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79.满满的感觉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不管了,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芋头加快了脚步往陈科长的办公室走去。敲门的那时候,芋头的内心顿时充满了燃烧的热血,望着开门的这个少/妇/暗道,“赵月儿啊赵月儿,想整垮我,没那么容易的,哥的仕途就要开始了。”

    这个少/妇不是谁,正正是芋头那晚伺/候的官/太,而这官太发现敲门的人是芋头时,有点意外地问道:“怎么会是你?”

    “是啊,姐怎么会在这里?”芋头也奇怪地问。

    “我啊,还不是为了你。你来得刚好呢,我正和陈科长说你的事情。来来来,快进来。”官/太说着赶紧让芋头进去,然后对陈科长说道,“这个呢就是我刚刚给你说的表弟芋头,以后有什么地方不会,你可以要担待。”

    “原来小程就是你的大侄儿啊,他刚刚调到我们后勤科,刚刚来的时候,我就看得出小程非常有能力。”陈科长是一个快五十的秃顶老头,他扶一下自己的眼镜望一眼芋头后接着说,“小程啊,以后工作上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我说,以我和你姐的/交/情,你就别像个外人似的。”

    陈科长可不能错过这个攀/交/情的机会,这个官/太可是不简单,不但是组织部部长的夫人,还是/妇/联的主任张菊英,要是攀上这个关系,说不定自己这个副科能够在退休之前转正呢。

    但是这个这个张主任却没有好像他想那样,只是与他匆匆谈了一会就带着芋头离开科室。

    “走,跟我走。”张菊英对着身后的芋头像下命令一般说道。

    “我们这是去哪里?”跟在身后的芋头却有点不明白。

    “去了就知道。”张菊英没有回头,直接往停在办公楼不远的车子走去。

    于是不久就在碧月湾小区里,有两个人一进房间,嘴/唇/就紧紧地镶嵌在一起,贪/婪地/吮/吸/着,索/取/着。

    一阵热吻,官/太张菊英便推开芋头,媚笑一下道:“你看到了吧,为了你的事,姐亲自出动。待会你可要好好的伺/候我,就像上一次那样,不过这次我可要有/情/调的。”官太说完,还没有等芋头回话,就/摸/一下芋头的/胸/膛,转身走向浴室。到了/浴/室门口的时候,扶着门接着魅/惑地说,“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玩这个?”

    正所谓受人恩惠,芋头自然不会拒绝,再说这个官/太媚/骨/销/魂/风情不已,他闻言立即点头同意,并跟在张菊英的身后走进/浴/室并说:“姐对小/弟/的照顾无以为报,只有尽心把工作做好,而且在那些事上略/尽绵/力去/满/足姐。”

    走进/浴/室后,官/太挨/着芋头的/身/勾/引一般说:“上一把你可把姐姐伺/候/得如坠深渊,比起那些只会/嘴/上/功夫的厉害多了。这不几天不见,就想你那活儿了。”说罢就一件一件/褪/去身/上/的衣服,而且动作显得有些放/浪。

    作为初涉官场的芋头望着/官/太这动作,还是吃惊不小,难道这就是为/官/女人的一个极端?不过管他呢,能搞定自己仕途再说,那些什么太/ zi 党一般的 , 或者团 /派 一样的,自己管不了,安定过自己的日子才是王道。

    在这充满着/春 /色 /的浴/室里,时间过了一会,一具/光/ 洁/ 细 /腻且白/ 皙/ 诱 /人、有着丰/ 满/ 圆/ run 的成熟/ 女/xing /娇/ qu就luo 呈 在芋头的面前。有点下/坠但不影响/丰/满的双兔,修/长/而雪白的/双/tui,以及/两///tui///间那片暗/褐色的隐/秘处顿时映入芋头的眼帘。

    虽然那一夜芋头/缠/绵/过,但是如此明目张胆细看,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颤,心跳也随之加速,双眼紧紧盯在了女人的/身/上,一刻也不想离开。这几天已经憋得一肚子火气无处发泄的芋头,发现这就是自己最好的对象。

    在芋头目光的注视下,张菊英似乎也发现了/他咽/口水的动作,魅/惑的动作便更加厉害,双手不但/按/在自己的/双兔上来回/ 揉/ 动,还持续不断地在芋头面前 扭 动着她那 /丰 /满的 /tun/ 部,并且/扭/ /摆/着自己婀/ 娜/多/姿的/身/子骨。当然,作为这方面算是老手的/官/太还下了重药,不停地向芋头抛来 妩// 媚 一瞥,并且十分明显对/娇/嗔说:“baby,还不脱,我要一起洗,洗完后我就要那塞得满满的充实感。”

