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82.越来越坏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哎哟,你这小妖精,故意逗哥哥是吧,那再请问赵主任,十五号离开发区开大会还有几天啊?”倪市长听得出赵月儿的故意,但还是继续问。

    “三天呢,倪市长这是怎么了?”好吧,调 情嘛,赵月儿决定在这个倪市长面前装下去。

    “你说怎么了,我怎么能等呢?去你的什么业绩,下午我开车去接你,乖乖的等我电话,就这样定了啊,再不听话打你小丫头片子的屁股!”倪市长可不想再与赵月儿拌嘴下去,便带着霸道的语气吩咐道。

    其实倪市长早就想好了如何安排这个周末,那就是带着赵月儿驾车去一个偏远的海景,找了一个面朝大海的房子,安安静静的度过了两天甜蜜的时光。

    而赵月儿呢就是刚刚有个实职,所以原本有点懒惰的性情也变得活泼调动起来,再加上在心里已经接受了倪市长,在言行举止上就更是加意的带着 娇 嗔与 妩 媚,这就让倪市长受不了了,他那里经受过如此水一般的女人?所以虽然相处了只有短短的一段时间,他的心底就已经为赵月儿腾出了绝大部分的空间,再也装不下别的什么了!

    时间流水飞快,倪市长就带着自己的颜如玉来到这安排好的度假小农屋别墅,海边的空气是咸中带有点腥腥的味儿,这个海边度假村的农家小别墅,是一对年轻的小夫妇出钱所建,倚着一座小山坳隐藏在那些树林而建,有花树掩映,雅致万分。

    在这别墅里外面对出的沙滩上,刚刚奔跑过来的赵月儿就柔柔地附在倪市长的怀里娇嗔地说:“倪市长啊,月儿是你的,就永远是你一个人的了,你可不要好好疼惜哦。”

    这话一下子就把倪市长的心都乐得开了花。他自得到赵月儿以来,从没有听到如此的甜言蜜语,虽然赵月儿总是顺从,但也是被动的接受着他的感情。

    今天这是赵月儿第一次对他表白,可把他喜欢的不知所措,只知道那时候自己的嘴唇就又落在赵月儿脸上,然后沉声说道:“我小妖精啊,我的魂都被你勾走了,你说我怎么会不疼惜你呢?”

    说着便拥着赵月儿在怀里,看着暮色来临,夕阳西下。良久之后,暮色就渐渐的笼罩了整个海平面,两个人才深一脚浅一脚往农家小别墅去。

    在回农家别墅的时候,刚好看到一出海鲜酒家的老板提着新鲜的海鲜回来,虽然才是春夏交替,这些海鱼还是挺肥的。一直喜欢海边,但是又不曾去过海边的她,已经吹过海风,看到这海鲜,自然是垂涎几分。

    而倪市长眼尖,一下就看到有几个海参,这海参呢,对男人来说可是个好东西啊,再说了倪市长可是想再今晚好好表现呢。

    于是乎,两个人便志同道合一般,走进了这家海鲜酒家,倪市长还特意要了这几个海参,还点了几样都是传闻能够//壮 //阳的海鲜。看到这海鲜酒家里面还有黄雄酒,倪市长可也没放过,硬是喝了几杯,这下子可把脸都喝成了猪肝色的,而且浑身都像火烧一样似的。

    而赵月儿却不知道倪市长点了那些东西是别有用意的,以为那是比较地道的海鲜,也没管,就合着吃了不少,其中也喝了点小酒。

    在两个人吃喝差不多的时候,倪市长的手便开始有点不安分了,不知道是海参的作用,还是黄雄酒的作用,他感觉自己/下/面也/硬/的像石头了,体内呢,好像有一股火气要发 /泄 /一样。

    起初赵月儿以为倪市长喝了点酒,把他给得瑟坏了,后来看着他好像越来越不正经,在不经意间还碰到他/撑/起的小帐篷,立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于是就赶紧埋单,扶/着倪市长就网别墅里面走去。

    扶着倪市长回到别墅,在关上了房门,赵月儿的脸就开始发红了,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倪市长在回来的路上就一直紧紧的拉着她的手,还不时的拿起她的手有意无意碰到那坚/硬、如石头的地方,有一回儿,还忍不住停住脚步/吻她,/揉/向她的小兔/子,一举一动无不表明着他那热热的yu望。

    不出所料,看关上了房门,倪市长就迫不及待的/抱/起了她,手/便不/安分地往赵月儿的大/腿//伸/去,嘴/巴也就用力地/吻//住/了她的/耳/坠。

    但是赵月儿却没有这样就范,她轻轻的/挣/扎/着,说:“现在还早,我还要洗洗呢,看看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急/性/子!”

