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97.用力过度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看到芋头/举/着自己的大活儿在自己面前,张菊英居然一点都没有了往日那种道貌岸然的威严,依旧没正经的嘻嘻笑着,然后又一次伸/手/把他的tui根/抓/在了手里,习惯一般地上/下/套///弄。

    “噢……”芋头被/弄/得舒/服地/叫/了一声,然后就/跪/在上朝她身后挪过去,直接她的/湿//掉/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把白花花的/肚//皮/跟那/两//团/丰//满/给//露//出来了。

    这幅/成/熟风/韵的qu壳,他早就看得眼热,于是/扑/上去就把她的两条tui往上一/举/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带着极度怨恨且报仇的力度,深/入/qian/出/地撞/击/着她。

    其实呢张菊英自从那天晚上被芋头收拾。舒。服。了之后,没过两天总是意犹未尽的样子,如果不是他对赵月儿有着那种思想,她也不会这样为难他,所以她对这个男人也是爱恨难辨,今天突然间在酒店看到他,潜意识里就有了酒后重温旧梦的打算,这才故意把他叫住领进了房间。

    此刻再次被他充/填/的几yu爆/炸,那种/酸/胀/中带着些微疼的感觉是那么的/舒/服,张菊英放/松/的躺/倒/在上,接受着他/暴/风雨般的/袭/击,将芋头对赵月儿的好,全部/怪/责在赵月儿的/身/上。

    这么一想,就通/透/了,张菊英就用/迷/恋/一般的语/调说:“哎呀,要/命的,你/轻/一点吧,姐姐/受/不了了……疼……疼疼疼疼……”

    张菊英像以往几次一样,颤/抖/着叫/喊/起来,毕竟她结婚十几年来,每次跟丈夫在一起都是不疼不痒的那么几分钟了事,猛然间被芋头那么死命的冲/撞/着,且因为/身/体/过度的膨/胀/越来越疼,就每次与芋头/做/那事的时候都会/娇/滴滴的/叫/喊/起来。

    但是芋头却不是这样想,此时此刻的他正/痛/快/淋/漓的进行着他的复仇,kua下的女人越是/求/饶/就越能///激//发他//狂/热的/凌////虐//心理,就得意的伸出大手,把女人的两只大/白兔///揉//的发红,并且大笑着说道:“哈哈……知道怕疼了?我的大主任姐姐。疼?这才刚开始呢,大主任你就等着慢慢享受吧。”

    说完,芋头用力//地//挺//腰/往后一//顶,直接//顶///住女人的/底/部,把那些//蜜///汁/也满//溢//得四处都是。

    被这么用力的//撞//击,张菊英一开始疼的吱/哇/乱叫,后来却越来越觉得那疼/痛被酥/麻的填/充/代替了。终于,她盼望中的那种直/达//天//堂般的妙/处接/踵/而来,可是芋头正//满//足//于自己的报仇世界里,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只顾一个劲的//猛//冲,于是便带来这一波还没有消退,更大的一/波/快/乐/又接/踵而至,然后是第三波……

    在这种陌生的/快/乐//刺//激//下,张菊英完全/失/态了,她像只叫一般的猫/一样大声/叫/着,一阵阵//抽//搐//着自己的//身//子。但在这种一/浪/接/一/浪/的高/峰//袭/击之下,终于,她再也忍受不住了,大叫一声,双/眼翻/白,一下子晕过去了。

    看着/被自己//cao//晕的张菊英,芋头顿时/心/花怒放,他终于如愿以偿的把她/弄//晕了,于是就心/满/意/足的让自己舒舒/服/服的,把自己多日累积的/精/华,一次过呈现上去。待到结束之后,他也不去管这个/官/太的死活,就满/身/汗水/躺在她的/身/边/闭/眼喘气,可能是酒/意和用/力/过/度,他闭上眼一下子就睡着了。

    而张菊英只是/晕/迷/过去一阵子,慢慢的醒过来了,醒来之后,那种xiao 魂/蚀 gu般的快乐依旧残存在她的四//肢/百//骸//之间。虽然/身/体/现在还是闷闷的疼着,可这疼里面却有带着令人/痴/迷/的感觉,她闭着眼睛一点点的领略着这种感觉。

