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93.特殊关爱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不过所谓姜还是老的辣,赵月儿她心里暗暗骂这个老男人也太过狡猾,明知道她是不会拒绝的,偏偏要考量她的心。难道他怀疑自己昨天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他是她赵月儿的什么人啊。想着赵月儿的心便后悔了自己用身子换什么前途的。

    可是赵月儿还是答应了,因为毕竟她已经尝试到了男人的妙处,加上现在的仕途才刚刚开始更重要的是,夏国轩对她说市委里即将要调整了,没背景的人要是想把自己保住,就必须要做点事情。

    在这个泱泱大国里,从古至今,官场风云都是自上而下的,赵月儿虽然一向自认为自己的能力不差,但是她更明白如果没有家庭背景,她的能力就算是比现在大上一百倍,也是白搭的,这点她也是经历过的,不然她也不会答应苏倩走上这一步。

    所以,这个时候还不清楚这个老男人对自己有几分认真的时候,此刻要想保证自己的地位,还是要懂得讨好这个能给她撑开保护伞的人!

    看着倪市长一直含笑面对着自己的凝视,却一直稳操胜券般的不做声,赵月儿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决定就算被这老狐狸睡腻了给抛弃,也好过日后被他猜忌怀疑打入冷宫的好。

    于是赵月儿便用一种十分希冀的眼神看着倪市长开口说道:“倪市长,要是你觉得月儿能够为你分担的话,可不可以让我陪您一起去开开眼界啊?而且在生活上……我也能帮您打理打理……”

    本来以为自己会习惯,谁知道说着说着,赵月儿的神情突然间自己做贼心虚般的脸红红的,声音也弱了下来。这样一来就变得带着些暧 昧的暗示,令她变为觊 觎市长非要自己贴上去不可的女人一样。

    听到赵月儿话,倪市长的心也便放开了,他就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一样,话语都到了这样,他便一把拉过赵月儿,把她按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邪恶地笑了起来。

    被倪市长按在他的大/腿/上面,赵月儿顺势搂住他的脖子,一脸温柔的,这可是女人们的必杀技啊。

    这还真是的,赵月儿这一知情知趣的表现,立刻博得了倪市长的满心欢喜,他的手习惯一般伸往赵月儿的/裙/底,然后笑着打完场说道:“哈哈……还是宝贝的心细一些,你这样一安排还真是完美无缺啊,就这样决定吧。”

    要是换做别人这样做,赵月儿一定会在心里恨得咬牙切齿,但是这个时候她只有低着头,可爱的红着脸挨近倪市长不说话,任由他轻轻/抚/摸/著了她的头发以及那处/蜜/汁/之/源。

    看到倪市长似乎已经变回了那次假期那个模样,赵月儿便媚眼如丝的斜睨了他一眼呢喃道:“哥,你喜欢闻,跟着你出去还不让你闻个够?”

    “坏宝贝,你越来越懂我的心了。你回去之后就好好安排一下,我们今天傍晚的时候就出发,不耽误明天的会议。为了响应廉政,我们就坐火车吧。”倪市长亲一下赵月儿发红发烫的脸,笑着说道。

    这话可说的真替百姓着想,赵月儿还不懂这个倪市长的心思么,还不是为了在火车上呆段时间,这市委到省府只不过驾车半天时间左右,非搞得坐火车,浪费一天的时间。

    既然去开会学习的事情已经一锤定音,赵月儿便没有在倪市长的办公室里面逗留,她还要回去给主持会议的分析。其实要不是倪市长这么一搞,这个会也没必要开。但是倪市长在他要去开发区察看的时候,偏偏接到上面领导交代去学习的事情,所以他便心生一计,会议察看的事情,就让市委的几个人过去参加。自己则单独召见这个为之牵肠挂肚的女人,一来可以试探一下昨天的事情,二来可以让这个女人知道自己对她的情义。

    回到开发区的时候,赵月儿就被夏国轩送回金域华府,说什么会议已经结束了,让她回去好好准备去省府学习的事情。其实夏国轩何尝不懂这次倪市长要召开的这个会议,只不过他没有桶破这层纸而已。赵月儿在他眼内却是是个优秀的人,昨天下午可把他急得一个下午都没心情工作,也难怪倪市长会如此痴迷。

    于是乎赵月儿就回金域华府随便收拾一下东西,便和倪市长就坐上了火车,当然,他们坐的是最先进的那种两人包厢的超豪华软卧,说起来票价也并不比机票便宜。

    从火车开动到到达目的地,需要一天的时间,现在下午出发,也就说要明天早上才到。这段旅途明摆着倪市长就是想玩一段车震,而赵月儿也已经达成了共识,看来这将是一段有趣的旅途。