    本来兴致就在这个上面,这让倪市长那里肯放走赵月儿去/洗/澡呢。

    “洗什么,你已经很/干/净了,小宝贝,我都想死你了!那要不我们就一起洗,我可没试过在/浴/室里/面那/个呢。”倪市长一面说着,一面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直接就抱着她就往/浴/室/走去,赵月儿早就知道倪市长这一会是什么意思,于是/娇/嗔/的敲了敲他的头,也就由他了。

    在浴/室/里面,赵月儿望一眼倪市长之后,就慢慢将/自己的衣/服/脱/掉,然后摸着倪市长的脸笑道:“倪市长,你越来越坏了。”

    被/撩/拨/得血脉/膨/胀的倪/市长赶紧抓/住/赵月儿的手,然后问一下说道:“以后在这样的情境下,要叫我哥哥,别什么市长的,妹妹。”

    “那好,哥哥……”赵月儿/抽/回/自己的,媚//笑一下,然后继续把自己的/衣/服/脱/掉,直接把自己/呈/露/给倪市长看。

    其实呢,自从那/晚/倪市长强/迫着/要/了她之后,也因为紧接着不久赵月儿就病了,他就一直没有/骚/扰/她,一直到了现在,在这充/满/撩/拨/的气氛下,宽/尽/衣/解/完/带后,倪市长才细细的打量到赵月儿完美的tong体,因为才收到男人的滋润,赵月儿仍保持着少/女/般的完/美/身/体,只是比少/女/少了几分/青/涩,又多了几分/成/熟。

    在黄红酒和海参的作用下,倪市长可是直看得/血//脉///贲///张,急急/的就想/拥/有/她,于是一下子就把自/己/微微发胖,而不至于饮酒/色/而掏空的/身/体 luo lu出来,直接上前就/拥/着/赵月儿,把自己/嚣/张的小/弟/直/顶/她/杂草/之/处。

    一想到在这样的环境下/huan/腾,倪市长的的血//脉又/徒添/了/几分,这可是他和老婆从来没有/试过的/体wei啊,再说了,这种刺//激/的事情,他那个守//旧的老/婆哪里/会/依呢。

    看着双眼已经被yu望燃/烧得发红的倪市长,赵月儿可不想就这样/依/了他,她用手轻/推/了一下倪市长,腾/出/一只手,按下/按/钮,一股温暖的水/流/便从天而降/临,把赵月/儿整/个人都/笼/罩/在/里/面。

    丝丝缕缕的水帘,腾升朦胧的水汽,一个绝/美/的女/人在里面若/隐若/现,一下子把倪市长给看呆了,但是水珠的温、暖刺、、激、着他坚、、硬、的小、弟、之后,令他又恢复了那种想、拥、有、她的意识,立即上前,搂,住她。

    “哥哥,不要急嘛,先,洗,,洗,嘛。”赵月儿顺/势/靠在/倪市长/的/身/上,伏/在他/肩/膀/上,魅/惑/一般地说道,然后早就/按/了沐/浴/露/的手也直接/搂/在那/昂/扬/的小/弟/上。顿时倪市长就感到/自己/那活/儿收到一阵阵的/刺/激,这冰/爽/的/感觉/,绝对/是薄/荷。

    “哥哥,是不是很舒服啊。”赵月儿///tian//一下倪市长的、耳/坠,xiao//魂//地说道,而且这个时候她的手开始上/下/玩/弄,一下子就弄/出一/大/堆/泡/沫。

    如果男人们只认为/调/戏,只是属于女人的专利,那就大错特错了,其实男人都一样,需要被/调/戏,这个可是历男无数的苏倩/交/给赵月儿的必杀技。

    这不,倪市长那里受得了这种/调/戏/啊,他感觉到自己/浑/身/的细胞血/液/都在燃烧,加上这薄荷阵阵/的/刺/激/着小/弟,他恨不得立即就/要/了这/只要/人/命的小妖精。

    这些/禁/忌/的事情,他倪市长一辈子都未曾试过啊,不要说在/浴/室/里面/huan///腾,就说刚刚拿点赤luo luo /的调//戏,就足够/要/了他的命啊。

    看到倪市长似乎真的/受/不住/一样,赵月儿便嗤笑一下,她/摸一//下倪市长的xiong膛,没有说话,默默地转过身,扭/动一/下自己的圆tun,让那一/处/桃/源/入/口若/隐//若/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