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98.领导大不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姐,女人就得对自己好一点。”芋头一下子便嘴甜的贴上去说道,这小子明显的占了/便/宜还卖乖。

    “乖弟弟,姐知道的,你待会先回去后勤部,然后再去开发区吧,我呢,先走了,会议很重要。”张菊英看着芋头这样子,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

    “成,姐您去忙。”芋头一听,有戏,看来自己在机关还是命不该绝啊,那些老混蛋就等着瞧吧,谁是笑到最后还不知道呢。

    张菊英留下钥匙,就匆忙走了,而芋头也洗了个澡也就去后勤部报到,昨天的不辞而别,应该不会难道他,必应张菊英已经被他给制服了,于是就哼着曲调回去。

    但是才进门,芋头就被迎面而来的陈科长拍着肩膀,笑嘻嘻地说道:“小程啊,你可回来啦,我这边正好有件好事要告诉你呢。”

    看到这样的情境,芋头一下子愣住了,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虽然这段时间被这个陈科长另眼看待,但芋头并没有就此屈服,他很明白花花轿子人抬人的规矩,反而越发地做好自己。此刻看这个陈科长居然谄媚的冲自己卖好,就赶紧陪着笑脸说道:“呵呵呵,陈科长啊,您对我就是一直都照顾有加,这不,有好事情就想到我了,真是大恩大德啊。”

    看到芋头这么一笑,一点也没有架子,陈科长心里便暗道,这小子果然是深藏不露啊,绝对是块可造之材,也难怪这几次的安排会这么频繁,要是把他笼络成自己的人,那岂不是……

    “哈哈,我就知道老弟你是一个靠得住的兄弟,也不枉我这次推荐你去担任开发区招待外资商的后勤组长。”在官场上来说,建立好自己的势力才是立人之本。把芋头拉到办公室的陈科长在心里算计好之后,自然是把张菊英的提议当成了自己的功劳拿来白做人情了。

    又去了开发区?虽然只是做接待后勤的组长,但也明摆着是让自己离开现在这个后勤部,往开发区那边走,难道真的是官太帮了自己一把,芋头想想倒吃了一惊,这个张菊英还挺了解自己的!不过他现在已经修炼的颇具火候了,喜怒不形于色,所以赶紧谢过了陈科长,听他仔细给他交代要做什么工作,他明白这是正经差事,也是自己回到开发区的重要一步,怎么敢走神,也就听得仔细认真的,好一阵子才了解透彻。

    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芋头又和陈科长聊了很长时间,期间他像是一个虔诚的信教徒一样,认真倾听着陈科长那滔滔不竭的指导,在很多时候,他还要表现出颔首,赞叹,惊讶和崇拜的神情,来配合着陈科长。

    直到陈科长彻底的感到了芋头已经成了他那边的人,他才凝重的说:“小程啊,你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人,上面是不会让你在后勤部这个地方埋没下去,等开发区的事情做好了,一定让你担负起更重的责任。”在说完了这些话的时候,陈科长看到芋头眼中的感激更为明显,不管这眼神是真与假,陈科长也觉得这话已经到了点上,他才打住了自己的话头。

    虽然自己以后的升迁与这个芝麻官陈科长没有多大的关联,但是芋头还得注意,说不定这老家伙以后还真的会拉自己一把。所以芋头便赶紧感激一般地说道:“陈科长的教导让我茅塞顿开啊,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回去以后一定会好好干,不辜负陈科长的栽培。”

    听到芋头的这话,陈科长也知道芋头言外之意,也不好再唠叨,便让芋头走了出去。芋头也没再逗留,当他走出陈科长办公室的时候,他克制不住心中的喜悦,他想要放声的大笑,或者放声的尖叫。

    但这也就是一个想法而已,在少许的激动以后,芋头就平静了下来,他马上就为自己这种幼稚担心起来。这算得了什么?自己不过是一次小小的胜利,以后的路还很长,水还很深。再说了,官场这里没有预习,只有决赛,小胜只是可以让自己继续前行,而一次的失利就会让自己淘汰出局,自己大可不必为此沾沾自喜,得意忘形。想起先前自己被踢到后勤部的痛苦,他的心渐渐的沉淀了下来。

    从陈科长的办公室出来,已是大中午,芋头看看手表,也准备出去吃饭,可是走出机关大院没多远,突然听见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原来是昨晚老同学给他他介绍的某企业老板在叫他。

