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87.从没遇过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赵主任的办事能力确实是有点,但是年轻气盛的,这个稳重的事儿,你说是不是……”陈金涵没有这么轻易放过这次机会,毕竟他安排在自己身边的亲信,似乎还没有几个,要是能够让一个自己信得过的人替代赵月儿,那可是一见天大的好事。

    “嗯,陈区长说得对,赵主任呢,在这件事上是做得不对,组织上一定会处罚她的。这次活动可是市里个审批的,我相信陈区长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忙,我呢,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夏国轩笑了笑,只好委婉地下了逐客令。

    听得出夏国轩的逐客令,陈金涵的脸色有点挂不住,但是毕竟别人还是这里的一把手,还不能说些什么,只好站起来像不经意一样说道:“那是啊,组织上面可是很重视这次活动。我这边还要给领导做个汇报,赵主任的事情,夏主任你可看着办吧。”

    看到陈金涵有点不愉地离开,夏国轩赶紧给倪市长打电话,他可不能让陈金涵有机可乘。

    “国轩啊,什么事呢?”刚好开完会的倪市长,本来还行给赵月儿发个短信,说今晚过去陪她的,这不才拿出手机,电话就响了起来。

    “这打扰倪市长了,我想问问赵主任是不是在你那里呢?”夏国轩听到倪市长的口气没有怪责自己打扰他,于是便开门见山地问。

    “没啊,赵主任怎么会在我这里呢?她不是忙着开发区招商大会吗?你怎么会向我要人呢,怎么回事啊,国轩。”倪市长闻言,有点吃惊,自己刚想找赵月儿呢,怎么这边就找他要人呢。

    “没事,今天早上赵主任开完会出去之后就把手机给关了,正好陈区长有万分要紧的事情找她,我以为她过去找你了,所以就……”夏国轩从倪市长的口音里听得出赵月儿不在那边,顺口便把陈金涵绕了进去。

    “现在可是快下班的时间了,怎么回事呢?有没有问过小程啊,把她给送到那里去。”倪市长听完后,心便有点担忧起来,毕竟这个小妖精做事从来不会没交代的。

    “今天小程在单位上没出去呢,这样吧,我们再等一会,说不定赵主任碰巧手机没电而已。刚刚陈区长焦急的样子,我以为赵主任在你那边,就问问而已。既然不在,那我不打扰倪市长了。”夏国轩和倪市长继续说了几句之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坐在真皮椅子上面的夏国轩却有点想不透了,这赵月儿上哪里去了,她可是这次招商活动的策划人,怎么能够这样没交代呢。该不会她出了什么事吧?不行,还是给芋头打个电话,问清楚一点。

    而芋头刚好把车子开到金域华府的地下停车场,还没有解开安全带,就接到夏国轩的电话,在电话里面也知道赵月儿根本不在这里,一下子让他感觉出事儿,挂掉电话,他就把车直接开到了张菊英的小区里去。

    在这去的途中,芋头还在想,会不会是王勇发干的?也不像啊。不过也轮不到自己管,自然会有人去处理的,再说了,自己是个吃馒头的命,就别/ 操 /吃燕窝的心了。

    等芋头来到张菊英的套房里面才知道这个女人真是饥 he 了,看到她准备的那场景,芋头有一股冲动,这可是男人们都拒绝不了的场面啊。

    芋头来到张菊英那里已经是下班后的黄昏,用张菊英给自己的备用钥匙把门打开,他就看到屋里已经把窗帘全部拉上,只是开着一盏柔和的小灯。但是在那张沙发上,芋头清清楚楚地看到一/团/雪/白的rou 体在辗 转 ru 动着,并且yin 哦 着。

    看到这么火/爆/的场面,芋头他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便赶紧轻声地关上门,看着张菊英这些举动越来越投入,听的也越来越/血/脉/贲/张,双tui间的活儿早已不知道在什么时候ying成了一/根/铁/棒。

    此时此刻,张菊英浑/身/不 着/ 寸//缕,那一头秀发散落了下来,披散在整个枕头上面,白皙的脸已经变得艳红不已,而且眼睛紧紧闭着。

    在柔柔的灯光下,她的zui/唇//更是嫣/红/可/爱,此刻正微微的/张/开/着,露/出/雪/白的牙/齿,那/舌/头/正焦he的tian着嘴,那让芋头那活儿坚yin如铁的yin 哦 就是从这张/嘴/里发出来的。

