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78.风韵不已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艾瑞克喝着杯中的拿铁,邪恶地笑着,他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到来,这一切也是时候解决了。

    演员那边陈金涵已经联系好了,基本上都尘埃落定了,就是这个艾瑞克要赵月儿过去一趟。不过陈金涵也没想这么,能够把人定下来,那才是最重要的,反正赵月儿的办事能力,他还是有信心的。

    而负责名人这边的赵月收获并不小,这次的活动是比较大型,而且还是开发区与机关举办的活动,很多人听后也知道怎么回事,都纷纷表示会准时出席。其实在拿到名单之后,赵月儿是有点私心的,她故意让陈金涵去联系演员,自己就去联系名人,为的就是避开那个他。

    不过把这件事完成了差不多的赵月儿已经想到,自己成功完成任务时夏国轩和谢雄英那副不一样的表情,想到这里,初次为组织办事的赵月儿那颗心已经被成功的喜悦充斥着,全然不觉自己的身后已经让人跟着一段时间。

    “死女人,我已经将名单上一大部分人都邀请到了,这次总算旗开得胜,为了感谢你给我准备这些名单的功劳,我请你去喝一杯。”其实赵月儿想过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倪市长的,但是想想,还是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成果分享给自己的好姐妹苏倩。

    然而这边的苏倩却没料到赵月儿竟然这么快就搞掂那些人,难道是有人暗中帮她,该不会是倪市长真的萌生情愫吧?想到这里,她猛地愣在了那里。

    “喂,死女人,还在吗?”赵月儿发现电话另一头没有任何回音,便停住脚步,关切的问道。

    “哎哟,我还不是替你开心嘛,月儿啊,你行啊你,名单上有些人连我都搞不定呢。我们见面谈吧,我正好有事找你,要不你来我家?”发现事情渐渐有点复杂的苏倩也是时候和赵月儿说说那些事,不然这个蠢女人还真的陷进去。

    “那好的,我现在就过去。”赵月儿被苏倩这一句有事找她搞得莫名其妙的,于是便马上拿出电话给芋头打去,让他送自己过去。

    说起这个芋头呢,赵月儿还有几分微词,不过看在他做事的能力还可以,而且也给自己很多方面的建议,却是不像那些只会开关系混日子的人。

    “芋头在哪里啊?赶紧开车过来,我在风情酒吧街广场。”赵月儿撩拨一下自己的秀发,坐在广场那些方便群众休息的椅子。

    “我在单位呢,赵主任。不过我马上过去,您等一下吧。”芋头刚刚好看着赵月儿那份招标权限,听到赵月儿的电话后,就把那份资料放下。

    和赵月儿工作之后,芋头也发现赵月儿是一个细心的人,也不会像那些只会矫揉造作,最重要的一样是,赵月儿居然会听取他的意见,还允许他可以随便查看她的策划或者方案,一下把他们两个人的阶级拉近,这是芋头意想不到的。

    可是芋头却不知道等他赶到风情酒吧的时候,赵月儿却发生了意外,顿时让这次活动乱成一团,令那些领导人都焦急得上火,尤其是倪市长与夏国轩。

    很多时候意外总是无所不在,但是很多意外又是有心人刻意去制造,就好比赵月儿这次的失踪,无缘无故就这样失踪了。

    当芋头驾车来到风情酒吧街广场的时候,赵月儿就已经不见影踪了,连打电话都是关机,这下子可把芋头惹得有点急。

    “怎么回事啊?赵主任不想开这种玩笑的人啊。”芋头听了第十五次对方已关机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蹙起眉头,难道赵主任已经回单位了?而且刚好碰上手机没电?

    不管了,先回去看看再说,芋头看一下手腕的表,都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他犹豫一下便回到车里,刚想发动车的时候,电话却响了起来。

    “喂,小程啊,在哪里啊?赵主任在你那边不?”芋头才接通,陈金涵便急着问道。

    “陈区长啊,一个小时前赵主任让我来风情酒吧街广场接她,可是我来到这里找不到她,电话也关机。”芋头也听得出陈金涵语调里有些不一样,只好如实回答。

    “赵主任不再单位啊,我这边找她有急事呢,这关键时刻怎么能够掉链子呢?”陈金涵听到芋头也不知道赵月儿的行踪,心里便有些焦急。毕竟艾瑞克点名要让她过去,这次成与不成还得看赵月儿这一着呢。

