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轮流着换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被这么一/弄,芋头马上睡意全无,变得有点慌乱和紧张,赶紧睁眼一看,这才发现,这美/女/也已经是 tuo的 溜 //光,那一对高// 耸// 挺// 拔// 的大白兔,浑 //圆 //光 //滑 //带着颗// 诱// 人的樱桃,丰/// 满 //的 犹如两团精心制造的棉花糖一样,还有那娇/细 //火 ///爆 //的纤//腰,以及那稀稀疏疏的草地散发着无比的//吸// 力,这样一条完美的 //诱 //人 //火 //爆 ///曲线呈现,芋头确实顿时怔住了。

    他就感觉自己的浑/身/也开始发/热,呼/吸/也不太均匀了,连自己的大脑也开始着发晕了。而且这位美/女/果然是对这个领域很专业,熟练的/抚/ //摸 //着芋头那受到 //刺// 激 后已经高高// 翘// 起的活儿,轻重缓急,推 //拉 //套 //弄,无比熟悉顺畅。

    看着芋头享//受//的样子,美女便用手//挑//起一些透明的 //液 //体 ,涂//在那/根/参天大树上面,开始慢慢的 //套 ////弄 ,细细的/推/拉,然后就是在参天大树旁边的两颗大石头上面轻轻地来回颓放。被这么一//弄,芋头便有了兴// 奋和// 激 //动,他不由得地// 摸 //向了她那高 song 的两只小/白/兔,这一 /握 //就是 //满//手的//滑 //腻,紧接着他又轻轻用手指,//捏//起了她的那颗 //诱// 人的樱/桃,去感觉那尖/顶逐/渐// 发// ying/的变化。

    在这种专业的按/摩/之下,过不了多长时间,芋头突然有了一阵的// 颤 //栗,因为自己拿/参/天大树传来了一阵阵的/ //温 //湿// 感觉。望眼过去,原来这个美/女/竟然 han 住 了他那威武的/活/儿,一阵的 /吞/ /tu/ 之后,美女就用她的she 头在芋头那//根// 大// 伙//儿的圆//头/上面,以及枝干上,反复的,来回的 //纠/// /缠 ///着,吞 tu 着,反复,又来回,百辗千回。

    被这种不一样的 刺/// 激// 侵/// 袭,芋头的那个地方开始传来了阵阵 //痒 ///麻,这时候芋头的那活儿已经/胀//大/到了极点,他感觉到自己将要河堤// /崩 //溃,他赶紧用双手抱// 住// 了这个美人的头,想制止她的快速活动,让她慢一点。

    但是在这里早就练就一身强本领的美女,又岂能会放弃这种机会,她明显也发现了芋头的企图,为了早点结束战斗,早点拿到小费,她加强了///嘴/巴的 xi 力,更加快的/// 吞/ 入,//吐// 出。

    于是,芋头第一次这样被//女//人 ///征/// 服,第一次/输/在这种美/女的手上,或者说是//嘴//上。但是看着美女//嘴//角上//滑//落//的那些牛奶般的///汁//液,芋头也获得了一次新的认识,原来这样可以//更//爽。

    爽//就是//爽/了,但是芋头却没有发现背后潜伏着的那双眼睛,那可是令他致命的//陷//进。

    且不说芋头如何败下阵的事,先看看赵月儿这边的动静。省委那里在赵月儿整理好文件之后,第二天就召开了会议,由于赵月儿的暗示,这次招商大会的矛头也就指向了洛南市。

    在这次会议中,钟书记就迫切的提出了如何搞好带头兵城市开发的问题,而且提议这开发主要的带头兵就是洛南市,这个提议令在会的人都感觉到不可思议,先前不是着重开发临滨市的吗?那里可是重要的港口,算得上是天时地利的。

    但更让在会那些人看不太懂的是,临滨市长在会上竟然也没有多少异议,这一下子就令大家心里打起小九九。

    奇怪归奇怪,不管怎么说,会上的其他人是不能有别的意见,在没有看清形势以前,谁也不敢冒险地说出自己的不同意见来,毕竟还是稳字当头。

    那么再看看,再等等,赶快结束这种看不懂的会议,就是在坐的所有人的一个共同心愿了。而且对这些人来说,这种会议犹如和xiao姐睡觉,上/面的很/认真,很卖劲。下//面的就是装着很投入,很舒服。