    只见这个老板满面红光,晃荡着油亮的额头张口就说:“这个张…”这个老板一时间想不起芋头是官位,昨晚只是听说了一下子,但是他也不是省油的灯,便马上改口说“张领导,你好啊,想不到在这里能够碰上你,缘分。”

    看得出这个只是饮过几杯酒的老板有些尴尬,自己那时候可是想着跑路的,算哪门子的领导,要是领导的话,那会受到排兑,不过今天他心情不错,芋头也是很客气的招呼:“这位老板你太客气了,我算什么领导呢。”

    这个企业老板也看得出芋头的心情不错,就嘻嘻的笑着说:“您在我们这些老百姓眼中就是领导啊,昨晚还没来得及和你多喝几杯呢,真是遗憾。”

    “你们可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呢,呵呵。”芋头随口的应付着,就准备离开,但是这个老板却突然说:“张领导,今天我们既然遇见上,择日不容易撞日,您赏个光,我就请领导一起坐坐。”

    芋头也是本来准备出去自己吃饭的,现在见他如此的热情,心里想想,就不准备拒绝了。想不到才刚刚在官场有所回转,就有人给他献殷勤了,这感觉很受用,那么就吃了这一次,权当是劫富济贫,芋头也就答应了。

    他们两个人说着话,一起到了一家附近的酒楼。在这途中,芋头才知道这个老板是做建材的,姓秦。也不知道这个秦老板从哪里知道芋头就是在开发区招商部那边工作的,于是便套近乎了。

    到了酒楼,这位秦老板表现得有点殷勤,擦桌子,递香烟,一阵的忙活,直到酒菜都上来了,他才哈哈笑着说:“高兴,高兴,难得又和张领导一起喝酒”。

    看着这种非一般的待遇,芋头内心再次得到膨胀,便学着领导的模样也笑了说:“秦老板可这么快就想着把我灌了?”

    眯一下眼,秦老板便连忙摇着手说:“那里啊,昨晚我就得知,我不是你对手,感觉张领导你这人很不错,也合我的脾气,就想和您多亲近一点。”

    以前给倪市长开车的时候,芋头早就听惯了阿谀奉承,拍马溜须,显然这秦老板拍的马屁一点新意都没有,芋头也没说什么了,不等招呼,自己动起手来,反正自己还饿着。

    风卷残云的开始,时间还尚早,正好两人也没有什么急事,他们是边吃边喝,这秦老板看来酒量确实不怎么样,还没怎么喝呢,他就有点醉意了。

    秦老板此刻已经是醉眼腥红,他肥厚的大手一下子拉着芋头的手说:“张领导啊,我喜欢和你交这个朋友,虽然昨晚就匆匆见个面,但是现在和你聊了这么久,就知道你和其他领导大不一样,感觉很实在,心里还有咱老百姓。”

    还真把他给当领导了,还想着老百姓呢,芋头听的有点肉麻,不过也知道秦老板有些醉意了,芋头也没当成一回事,就开玩笑说:“秦老板,瞧你说的,现在你只怕算不上老百姓了,你是家族世袭的富家老板,呵呵呵。”

    闻言的秦老板努力地睁大了眼,很认真的说:“在这里,再有钱还是老百姓,过日子是吧。难道开发区不就是为了老百姓么?让老百姓过上幸福的日子,所以啊,你们的心思,我们都懂,用心良苦啊。”

    想不到这点破事也有人把它深化这个样子,芋头心里有点小满足了,这一满足不打紧,他对这秦老板也顿生了很多的好感。

    芋头就主动的端起了酒杯,说:“呵呵,当官就是为老百姓办事的,来来,我们干一杯。”

    一杯下肚以后,芋头他满心欢喜的邀请秦老板再干了一杯,而这个秦老板一点都不畏缩,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一口就干了,然而这秦老板喝是喝的痛快,喝完这杯,再说了段奉承话,眼睛也就有点直了,他斜倚在椅子上,呆呆看着桌面上的菜。

    在饭局上面,所看到的,听到的,未必是真的,同样,这位秦老板单从他的外表来看,好像他是醉的一塌糊涂了,然而未必如此,他表面是酒醉,但心明白,刚才的话似真似假,看似醉话,其实他把握的恰到好处,既不过份出格,还要找准要害,让领导听了心里舒畅。

    ps:各种求,各位亲,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