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83.要哥哥命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这本来就够令人、喷、血,但赵月儿似乎没有就这样算,她把一条/白/皙的,修/、长/的/腿,慢慢、抬、起,最后落在马桶、上、面,然后转过脸对着倪市长媚、笑一下说道:“哥哥,我//要……”

    说罢,赵月儿前身/前/倾,一脚/zhan在马桶/上面,把/桃/源/入/处的地方,完全/呈luo出来,而且/伏/在玻璃洗手台上,完全等待着倪市长的//进/入。

    这下子可把倪市长引/you地全身ji灵,他在心里暗说一句,这要命的妖精啊,你可是/要/了我老命啊。

    看着已经发呆的倪市长,赵月儿便回眸一笑,“哥哥,还等什么?”

    被赵月儿这一提醒,倪市长才反应过来,他只感觉到自己浑/身/火/烧,那个地方也ying的发痛,于是他便/喘/这/急/促/的粗气,然后直接/提//枪//上去,把带着泡/沫的/小/弟,直接送去/桃/源/深/处,嘴巴还/吧/唧/着:“妹妹,你这小妖精,可要/了哥哥的命啊。”

    然而赵月儿有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一下子让倪市长…………

    “哥哥,要不你/坐/在马桶/上/面去吧。”就在倪市长就要/抵/触/到那处/桃/源/的时候,赵月儿却把/腿/放了下来,并转/过身/对倪市长说道。

    “小妖精,别/折/腾/哥哥了,哥哥这就/要/了你。”倪市长那里还/忍/受的了,一把/抱/起赵月儿/便往/卧/室/走去,把她放在宽大的上,直接/压/在/身/下。

    其实这次赵月儿的心境与上次自是有着天壤之别,上次是被/动/的付出,而今/夜则/是/心甘/情愿的给/予,正如苏倩所讲的,有了这靠山,这点付出又算的了什么?再说这倪市长似乎也动了某根/情/感。

    在倪市长的身下,赵月儿便加意/地温/柔/着,在他的/亲///吻/下,嘴/里发出/了令人xiao魂的//呻yin,因为这里是海边的农家小别墅,与别的房子又相距甚远,所以早就留意过这个环境的赵月儿知道自己可以在今/夜/肆/无/忌/惮/的huan愉,而不必/畏/惧有人/会听到,而且她娇声地叫着:“哥哥,我/要……”

    这可直叫得倪市长三魂失了两魂半,幸好倪市长这次也没有选错,这点黄雄酒却让他比以往都要/勇/猛,于是最后两个人在彼此的给予中,双双达//到/了/快/乐的/顶//峰。

    喘/息渐渐平缓的倪市长,直接趴在上就睡着了,他确实太累了。平心而论,忽略赵月儿这件事不算,倪市长确实是一个很称职的官员,他自从上任以来,就大刀阔斧的整治了这个市里的治安,还有就是修建了几条公路,所谓路通财通,才能带着老百姓走上富裕的道路。

    而且今次还大力开发周边那些地方,把以前交通不便的落后的郊区都修好了畅通的柏油路,虽然开发区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但是通过他的关系,还是把外资企业源源不断的吸引了过来,解决了这座大都市郊区地方众多人的就业与生活!还有一件值得他在百姓中民望如日中天的事情,那就是决意拿掉了省里打过招呼的几个贪官。加上最近越来越严重的走、私 事件,令他感觉到手下那些人越来越不听话了。所以也在慢慢策划着一些事情,只是这一切的准备都因为他动了感情而改变了。

    其实你倪市长他为官的宗旨就很简单,就是要做几件实实在在的事情,对得起百姓的拥戴,但人在官场,官场的游戏规则还是得遵守的,否则这个官就做不下去。

    所以在载赵月儿过来的前一天,倪市长还在处理着开发区的事情。关于钱长生的事情,确实是要给他一些实在的权力,还有就是钱长生的岳父可是省委的干部,如果不让他烧出点成绩来,那游戏是玩不下去的。所以就出现了招待外资的时候,那些荒唐的事情。

    当然这一点夏国轩也也与他倪市长说过,对于本来就是官科出生的人,根不是不知道基层的事情,不过他充满信心去搞,那也只好任由他去做,只要不搞砸开发区的事情。

    其实关于钱长生这个人的任职,倪市长还是有微词的,不过呢也不好意思多说话。市委书记的心思想要些什么,倪市长是心知肚明,虽然钱长生到开发区自己可以妥协就,给他一个面子以示大度,但真正的实权他是万万不能吐口的。

    这个开发区可是倪市长一番的心血,不放心的人放在那里倪市长自己是万万不能答应的,而且夏国轩不但年富力强,最重要是自己信得过的,这个人的前程也远远不止正处一级。书市委书记的此举无疑是想釜底抽薪,安//插//进//自己的亲信,做点事情出来,为下一步/撬/走的那些人,取而代之作准备!

