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208.紧窄空间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两个人就眉来眼去的说着闲话,不知不觉,喝掉了一瓶酒,钟书记看乔小小也差不多了,就劝道:“乔小小同志,我看今天这点酒就刚好,再喝就多了,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喝酒。”

    乔小小感觉自己的心情今天还好,也就不再坚持,两人又闲聊了一会。乔小小就让他自己一个人看着电视,她就准备冲洗一下。

    而钟书记来回的换着电视的频道,也没有什么自己喜欢看的节目,广告倒是不少,什么补肾药,治胃病,不孕不育,看到这些,他就真的搞不清楚了,现在这电视台和药厂,医院关系怎么就这样好。

    枯坐了一会,钟书记借着酒意自然就有点心猿意马了,他看到了隔着模糊玻璃,正在/洗/澡/的乔小小,那模糊中大/屁/股真的很//性//感。

    这个大//屁//股模糊中带着的/扭/动,硬是让钟书记的那话儿/挺/了起来,他急忙喝了口茶,继续看电视广告,借以平息自己的念想。

    不过这些转移似乎没有起到什么效果,那地方依然/挺/立/着,钟书记还是无奈地笑了笑,难道这就是食 //色 //xing// 也?

    看着玻璃里面的可人儿,钟书记都不知道到底是等了多久,也已经搞不清楚了,只是感觉时间很漫长。

    终于,漫长的等待之后,浴室的门开了,钟书记抬头看去,立刻惊呆了,乔小小依旧的大胆,居然/身/位/缠/半/丝,脸上红仆仆的,站在/浴/室/门口/,她的//身//体/凹凸/有/致,三围极其标准。

    她那高~//挺~//的~/山/~峰~/~骄/傲/的站/立/着,粉红色的山顶悄悄的探出了一点头来,展现这无比的光彩。看到这里,钟书记的那/话儿反/应/就/更/大了,他只好/夹/紧/自己的双tui,他想表现的更加从容一些,淡定一些。

    发现钟书记的/反/应,她便仪/态/妖/娆/的走过来,妩/媚/的笑笑,来到他身边,充满了/诱/~惑的用手~/抚/~摸/着钟书记的脸。

    这下子钟书记/便/激/动/了,他用带点/颤/抖/的声音说:“小小,你这太 //性 //感了。”

    乔小小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发出了她那/荡/人心魂的笑声,并带点调皮的说:“很喜欢听你说我 //性/// 感,也喜欢让你看我的//性/// 感 。”

    闻言,钟书记便用手很温柔的/摸/了/摸/乔小小的光滑细腻的tui说:“小小你对我真好。”

    “难道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傻瓜。”看到钟书记这个摸样,乔小小便调侃着说。

    “嘿嘿,那是,那是。”钟书记贼笑着说道。

    “嘻嘻,那就来吧,让我们一起感受这//感 //性 /的冲/动/哦。”乔小小微微说道。

    这时候,被这么一// 勾// 引 //钟书记便有了一种兴 //奋和//激// 动,他可能是醉了,醉在这朦胧的氛围里,醉在这绝美的幻影里,忘记了一切的权力与利益。

    乔小小看着钟书记说完话,便弯下腰,那一缕幽香马上就/扑/入了钟书记的鼻中,一条/香/舌/不知不觉中进入到他的/嘴//里,象一条找到家的小/蛇/在他//嘴/里/来回的/游/动/起来。

    钟书记再也坚/持/不住/了,他似乎想要躲/避,但双手却不由自主的/摸/上乔小小/光/滑/细//嫩/的后//背,然后沿着后//背//滑//到了乔小小浑//圆/的 //屁// 股//上。

    乔小小鼻子里发出轻微的 /呻 yin,她的双手不再/搂/着他的脖子,而是慌乱的/解/着他的/衬/衣。当他的上/衣//脱//去,露//出里面健康/的/肌/肤/的时候,乔小小的/嘴/离开了他的/嘴,吻/到了他的肌/肤/上,这刻,钟/书记/禁/不住/打/了/寒/战。

    他一下子感觉到了乔小小的/激 /情,这让钟书记一下子益/发出/畅/快/的感觉,他也站了能起来,调整了一下姿态,用自己最喜欢/的方式,从/后/面/冲了/进/去……

    紧/窄/的空间让钟书记的感到阵/阵/酥麻,那份/温/暖的/包/裹/让他头皮/战/栗,kuai 感/像一道闪电,瞬间便把他的头脑映照的一片空白,在/进/入/的那一刻,而乔小小发生//一声难//以抑// 制的低 yin。

