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204.强悍冲刺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钟书记看到已经变成另外一个人的乔小小不停/回/应/着自己,他内心更是高兴,他/伏/在乔小小的/背/部,笑了笑,双手环/抱/着她,伸到那两/座高/峰,来回地 //搓/ 揉// 起来,并且/深/吻/浅/咬/着乔小小的耳坠。

    “我/要……我/要/啊……”扭/着tun部,回过头,迷离的双眼望着钟书记,乔小小不/停/地/叫/着。

    “小妖精,这就给你。”钟书记邪/魅的笑了笑,把自己的/手/指/伸/进/乔小小的/嘴/巴,一下子就被她深深地xi 允 起来,就像/下/面/一样。

    “你好坏,哦,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嗯……”乔小小用力地/吸/着/那根/修/长/的手指,双眼充满需求地望着钟书记,双手更是紧紧/地/握/着。

    钟书记也没有说些什么,用力地 //抽 /动/着,说真的,他喜欢/后/面/来,因为这种感觉真的不一样,他可以飞驰一般地/享/受/着,然后忘我一般释放。

    在乔小小再也/撑/不/住的时候,钟书记那一记深深/抵/住/宫/口/的冲/刺,终于忍不住把自己沉积的东西释/放/出来,两人一起/颤/抖/起来,紧随着钟书记那活儿的出来,一/股/牛/奶般的东西也随之/流/出来。

    喘/着气,两人终于鸣金收兵,疲惫/的都不想/动/了。

    而差点晕过去的乔小小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天生就应该是由这样强/悍/的男人来/征/服的,到最后的时候都有一种/跪/拜/在他脚下的/冲/动,但这有什么用处呢?露/水始终是/露/水,两个人永远也无法长相厮守,既然一切都难以躲避,想他每晚给自己也是枉然。

    此时此刻的钟书记看着身边这绝/美的qu/壳/软/软/的/趴/在浴缸上面,那里还有一点办公室主任的样子,于是忍/不住在她的tun部/拍/了一巴掌说道:“主任啊主任,你现在可是没有了领导的模样哦。”

    又是一/阵/颤//抖,一/股/白/色的东西再次/ 喷// 了出来,乔小小已经/受/不得一丁点的// 刺// 激 ,这一掌令她再次///泄//了。她听到钟书记的话,慵懒的抬起头,睁开如丝/媚/眼,她知道钟书记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翻过身,一股/白/色的东西再次/流//了出来,这次钟书记的存货还真多嘛。她轻轻在钟书记的脸上wen一下,用手/捉着/刚刚让她yu生yu死的家伙说:“都是你/搞/的,你还好意思说呢。不过呢,我这个主任啊,是你专用的,难不成你要我做这事的时候还得一本正经,难道你就不想把我这个冷艳的主任/压//在/下/面么?听说很多男人都有这样的心理……你难道没有吗?”

    女人不可怕,但是成/熟/机智的女人就很可怕,说这些荤素/不/忌的/东西远比男人更加到位有力,这个乔主任还真是的,一下把钟书记刚刚/满足/的需 qiu yu 望给 liao 拨 得有些/忍/不住,看来这个乔主任已经恢复了些许力气。

    钟书记知道这只小妖精在挑/战/自己的第二次扬/威,怎能够让这种妖精小瞧呢,钟书记便一把把她/翻/过来,把自己的头埋在了那绿草茵茵的峡谷中……

    在钟书记沉/浸/在这种快/乐/中的时候,开发区区长就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全神贯注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这几张纸,这是开发区遇到的大问题,令陈金涵蹙起眉头的大问题。

    陈金涵还在想着要不要给倪市长挂个电话,把赵月儿寻回来,但是这次去省委开会又是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他一时间有点想不过来。既然这样,也是他烧出自己三把火的时候了,按照下面提上来的计划,去赴这个宴会。

    这个酒店坐落于市区繁华路段,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很是得天独厚,就这酒店的规模,在这洛南市也算是气派超然,登上高层,从那巨大的玻璃窗上,就可以俯瞰整个市区,大家风范,舍我其谁一般

