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92.精彩场景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想不到谢雄英会这样说话,芋头此时此刻仿佛被人扇了几耳光一样,当着这么多的人被谢雄英指着鼻子骂,脸上怎么能挂得住?而且在众人别有用心的劝解下,他一肚子委屈都化成了无名火,芋头面红耳赤的辩解道:“谢主任,我只是个听侯领导安排而已,这陈区长也说来回折腾麻烦,陈区长在这里可以作证。我说您怎么就能说我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呢?我知道我只一个开车的司机而已,可我也是拿工资吃饭没有犯法啊,怎么了就凭你一句话,该滚蛋?”

    平时听话得不得了的芋头居然敢如此反口,谢主任马上就觉得颜面扫地了,加上他人又傲一点,所以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如果不压住芋头的气焰,今后所有的下级都拿他不当回事,他这个主任还怎么干得下去?

    “你拿工资吃饭是不犯法,但你打着名号逃避工作就是失职,我处理你也是理所应当的!组织上提拔你是让你干工作的,不是让你拿着权利作威作福的!你小子有什么不服气到在陈区长面前说个清楚啊。”说到这里,谢主任已经有点激动了,他的手指到了芋头的人头敲着继续吼道。

    听到这两人的话语,陈金涵倒醒悟起来了,他是说过要芋头专门接待赵月儿,而没必要来回折腾,没想到这个谢主任会这样,他只好温和的问道:“谢主任,我听明白了,你们好像有些误会!我是说过让小程去接赵主任,今天市里的领导过来察看,指明要看她的计划。至于谢主任你坐车的事,应该是个误会。”

    闻言的芋头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在乎了,而谢雄英就变得难看了,但是他还是不服输,于是就把自己计划好的那个事情提前给说了出来,一下子把芋头陷进了陷进。

    想不到陈区长居然会偏向芋头那边,谢雄英在众人围观的情况下,一下子下不了台,既然这样,他只有在脑海在寻求一个台阶下来。

    其实陈金涵也看到谢雄英下不了台阶,但是到了此时,原本事实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了,他只好为谢主任说说话:“既然是误会,那大家就去做事吧!现在这么多人成什么体统?都散了吧!”说完,他便率先背着手大踏步走了。

    本来芋头还想着让谢雄英这个老混蛋吃点苦头,但是陈区长都已经把话说道这个情分上了,他也只好作罢了。而且陈区长已经发话,人群里谁还敢继续看热闹?于是人群也就一下子散了。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尘埃落定,没想到偏偏杀出一个程咬金,让准备散了人群再次围拢过去。到底是什么事呢,其实无非就是别人使了个手段,让芋头死无翻身之地。

    “那个小程等一下。”在芋头正要往开发区大楼走去的时候,刚刚进来的夏国轩便把他叫住。而跟在夏国轩后面的还有翠姨。

    看到跟在夏国轩后面的翠姨,谢雄英的嘴角边扯出一丝丝的冷笑,心里暗道:“这下子还不弄死你,让你在我面前嚣张。”

    而看到翠姨有不同态度的芋头只感觉到一阵阵恶心,昨晚那一幕吐着谢雄英那些精华的场景,一下让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但是恶心归恶心,听到领导叫唤自己,他便赶紧说道:“夏主任,您找我有事啊?”

    “是啊,那个小程啊,你今天开始就去后勤部接管工作吧,而你在开发区这边的事情呢,就由这位女同志接任吧。”夏国轩也没有避忌些什么,直接就说道。

    闻言芋头心里一下掉进了冰窖,这是怎么回事呢?张菊英那份调动的名单是把自己提上去,他虽然说要跟赵月儿学习,不必要提上去那么快,但也不至于被下放啊。

    然而跟在后面的翠姨便得瑟笑了,她假装无限谦虚地说道:“小程您放心,我会认真做好你那些事的。”

    恶心,就一张恶心透顶的脸,芋头从心底鄙视,但是也不能像这种人那么没素质,芋头觉得自己好歹还是个有志气青年,只不过是仕途还没有找到晋升点而已。

    于是芋头便说道:“那就有劳翠姨暂时替我把工作干好。”这话可是说着他芋头只是暂时被拉下马,他说罢看一眼正冷笑着看他的谢雄英,心里直骂,老混蛋,别把老子逼急了,老子会将你的丑事公布于世。

