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207.更加深入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同样在/进 /入/的那一刻,这个女人也/发/出/一声难/以/抑/制/的/低/yin,她在那猛// 烈 /的冲/击/之下,不停地/扭 /动/着自己的 tun 部,zui/巴还不停地/呢//喃/着:“快点,我/要,嗯,我/要……”

    这样的回应让钟书记的兴/致/更/加 //浓// 烈,他往前一步,开始//更//加//深//入的冲//击,几下子就/顶中这个女人的//花//心。被这样深入的冲击,这个女人变更加兴奋,以致/她/叫/得越来越/大/声,往后想抓住些什么的她,最终没能/撑/住,一下子//趴//在办公桌上,牢牢//爪/住/桌面。/

    而钟书记显然也达到了更高的一种境界,他看着这个女人不断被他/撞/击/而变/形/的/硕/ 大rou tun,下//面/畅/快/的感觉如波/浪/般不断的/袭/来,令他那参天大树//胀//痛//不已,那种/决//堤//的感觉更是一阵一阵的,好几次让他差点/忍//不住。

    这个女人同样也是,她/扭/动/着自己xing 感的 tun 部,去回/应/着/钟书记的/冲/击,好几次达到dian 峰后,又被钟书记死/死/盯住/花///心,令她浑身////抖,体内有一种特别的能量要释放,但是最终还是用自己仅/剩的理智/控/制//住。

    看到这个女人似乎已经达到了不能自我的样子,钟书记依旧记得自己当初是怎样令这个女人激//动//得shi//禁//的。他用力地盯住这个女人的/花//心,再//猛/然/用/力/几下,一把拦/腰/抱/起这个/女/人,把她放到那张老板椅上面,让自己更加便捷/地//进///入。

    在钟书记这种居高临下的冲击之下,这个女人在老板椅上,终于忍不住,浑身 抖着,她回过头迷/离/地望着钟书记说道:“我/受/不住啦,嗯,我/受/不住啊,哦,你好厉害啊,我快要/尿/了……”

    而钟书记受到这种鼓舞之后,更加用/力地/回/应/着,在来回的/冲/击/之下,这个女人终于/受/不住/了,浑身 抖/着,全/身/发/软,体//内//的水/分/也爆//发//了,她 xie 了,还要那么彻/底,一/滩/水直接/落/在老板椅/上/面。

    “要死的,我/尿/了,哦……”这个女人完全无力地/趴/zai那里,显然动不得,只有一阵阵的/颤/抖,而钟书记显然也达到了自己的高/峰,禁/不住也低/声/叫/了出来,在最后的几次/冲/刺/之下,终于决/堤/了。

    两人长久的/缠/绵/过后,终于/喘/息/着结束了,钟书记把这个女人/抱/回办工桌上面,和她一起/倒/在上面,而这个女人便拿过纸巾,仔细的把他/身/上的汗水和其他/水/水/擦/干净。

    这个女人抹去钟书记脸上的汗水,低声说道:“你先休息一会吧,待会和我回家吧。你来这里要呆几天的?”

    而钟书记只是回头看一下这个女人,便笑了笑,躺在办公桌上,看着她雪白赤 luo 的 tong 体,心里感觉极大的//满// 足和/畅/快。

    后来,在一阵阵的/浪/潮//退去后,钟书记便紧紧的/拥/抱/着这个女人说:“我好幸福,因为有你,真的幸福。”

    而这个女人也怜惜的抚/摩/着钟书记的头/发,心里充满了矛//盾/,她喜欢这个男人,喜欢他的聪慧,喜欢他的睿智,喜欢他的激 情,但这个女人也深深的知道,自己的喜欢是多么的飘渺和虚幻,终究会有一天,这种情感会飘散。

    两人收拾整齐,这个女人就告诉钟书记说道:“老钟,看来那些拨款投资的项目他们是准备给夏老板,你看我用不用在下次会上顶住,不让夏老板拿到这个项目。”

    钟书记犹豫了一会,夏老板肯定用他的大手笔,已经把其他人的工作都做好了,让这个女人一个人顶,只怕很难啊。

    钟书记就说:“我感觉这个项目里肯定是有些猫腻的,但你硬顶也不好,会伤害很多人的利益,这样你看可不可以,你在会上提出你的反对意见就可以了,最后谁定的,就让他定,万一将来有什么问题,也赖不到你头上。”

    这不是钟书记的危言耸听,因为在政府工作中,很多事情时间一长,最后出了问题都是一个乱扯,只有在会上做出明确的表态,记录在案,这才能到关键时候说清楚自己。

    或许没有了城市的那种吵杂之音,钟书记比以往都醒得晚,他简单地洗漱一番就前往赵月儿那里。可是刚准备出门的时候,乔小小就打来了电话,务必让他马上回去,出现了些许情况。

