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91.来回折腾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刚好我也没你想的那么/龌/龊,女人,我早就/玩/腻了。不过你欠我的,你必须还清给我。”艾瑞克原本还希望这个赵月儿只是同名同姓罢了,自从顾晓/攀/上了某个领导挡了省委办公署主任之后,他就已经对这种/迷/权/的女人/有一种仇视。

    “你放心,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等这次活动结束,我欠你的,新帐旧债一次过清了。”张月儿闻言,只是淡淡地说道。

    “最好记住。”艾瑞克冷眼瞪着赵月儿一会之后,然后冷笑起来,转过身对身边的西装男说:“告诉tite,我接了开发区那个活动。”

    “要是没其他事,我先走了。”赵月儿没有理会艾瑞克的冷笑,她只是示意着他把手机还给她。

    “记住我们之间的事就可以了,赵主任。”艾瑞克将口袋里面的手机掏出来,轻轻摇晃几下说道。

    夺过手机,赵月儿便不再理会这个艾瑞克,她早就料到这样的结果,自从被强行带来,见到他那一刻开始。走出这座别墅,赵月儿才把手机开机,然后就被手机的多条短信震得手掌酥麻。

    还没有开到信息,便有电话打了进来,赵月儿看到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蹙一下眉头,便接听了起来。谁知道一听,赵月儿的心便狂跳起来。

    “你就是赵主任是吧,如果想再机关里面过得安稳的话,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你那点破事我早就知道了。”对方的语调充满了警告,有着一种命令式的发布。

    又是警告?赵月儿从心底冷笑一下,自从答应倪市长把自己送出去之后,她就已经拼了,什么也不在乎。

    可是对方还没有等赵月儿回答就接着说道:“别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明天的事只是警告而已。”

    明天的事?闻言的赵月儿心里闪过一丝不安的情绪,这个人是谁啊,正想问的时候,对方已经挂线了。可是赵月儿的没有因为这样就静止,因为紧接着就是倪市长的电话,然后就是夏国轩的电话,这些男人都是时刻在关心着她。

    而芋头就命苦一点,没有在官太张菊英的温柔乡里面/睡/着,硬/是被领导吩咐着去接赵月儿到金域华府。

    经过一夜的沉寂,这个开发区办公楼又开始这它的热闹,由于昨天的事情,开发区那些人对于赵月儿的事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的,尤其是在办公室负责文稿的那些女人。

    然而这个看似平静的大院却隐隐要/爆/发一些事情,这不,谢雄英已经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了,而且当他气急败坏的再次打电话问芋头为什么还不来接他的时候,这小子才吃惊的说道:“哎呀,谢主任,您刚打电话过来我就向陈区长申请了啊?领导说来回折腾着麻烦,我还得去接赵主任呢。而且翠姨也说了,您怎么连打车都不舍得呢,所以我就不可能过去载你了吧?谢主任,要不要我再……”

    “什么?!那算了,我还掏得起这个出租车钱!”受到这么大的屈辱,谢雄英终于忍不住了,在这个小小的司机的电话面前气的险些暴跳起来,容不得芋头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芋头这次接电话的时候,还窝在张菊英的/怀/里,所以接到谢雄英的电话时,就没有再作忍让。毕竟昨晚他就收到赵月儿的电话,要他早上去金域华府接她上班,加上谢雄英与翠姨在会议室的那件事,芋头就觉得没必要在谢雄英面前做/孙/子。

    但是张菊英就不一样了,她惊讶的看着芋头挂了电话,芋头那脸上带着得意的表情抑制不住地时时露出笑容来,她张口便问:“你小子什么时候学得如此世故,还要得瑟成这个样子?”

    “我哪里敢啊,姐你也知道我的为人,再说了,我是姐的人,怎么能给你丢脸呢。”芋头坏笑一下,然后把张菊英/压/zai/身/下,便说道。

    “就知道嘴贫,你的手给我安分点。我这条/缝/都已经有点/肿了,昨晚被你这样/粗/暴/的对待。”张菊英拉住芋头在流/着蜜/汁/隧/道的手,娇/嗔/说道。

    “还不是姐的/魅/力/大嘛,好几次我都/忍不/住了,你看这不又昂起来了……”芋头故意用自己的活儿/顶/一下张菊英的小/腹,坏笑着说道,而在/隧/洞/那只/手/指/已经打着/圈/圈。

