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206.现在就要你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而那边的人也刚好在办公室,钟书记就说:“这样啊,你要是不忙,我现在到你那去。”

    这个人其实心里也是很想钟书记的,从那次到省委开会都现在,几个月都没见面了,心里总是空落落的,今天要是见不到钟书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那人就说:“这样,你过来吧,我在办公室等你。”

    钟书记心里便是一阵/激/动,他出来之后,赶忙给赵月儿和她的父母打个招呼,说自己出去办点事情,晚上不回来。然后他就带上自己一直带着的东西,开车出了村口,直接去政府。

    此时,政府办公楼里已经没有几个房间亮灯了,钟书记走进办公楼,一种疯狂的画面就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这一切是如此的熟悉而又亲切,没有因为自己几个月没有与她做这个而有丝毫的变化。

    好久没见这个女人了,钟书记/屏/住/呼/吸,控/制/住自己的/激/动,敲门,推门,轻轻的走了进去。

    只见这个女人还是那样的成熟和风韵,一套荷叶裁边的白色春衫,紧紧的贴身穿着,让她的//身//材//显的更具/魅/力,凹凸/显/现,从头发、//脖/子、xiong 脯,美tui等曲/线/没有一处不恰到好处,她的全身都/蕴蓄/着一种成//熟//人/的//魅//力,让人沉//溺/的诱// 惑。

    看到钟书记,这个女人站了起来,没有走动,只是痴痴的注视着钟书记,渐渐那眼光中就多了一种意味,看着钟书记那闪烁着/热/情//火/焰的双眼,她又怎会不思念呢。

    相互对视一会之后,钟书记便打破了两人的沉默,说:“好久没见你了,我很牵挂你,尤其是那晚之后。”

    那晚?不可置否的笑了笑,这个女人就充满了/柔//情//的走了过来,说道:“我也很想你,很想。”是啊,怎么可以不想呢?这个男人有权利,有能力。

    接着,大家都心里明白得很,在那一刹那的对视里,他们彼此都不由的靠近了对方。

    都说小别/胜/新婚,这刻的钟书记就有这种感觉了。他上前一步,用自己握住了这个女人那/细/腻/的/小/手,用并且手轻轻的/抚/摩//着,然后把她拥进自己的xiong膛,并伏在她的耳边,一股热气便/吹/到她的耳/窝,让这个女人浑//身/颤//抖//着,她也很//配//合地闭上/眼睛,喃/喃的/自语:“自从你,离开我,那就/寂/寞,就伴/随这/我,所以我好想你。”

    与此同时,这个女人便把自己那一对//饱// man //圆 //滚/的小白兔,紧紧的压在了钟书记的xiong膛,迂/回/徘/徊。这一细/微的/动/作/令/他们两个人都开始了/蠢/蠢的//春//意。

    钟书记//的//嘴//唇//便开始寻找这个女人想要//滴///出水一般的/红//唇,寻着的时候一下子就张//口//含//住//她的///樱/唇,把这个女人的那一声声//呢//喃////含//进//了//嘴//里。

    美美的品/尝/了一/口//久/违的甜/蜜/香//舌,这个女人/的/舌/头/就像特有的一阵阵清新的/幽/香,渐渐传入了钟书记的/心/脏,煽/情的气氛便在/蔓/延/着。

    不过钟书记自从第一次/品/尝/这/女/人的/热//吻//之后,就每一次对她的/拥/抱和/接//吻/,也会燃/起/不可//抑//制的yu 火。此刻的他像藏犬寻找猎物一般,嗅/着这个女人/身//上那种成/熟/感 xing 所特有的,淡雅的风韵 qu 体,然后用自己的脸和她小巧的脸贴在一起轻轻地,来回地//摩/挲/着。

    这个女人显然也/动/情了,她/睁/着迷离的双眼,望向钟书记,然后那/双/手/不由自/主地/滑/向他的/腹/部,大tui也/跨//上了他的tui上。

    这个时候,钟书记也听到这个女人的//喘//息变//得急//促/了,小巧白/皙的脸/上渐渐/抹//上//红/霞。那份成/熟/地随时可以/采摘的的神情,一下子令钟书记的//内/心//荡/起一阵阵/涟/漪。

