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201.一场好戏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钟书记不是一般的饮者,他深知杯小乾坤大。每逢此时,他不会为喝酒而喝酒,那有什么意思?人又不是酒囊饭袋。他就于这酒桌上细细揣度同僚心机,暗暗的观察着宴席上的所有人,尤其是赵月儿与乔小小。

    这个饭局上的饮酒者没有圈外人,都是机关单位未来的支柱,而他们也正是借酒暗示心迹,消释前嫌,相互抬携。

    很多在平常看起来言迟语拙的人,现在都展示出了诙谐幽默,或者是机巧灵活,而这一切又都要做得干净利索,平平静静,波澜不惊,只能于无声处听惊雷。

    这让钟书记不得不暗暗说道:都是炉火纯青,都是官场高人啊。

    钟书记就适可而止的喝着酒,他今天是中心人物,饭局是为他而设,虽然钱是倪康钊出,但是被敬酒是推/脱/不掉的。

    钟书记要想以一敌众,显然是无法做到,他就发挥起高超的驾/驭/能力,不断的把矛头转换到别人的/身/上,一时间,饭局上战火纷飞,他就和乔小小偷着笑笑,看起了热闹。

    乔小小小声的靠过来,对着钟书记亲昵的说:“你呀,真是滑头。”

    但是钟书记却眨眨眼,给她瘪瘪嘴说:“是吗?这可是你教我的,不然我那能和你在这聊天呢?”

    闻言,乔小小也是抿嘴一笑说:“别耍嘴皮了。”

    看着乔小小钟书记却坏坏的一笑说:“耍嘴皮可是你的强项,待会要不要来个……”

    看着钟书记的不正经样子,一下子,想起那些情景的乔小小就脸色绯红,她恨恨的瞪了钟书记一眼,转过去和别人说话去了。

    钟书记却没有把视线跟着她,而是落在被几个大男人灌酒的赵月儿身上,他微笑一下,暗道,是时候出手了。

    很快热烈的饭局就结束了,大家喝的也是摇摇晃晃,却都感觉余兴未尽,强烈要求继续下一个节目,这逮住了出去攀交情的机会,所有人都不会轻易放弃的,最后大家商议的结果,就是唱歌。

    由于酒楼隔壁一楼就有一个歌厅,众人一下子便涌了上去,幸好这歌厅里面也没有几个人,经理看到是领导们到来,就赔笑带道歉的对那几个人赔礼,清了场子。

    等一切都摆布停当,一霎时,舞厅里就是轻歌曼舞,热闹起来了。

    这些领导们平时在机关里都是绷着脸说话,带着面具做事,一个个装的跟和尚一样,今日,有了放纵一把的机会,又喝了酒,自然谁也不会作假。

    虽然喝了点酒,但是赵月儿还是眼明手快,先就抢到了麦克风,她把麦克风递给了乔小小说:“乔主任啊,你也是咱女同胞的骄傲,今天就放开来一曲,镇镇他们这些大男人。”

    环视一下四周,乔小小对着钟书记忸怩一下,推辞了几句,最后也只好一笑说:“那我就来一曲,唱的不好,你们可不许笑话我。”

    闻言,赵月儿马上四周看了一圈,假装威胁说道:“那个敢笑话你,估计是不想混了。”

    众人赶紧附和连说是是是之后,乔小小就接过话筒开始唱了起来,那是一首情歌,韵律舒缓。

    等乔小小那娓娓动听声音唱完之后,整个大厅里静悄悄的,没有了一点其他声音,大家谁也没想到,这个乔主任有如此的好嗓子,歌唱得如此之好。

    歌声结束后,沉寂了好一会,大家才回过味来,歌厅内响起热烈的掌声。

    赵月儿也不得不大为佩服乔小小,人家不仅人漂亮,歌唱的也好,更有一种天生的气质,没有丝毫做作和勉强。

    然而就在大家正在赞美和敬仰之际,歌厅的门口却响起了一个很嚣张的沙哑声音:“凭什么啊,又不是不给钱,还不让人进去啊。我看你们是以后不想开了,信不信我现在就找人帮你们把场子关了?”

    “不是啊,这位老板,经理吩咐过,今天歌厅可是真的不对外开放,不然怎么说,我们也不敢挡您的大驾啊,您就不要为难我们了。”当然,这是保安在门口苦苦哀求的声音。

    不要看保安们平时很牛,穿了一身假警服,时常拿个黑棒吓唬人,那是相对了某些人来说的,但见了真警察和大老板,他们就会表现得很谦虚谨慎的。

    但在这些有钱人的眼中,保安的谦虚还不如狗,这不,外面的那声音更是嚣张起来,并推开了保安,无所顾忌就推开了舞厅的门。

    在这个歌厅里,灯光调得很幽暗,这个所谓的有钱人本来也喝醉了,一时对立面的情境还看不大清楚,只见他边走还边说:“哎哟,还不对外开放啊。我才不管你们,我呢,今天请曹局长来作客。我倒要看看,在这里还有谁会比曹局长更拽啊。”

