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203.瞬间没入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想不到乔小小会这么一着,钟书记只好暗自叫苦,呲着牙躲闪开,这一躲刚好撞上赵月儿,瞬间就被她那特有的淡淡香味陶醉了。上过不少女人的钟书记知道,这不是香水的味道,完全是一个女人自身上散发的体香。

    赵月儿原本想躲开的,但是看着钟书记情不自禁攀上自己大腿的手,她就闭口不言了。紧接着他们又喝了几杯红酒以后,钟书记也看时机差不错了,放下杯子说:“那个小乔同志,今天就少喝一点吧。我呢,也把小赵给你介绍了,以后呢,你看着办吧。”

    但是乔小小却摇了一下头说道:“不行,看到小赵,今个儿我高兴,你来了,我更高兴,我想再喝酒。”

    闻言,赵月儿还有什么不明白呢,她赶紧站起来,借意说自己有事,就匆忙离开了酒吧。虽然是下午,但始终这间酒吧的氛围确实有几分风格。

    面对着乔小小的这番模样,钟书记也就任由赵月儿离开,毕竟赵月儿是逃不出自己的手心,于是也就准备放开量好好陪她喝了。

    现在由三个人变成了两个人的世界,钟书记几次和乔小小的眼神交织,都明显感觉到了彼此心里有一种渴望,喝了一会,乔小小就问钟书记说道:“你这是对小赵玩真的?又或者说你在等待些什么?”

    钟书记早就预料乔小小会这样问,所以听到了这句话,心底就升起了一种浓浓的失落,只好说道:“是的,我在等待。”

    乔小小又是何许人呢,她看到了钟书记的失落之后,她就温柔的坐到他身边,靠在他的肩膀说道:“等待些什么?”

    翻一下眼,钟书记看着乔小小说道:“等待一颗死心塌地的种子!”

    说这话的时候,钟书记的眼前就仿佛出现了赵月儿为他生下一个儿子的那飘渺的场景,此时此刻,钟书记真的有点明白了,是的,自己也是个庸俗的人。他像更多的人一样,都想要个儿子传宗接代,所以看到赵月儿的那一刻开始,他内心的那种强烈就更加明显了。

    这些事乔小小自然是不知道也不会明白,她看不懂地幽幽说道:“死心塌地的种子?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钟书记的眼神却充满了向往,他知道这个梦想一般的希望,一定要实现,于是就说:“是一个女人,一个愿意为了我放弃一切的女人。”

    内心似乎有点不平衡,乔小小就说:“同样是女人,你可以告诉我妈个女人是谁吗?这与种子何关?”

    看来,所有的女人都是好奇的,吃醋的,乔小小也毫无列外,她也渴望知道那个人是谁,当然同时希望那个女人是自己,尽管明知道是不可能,但是她还是不死心。

    钟书记的眼光也有了迷离,他看着她说:“说不出来,只是梦一般的女人。”

    闻言,乔小小的脸上也有了悲哀,那个女人多幸福啊,有人惦记,有人等待,而自己呢?谁又会来等待和原谅自己?眼前这个男人吗?

    想到这,乔小小端起了酒杯,不声不响的连喝了两杯。

    钟书记没有去劝阻她,让她喝吧,所有的人都会有自己的不如意,只是形式不同而已。再说了他和她只是露/水/鸳/鸯,根本修不了正道。要说愿意为他生儿育女,乔小小自然也愿意,只是钟书记觉得,乔小小不适合。

    这个时候钟书记和乔小小两个人的脸上都有了失落的神色,而乔小小更是带着朦朦的醉意说:“那个女人可真幸福!”

    钟书记没有说话,他又开始想到了母亲的话,想到了自己有了个儿子会是怎样的情境,也就在这一刻,钟书记做出了自己一个决定,他一定要把这个愿望实现,把这颗种子种下。

    钟书记的女儿现在也已经八岁了,虽然和老婆没有什么不和谐,但是制度,自然是不可以再生育,毕竟两人都是党员。而钟书记想来就喜欢儿子,虽然嘴上不说些什么,但是内心依旧是强烈的。

    后来一番闷声的独饮过后,钟书记还是把乔小小送了回去,看着她的美丽,听着她轻轻的呼吸,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熟悉的芬芳,钟书记在酒精的刺//激下,有一种强烈的yu 望,他想尽力的/抗/拒/这种yu望。

    但是当乔小小拥抱住了他,一点一点地,轻轻的吻着他的眉,他的眼睛,他的耳朵,他的鼻子的时候,钟书记这冲动便崩溃了,那弱小的意志到底没有/抗/拒/过伟大的yu 望。

    男人的yu望一旦被瓦/解,那么接下来所作的一切都是靠下身思考的。钟书记在乔小小的/牵/引/下,也走进了她的房间,便开始拥/抱和回/吻。这一/吻,两人都开始有点/喘/息了,他/搂/着乔小小的/身/体/以往一样摸/索/起来。

    今夜的乔小小竟然盘了个发,那高高挽着的头发让钟书记就有着一种征/服/了一个贵族公主一般的感觉,其实很早之前,也不知怎么的,钟书记心中所想的就是要把她征/底地/征/服。

    在钟书记的狂/热/动作中,乔小小心底里面的那种 yu /焰也充分调/动了起来。

    钟书记看向了乔小小的眼睛,他从那眼睛里面看到的那种特异的眼神又融入了一种迷离,他便不由自主的对她说:“小妖精,你可真够/勾/魂的。”

    闻言的乔小小只是红着脸笑道说:“那你岂不是是妖精们都想吃掉的唐曾肉?”