    火车缓缓开走的时候,已经入夜了,倪市长知道这次旅途他必定得到他最想要的,所以并没有急吼吼的就进入正题,这次他跟赵月儿高谈阔论的谈论着祖国大好河山的各地风光民俗,最后还谈到开发区的事,表示这可是他非常重视的。

    于是时间就在这样的话题里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夜渐渐深了。这不普通硬卧车厢的大灯都已经关了,倪市长从厕所回来的时候便把包厢的门反锁了,然后对早就把衣服换成/睡/袍/的赵月儿说道:“宝贝困了吧?那我们这就睡吧。”

    虽然赵月儿早就在心里把今晚的事态预计到了,毕竟这在外面/搞/这个,此刻事到临头她却变得有些慌乱,她手足无措般的答应着,但是人却有点僵/硬/地站着。

    其实倪市长一早就想过,要是能够与美人在火车上/搞/这个,那是件多么刺/激/而又/激/动的事情,这可是他唯一的特殊爱好。看到有点紧张的赵月儿,倪市长就笑了:“呵呵呵,你这个傻宝贝,这里就像我们去的那个海边别墅一样,瞧你紧张的。”

    闻言,赵月儿她的脸红了,人却陡然间变得撒娇刁蛮起来,装着生气的把眼睛一瞪说道:“都是你,把人家都给 /弄 //得紧张了。”

    看到赵月儿撒娇,倪市长顺势伸手把她拉进怀里坏笑着说道:“我怎么就把你弄紧张了,宝贝。”

    闻言,吃了个暗亏的赵月儿此刻更加撒娇的抡起小拳头,轻轻的捶打着倪市长的/胸/口,不依的撅着嘴说道:“哥,你这个人真坏,哼,就会欺负我,把人家弄的心/痒/痒/的。”

    闻言的倪市长爽朗一笑,轻轻的把她身上的/睡/袍/拉/掉,然后伏在赵月儿的耳边开始/亲//吻//起来。

    虽然赵月儿明知道接下来倪市长要干什么,但是已经学会了一点点官场规则的她,还是故意装傻道:“哥,您这是要干嘛?”

    “你说我要干嘛,宝贝,让我好好疼疼你。”倪市长/咬/一下赵月儿的/耳/坠,带着shen 吟一般的语气说道。

    被倪市长这么一/咬,赵月儿便羞红了脸呢喃道:“哥,您……”

    “宝贝,躺/下吧……”此时候的倪市长那呼/吸显然/急/促/起来,他对赵月儿说完之后,就开始/扯//掉/自己的/衣/服。还没有等赵月儿说话,他就伸出了手,慢慢地/落/在了她的/锁/骨/处。

    “宝贝,你真的很美,把我整个人的魂都/勾/走了。”倪市长说着,就把手迂/回/在赵月儿的两只大/白/兔/上/面。

    本来赵月儿以为紧接着就是速战速决,但是这次倪市长却反常不已,只是开始对她进行了细细的/抚//摸……

    只见倪市长的手从她大白兔那里开始,一点点的往下滑,直到了那杂草之处,有渐渐往上,直到那两只大白兔上面。赵月儿可是被/摸/得鸡皮疙瘩的,因为他感觉到此刻的倪市长不像以往,那种细腻的,像欣赏艺术品一样的目光,却是有几分森寒。

    难道今天倪市长有心无力?想到这里,赵月儿便不自禁的偷眼往市长的kua 间看去,只见他的那活儿高高的/顶/着,正一副血战一番的模样,并不是那种不中用的表现。

    然而这是他唯一一次得到车zhen的心愿,倪市长哪里知道她的想法?自顾自的享受着他的期待已久的美人。

    倪市长的手一直在赵月儿xiong口停留,那/抚/摸//的花样也是出奇的多,从全部攥在手心/揉//到用两个手指轻轻的打着小圈子,最后终于往//下/滑/动了,在她的/小//腹/上//不漏一寸的//抚//摸//过去,然后落在她的双tui间那/蜜/汁/源/地。

    但是赵月儿却没有感觉到一丝丝的舒服,然而被他//抚//摸//得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了,但是又不能够得罪这个男人,只好用带着哭腔的低声说道:“哥,我实在是困了……我这就想睡了……”

    闻言的倪市长对着赵月儿笑了笑,便把手从那个地方拿了出来,用着/亢//奋/的声音说道:“乖宝贝,别着急,让我/亲/亲,再让我/亲/亲/就好了……”说着,他终于/抱/住了赵月儿,把他的/嘴/落到了她/身/上,又是从头到脚一寸不落得/亲/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