    乔小小非常的/兴/奋,叫/的越来越/大/声,看着乔小小不断被他/撞 //击的变形的硕 /大/ 肥tun,快 gan如/波/浪/般/不断的/袭/来,钟书记禁/不住也低/声/叫/了出来。

    这种忘/情的/场面,这种令人/血脉/ //喷// 张的场景,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结束了,钟书记也累得直接倒在沙发上,气喘喘地望着自己的//精/华/从乔小小的/幽//谷里/面/流//出来。而乔小小只是瞟一眼钟书记,便拿过一条毛巾,仔细的把他们两个身上的汗/水和其他/水/水/都/擦/干/净。

    钟书记这边已经落幕,但是赵月儿这边才刚刚开始,因为赵月儿似乎感觉到自己好像怀上了。

    自从陪钟书记下乡回来,赵月儿就发现她这几天无论吃什么都恶心,那个念头一出现,她就吓得心惊胆跳的,因为要是真的有了,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毕竟这孩子是要不得啊,会毁了她和倪市长的。

    “赵主任啊,在想些什么呢?”就在赵月儿在苦思着怎样应对这件事的时候,在旁边总结后勤部接待工作的芋头突然问道。

    “啊……?!没什么,你继续说。”赵月儿也发觉自己的走神,有点慌乱地收回自己的心思,她看一眼芋头,内心不由莫名地生起一股怒火。

    “哦,我看你脸色这么差,还以为你身体不舒服,要是你身体不舒服就要好好休息,我待会给你做一份详细的报告就好了。”芋头看着脸色有点惨白,而又心不在焉的赵主任,心里有点疼痛地关心说道。

    “我没有不舒服,你这后勤的工作绝对不能怠慢,要是那些投资商因为你的工作没做好而流失的话,你负不了这个责任。出去吧,把报告写好放在我桌面,我迟点会过去看看。”赵月儿冷眼扫一下芋头,然后黑着脸没好气地说道。

    “是的,赵主任……”芋头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这个女人就发火了。

    而赵月儿还没有等芋头说完,就突然站起来,丢下一句“我有事先出去,你出去吧。”就往回洗手间走去。

    看着赵月儿的背影,芋头摸不着头脑,这女人怎么了?

    在洗手间里,赵月儿已经不知道自己今天是第几次这样吐的昏天暗地的,她擦一下自己的泪水,不争气的哭泣起来,她用颤/颤/巍/巍手拨/通了这个电话,她终究是、撑、不住了。

    但是对方却一直忙音,赵月儿的心一下子、尖、锐、地痛、了起来,她发现要是她出了什么事,就真的没有谁会帮助她了。

    靠在洗手间角落蹲下,赵月儿凄然地笑了笑,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过这一关,或许这就是命,跟了一个不能给安定巷口的男人。视线开始模糊,赵月儿不知道这一次倒下,还有没有机会站起来。

    突然间,眼前出现一道光影,那是她梦里多次见到的,是她的幸福。但始终这道光最终消失了,她的世界沉溺在无边的黑暗里。

    赵月儿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她闭上眼睛,又睁开,几次以后,才适应了这光线。她动一下自己的双手,才发现被一双大手牢牢地握住。

    她的轻微动作一下子就惊醒了这个男人,他用极度关心的语气问道:“月儿,你醒啦?”

    想不到会是他,赵月儿的内心还是闪过一丝丝欣慰,她笑了笑说道:“嗯,是你送我来这里的?”

    很多时候,女人很容易/自/足,就好比刚刚那一刹那,赵月儿就感觉到自己的幸福已经来临了。

    “发生这种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这件事我会负责人的。”倪市长怜爱地摸一下赵月儿的头,心疼地说道。

    “我也是这几天才知道的,还没确定呢。”赵月儿有点害羞地躲开倪市长的手说道。

    “医生说已经两个月了,你体质差,可能休息不好,才会昏阙的。”倪市长有点怪责地接着说道,“都是我不好,要你陪我去开会。”

    “我已经给夏区长说了,这段时间开发区的事情会有人接手你的工作,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就成了。”倪市长停了一会又说道。

    “不行啊,倪哥,那可是我一番的心血,就这样放手,我……”赵月儿一听这话,就知道倪市长是什么意思,她绝对不能这样无名无份地替他生这个孩子,而且也不是时候,除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