    以前芋头可是倪市长身边的司机,有着各种关系,而且做事也挺低调的,这次能够提到赵主任身边做事,大家都觉得是应该的,但是这下子被调到后勤部去,一下子让他们猜想纷纷。

    刚走不远的陈金涵闻言,也停住了脚步,但是只是一下子而已,他还想重用这个芋头呢,怎么上面把他调了,自己也不知道。原本以他和张菊英的交情,那个轻微的调动还是可以的,顺便可以在组织部部长那里挣点人情,所以昨晚那份名单调动是有芋头的名字,但是那是上调,不是流放啊。

    “你们两个把工作交接一下吧,市里面有领导要来察看,交接好了就过来开会。”夏国轩脸上看不出是什么神色,他说罢便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听到市里有领导要来察看,围观的那些群马上便鸟兽散了,一下正经八百的回去工作,只剩下芋头生着闷气站在那里。

    所谓的交接就是说着文件在哪里,平时要帮赵主任准备些什么,芋头用不着几分钟就把事情交代完了。他看到赵月儿空着的位置,就知道她一定是忙着开会去了。看着这个空落的位置,他芋头的心,竟然有些不舍。

    不过他芋头还要到后勤部去报到,车子已经被没收了,他只好坐上了公交车,在心里一边恶毒的咒骂着谢雄英那些领导们,一边暗想既然谢雄英已经开始整他了,那么开发区这个地方他是一定呆不下去了!要知道今天不过是这阿猫阿狗就对他不满,就已经处处为难他了,等这个谢雄英亲自出手的时候,说不定会弄出个什么罪名让他去喝几年稀饭不可!

    想到这里,芋头的内心便有点不甘,为什么这次调动张菊英没有替他说话?于是他就给张菊英打了电话。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难道芋头就这样被踢出机关吗?

    先不说芋头这边的变故,看看赵月儿这边也遇到了一个大麻烦,不然以她的性格,芋头这件事上,她还是会过问两句的。本来市里的领导压来这开发区察看,一直是她负责策划的方案,也必须得做得好好的,在会议上展示给领导们看。

    按照常理来说呢,这些都是没问题的,但是偏偏那个陈区长就夸下海口,说已经完成了这次招商大会活动的七成进度。这下子可把大家都急着去找方案去完善。

    但是这次考察不是那么简单,从赵月儿昨天下午开始,一直到拿下艾瑞克为止,她就没有停过地忙着工作的事情。这不,倪市长的一个电话,说有关于招商大会,就把她给叫到市长办公室去了。

    其实赵月儿也知道倪市长这电话的意思,昨天她手机被艾瑞克关掉之后,她就知道事情会让她有点难以处理,只是想不到这个倪市长会如此关心她。

    难道这个老男人真的对自己动了情吗?赵月儿不禁愣了一下,所以她接到电话通知让去市政府的时候,心里就好似有一种神、秘、刺、激、的预感。

    想着几天不见倪市、长,这个男人一定也是在思念中饱受折磨了,尤其昨天的事情,一定让他更加急切要见到她,赵月儿便回家随便画了个淡妆,才从容不迫地往市长办公室去。

    也正因为这些,忙着把开会的资料准备,以及去倪市长办公室,赵月儿忙得没顾上芋头的事情,直到她陪倪市长出差回来。

    去市委办公大楼是夏国轩送她的,赵月儿还感激地对这个学长表示多谢之后,就直接去了倪市长的办公室。

    而这边看到赵月儿走进来,倪市长就闻到了一阵十分舒心且熟悉的香气,淡淡的带着清爽。但是倪市长他并没有站起来只招呼她坐下了,因为这个时候,秘书还在身边。

    等秘书出去关上了门,倪市长才急切地看着赵月儿说道:“宝贝,你可把我的心都揪去了,说说昨天是怎么回事?”

    “就是见这个艾瑞克大明星,那时候正好是个舞会,而我又刚好碰上手机没电了,所以就导致……”赵月儿马上脸露愧疚,有点愧疚地说道。

    “没事就好了,我的心肝,明天省里有个特别大的引资会议,规格很高,邀请我过去学学东西。我呢就想你给我出出主意,一个人孤单去呢,还是找个伴。”

    从被倪市长抓住手那一刻,赵月儿早就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暗示,但听他居然把皮球踢给了她,显然让她自动请缨,这样一来,他可就显得光明正大了,让她猜不透他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