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205.行动起来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桌子上的其他干部和老板,谁敢作假,陈区长都一口蒙了,你再不蒙,那就是有问题了,至少看出来你有目无领导的思想。

    按照官场上的规矩,头一杯是桌子上最高领导讲话,第二杯,那就是请客主人说话了,人家出了钱,这点优惠是要给的。

    这秦老板等/添/上了酒,也站起来,客气了几句,也是一样脖子,蒙了一杯,大家就又喝了,几杯酒以后,就成了自由活动,随便的喝,随便的碰,拉关系的,怀旧的,谈感情的,巴结领导的,都一个个跳了出来。

    陈区长今天是这里的最高主儿,自然是首当其冲,一时间敬酒,碰酒都来了,他的身边就站了好几个人,大家也感觉他酒量好,所以平常不敬酒的,都磨磨蹭蹭的过来了。

    这陈金涵很久没有试过被别人围起来的感觉了,一种昔日的雄风想回来了一样,所谓春风得意啊。

    一下子就把企业老板的酒喝了,这外资商的酒也喝了,陈金涵今天是心情好,也就不在乎多喝几杯,他照顾了每一个前来敬酒的客人,看着对方感激涕零,不胜荣幸的表情,他的心里也是充满了快意。

    在官场上混的人,对权利都有一种最真诚的崇拜,就算这种权利和自己毫不相干,就算手握权柄的人是在敷衍应付,但他们还是欣慰和深感荣耀,因为这是一种传统吧。

    拉关系什么的都是适可而止,领导毕竟是需要过过场子的。但是这里的气氛有点怪异,因为当陈金涵一开始说话,在座的都一起悄声的注视过来,完全的改变了刚才的神态。

    本来陈区长已经抬起了双手,准备是要拍拍手来制止大家的喧哗的,但现在手抬了一半,感觉是没必要了,大家端正态度的动作,比他的抬手还要快,他也不由的暗暗称奇。

    在大家全神贯注中,陈金涵便说道:“这次请大家来,是因为开发区就要举办一个盛大的招商晚会,但是由于资金问题就要放弃了,为什么要放弃了呢?是因为你们不支持啊,今天就请大家想想办法,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说完他就用眼光咄咄逼人的扫了一圈,那很多企业老板就受不了他的眼光,低下了头,他们也不是没钱,但既然可以投资,还有政策扶持,不投资一点钱进去,那是不可能的。

    早就听过酒无好酒,宴无好宴的这句话了,可知道还得来,来了不吃白不吃,但今天饭也吃了,酒也喝了,这开发区的区长也在督阵,不表态只怕是说不过去。

    在这里,陈金涵也是赌一把而已,也明白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其实晚会需要的资金也不是很多,只要每个老板掏一点,加在一起那就是成了,今天来的都是龙头大哥,他们只要一带头,其他就好说了。

    但是这又需要一个技巧了,毕竟这张口要钱是不行的,谢主任知道自己上场的时候到了,他就开着玩笑地说了一下开发区是如何为了百姓做事,只要为了百姓做事,其他的,国家在很多条件上都会优先。

    等谢主任说完,下面这些人想想也是这道理,再抬头看看陈金涵那显得那么沉稳内敛,淡淡地透出一抹深不可测的凌然,这样的神情让人难以琢磨,都也不敢大意,一个个很老实的等待第一个带头说话的人。

    那秦老板看到陈金涵如此表情,也一阵的心悸,他对这个区长的强悍狡默是有深刻理解和切身体会的,知道自己一定要站出来第一个说这话,带动一下。

    于是秦老板也收起了笑容,站起来板着脸,神情严肃地扫一眼众人说:“这件事好说啊,为了百姓谋福利是我们的意愿,毕竟都是过日子嘛。我们今天都说个话,这是事能不能解决?咱们要是以后不来找国家扶持,那就好说,可是可能吗?”