    酒店里几十个包间均配有最新的布艺、家具和设施,以浓重而不失活泼的色调、奔放且大气的布局、近似自然优美的线条,给每一位客人豪华舒适、至尊至贵的体验。

    在芋头的带导下,陈金涵很快就来到这家酒店,还没有进酒店大门,就远远的看见秦老板和谢主任两人,也不知道他们两人在嘀嘀咕咕的聊什么,看着倒是很亲热。

    这两个人也就看到了陈金涵的汽车,一起迎了上来,秦老板是眼明手快的抢先打开了车门,还用手在车门的上框打了个遮挡,只是他这姿势很不协调,让人看着不伦不类的,不过这一点都没有让陈金涵好笑,陈区长反倒是体会到了自己作为一个领导的威严,这可是他在开发区以来第一次的体会呢。

    而谢主任是不知道陈金涵此刻已经有点自满的心态,他立马快步迎上,谄媚的笑着说:“陈区长来了,我们快进去吧,大家都在等你呢。”

    看到这样,陈金涵终于感觉到自己的决定是对的,他严谨地笑笑,为了表现得像模像样,他赶忙又凝重的点点头,也不说话,在秦老板和谢主任的引导下,跨进了酒店。

    跟在旁边的谢主任边走,便给陈金涵点上了一根烟,嘴里还说:“区长,有意思在这投资的老板都召集来了。”

    陈金涵难得在这里可以展示出自己的权威,一定要用尽它,毕竟这是个好的开头,他只是点点头,简洁的说了声:“好”。

    而秦老板就在跟在这两人的后面,对着不远处的芋头感激地笑了笑,他想不到芋头还真的有两把刷子,这下子就把自己牵引给主任和区长神马的。

    得到这个笑容可不简单啊,芋头可是献了几个晚上/精/力才/搞/来的,要不是张主任的帮忙,他还在窝囊着呢。

    那谢主任就小心的问:“区长,是不是晚会上资金的事情还没有落实?”

    只是淡笑一下,陈金涵“唔”了一声说:“不错吗,这你都可以猜出来,呵呵,谢主任还真贴心。”

    但是谢主任是只老狐狸,那里听这些虚假的话,他还是有点担忧的说:“区长啊,这事情还真麻烦,我们让这些投资商出钱不大好吧。”

    陈金涵此时还沉浸在自己要烧出这把火的情结中,一听这话,眼睛一瞪:“谢主任,今天你是推不掉的,我们的任务就是一定要促成此事,有的话我不好说,你要站出来说,知道吗?这开发区的事情就看在这么一着啦。”

    谢主任在心里是最害怕陈金涵这样的态度的,毕竟这可是他最新的靠山,一旦搞不好,自己可真的是里外不是人了。见他说了硬话,谢主任就不敢再推脱,只好点点头,虽然感觉有点为难,但这种事情是一定要表现出坚决和支持的态度,至于成不成,到时候再看情况,他就说:“区长放心,我一定配合好你的工作。”

    几个人走进了包间,就见里面已经是坐满了人,有几个开发区和机关的干部,还有一帮子企业老板和外资商。

    大家一见陈金涵进来,都是一起的站起来,立即这包间就乱成了一团,有人点头,还有人在招呼,更有灵光的就抢上前来发烟。

    这一阵的骚动,就极大的让陈金涵感到了自己的重要和超然,他对着这些人招一招手,再挥了挥手,迈着八字步,到了那中间给自己留下的位置,呵呵笑上两声,坐了下去。

    这宴会的位置都是有规矩的,不用主持人说,谁该坐哪个地方,都心里明的跟镜一样,给他留的那位置,不说,也没人敢坐上去,坐不好会引起公愤,所以陈金涵也就不用推辞了,推也是白推。

    坐定以后,陈金涵环顾了一下四周,说:“各位老板,大款们,今天请你们来,是有事情要和你们商量的,不过呢,现在先不扯它,大家先多少喝一点再说。”

    大家也就稀稀拉拉的坐了下来,很快的,就见那服务员开端上了碗碗碟碟的,陈金涵看着服务员把每个人面前的酒倒满了。

    这个时候,他就站了起来,端起了自己的酒杯说:“今天这大部分人是没有在一起喝过酒,我们就不要作假,酒很不错,不喝白不喝。”

    桌上的人就一起的哄笑了起来,也都端上了酒杯,站了起来,高高矮矮的围了一大圈,陈区长就不再多说,一口干了酒,翻杯一亮,滴酒未留。

    酒局才刚刚开始,这是陈金涵对自己的前途赌一把,而结果是怎样呢?

    ps:新的一月,求月票,求红包,求打赏,求收藏,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