    虽然试过好几次的水ru交/融,芋头却从来没有试过遇上这么煽/情/的一幕,于是他的眼睛渐渐的飘忽到了那女人的//身ti上,这一看就更加/口/水//都//流//出来了……

    张菊英雪白的脖/颈///下//面,妙/到/极/处的闪现/出两/团巨//大的/小/兔,那上/面/两点小小的、樱/桃般的、闪着紫黑色光芒的小点点,一下子/激/光般/穿/透/了芋头的神经!原来这个女人要送给自己的礼物就是这个啊,这可是不简单啊,芋头猛/地//咽/口/水/暗/道。

    看了一会的芋头已经浑/身/酥/麻,着了魔般的越来越走近了边,眼睛/发/红/贪/婪/的看着上那具/诱//惑//到极点的shen体。而张菊英正/沉/浸/在自己的/欢/乐/里/面,根本就没有发现芋头的到来。

    芋头也没想到,平时穿着刻板正装的高/官/妇/女居然会有这样的举动,可是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ru 动着的女人,就足够证明了些什么。

    在芋头思考的这一瞬间,张菊英可能越来越接/近/顶/峰了,她的shen子/扭/动的幅度跟她/双/手/动/作的/幅/度/都越来越/夸/张/,但是,好似总是差那么一点点让她不能/尽/兴/一样,她的叫//喊//声越来越/急/躁,那可是让芋头整个人/都听的血//脉//贲///张,恨不得//马//上就//提//枪//上//马。

    看着上这个极度/需/要/男人的 抚 wei的张菊英,芋头恨不得马上就让她畅/快/淋/漓/的尝/到男人的味道。于是芋头再也控/制/不/住,忘乎所以的//扯/下/了/裤//子/就扑/上/了,一把就把那个女人依旧在双tui间忙乎的手拉了过去,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那坚ying的活儿 cha 了进去。

    而张菊英在心里好几次怪责芋头这小子还不来给她一次/淋/漓/之/极/的痛/快,因为她费了半天的劲就是不能跟以往一样冲上那个/顶/峰,正想/再/弄/这一把就等芋头/来再/搞,谁知道突然之间被人把手拿开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根/炽/热/的ying物恰到好处的把她空落落的下shen给/填/塞/满/了!

    张菊英一瞬间就觉得整个人都已经/轻/了起来,她连眼睛也懒得/张/开,就由/着/那暴风雨般的/撞/击,带给了她震/撼的快乐,然后一点点把她送上了/云/端。这次可是她长这么大,还从来不知道男人居然有这么/大/的/魔/力,直接把她那一份空/虚/给完/整/的/填/满,然后又是那么有力地把她给//揉///成一团棉花一般轻飘起来。

    此刻的张菊英主//动///伸//出//双//臂//绕住了芋头的/脖/子,身//子更是章鱼一般//紧//贴//在他//身//上,xia面那//张//嘴/更/是紧/紧地//xi//着他的/活/儿。

    此刻的芋头也是//兴/奋/不已,按//着张菊英的脑袋,就在这张沙上面,一次次通过//撞//击,带着、复、仇、般的心情。

    然而张菊英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芋头把自己/按/在沙发上/狠/干/是一种潜意识里的/复/仇,她从只会/流/连/在那些年轻/下/属女/人的丈夫//身/上,可从来没有享受过现在这样的待遇,那个大男人主义的男人到了她面前做这事,总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死人相,还每次都超不过几分钟就要//缴//枪,弄///得/她现在宁愿/自己/解/决/都不愿意让/丈/夫/行/使/这种/义/务。

    还没尽兴的芋头一把把张菊英/抱/起来,让她/趴/在自己的xiong膛/之上。每一次到达/顶、端/的/撞/击/都令张菊英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她更加无力地/趴/在芋头的shen上,此刻这个男人却是那么让她享受啊。他/强/壮的xiong肌正紧紧/贴在/她的xiong口,而他更让她难以舍弃的则是他/zhi/挺/挺/的/深//入/索//要,她的脑子里已经被//撞/击/得一片空白,而身ti则本/能地/狂/放/着,任随/着男人的动/作/摇/摆/着,终于,她在这一次彻/彻/底/底//尝//到/了做///女//人的/妙//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