    这样的情境下,他们再也忍不住了,这个两个人都已经疯狂了,他们不再顾忌这是办公室,也不再甘愿//压/制/住/自己的熊/熊/烈/火。钟书记一马当先的用手去tuo 下这个女人//紧//身//的/衬//衣,虽然已经/疯/狂//一般,但是这个女人这一刻还是/倏/然一/惊,有点//挣///扎/意思,用那小声对他说:“你/疯/了,钟书记,这是机关办公室啊,一会到/我/住/的……”

    这句到我住的地方/做,还没有说完,这个女人的//嘴/巴//就被钟书记用/手/挡住,因为钟书记已经等不到去这个女人的家里,此刻的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他亲//吻//一/下这个女人/的耳//坠,便/喘//息着说:“我现在已经不管了,此时此刻,我唯一的念头就是,现在/就/要/你。”

    在说话中,钟书记没有停/止自/己手/上/的动作,他继续的努力tuo 着,显然这个女人还有点慌/乱/和紧/张,她先是不断的//抗//拒/和/扭//动//着,这让她白皙的脖子也变得透/红//起来,这又更增添了一/份//妩/媚。

    不管这个女人是怎样的意思,钟书记此刻/嘴/里就不断的说着:“我现在就/要/你,现在就/要。”

    是的,这个女人也承认自己显然也想在这里 //激// 情 ///一番,但是她还是有点/顾/忌,不过在钟书记的上下其手牵/引/下,很快的就/无/力/了,她看到了钟书记那/燃/烧着//烈/焰/的眼睛,她一下就放/弃/了/抵/抗,她知道他有多么的//渴//望,她不再/挣/扎,让他一下子就tuo//掉//自己的/衣/服,浑//身/热//热的,软/软/的瘫//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张着小///嘴//喘//着大气。

    虽然已经浑//身//发/软,但这个女人还是喃/喃/自语地说:“死/男人,你/疯/了,你一定会/毁/了我的,你真的/疯/了。”

    “是吗,或许我是/疯/了,但我是为你而/疯/狂。”钟书记//疯//狂//的/吻//着这个女人的//脖//子,锁//骨,并//回//应她。

    闻言,这个女人就/闭/上//了眼睛,她/迁/就着钟书记,让他//吻/自己,让他用/力的 rou //搓 //自己,享受着这一切疯/// 狂//的刺/// 激。

    钟书记再也忍受不住,一把抱起她,就按在办工作上,挺进了大别山。

    就在这里,就在这个过去让这个女人小心谨慎,唯唯诺诺的办公室,让省,wei,书记一下子就进//入//了自己/de shen体,这个女人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受,除了里面的那//根/炽//热//的参天大树,还有一种心理的//满//足。

    这个女人突然之间感觉到自己已经/战/胜/了这几年对这里的领导那种惧怕心理,在钟书记这种全//身//心//的/投//入到/冲/刺//之中,一点也没有顾虑,没有担心,只需要放/开//自己,尽力的回应//吸///纳,在钟书记的/身/上,这个女人找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快 ///意和///满// 足,每一次的//进//出,都在//撩///拨//起//她对男人的 //需 ///求。

    很快,在一阵的紧张而刺 激 的行动中,这个女人便忍不住娇qu 一抖,她崩//溃//了,她到达了最高的//顶 ///峰,她不能自我地//软//瘫/在办公桌上,任由着钟书记的一次次//进/攻。

    看到这个女人已经 xie 了,钟书记突然把她拉起来。这个时候这个女人突然间感觉/不/妙,因为她马上想起那/一次,自己被他/折/磨/到pen水的/情境。

    调整了一下//姿//态,钟书记用自己最喜欢的方式,从后/面冲/了//进//去,紧//窄的空/间让他/马上感/到阵//阵/酥//麻,令他不由自主地猛/然 bsp; 几下,但是下面那份温/暖的/包/裹/让他忍/不/住/减慢的速/度,快// gan依旧像一道闪电,瞬/间/便把他的头脑/扫/得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