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90.环环相扣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我这不就是、兴、奋嘛。”芋头涎着脸笑说,然后把手往张菊英//下//shen//摸//去。

    “好了,是不是看到调整决定给/兴/奋的?不然怎么会一回来就想卖力?”这个时候张菊英虽然被他/侍/弄/的/浑身/松软,但脑子却保持着几分清醒。

    “姐这样说就显得看轻我们这份情谊了,而且那份调动你还是被/动/手/脚了,我还想在赵主任那里学点东西呢。这样的话,也不会给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已经迷/恋/上/和你在一起的感觉。”芋头故作生气地停止自己的动作,坐了起来,满脸不悦地说道。

    其实这是芋头决定给自己的人生打一个赌,毕竟他还想着谢雄英对付赵月儿的计划,要是自己做得好,倪市长还不是一张口就把自己给提上去了。

    闻言的张菊英却不开心了,又是这个赵月儿?!但是她只是冷笑了一下,没有把自己心里的不瞒浮现出来,因为接下来的事情,才是更加精彩。

    暂且不说张菊英到底有何手段,姑且先看看赵月儿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从她失踪了大半天,整个机关大院便流言四起,可把夏国轩和倪市长给惹焦急了。然而他到底去了哪里呢?与跟在她后面那个人是否有关呢?

    成为众多版本的女主角赵月儿其实已经被带到了这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就连苏倩也猜不到的地方。大厅中央那盏华丽的水晶吊灯闪着耀眼光芒,把赵月儿的眼刺得生痛。望着大理石桌面上的协议书,她用力地合一下酸涩的眼,任凭泪水蔓延出来。

    想不到再次重逢的他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而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吗?张月儿望一眼坐在对面的那个男人,那带着邪魅笑容的男人俊俏得令她目眩。只是那个人深邃眼眸里那冷漠的气息,让赵月儿依旧有一种避而远之的感觉。

    “我已经想清楚,但是我有个条件。”仰一下头,赵月儿最终还是狠下心说道。想不到她才刚刚踏入机关,如今就要面对这份过去签下的契约。

    “你认为你还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坐在对面的那个男人,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只是从他嘴里说出的那冰冷的语调,却像利剑一样令人寒颤,而且那不屑的眼神在警告,现在的赵月儿已经不配与他谈条件。

    “既然你都没有诚意,又何必为难我呢。”看到这个男人的这副神情,其实这种精神上的折磨,往往比肢体上的伤害还要残忍,而赵月儿始终没有学会承受。

    “你可以选择就这样走出去,只要不怕这份契约公开的话。不过听说你已经是机关的大红颜,不知道这份协议公开之后,又会怎样呢?”听到赵月儿的话语,这个男人依旧阴沉着一张脸,望一眼身边的那个西装男,示意可以让她走了。

    够冷酷无情的,算自己当初没有带眼识人,张月儿强忍着内心汹涌的怒气,猛地站起来,就准备离开。无利不起早,本来就是相互利用,何必如此让人难堪,再说了当初她是需要钱,但还不至于这个地步。

    “交易本来就是无情,对这玩意不要奢求些什么,不是吗?”这个时候,强行把赵月儿带来的那个西装男终于开口了。

    “很多人都知道一个道理,有钱确实使得鬼推磨,只是以我自身的条件,没必要这样做。你曾经出钱救了我弟弟,我感激不尽,但是这份契约是你当初说过不要的。”停着脚步,赵月儿还是不甘心地望一眼坐在对面那个冷漠的男人,但是倔强始终如此的她,根本不懂得为自己留条后路。

    “是吗?”望着赵月儿的神色,艾瑞克冷笑着站了起来,绕过大理石桌,来到她身边,而脸上的笑,还是一样的邪魅。

    “虽然我被你们强行带来不会报警,但也不是来找羞ru的,看在你对我弟弟的恩情,这份契约的上面的钱我会还给你的。”赵月儿扬起下巴,一点也不示弱。

    本来看到名单上有这个艾瑞克的名字时,赵月儿就已经暗感不妙,并且在苏倩那里寻求帮助。想不到要来的还是来了,她终究是逃不过这个劫数,当初在大学里,她通过顾晓认识了这个家世显赫的艾瑞克,为了救治病危的弟弟,她签下这份契约。本以为这件事不了了之,想不到种下的因,还是会结出果。

