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96.套间美景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本来想逃走,却被叫住,芋头在心里暗暗叫苦,想起在电话那次的、辱、骂,不知道这次会遭受到什么样的 侮 、辱,猜测归猜测,但他依旧硬着头皮走近了她。但是刚刚迈步,猛然想起他就要跑路了,还怕她个毛啊。

    已经是死马当活马医的芋头反而不低声下气了,第一次没有奴颜婢膝,直着腰板走到张菊英面前声音洪亮地说道:“张主任您叫我?”

    “我这边有点事,要陪客人谈点事,我不胜酒力,刚好你在,能不能喝点酒?”张菊英却当做没有发生过不愉快的样子,就像命令下属一样,与其说是问,还不如说是命令,这让抱定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的芋头马上一愣,一、激、之下脑子短路,又加上已经有几分酒意了,又是故意想要在这位、官、太面前扬眉吐气一回,就冲口说道:“还可以吧,白酒洋酒经常喝,啤酒喝多了除了尿多没醉过。”

    与这个几个客人也喝得有几分酒意的张菊英听了芋头的豪言壮语,便嗔怪的说道:“那走吧,替我喝酒去,今天你可要把客人给我陪好了,如果客人没醉你醉了,明天你就知道后果。”

    这话是不是带着点、暧、昧,芋头可是在今天连连受到压制,现在却又被这位官、太邀请去喝酒,本来就要辞职走人的,但是想着能够在张菊英面前再次表现一次威望,他就搓着晕乎乎的脑袋跟着张菊英,走进楼上一个包厢。

    来到包厢,芋头一看这个包厢比刚刚在死党邱逸峰包的房间起码大了五倍,布置的更是豪华到没天理的地步,但是宽大的桌子上却仅仅坐着三个客人。这一下子可是把他看得有点忐忑,于是只好亦步亦趋的跟着张菊英,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后果可就真的很严重。

    这次会客可是妇联部,作为主人的张菊英便走过去冲客人笑着说道:“郭书记,罗局长,李大秘,我可是喝不得了,这是我们办公室的小程,等会儿我输了让他替我喝了,行吧?”

    这算不算是引荐呢?芋头在心里暗暗吃惊,他什么时候去了妇联的办公室?而且在座的可不是一般人物,给市长开车的时候芋头就认识了这些人,虽然人家不认识他。挺着大肚子一般的就是郭书记,那个有点低矮的胖男人是洛南市国土局长罗志桥,那个笑眯眯的戴眼镜的是郭书记的秘书李东伟。

    那几个人自然不会跟张菊英计较,更何况这个女人可是组织部部长的太太,他们看她喝的脸都红了,也就答应了芋头的替酒。

    看到他们的默许,张菊英便回头叫芋头,但是猛然看见高大威猛的芋头却木头一般站在她身边,脸上的表情却跟小媳妇一般战战兢兢的时候,终于笑起来了:“哈哈哈,你这小程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说自己很能喝的吗?现在怎么这个表情啊。来,就在我边儿上坐下,等我输了才用得上你呢。”

    在场的几个领导都明白张菊英在这场合上是一个谨慎把稳的人,她既然把芋头叫进来替酒,自然就是她最信得过的心腹了,所以他们几个一边用骰盅赌着酒,一边旁若无人的议论着洛南市高层领导们的趣闻轶事。

    接着尿遁,芋头刚给死党邱逸峰说了情况就走回来,傻愣愣坐在张菊英身边,听着那些个平日里在他眼里不亚于天神的市领导们在这几个人的嘴里,都被打回原形,成了跟他一样具备食、色、性的平凡人,他听着听着,不禁就对这些人失去了好多往日的敬意。

    “哎哟,张主任,你又输了,人头一足够了,你这次可是大开,要喝两杯呢。”郭书记大笑着数着骰子,然后满满的替张菊英倒上了酒。

    “哎呀,瞧你们,就知道欺负我一个女人,我是真的不能喝了。我的郭大领导,您可真舍得让我一个女人喝,给我倒这么满的……小程啊,来,你替我喝了吧。”张菊英看着桌面上的骰子,然后又一脸叫苦不迭的神色看着两杯酒说道。

    “哎,张主任啊,您那可不行啊。”闻言的李秘书马上就伸手拦住了说道:“您输了两杯,怎么着也要自己喝一杯才是,找人替只能替一杯。”