    这样妩/媚,这样销/魂,有哪个男人能够忍得住,再说了,男人嘛,本来就是一副/色/骨/头,遇见如此风/韵的美/少/妇主动献/身,能够不动心?而且芋头现在他心情极度低落和压抑,迫切需要宣?泄的时候。/

    不过说实话,要是在酒吧遇到这样的女人,芋头毫不犹豫就把她干了,但是眼前的少妇可是官太,所以不能够大意,他尽力忍住自己冲动的心,笨拙地/解/开/自己/衣/服上/的纽扣,露/出壮/实的xiong膛,最后也把自己完全、呈、现出来。

    就在这时候,张菊英伸手打开了淋水器,温/热的洗/澡水/喷/洒在她风/韵/成/熟/圆/润的qu体上,也溅到了芋头的脸上。

    官/太张菊英伸手抓//住芋头的手,抚/摸/在她/硕/大的双兔上,并对他脉脉/含/情/般眨眼睛。这下子的芋头再也忍不住了,再也控制不住体内/涌动/的原始/情yu,他只感觉到自己血流开始加剧,心跳开始加速,呼吸随之也变得急促起来,不知不觉间,下/身/就像一门大炮的炮弹一样,缓缓地抬起了头。

    ru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张菊英那 luo 露 的 dong 体像透/露/着 娇/ 嗔 /妩 /媚一样,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望着芋头。染过蜷曲的紫蓝色秀发,被高高盘起,显出精致漂亮的白皙脸蛋,而且这个时候在蒸汽的/温/润/下,已经透出一丝妩 /媚 /诱/ 人的/红/润。

    张菊英牵引着芋头用手/ 搓/ 揉 /着自己的两个宝贝,并蛇一般/缠/上他,并且扭/动着自己/成/熟 /丰 /满/ 的身/子。

    芋头再也受不住这种赤 luo luo 的 诱 /惑 ,终于把持不住自己,一把就/抱/住了这个给自己仕途光明的/官/太,用自己的双/唇紧紧的堵上了/女人红/润而性/感的嘴/唇。

    发现芋头受不住的样子,被堵上嘴的张菊英立刻发出一声 //诱 //人的 //娇// 吟,白/皙的身/躯 变得火热 /柔/ 软,伴随着芋头那/强烈的霸/占/开始变得有点/失/态。

    张菊英就这样与芋头/粗/鲁的相/抱、热/吻,整个人一下子就变/的发 //浪,那雪白/修/长/的大//腿//也开始微/微的颤//抖,双手臂也紧紧的揽上了这个男人的/脖/子,一边迎合地痴狂"yun xi"着。

    发现张菊英已经/坠/了进//去,芋头便/腾/出一只手/伸向了她/的//下//身……

    在温热的水下,张菊英被芋头大手/粗//鲁的一/碰,整个/身/子立刻/就/软/了几分,伴随着另一声的 /娇/ 嗔。

    但是这并没有分开他们/缠//绵的/热/吻,芋头品/咂/着女人/丁/香一样的舌尖时,手/指/便/开始游/走在那片杂草/源地。

    受到这样的/刺/激,张菊英便发出一声短/促的 //呻 yin,身/子水蛇一样/扭/动着,再也/忍/受/不住了,她把芋头的头用力地按/进/了自己的xiong部,任由他的/吸/yun。

    看来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是空虚/饥/渴,极/度/需/要男人的/抚/慰,芋头心里暗道,现在自己也就帮她一把,让她畅/快/淋/漓的/尝到男人的味道。

    两个/光/滑/的rou体互相紧/贴/着,随着/水/流,他们轻轻地晃动着,官/太/xiong/前那对/丰/满/坚/挺/的小兔子把芋头/蹭/得/痒/痒的,使他/下/身/急速地/肿/胀/起来,直/挺/挺/地/顶在/女人的/两///腿///之///间,随时要进//攻//一般。

    终于还是张菊英/受/不住,她轻声在芋头的耳边/呢/哺/说:“我快/受不//住了,我要你狠狠的//要/我。”

    还没有等芋头说话,张菊英便用她那/双/柔/软/的小/手,缓缓地在芋头的/身/上/移动着,摩/挲/着,一直到芋头的两///腿////之间,轻轻/握/住他那位剑/拔弩///张的小///弟弟。

    芋头被这双小//手//刺//激//得身/子/颤/动一下,便/猛/的抱起张菊英,走出了/洗/浴/间,放在大厅那张真皮沙发上。

    “baby…亲……亲/我……”被放在真皮沙发上的张菊英缓缓/睁/开/眼,双眼迷/离/一般地望着芋头,并且迷人地/抖/动/一下,随之,又闭/上了双眼。

    ps:求打赏,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