    “当初若不是她求我放过你,你也不会坐着机关主任那个位置去享受。”此刻的艾瑞克眉头紧蹙,眼眸里透露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他捏起赵月儿的下巴,脸上神色满是不悦地说道。

    “哈哈……”赵月儿不可置否地笑了笑,她甩开他的手,有点嘲笑的味儿说道:“不知道当初是谁连一个女人都留不住,这么廉价的爱情,还不如……”

    “闭嘴!!”伤痕被揭开,艾瑞克抓过赵月儿的手,用力地拧着说道,此刻他的眼里,满是愤怒的警告信息。

    其实呢,纸醉金迷的浮躁世界里,在爱情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谁何尝不是伤过笑过痛过哭过,最后还是消失在时间的洪荒里。

    “买卖不成仁义在,何必这样呢。”赵月儿没有挣扎,望着此刻已经是红透半边天的大明星艾瑞克愤怒的表情,她似乎找到内心的平衡点。当初她是受尽了委屈,才练就今日这身本领。

    听到赵月儿这么一说,艾瑞克突然笑了,他在心里暗骂险些让这个女人算计,不过呢,与人斗果然是其乐无穷,当初顾晓确实没有推荐错人。想到顾晓这个省委办公室主任,他就什么都懂了。

    “买卖,哈哈,你的这几番自作聪明的话语里,我倒是喜欢。”盯着赵月儿的艾瑞克冷冷地说道,而手上那道狠劲明显放缓了。

    这些是自作聪明吗?赵月儿想着自己在盛世来客被芋头强占的那一幕,还有自己屈服在倪市长胯下的那些情景,她便没有再说些什么,她将自己的目光望向窗边,此刻原已华灯初上,看来在这里已经呆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她不禁暗叹一句,这个社会本来就是充满算计,而她只是为了生存罢了。

    “大红大紫的大明星可千万不要这么说,月儿受不起的,再说了,你这样的喜欢,未免显得不值。”最终赵月儿还是抿一下嘴,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话是嘲笑,还是规劝。

    “其实呢,与这些相比,折磨你才是我最乐意做的事情。什么条件,你说吧。”闻言的艾瑞克将赵月儿往自己怀抱一搂,便伏在她的耳边缓慢地说道,冰冷的语调给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危险。

    想不到艾瑞克会这样说,赵月儿便顺势把双手像蛇一样盘绕在他的脖子,用性感的唇轻碰他的耳朵说道:“被调戏的青春是回不来的,这次招商活动,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去,看在她的情分上。”

    “这样听起来,和聪明人玩才能体现出游戏的价值所在了。那我答应你,这次活动我会出席。但是,我要什么,你应该知道的。”艾瑞克的语调还是那么强势,他看着赵月儿扯动一下嘴角说道。

    “大明星你想得太多了,在这样的场合里,我们只是各有需求罢了。”赵月儿笑了笑,勾起自己的唇,凝视着艾瑞克说道。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高材生,不过只有这样的人,才配替代她的位置,艾瑞克望着灯光下的赵月儿,她明眸里那一谭灵水,令他不由得想起了她。

    “还以为你有什么特别之处,原来和其他女人一样,说到底也是恨不得马上向我投怀送抱。”艾瑞克冷笑着说道,眼里却是说不尽的鄙视。

    艾瑞克此刻的笑意冷赵月儿内心尖锐地痛了起来,是的,很多女人都想往他怀里投送,为了钱,为了名气,甚至只为了这傲然的身材以及俊俏的脸。但是赵月儿当初签契约完全是为了救弟弟,至于当初没有履行这份协议,多亏了那个她的出现。

    “你错了,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与你jiao和。以前的事情我对你心存感激,现在的事我同样要多谢你。因为今次招商活动确实很重要,是对市民最好的一次造福。”赵月儿离开了艾瑞克的怀抱,没有当初那半点软弱。

    是她变了,不再像当初那个为了弟弟医疗费而痛苦着给自己跪下的小女子了,如今可是手握有权的招商主任了。原来权力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于他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艾瑞克想不透,因为顾晓的离开,已经令他迷茫了。

    相互对视着,赵月儿觉得眼前这个男人那阴翳的眼神,邪魅的笑意,仿若鬼魅。不过是自己种下前因,必须由自己承受后果,在心底暗叹的她还是告诫自己一定要熬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