    陈区长这脸一吊,加上秦老板都带头说话了,这些老板还能偶不明白么,在他们的心目里,不怕官,只怕管,所以迟疑了一会,就有人站起来,表态了,这带头的一出来,后面其他老板也都陆陆续续的跟了上来,该表态的表态,该支持的支持。

    既然话都说开了,大家也就放松了心情,看着眼前的情景,陈金涵心里就感慨起来,这一把算是自己赢了。

    在官场上要想当好一个领导,看来这喝酒是必修的一本课程,很多人会说领导都爱吃,爱喝酒,其实这是一种认识上的偏差,很多领导实际是不怎么喜欢喝酒的,但很多酒不喝又不成。

    无论是在商场,还是官场,还是情场,很多事情好话说尽,道理讲清,磨破嘴皮,口水乱冒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在酒桌上却变得一场的简单了,谈笑间就解决了,这或许就是酒文化的另一个特点。

    但在官场上,这也有个局限性,喝是喝,但很少闹酒了,都是点到为止,除非是别有用心的。

    这一场酒宴也就这么样子说说笑笑结束,从里面出来的人都知道,今晚的事情还是需要自己行动起来的。但是陈金涵却不知道这可是他在这次晚会的事情上,弄巧成拙了,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而这边转眼间会议就到了最后一天,钟书记和乔小小缠绵之后,也把自己的精力拉回工作上面。而这次外资商的会议也谈得差不多了,主要的落在洛南市,那些政策资金都统统下拨。

    而且在赵月儿的提议下,这次招商晚会的资金也得到了解决,而且届时还会有很多领导过去视察,必定要搞得隆重,把那个开发区开发出来。

    会议结束之后,钟书记就向倪市长开口要借赵月儿出来几天,陪自己去下乡。倪市长哪敢说个不字,就算是自己在舍不得也不能够表露啊,这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而赵月儿自然是不能够拒绝了,明知道钟书记是有目的的,也只能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这开完会之后,倪市长拿着文件和上级要下发的资金密函就回洛南市了,而赵月儿就准备一下,就和钟书记他们要下乡。而无巧不成书的是,这个下乡小镇就是赵月儿的家乡,知道这些的时候,赵月儿还激动得赶紧给自己爹妈打电话说自己回去。

    这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风土淳朴,赵月儿一看是来自己的乡下,已经好久没有回家的她,马上激动地给爸妈挂了个电话,也不分场合就把钟书记带回自家大院去住。

    赵月儿的家是个很干净的小院子,基本不用说为了赵月儿而特意去收拾。院子的旁边种了一圈的花花草草,在风中摇曳着,天还没有全黑,依然可以看到那花花绿绿的景色。

    家里也是知道赵月儿要回来,老爹和老妈哪都没去,等着自己宝贝女儿回来,要放到平常,老妈子早就去搓麻将了。

    见赵月儿回来,而且身边带着一个领导摸样的男人,两个老人很是开心,但是由于好久都没见到赵月儿,就忽略掉钟书记,对她少不得一阵询问,老妈更是围着赵月儿转了几个圈,最后有点心疼的说:“瘦了点,当了干部是不是光顾着工作,没好好吃饭了?”

    赵月儿一听就是笑了一下,一把拉住老妈说:“妈,你就不要转了,转的我头晕,其实没有瘦,做干部的,那每天还不得大鱼大肉使劲的吃啊,放心好了。”

    接着就拿出了在途中买的礼品,有给老妈买的衣服,还有给老爸的烟酒,说:“这些是钟书记给你们带的,我说不用,他就要跟我们客气呢。”

    闻言老爸就乜了一眼赵月儿对着钟书记客气的笑了笑说道:“我家月儿不懂事,你要多担待点哦。”然后对赵月儿老妈说:“老伴啊,咱们再给孩儿做点吃的。”

    而赵月儿连忙的劝住说:“我们是吃完饭才回来是,妈,你就不要忙活了,坐下一起聊聊。”

    老妈又问了几次,看来这领导也是确实不想吃,也只好作罢,一家人带着钟书记就开始东家长,西家短的扯了一会。

    赵月儿和钟书记基本也就是听,村里的事情他们知道的很少,也不大留意。

    赵月儿心想呢,反正自己家在村上是没人敢欺负的,自己在机关上做干部了,等闲的村长,乡长逢年过节还要来拜访一下她,其他人哪敢造次。

    而钟书记就更加了,本来他来这里其实就是来会一会某个人的,加上他知道赵月儿也在这里,便借意过来,对于这些村里面的事情,他们只是一笑而过。

    赵月儿一家子就欢欢喜喜的聊了一阵,而钟书记就借、/上厕/所的时间,就给那个人去了个电话。

    这段往事却又是一场风花雪月,往往只是恨卿心太忍,钟书记回忆起这个女人的时候,kua间的活儿还是ying了起来。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