    钟书记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挂上了乔小小的电话之后,就赶紧给自己的秘书打电话去,原来开发区政策调款的事情,有人说他有私心。他只好淡笑一下,继续拨了个电话,这种事情还有人敢出头,还真是不知好歹。

    不过钟书记也知道乔小小是在担心他,所以他还是依约去了到了酒店。一进包间,钟书记就看到了乔小小,看到了乔小小的那一刻,他便呆住了,这只小妖精今天太漂亮,一身/黑/色的/紧/身/小西装/包/裹/得/身/体/凹凸分明,长发如瀑布般倾泻下来,一双勾魂的眼睛含笑的望着钟书记,更是平添了一种不一样的风韵。

    钟书记知道自己来晚了,就上前握住乔小小/柔/弱/平/滑/的玉/手/说道:“对不起呀,小妖精,我来晚了,还请美人恕罪呀。”

    鄙夷地翻一下白眼,早就习惯的乔小小就笑笑说:“恕什么罪?我也刚来一会。再说了,你的这点行为,我早就习惯了。”

    想了想,也是这个情况,钟书记便连忙说:“那就好,只要我的小妖精不生气,那这个天下就太平了。”

    紧接着两个人就说笑几句后,钟书记松开了乔小小的双手,分别坐下。才坐下,乔小小就关切的问道:“我听到纪检委那边的消息说你有点麻烦,怎么样,不要紧吧?”

    闻言的钟书记只是淡然一笑说:“还好,这些事情上面应该理解我的,开发区的事情是需要个龙头大哥,而且,清者自清,这个纪检部应给理解我的,再说了,这件事应该是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看着钟书记这样淡定,乔小小就有些诧异了,怎么会没事?还来个纪检部理解他?这件事情摆明了就是有人要收拾他而设置的一个布局,这些人怎么可能收手呢?本来她还想劝钟书记不要为了赵月儿这么一个女人而毁了大事,毁了自己。

    越想越不明白,也不甘心,乔小小便问道:“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理解你,可以让我明白一点吗?”乔小小特意加重了理解二字的音量。

    钟书记看一眼乔小小,便靠在沙发上,也是满面的疑惑,莫名其妙的摇摇头说:“这还真的把我难住了,我也一直没想通纪检部的领导突然间为什么这样理解我。”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钟书记不是不相信乔小小,只是这次事情的原委,他不能告诉乔小小,就算是自己侥幸的获得了一次胜利,但以后的路还长,不能为此时的小小获利而得意洋洋。因为后面的路还更加长,而赵月儿只是他突然间想到的政策罢了,或许还真没有一个女人可以令他收心养 /性 /了。

    以前在来到机关工作的这段时间里,钟书记就细心的了解,熟悉和研究了整个机关,以及政府重要人物的性格,以及上面领导最值得关注的一些环节和某些隐微的人为影响。在钟书记对这一庞大的权力场所的研究后,他便做到了无师自通,进而能登堂入室。

    其实很多在官场上混的人,也深刻的理解了在权力场中,藏器待时远比高调索取更有机会,更加稳妥。任何人都不能骄傲,更不能张狂,因为在这个地方,明争暗涌是永远不会停息,今天的兄弟,或者就是明天的利剑。

    听到钟书记的这种解释,乔小小依旧是不明白地摇了下头,不过她也不想再问下去,因为她其实并不完全是一个热爱和喜欢思考的女人,因为美貌帮助她解决了许多别人需要思考的问题。

    乔小小想到这里,便站起来,拿一支酒,倒了两杯,递给钟书记之后,自己就端起来说:“只要没事就好,管他是什么原因,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有些女人不值得,你自己想清楚。来,我们今天好好喝酒吧,本来是给你摆的安慰酒,现在就算是庆祝酒。”

    钟书记不可置否地笑了笑,见她不在追问,也爽快的说:“好,你的话我懂,我也知道该怎么做,感谢的话我也就不说了,今天陪你好好的喝上几杯”。

    闻言的乔小小脸色变了变,冷冷的“哼”了一声说:“几杯?你觉得我这么一番心意才值得几杯?哼,你就想的美,不喝到扶墙走,谁都不能离开。”

    钟书记闻言便爽朗地笑了起来说:“你呀,小妖精一枚,想不到现在还真是个酒鬼了。”

    不过也就是钟书记有这种福气了,换个别人只怕想和乔小小一起喝醉都没机会。

    ps:求月票,求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