子便出世了,七斤多的小胖子,长得和倪市长一模一样,赵月儿替他取名为润生。

    孩子满月之后,倪市长交代苏倩把赵月儿与孩子带走,移民到外国。赵月儿的机关生涯也就这样结束,成为了真正的高官情妇!

    而他通过苏倩的话语,也随之来到这个国家,默默地关注着她的一切,愿她安好。

    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与结束,苏倩不知道自己做的对还是不对,但是她知道,若她安好,便是他的晴天。

    而这边,芋头却想不到心中一直疼爱的女孩居然做了这样的事情,他一直以为她还在上学。

    当烟雾弥漫满整个屋子的时候,坐在化妆镜前的周小凤懒散地翘着大/腿,看一眼摆在面前还没有签订的协议,内心有些不安的周小凤便将烟头掐灭在面前的烟灰缸,把最后一口烟雾吐出,才开始一点点化妆。

    粉的胭脂,红的唇笔,深蓝的眼影,众多的颜色铺陈在周小凤脸上,慢慢把周小凤自己掩盖成一只艳鬼,在这所让很多人望而却步的御园富豪会所中的俱乐部里面跳着充满诱惑的舞蹈。作为一个社会底层的周小凤,能够在这里跳舞,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

    俱乐部是这个富豪会所其中的一个娱乐点,负责歌舞升平,一般接待重要客户的公司都会带来这里巨额消费一笔,以表示重视这客户。

    而这御园富豪会所处在靠近湖边,里面包含着温泉泳池,保龄球,高尔夫,游艇等等富豪们喜欢的活动。所以这个会所的知名度不但在这个国际大都市里面是鹤立鸡群,更是国际盛名引来不少国外消费者,借用一句话形容就是,你不在御园富豪会所,就在去御园富豪会所的路上。

    御园集团,尤其是这个会所,是这个国际化的洛南市大都市地标,极尽奢华,满足不同的需要,全是顶级生活模式,给人绝对非凡的享受。当然对于大多数还在为生活奔波的人来说,只能远远的观看,而不能进里享受,因为实在太贵了,简单的在俱乐部唱一晚歌,就已经消费完小白领的一个月薪水,所以除非是财大气粗,或者钱财来路不明,否则谁也舍不得到这里挥金如土。

    只是令人意外的是出入会所的人并不少,或许是富豪太多,但这些足够让望而却步的人生出世道不公的仇富心理,比如**如此,世道尽头之类。

    夜生活热闹非凡的会所里面,反倒俱乐部后台是异常冷清,周小凤画完妆拿着朱坤交给周小凤的服装,犹豫了一下,想起那份协议,一个礼拜的时间周小凤自己都不确定能否做到,所以还是穿上了他特别准备的衣服。

    只是她不知道这身衣服的效果就是周水灵当初起死回生而发明的,同样的衣服,让两个同样命运的人连在一起。

    这套衣服是有所改良的,上/身/是红/色/抹/胸,比较/露/骨,下身是/豹/纹/紧/身/热/裤,火/辣/狂/野。更重要的是,会所的负责人为了响应饥/饿/游戏/那种效果,特意在衣服上面加了会自燃的效果。

    学舞蹈专业的周小凤有/撩/人/的腰/肢,姣/好的面容,加上处于/饱/满/欲//滴//的年纪,在这/身/衣服装扮下,犹如一簇/燃/烧/的火焰,婆/娑而/狂/野,足够令男人/血/液/沸/腾。

    在灯红酒绿的风月场所里面,像周小凤这样生存的人有很多,尤其是在这个标志着国际iso标准的洛南市大都市里,完全是锦衣夜行的生存模式。她们都是风/情/妖/娆/的女子,在舞台上,钢管上,甚至是/床/上挥霍青春,赚取金银钱币。

    刚换过衣服,朱坤就叫人让周小凤出场,今夜是周小凤第三次在这个俱乐部的舞台嚣张//艳//舞。而朱坤就是这个富豪会所老总的外甥,担任会所的经理,他是个体格魁梧的中年男人,圆脸高额,浓眉大眼,性/子直爽,唯一不好就是浑身充满江湖习气,像电影的社团老大一样,喜欢出入都要前呼后拥。

    换好衣服的周小凤,走到俱乐部大厅的那个小舞台上面,借着强劲的音乐和纷乱的灯光,周小凤习惯地扭动腰肢,围绕着台中的那根钢管旋转滑翔,尽可能地表现出/诱/惑,令台下的男人都尖叫连连。

    偶尔间,会有些发胖的猪头/色/眯/眯/地走过来/抓/住周小凤的脚,揩揩油,将钱塞在周小凤的布鞋里面。尽管周小凤是十分厌恶这些人的咸猪手,但得罪不起这些客人,必须要笑靥如花。

    随着音乐的波澜起伏,钢管舞总算结束,有些男人会走过来敬酒,有些男人则直接送各式各样的东西。来这个俱乐部跳一场的时候,周小凤一次连续喝了三杯加冰威士忌,虽然周小凤有些酒量,但那三杯酒还是足够让周小凤头晕目眩的。所以这次周小凤还是小心为上,都是点到即止。

    下场的时候,总会有些男人过来/搭/讪,要不就是约出去吃夜宵,要不就是拿联系方式,不过这些会有领班过来帮忙阻挡。

    离开大厅,周小凤还没有走进化妆间就撞上了朱坤。酒吧里面的人都叫他坤哥,对他向来敬畏,尤其是他手下那些马仔更是一口一个大哥叫着,对他俯首帖耳,马首是瞻。

    在周小凤眼内,朱坤虽然是怎么有派怎么耍,但更像青皮流氓多些,所以赶紧叫声坤哥,就急忙想躲闪。

    但是朱坤却拉住了周小凤的手腕,声大声小地说道:“哎哟,小凤,我正想找呢。”

    朱坤此话一出,一股酒气便迎面扑来,令周小凤觉得有些恶心,他一定是喝了不少酒。但是他那双手像铁钳一般,周小凤用力/挣/扎/了几下,还是被他死死掐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