    在舞厅里面,倪康钊他们自然是能够看得清楚来人,因为他们早就适应了歌厅里面昏暗的灯光,就见一个四十来岁矮胖的中年人满嘴喷着酒气,骂骂咧咧地当先走了进来。

    钟书记只是笑了笑,不着痕迹的笑,看来今晚有人是要倒霉了。

    倪市长显然也发现的这个男人,不过从这人走路的时候摇晃幅度,是可以看出来这人已经喝得犯糊涂了。也难怪的,这人呐,一喝多了,胆气就比平常也就壮了很多,都有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

    这酒醉的男人进来短期还没适应光线,他就眯着眼,伸长了其实很短的那个脖子,到处瞅瞅,这一瞅不打紧,但是却意外地发现不远处的两个大美女,一个是乔小小,一个是赵月儿。

    像发现了猎物一样,这家伙的眼睛马上就睁大了,好像条件反射一样,见了歌厅里面的/妹/妹/就当成了小姐,他喉咙不觉咕咚咽下了口水,嘿嘿直笑之后,就伸/舌/头出来在下//嘴//皮上//舔/一/舔//说道:“吆喝,不错啊!难怪不对外开放,原来是有大美女在这里。”

    就在这个男人说着酒话的时候,在他后面,又跟进来了几个个衣冠楚楚且有点来势的人物。他们都是大摇大摆地向里面走来,就脸上那种锐气,不用多说,一看样子就知道,这都不是好惹的主。

    这喝醉了的男人发现自己的同伴来了,就对走上来并站在自己旁边一个胖地像猪一样的中年人说:“曹局长啊,真她娘的,真来着地方了,你看啊,这是多么漂亮的小姐。”

    说完,他是摇晃着,抢上一步,就要上来直想拉赵月儿的手,像以往一样,他连这女人是谁也不看看就/摸/过去,估计是经常在歌厅拉小姐拉滑溜了。

    看着这个酒醉的男人居然直接拉着赵月儿的手,倪市长心中的怒火便燃烧起来,不过此刻还有人比倪市长更加愤怒。不过也难怪,赵月儿能是他随便拉的人吗?在这里可是主儿的钟书记,刚才听他那话早就有了气,什么曹局长就是这个地方最拽的。在加上钟书记也是喝了点酒,比起平时就少了一份冷漠沉静,见此情况,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只见他比倪市长更早一步,上前就怒喝一声:“看来不教训一下你,还真不知道这里有谁管。”

    说完,张书记上去“啪”地一声,就在这酒醉的中年人脸上就重重的扇了个耳光。

    酒醉的中年人吃疼不止,一手就捂着脸,一面就大叫了起来:“我 cao,你娘的是谁啊。曹局长,他们居然打我了,你快来帮忙啊。”

    这些和钟书记一起来的省///委///领导的一堆人一听,心里就乐了,不禁笑道,呦喝,还来了个曹局长啊,倒要看看,是那位要倒大霉的人了。于是,大家也就顺着他叫喊的声音,一起看向了那个曹局长。

    然而这个曹局长在耳光响起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愣在了那里了,作为公安局局长的他,其实在很多时候和很多地方,那是//挺 //把 //炮 //的人。

    在这个地方,歌厅里的老板们,酒店里的经理,他绝大多数都认识,所以一般上这些地方,那是很嚣张的,一点都不会学着低调,走路基本都是横着走的,但今天他彻底焉了。

    因为这曹局长透过昏暗的灯光,他渐渐的适应了环境,也看清楚了里面的客人,省府这个地方本来也算是很大,这些人都是省//委//的大人物,他哪能不认识。

    更让他没想到,今儿个一下子,自己以这种方式见到了这么多人,里面还有书记,办公室主任,并且还是个专管公安系统的副省长,这一下,他冷汗霎时//湿//透//了衣背,酒也醒了大半。

    这下子,这个曹局长顾不得擦掉脸上的汗水,就急忙解释:“哎呀,这是误会,误会。他是喝多了一点,喝多了一点,各位领导海涵,海涵。”

    虽然曹局长已经表示自己的道歉,但是就听秘书科的科长左近些领导里面已经有人在说:“曹局啊曹局,你还真会交朋友,连这样的人也带在身边。”

    闻言的曹局长心里暗暗叫苦,这下子还真的给自己惹麻烦了,但是也只能赶忙一面给大家道歉,一边转过身吩咐着同来的几个人:“快把他扶出去!”

    那酒醉的男人还没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情,见曹局长让人把自己架出去,他当然是不愿意,他继续//咆/哮//着说道:“凭什么就要我出去?我他妈的挨打了,曹局长你们,都动手啊。”

    这可是一场好戏了,这个曹局长又将会受到怎样的待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