    所以这几天倪市长除了大大小小的会之外,其实还要时时刻刻关注着开发区那边的发展,就在接赵月儿过来的前一晚,他还和夏国轩在饭桌上谈论着投资商的事情。

    当然这些赵月儿都不知道,她望着/熟/睡/的倪市长,便/进/入/了自己的思想领域里面,她在想着,这个男人到底会爱自己有多深?不过赵月儿也知道这个男人再好,也终究不属于他,但是那个年轻的女孩子有不对爱情充满憧憬呢。

    想着想着的时候,赵月儿也就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奇怪梦,那就是有一天,她站在白色的沙滩上,一步步迈向那个闪着七彩的舞台去,那里有着一个男人拿着戒指,静静地等待着她,周围也坐满了带着祝福的人,于是她笑着一步步走过去,却最终也看不清这个男人的脸。

    看不清,自然就醒了,但是醒来的赵月儿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顿时,她的眼泪便流了下来,她哽咽地说道:“谢谢你,带给我这一切。”

    但是这个男人只是笑了笑,有点憨厚地说道:“小妖精,你就是我的心肝,这点事算什么呢。”

    其实呢,赵月儿也没有看到些什么,只是看到了红日/破/线而出,顿时彩云四飘,彩色的光芒正好在倪市长的背后,周围浪花的声音哇哇作响,就像那些祝福的掌声一样,这情景与刚刚那个梦有几分相似,以致赵月儿一时间错觉了,误以为自己不是在做梦。不过梦里的事情是真是假,只有时间才知道。

    而倪市长之所以会这样做,完全是因为赵月儿在来之前说过,她这辈子还没去过海边,她一定要迎风海风,听着浪声,看日出,日落,看着/潮/起,潮/落。

    而本来就已经累到趴在上就睡着的倪市长又怎会醒来呢,这全都是有赖于夏国轩,这个人 rou 闹钟。至于赵月儿为什么听到手机铃声没有醒来,可能是她完全沉醉在梦里。

    “哥哥,可以/吻/我/一下吗?”赵月儿似乎还没有在哪个美梦醒来,她傻傻地提出了这样的一个要求。

    “当然可以,妹妹。”倪市长也有点/动/情,这或许就是恋爱的滋味吧,这可是他不曾有过的。倪市长与老婆在一起,都是包办的婚姻,那时候就是所谓的门当户对,不过这么多年过来,感情不是太深,也不至于同异梦。

    可是就在倪市长要/吻/向静静闭上眼睛的赵月儿时,肩膀一阵锐痛,令他一下子痛的呲牙咧嘴的倒在地上。

    这样的变故令赵月儿吃了一惊,她赶紧/扶/住/倪市长,急切问道:“哥哥,这是怎么了?”

    可是赵月儿一碰到倪市长的手臂,倪市长就痛得/呲/牙/咧/嘴/的躲开,细心的她还是看到倪市长手臂那一大块青黑的瘀痕。

    “哥哥,你这手臂是怎么回事?”赵月儿蹙着眉头,看着已经痛得流冷汗的倪市长问道。

    其实这道伤痕就是倪市长腰带赵月儿来这里看日出惹的祸,因为倪市长的黄酒还没有完全醒来,加上困意犹在,他抱着赵月儿出门的时候,没有看清楚那石阶,踩空一脚,为了护着赵月儿,他自己咬着牙,自己撞上了边缘的石雕。这一痛击令倪市长顿时清醒了不少,但是为了怀里这个让自己有着恋爱滋味的女人看到日出,他还是强忍住往沙滩走去。

    “没事,就是不小心碰了一下。”倪市长知道这件事自然不可以和赵月儿说,但是这些又岂能逃过赵月儿的目光。

    “哥哥,我好伤心,你这有事蒙住妹妹。要是你不说,那以后就不用来找妹妹了。”赵月儿假装哭泣的样子,扫一眼倪市长说道。

    ps:求打赏,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