    当然上面的没完没了,希望时间长些,下//面的则要表现得非常//兴/奋,而心里却盼着快点结束,然后收钱。

    一直到会议结束,大家都是表面上认认真真的,然后跨拉拉地站起来,走出会议室,还要表现得受益匪浅一样。

    不过洛南市这次得到省//委的点名开发,却是一件政策上的扶持,那么说明经费又将会非常之丰厚。当然这个消息像风一样的快速传播开来,在这个省里面,马上又多了一个茶余饭后探讨的话题,人们到处传扬和议论着,这样的话题是很受欢迎的,可以猜想,推测,也可以造谣,漫骂。

    不管是从正面理解,还是从反面的臆想,只要是上面的决策,总会有理由。而且都可以让人发挥自己最大的想象。

    这个时候的倪市长那心情可想而知,省,wei,书记一开口,自己的此刻的价值就不一样了,不管在官场上的庇佑,还是洛南市的开发力度。

    这真是应该愉快一下,回到酒店的倪市长美美的泡上了一杯茶,一个人在坐在/套房里享/受//这胜利的喜悦,这样的喜悦是应该找扭转这局面的关键人来分享的。

    于是,赵月儿自然就是倪市长唯一想见的人,不过倪市长的内心又有点舍不得,毕竟自己已经将赵月儿在钟书记面前亮牌,那么他就有机会失去令他心动的女人。这又是一种选择,就好比夏国轩一样。

    一早就知道倪市长会找自己,赵月儿妆也没卸就下来了,她进来看到倪市长美滋滋的样子,就笑道:“倪哥,可把你美的。”

    看到赵月儿进来,倪市长就站起来笑道:“嘿嘿,宝贝啊,我就知道你能把这事高定下来。辛苦你了,回去以后我好好补偿你。”

    闻言的赵月儿却小嘴一撇,有点不依地说道:“倪哥,好不容易才出来一趟,还回去在补偿人家。哎哎!事情都搞定了,是不是得请我出去好好搓一顿?

    发现赵月儿越来越有情趣了,倪市长便笑了,满心欢喜地说:“好,好,我的小宝贝,你就选个地方,我们去开心开心。”

    但是赵月儿却不是这样想,她笑了笑就说:“倪哥啊,怎么说你在官场上也比我有阅历,这顿放可不就是我们两个吃啊,你说是不是?”

    倪康钊一听,便明白赵月儿想说些什么,顿时对她刮目相看,着小妖精真是自己的福星啊,自己只顾着开心,还没有想到该如何答谢钟书记呢,这可是自己犯的死忌。

    于是倪市长便一脸溺爱的笑容说:“我的宝贝,你看我,都把这件事给忘记了,那等以后我们两个在好好吃一顿。”

    看到倪市长醒悟,赵月儿这才又说了:“刚才钟书记说了,晚上省//委//办公室乔主任也要参加你的招待会的,你幸福吧,一直被传闻的第一美女,一般人是请都请不来的,所以倪哥你说说,这顿饭该不该两个人吃?”

    倪康钊一听到桥小小,他还有点激动的,他一下就想起了桥小小那气质典雅,明艳动人的样子。虽然那明摆着是省//委上面那些老大的菜,但但爱美之心人人有之,他又克制不住自己偶尔的向往和一些地方的膨胀。

    “小宝贝,看来这次你可是下了本钱,是让我放点血。不过呢,能够//攀/交/上那些大人物,也值得。”倪市长笑得拢不上嘴巴,搂着赵月儿的腰说道。

    这一刻,倪市长知道了钟书记的意思,虽然他舍不得,但是他又能阻止些什么,这已经明摆着的事情,赵月儿啊赵月儿,你还是太单纯了。

    “倪哥,钟书记那份情意,我们估计是一辈子也还不了。我们这就去安排吃饭的事情吧。”赵月儿从倪市长的眼里,似乎也看得出些什么。不过赵月儿深知,如果她拒绝了钟书记的好意,估计以后洛南市的开发就难了,尤其是倪康钊的位置就更加难保了。

    其实倪康钊何尝不知道,只是他有点不甘心罢了,他理解赵月儿的用意,也后悔了自己的显摆,自己是不应该把她带出来的。

    这饭局就在省里一家比较低调的酒楼,来参加的人也就十来个,什么市长啊,书记啊等等,这些是其次,主要的是钟书记与办公室主任乔小小。

    乔小小今天更是仪态万千,压住了所有参加宴会的/女//同志,她的脸上也没有了往常的冰冷和严肃,显的随和//热//情了很多,那迷//离的眼神也不时的飘向钟书记,让钟书记多少还有点局促和不自然。

    其他的人,很活跃,大家也没什么太过的顾忌,桌子上的气氛热烈,随意。饭局才开始,盘子也轮换着端上端下,酒是水也是火,酒过三巡,这细细的火苗窜动在每位饮者的血管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