    “陈区长您放心,说不定赵主任临时有事,碰巧手机没电而已,待会可能就回单位了。”芋头听到出陈金涵话语里有点味道,赶紧替赵月儿解释说道。

    “嗯,如果你见到她,就让她给我来个电话,我这边有急事呢。”陈金涵把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芋头将手机往口袋一塞暗道,赵主任该不会是……想到这里,芋头便有点生气了,不过人家可是高官。

    “以后老子当道了,一定让你们这些败类滚出这圈子。可是,有可能吗?”芋头想到这里便泄气了,就把车掉头过来,往金域华府开去。

    车子还没有开出去多久,芋头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对方居然是张菊英,有点时间不见面,这如虎似狼的女人该不会又寂寞了吧?不管了,这位官太可是自己以后的靠山呢。

    “姐,我在单位呢,什么事啊?”芋头接通电话第一句便有点调戏味儿。

    “哎哟,臭小子,姐没事不能找你啊,姐不会碍着你和那些小妹妹**了吧。”张菊英调笑着说道,她听到芋头有点暧昧的语调就知道这小子绝对不会在单位。

    “小妹妹又怎么能够与姐相比呢,这几天上火了,刚好想去降降火,姐有没有介绍的。”芋头又怎么不知道张菊英的意思,不过这个女人就喜欢**,他只有投其所好了,毕竟以后的仕途还是微茫的。

    “臭小子倒学得挺快的嘛,哈哈,姐喜欢。现在过来吧,我在老地方等你。”张菊英闻言,心里便激动起来,这个芋头倒真是个人才,只要加以雕琢,必成大器啊。

    “姐,现在不行,单位上有点事,今晚去陪你,好不好?”芋头这次可是说真话,毕竟陈金涵可是下了命令,而且他还是有点担心赵月儿会不会出事了。

    “什么事会比你陪姐姐重要?该不会又是上次那个赵主任吧?”听芋头这么一说,张菊英本来还算愉悦的心情一下子便泛酸了,有点不乐意地说道。

    “姐您就别玩了,你是知道的,像我这样的小底层要是工作干不好,以后说不定就靠你养我了。”芋头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毕竟这个女人不可以得罪,而赵月儿那边的事情也不能够耽误。

    “你以为姐养不起你?别找借口了,不然姐姐生气了,姐姐生气的后果你是知道的。”张菊英现在可是如虎似狼的年纪,这段时间的寂寞与空虚,足够把她这种尝试了芋头那充实的强壮滋味折磨透了。而且她老公这段时间几乎都没有陪过她,好好的去做一回,基本上都是乱拱几分钟就交代了。

    “我的宝贝,你就猴急成这个样子?昨天李部长没把你给治了?”芋头看一下手腕的表,发现时间还是够的,要是赵月儿真的在金域华府的话,自己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去 干 死 这个妇联主任了。

    “去你的,赶紧过来,今天我可是准备了好东西给你,保证让你臭小子满意的。”张菊英笑得有点邪恶,然后语调也变得有点坏坏的含义。

    “可不可以先透露一点啊,嘿嘿,不会是常常给李部长用的吧?”芋头听着这种令人心痒痒的声音,便贼笑起来。

    “臭小子贫嘴了是吧,看我待会如何折磨你。”张菊英没好气地说一句,可是心里倒是开心极致的。

    “我好怕啊,姐,你该不会是送我 皮 鞭,蜡烛吧。”

    “来了就知道,挂了。”张菊英邪恶地笑了笑,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而开发区这边却有点情况了,因为陈金涵此刻正在夏国轩的办公室里面发难,毕竟这是他最急功的第一步,绝对不能够搞垮。

    “夏主任啊,你说吧,这关键的时刻掉链子,还有没有把组织放在眼里。”陈金涵把赵月儿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他可不想让明星效应就因为这么一步而达不到。

    而且还有已经更加重要的事情就是,如果这次事件做不好,自己也可以把责任推卸出去,陈金涵虽然急功,但不至于盲目。

    听了一遍陈金涵的话语,夏国轩心里也明白,赵月儿做事向来不像这样没交代的,而且在这之前她还来过电话。这件事有点奇怪,但目前先把陈区长应付过来再说。

    “陈区长请放心,赵主任办事的能力是大家都看到的,今天的事情说不定是个意外呢。这样吧,这件事就有我去做,您先忙其他要紧的事吧。”夏国轩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陈金涵笑了笑说道。