    一阵回味之后,张菊英睁开眼睛,她带着占//据/的yu望看着芋头,看着他结实的shen躯,俊朗的五官,就对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私/有yu,但是很快她又可怜兮兮得看着自己成/熟/风/韵/的/身//材,然后叹息了一声,乖顺地躺/进/他的/臂弯里,心思沉重地睡去了。

    当芋头一觉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怀里多了一个女人,他一开始吓了一跳,但瞬间就会想起昨天不可思议的一幕幕,借着酒意自己把领导又骂又/虐/地cao了一回,这可万劫不复啊。

    就在芋头想着如何//脱//身//的时候,张菊英却//猛/地睁/开/了眼睛,把他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

    可是张菊英却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只是脸带笑意地说道:“怎么了,想逃啊?你昨天晚上对我又/骂又//虐//的,现在就想逃吗?”

    发现张菊英没有对自己发癫,芋头就知道这女人对他是真的迷恋了,心里也就不太害怕她,奓着胆子说道:“姐,你还说我呢,是你自己/攥/住不放的,能怨我?”

    回想一下,张菊英也知道毕竟是刚刚开始 很放 dang,脸上还是微微一红,娇/嗔/地不依一下,就把脸/钻/进芋头的怀里说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感受到这/官/太对自己的改变,芋头内心便闪过一丝丝的惊喜,难道这女人还是屈服于自己的强大?不过现在不是想找个时候,他赶紧一看说道:“七点多了,就要上班了。”

    “什么?!七点多啦?今天可是有会啊!我们赶紧走,这次会议可是很重要。”闻言的张菊英顿时恢复以往的苛刻神态,想起会议,就赶紧挣扎着想坐起来却没有成功。

    而躺在一旁的芋头却暗自好笑,不过这也是怪他,昨晚那么勇// 猛// 直接把领导给//干/ 晕 了,但是他也不能表达出来,就赶紧坐起来/抱/着她/把/她/举/起来,让她迅速的/穿/好/衣服下/了地。

    “姐,你小心点,嘿嘿。”扶着张菊英着地的芋头贼笑一下,因为张菊英现在的模样确实有点狼狈。

    而张菊英没好气地扫一眼芋头,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双/脚/一挨地却痛的蹒跚起来,就回身瞪着芋头骂道:“臭小子,你还贼笑,你看我走路都那个了,难道你就不会对我温柔点?下次再这样凶狠对我,看我不咬死你!”

    “姐,我知错了。”芋头马上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然后看着张菊英一边骂,一边摇摇晃晃蹒跚着走进/浴/室去梳洗了,显然是那个地方依旧留有他昨夜/勇/猛//的伤痕,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的得意简直难以言表,因为刚刚张菊英可是暗示着说有下次,还是要他继续把她给//干/呢,嘿嘿嘿嘿……

    既然不用跑路,机关这地位还能够挽回,那就趁热打铁,芋头想着张菊英并没有像自己想的那样,便打起小九九,衣/服也/没穿就跟着进了/浴/室,看到她正在忙着盘头,就大胆的走过去一把抱着她就//吻/着她的耳坠温柔的说:“姐其实你很美,只不过你把头发盘起来就显老了,来,我帮你梳头。”

    但是张菊英却没有这般闲情逸致,只是急眼般的骂道:“别捣乱,我要赶紧去开会,这次会议很重要。”

    “姐,你听我一会吧。”芋头没有理会张菊英的阻拦,就一把把把她的发髻/拉/下来,硬//是把她的秀发给披散下来。

    望着镜子里面芋头那专注的眼神,张菊英便没有再说些什么,任由他把自己的头发弄成一个清爽的马尾。不过这么一改变,张菊英却是年轻了不少,那种风/韵/更加突出。

    以前这么多的男人都是想着从自己的身上获取好处,并没有真正去了解过自己,所以在这种只是解决大家的需要交往,在张菊英面前,都只是交易罢了。像芋头这样对自己这么细心的男人,曾经有一个,不过他已经高升为省//委的/高//官,张菊英不禁想起了那个男人曾经对自己的/柔/情。

    “这才是属于你真的美呢,姐。”芋头看着镜子里面英姿不一样的张菊英认真地说道,眼里充满了溺爱。

    闻言,张菊英才从回忆中醒过来,她转过头,对这芋头说道:“你这小子,姐姐已经不是什么黄花闺女了,不过这个装扮,我还是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