    钟书记闻言只是笑了笑,忽然间就想着让这只小妖精给自己用/嘴/来/爽/一个,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试过了,尤其是这个小妖精,更是没有。/

    没有说什么话,钟书记就把乔小小的/身/体/压//了下去,一下子明白过来的乔小小羞/涩/着,有/点难为情的/跪/在了钟书记的/身/前,用手指轻轻/弹/一下/那根/东西。

    钟书记马上就感觉到一阵阵/酥/麻,原来这种感觉如此麻醉。他忍不住抓住乔小小的秀发,渐渐/攀/去那/背/部。而乔小小就tao// 弄//一下之后,便/扶/了过去。

    猛地,钟书记那/根/东西的尖端/便/传/来一阵细/小的擦/刮/异/感,也瞬间/没/入一团/湿/热/腻/滑/之中,这可让钟书记/忍/不住一/挺。虽然突然被//挺//了起来,乔小小依旧柔顺地//含 //住// 那根东西,细嫩的小手环抱着钟书记绷紧的tun股,一点一点将他的/大/活儿/纳/入/喉/中,用/津//唾//滋//润,并且任他失/控/地/挺/动/着。

    虽然乔小小已经是第二次替钟书记做这个,但是不得不说,她的技术不算太好,不过她在这方面极有天赋,很快就让钟书记有/了畅/快/的感觉。

    小蛇一般的/舌/头,不断的在钟书记敏感的顶端 //缠 //绕和 tian 动,那一下下温柔的 xi 吐,仿佛不是吞/噬着/钟书记的骄傲神器,而是在吞/噬着/他内心深/处那/动 //荡/的灵魂。

    这是一种近乎于天堂中的/享/受,让钟书记再次忘记了所有,忘记了权高位重,忘记了豪车别墅,也忘记了自己看中的赵月儿。

    在这样下去,钟书记就应该在乔小小的//嘴/巴/上释放出自己的能量,但是他不会,他喜欢在里面释放出自己的能量。于是他/颤/栗着/说道:“小妖精,现在轮到我发/威/了。”

    “唔……坏蛋,就知道欺负我。”说完乔小小深深地xi 允 一下,才站了起来。但是钟书记却一把把/她抱/了起来,直接走进/浴/室,他暗道,刚刚一下险些他/崩/溃,这下子要好好治治这只小妖精。

    同样乔小小心里也正想着钟书记到哪学的的这个爱好,居然往/浴/室/走去。

    她还来不及想清这其中的原因,钟书记把她放在浴/缸/里面,什么话也不说就已/悍/然/而入,虽然那里早已///润//滑,但钟书记那/巨/大/的活儿似乎要将她紧/致细/滑的//身//子从中分/剖//开来,这//入//侵/还是让乔小小/忍/不/住/闷/哼/一声,这男人就是这样,总是让她/淋/漓/尽/致。

    顾不上乔小小的蹙/眉,钟书记便/挺//着//自己的活儿,一次次地冲/动//着,其实他就是要打//垮/乔小小那种难以//填// 充的锐气,所以他根本就不给乔小小有/喘/息/的机会,让她一次次地从//浪/里来,又从//浪//里去,而她到底//浪/了多少次,只怕连她自己都记不清了,只记得每一回都是来得如此//猛//烈,让她/// 泄 ///得那么/彻//底。

    钟书记明显感觉到乔小小的变化,尤其是自己大tui边缘/滑/下的那些水分,他笑了,是的,他笑了,女人,都是这样,只要令她发//疯,那么征//服就和气/容/易啊。

    钟书记把乔小小翻过来,看到浴/缸//底下/延/伸/开/来的那一片//湿//濡//的东西,更是一阵阵//胀/脑,什么话也不说,就在//后//面 //进去,继续/一番猛/烈/的/冲/刺。

    只觉得自己从天堂回到地狱,又从云端去到山谷,乔小小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写什么,只感觉到自己整个/身//子都轻的飘飘然的,一次次地释放出自己/体/内/那种癫/疯/的灵/魂。

    尤其是在钟书记在后//面 /冲/刺/的那一刻,她更是/疯/了一般地/扭/动/着自己的tun部,回应着这种带出她藏在骨子里面那种疯/狂的/撞/击。

    ps:求打赏,求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