    “真的别/玩/了,留着下次吧,我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而且你要对这次调动的事保密,直到这份名单宣布。”张菊英/身/子还/是/颤/抖/一下,她/吸/着芋头的手/指,扭/动与喜/爱/身/子说道。

    “姐,你还不信我的为人嘛?”芋头的手指被这么一/夹,便有点不依,chou //动了几下,带出了不少/蜜/汁。

    “行了,赶紧起来,先送我去机关大院,然后再去接你的那个赵主任吧。”张菊英这话里明显有几分醋意,不过她此刻确实已经被芋头这种/能/力/折/服,所以有点害怕失去。

    “姐,你真美。”芋头把手chou回来,揉/在张菊英的两只大/白/兔/上/面,认真地说道,然后有点不舍得站起来,把张菊英/抱/起来,往洗手间走去。

    落在芋头这/强/壮的/怀/抱,张菊英有一/股/强/烈/的安全感,她想一个小媳妇一样依/偎/着,然后害/羞/似的低着眼帘说道:“臭小子,就会取笑姐。”

    看着张菊英这个模样,芋头就知道攀上个官太以后的仕途绝非一样,昨晚那非调动名单就足以证明,不过和官太之间玩的游戏,他必须处理得谨慎细微方可以百战百胜。

    “我说真的。”芋头嘴角扯出一丝冷笑,然后就抱着这个已经渐渐/掉/进/陷/阱/的张菊英走进洗手间。然而等待芋头的却是一次灭顶之灾,因为他不知道刚刚那个电话已经埋下了一条导火索。

    而这边陈金涵急匆匆从家里赶来,刚在大院里下了车,就看到一辆出租车“嘎吱”停在了他跟前,把他给吓了一跳。今天一大早他就接到市长要来这开发区察看一番,当然他是不知道倪市长这个察看的目的就是为了赵月儿,要是知道了,他可能会被活活气死。

    所以,陈金涵作为这开发区的区长,领导要来察看,他又怎么敢不早点来准备,而且他也是刚刚得知道赵月儿没事,而且还要把艾瑞克拿下了,把他气得不轻。所以看到这出租车的时候,他就表现得十分不满的说道:“现在的门卫是不是没有工作规矩啦,怎么出租车也给放进来了?”

    “是我让进来的,怎么了,不是区长您说司机来回折腾麻烦吗?我只好打出租车回来了,难道还不让进来?”陈金涵没想到车门打开,居然是谢主任黑着脸下来了,而且言语里还带着冷嘲热讽。

    从那日在外资商接待的事情上,谢雄英与陈金涵的关系可是铁的有点过分,应为他们可以说是狼狈为奸吧。

    “谢主任,您怎么生这么大气啊?安排司机的事情向来是赵主任那边安排的,而且这个是常识啊。”陈金涵确实被这一通讥讽弄得一头雾水,便有点不明所以的说道。

    “赵主任安排?难道说……”谢雄英听到陈金涵的话语之后,顿时醒悟,一定是这样,他马上就气得咬牙切齿的,心中的怒火瞬间、暴、涨。

    有时候世事就是这么巧,刚刚停好车出来的芋头看到两位领导这在里,他心暗道,这个老混蛋这次知道了吧,老子也不是好欺负的。想到自己手上还握着会议上那激情大战的录像,他便嬉皮笑脸,衣服乖孙子的模样走上前打招呼说道:“陈区长,谢主任早上好。”

    但是看到芋头的这个笑容,谢雄英马上就认为这笑容成嘲讽了,于是他怒不可遏的指着芋头的鼻子骂道:“芋头你这个混蛋,以前看你挺老实一个人,没想到才当上赵主任的助理没几天啊,就把尾巴翘上天了?我今天让你来载我,你居然推三推四的,现在还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你以为你是谁啊?有个赵主任撑腰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就你这个小司机助理,哼,老子让你当你当,不让你当你立马就要滚蛋!”

    此时已经是上班的高峰期,大院里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看到谢主任居然暴跳如雷的破口大骂芋头,这个热闹可不得不看!于是,也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人,反正短短几分钟时间,他们的周围就围满了人,一个个劝说着谢主任大要人不记小人过,又劝说芋头赶紧给谢主任道歉,总之热闹的不亦乐乎!真是有人欢喜有人哭啊!

    ps:求打赏,求红包,各种求,各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