    罗局长闻言,马上明白了李秘书的意思,便赶紧表示赞同。看到这样,张菊英无奈之下只好自己端了一杯勉强地喝了下去,而芋头也不是笨的,赶紧喝了另一杯。

    看着领导们继续玩骰子,芋头便演变为倒酒服务,并且看着张菊英 总是不敌三个出来玩习惯的大男人,在高频率的灌酒之下,她说话都不利落了。

    眼看不是办法,芋头便使了一计,用白开水替代了白酒,就这样张菊英在他的暗示之下,再过几轮就把那几个男人都喝得差不多了。其实呢,那几个高/官,一副优越感,哪里能发现芋头一个小人物敢在他们跟前做手脚啊?就继续玩着,不一会儿工夫,那几瓶开了的白酒都喝完了。

    在芋头的计谋了,几个领导终于扛不住了,他们不知道今晚的张主任为什么这么厉害,知道自己在喝下去就不行了,于是几个人就摇摇晃晃的说散伙了。

    这正是芋头想要的目的,终于可以把这几位领导给送走了,但是张菊英先前已经喝的差不多了,便对着芋头说道:“小程,我们走吧,我今晚不想回家了。”

    也喝得差不多的芋头想也不想就充当了这次护花使者,因为都喝了酒,两人自然是不能开车,于是他就拦下一辆出租车,便挨着张菊英身边坐下,完全顾不得先前自己对她的怨恨。

    坐在车里的张菊英推一下芋头,然后迷离着眼睛说道:“去酒店吧。”

    虽然是已经有九分醉意的芋头,听到去酒店还是直愣愣问道:“张主任,为什么不回碧月湾?”

    “那随便你,我现在只想睡觉。”张菊英闭着眼睛想了一会之后,便说道,然后就陷进了无声的世界。

    不一会儿,车就到了碧月湾,芋头便先下了车,扶着张菊英也下了车,并且拎着主任的包扶着她走进了电梯,按下了按钮,跟回家一样轻车熟路的走近了先前他经常来的那个套间。

    在张菊英的包包里面翻找出一串钥匙,这个时候,张菊英却像酒意消退一样,脚步很稳地走了进去,把灯光开得很柔和,然后直接就走进了浴室。

    还没有走进去的芋头看着屋里发出柔柔且昏暗的灯光,站在门口犹豫起来,这个时候进去是不是有点不方便呢,而且这个被// cao //过的女人还要流/放他啊。

    算了,女人心海底针,再说这样的女人跟毒蜂子一样,自己也就没有这样的命,还是敬而远之吧。权衡之后,芋头就站在门口说道:“张主任,您喝点茶解解酒,然后早点休息吧,我就回去了。”

    可是在芋头转身要替她拉上门走的时候,屋里却传出来一阵阵的呕吐声音,然后就是跌倒在地上的声音。于是他便赶紧走进、浴、室,只见马桶旁边已经、脏、得不、堪、入目,而张菊英呢,软软、的、躺、倒、在地上,衣、服也、湿了,看上里面的内涵若隐若现,十分诱人。

    看到这里,有好几天处于等待爆发的芋头,马上就kua间一紧,赶紧冲过去想要拉起她,谁知这个/官/太太却软成一滩泥似的,怎么也/拉/不起来。

    芋头只好/蹲/下/身/想抱起她,可是才把她给扶着站起来,这张菊英居然猛/然伸出胳膊环住了他的腰,微微的睁开眼,迷离的眼眸半斜着,勾/人一般的媚/眼冲着他放出无限电量,然后/软/绵绵说道:“小程,我要……”

    听到这话,芋头便明白明白这女人是什么意思了,他的神经都被这女人这一声“我要”给/刺/激/得/绷/紧的,一下子把她搂/进/怀/里。这个时候,他两tui间的家伙更是不听招呼的一阵阵/胀/痛。

    有好几天没有得到被填满的空虚,张菊英此刻已经被芋头揽进了怀里,自然是感受到了他的变化,于是松开一只手一直游走在他的小//腹//之处,然后往//下//滑,直接隔着他的/裤/子/抓/住了那根/铁/棒,眼神迷离地傻笑了起来。

    “妈 的,这不是明摆着要了老子的命吗?”带着酒意的芋头一下子就被张菊英//撩//拨//的血/脉/贲//张,哪里还有理智去顾及日后的后果,他弯/腰/把她抱/起来就/扔/到了上,直接就把自己//裤/子//拉/了下来,把他又/长/又//粗//的活儿举到那女人脸上说道:“你不就是需要这个吗?我今天就一次过给了你,cao不死你算老子没本事。”

    ps:各种求,各位亲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